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杀小说家


像雷佳音这样的,鼻直口方,眉眼弯弯,天庭饱满,地阁方圆,天生就不是演坏人的料。即使演坏人,他也像个好人,就像小偷朱时茂,也比警察陈佩斯还像警察。

同样,童子健,也演不了英雄豪杰。小杨巡那种,本性尚可初心难葆的,应该是他的演艺格式里正面感最强的角色了。用现在的流行词豪横来打量,也就只有一个橫。

但有一付好模样,不一定敌得过有一个好妈妈。本片,童子健靠编导加持,站在风口,欲飞不能飞的样子,看得人有些着急。雷佳音也不是靠演技,但人家长得好,不用演,看着就一脸正气一身是胆的样子,是老天爷赏饭吃。

演员这碗饭,不是谁都能吃,先天后天什么的都得占,也不是一天两天就能成事的。

当然,以王京花的名头,腾挪电影圈多年,替儿子开一方疆土,并不会太费力气,哪怕童子健左看右看上看下看,都不像吃这碗饭的人。

长得好,是天赋,加上灵气,再披上技法的铠甲,才可能让人看着舒服,才可能让人觉着像那么回事。否则,我是演员,就是自言自语的自吹自擂。自己玩得高兴,别人看着扫兴。要论范儿,你看人家国际章,那叫一个足。坐在嘉宾席,浑身都是戏,不用吹,就让人觉得,天生就是吃这碗饭的人。所谓戏精,是一个褒义词,指浑身带戏,无戏不欢的人。

一部电影怎么样,看编看导看演,缺一不可。

刺杀小说家,算不算好,不太好说。凭观感,个人觉得一般,不是普通的一般,是非常的一般。我是冲着电影在重庆取景,走进影院的。

有人说,剧情跳跃,非二刷不能懂。我看了一遍,没有再刷的兴趣。凭看懂的80%,谈感受,已经算很尊重了。制作者对观众的诚意,似乎还不到80%。



01魔幻
取景地在重庆,我们姑且就认为故事和重庆有关。

路空文,三十岁,无业,生活在重庆的小说家。专职写小说,在世人眼里算不上一个正经职业,至少路空文的邻里这样认为。他们认为他是个啃老族,和整天窝在家里打游戏的差不多。

路空文的小说取名弑神,主人公叫空文,是个少年。手无缚鸡之力,却满眼杀气腾腾,和演员童子健气质接近。

按一般人的理解,空文没什么本事,属志大才疏那种。

雷佳音的角色叫关宁,一个失独者。女儿小橘子六年前,被人贩子拐走。他知道人贩子是谁,但就是找不到他在哪。他找了女儿六年,一直找不到,始终不甘心。直到屠灵找到他。

屠灵,这个名字,和杨冥似乎构成阴阳。杨幂在表现她的时候,不太费力,当然也不太讨好。杨幂的演技是可以忽略为无的那种,和国际章不可同日而语,和刘亦菲是同一路数,靠脸靠腰肢靠年轻吃饭的那种。

屠灵的背后是董事长李沐,阿拉丁医药公司的掌舵人,另一个舵手是小说家路空文的父亲,N年前被李沐所害。一个舵手杀死另一个舵手的事,只有杀人者知道。但杀人者并不知道这事其实只有他一个人知道,他以为小说家路空文可能也知道了,依据是路空文在网络连载的小说弑神有影射这起隐秘事件的嫌疑。

于是,杀人者李沐安排公司职员屠灵安排失独者关宁去刺杀小说家路空文。

电影把路空文弑神的小说情节和现实中的刺杀情节交叉起来,构成虚实交织的所谓魔幻情节。

小说弑神的对象叫赤发鬼,被杀人者李沐理解为是小说家路空文影射的那个自己。他认为,路空文杀不了现实中的自己,只能通过小说去复仇。但他终究耽心,耽心有一天警察通过小说的线索找到自己,虽然这一点在电影中没明示,但符合一个心怀鬼胎者的心理暗示。



02魔都
电影有两座城,一座是现实中的重庆,一座是小说里的皇都。双城,给人的印象都是魔都。

重庆,是越来越被举世公认的一个现实存在,皇都却是彻头彻尾的一个影像构造。

重庆,已经有人用8D(eight-dimensional
)印象来形容了;皇都,却连3D的影像都不太及格。这一点,尤其引发众多数码发烧友对大陆数码合成制作技术的失望。

重庆城市的立体结构,在地理先天条件和人工建造的双重构筑下,给人的感觉是——真是要上天了。自然的广深度沟壑,建筑的大体积纵横,使得整个城市像一个超级魔方,翻来覆去,颠三倒四,令人眼花缭乱,不见其底。

现实中的李沐屠灵关宁路空文,小说里的弑神者少年空文和被弑者赤发鬼,以及赤发鬼掌握的红衣军团,机关叠重,神鬼殊途,统统沦陷于魔都难测量的物理漩涡和无休止的身心缠斗,让人欲罢不能,最终难以自拔。

城与人,物和欲;统治与被统治,征服与反征服。虚实之间,一体两面,永无解脱。



03魔性
人性的弱点,永远在利益的平衡与交叉处暴露无遗。很少有人,或者无人能完全克服与掩盖。

无论是演坏人都像好人的雷佳音,还是演勇士也显得橫而不豪的童子健,关键时刻,都让人能轻易看见人性在利益纠葛处和生死攸关间的摇摆。

关宁为了找回失踪多年的女儿,受人蛊惑,对人畜无害的路空文动了杀心。少年空文,空怀一腔热血,面对暴虐无道的赤发鬼,却胆怯懦弱。

魔与道,神与人,从不畏惧黑暗的誓言,在黑暗中成为戏言,是无数人在现实中的写照。

就像微信群,侃侃而谈的布道者,现实生活中,往往扭曲成蛆虫。言必称江湖者,更多是捣浆糊者。酒囊饭袋者,冒充各种侠,却做不好自己。

关宁最终放过了路空文。在他发现失踪的女儿其实早就被人贩子杀害后,他识破了李沐布下的局。同时,他在路空文的小说里看到了自己女儿的影子。一个失独者失去了现实的利益诉求,只好在精神上寻求庇护。在路空文遭遇来自其他力量的刺杀受伤后,他续写了女儿在小说里获救的结局。

故事最终被添加上自我救赎的寓意,多少有些生硬。在魔性的背景下,正能量强行登场。而人性的挣扎,在现实生活中,永远不会终结。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