芸芸众生中的遇见之隔壁病友

    旁边病床上的阿姨是个开朗热情的人,我被医生叫出去的几分钟,就已经拉着不太情愿住院的老妈聊起来了。

      阿姨来自平度,已经在医院里住了一个多月了,跟妈妈一样,也是乳腺癌。手术后接着进行化疗。两个人的病房像宾馆的标准间,每天开始吊水的时候,两个人就躺在床上聊着天,原本因为不愿接受治疗的妈妈心情也好了起来。

     阿姨想家了,想一个人在家的老伴儿,想在幼儿园的小孙子,想她种的瓜果蔬菜。对于从小生活在城市的孩子来说,种地的学问基本是盲点,没有任何概念。阿姨一直在念叨,地该怎么刨,种该怎么下,肥该如何施?说多了,也引起了我许多兴趣。我开始问她一些种地的事情,因为,在上海的新家有那么一块巴掌大的地方可以种点儿东西,但我基本没概念,就让地里的植物肆意生长。阿姨说,没有什么比看着这些东西长出来更让人高兴的事情了,一年四季都有出产,你们城里人根本不懂。许多不应季的东西根本没有味道,你们还吃得津津有味,说着这些的时候,我觉得她看着我,一脸怜悯。

    先生的老领导前一阵子刚从正局级的职位上辞职。他说,当年从高校教师考公务员也是凭着一腔热血,如今,只想早早退休过田园生活。他说已经委托家乡的兄弟姐妹给他留个地方,彻底退休后就东北老家,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听隔壁病床的阿姨说起的田园生活也是如此诱人。一切都是新鲜的。她告诉我,地该如何耕耘,肥怎么施最有效。不是应季的东西尽量不要吃。

    阿姨描述的田园生活一直诱惑着我,真希望一切如自己所想,安静地生活,安静地对待每一次日生日出,或许每个人都有这样一个桃花源吧。

   阿姨描述起她那一亩三分地时表情柔和,像对家人般亲切,这应该就是她的桃花源吧?

    生活在都市的你我有机会拥有这样的桃花源吗?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