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我读不下去林奕含的《房思琪的初恋乐园》

文|欧阳欣

房思琪的初恋乐园

这本书看第一遍的时候,看到一半,我坐在奶茶店里整整喝了两大杯柠檬水,店里只有我一个人,我就坐在角落里,灯光很昏暗,店里好似只一盏灯,就打在我的头顶上。

我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看了一半的书被我突然合上,然后开始默默流泪,一点声音也没有,店员刚刚开始没有注意到,后来发现我在流泪,给我递了张餐巾纸,就撤回他的收银台去了。

我接过纸巾,没有擦脸,心情没有平复,带着恐惧和悲伤的情绪,我怕自己一擦眼泪,便会放声嚎啕大哭。

我还记得那天外面下着小雨,外面却很亮,许是地面反光,然而店里很暗,一如我说的,店里似乎只有一盏灯,不知道是否是我记错了,印象里只一盏供我看书的灯。

一刹那,她对这段关系的贪婪,嚷闹,亦生亦灭,亦垢亦净,梦幻与诅咒,就全部了然了。

就是读到这段话的时候我停下来,我不敢再继续读下去,李国华是禽兽,或者说是禽兽不如的人,他怎么可以在蹂躏房思琪肉体的同时,又践踏她的文学理想。他说对于红楼梦,楚辞,史记,庄子,他都用“娇喘微微”四个字。李国华不仅仅强奸了房思琪,他还强奸了红楼梦,强奸了楚辞,强奸了史记,强奸了庄子!

这样的人在我看来是要千刀万剐的,挫骨扬灰都不足以解恨的!

去年的四月我读完了林奕含的《房思琪的初恋乐园》,在多次不忍继续而停顿后,我后来又拿起书强逼自己读下去,我一边读一边哭,对我而言,再没有什么比眼泪更好用的表达情绪的工具了。

今年五月,就是今天,我拿起这本书,打算再读,前几天看到豆瓣上的书评,已经过了林奕含一周年纪念日了,豆瓣上各种声音都有,有骂李国华的,也有质疑林奕含的。我无力反驳那些昧着良心胡说八道的人,所以又重新拿起书,决定再看一遍。

这一次我选择一个明亮的阳台,五月的阳光是灼热的,照在外面的花园里,路是滚烫的灰白色,树叶是明快的翠绿色,园子里没有花。

我一个人在阳台上看这本书,看到房思琪质问自己“为什么是我不会,为什么不是我不要?为什么不是你不可以?”这三个质问让我心痛,房思琪的再写下这段话的时候是带着自责的,她在怪自己没有明确的立场保护好自己,在怪自己的懦弱,在怪自己的无知。明明不是她的错,她却在道歉,却在责怪自己。看着这样的文字我很心疼。

房思琪的不幸让我们感到心痛,而伊纹的不幸让我们感到痛心。

婚礼是一个女人一生中最美的时刻,意思不但是女人里外的美要开始下坡,而且暗示女人要自动自发地把所有的性吸引力收到潘朵拉的盒子里。

伊纹是一朵美丽的花,但是充满暴力的婚姻把她拦腰折断,她喜欢思琪和怡婷,给她们念诗,教她们读书,做她们的“文学保姆”,在一定程度上是希望她们能“在她被折腰,进而折断的地方接上去”,替她再长起来,再开花,再结果。

不过很不幸,思琪没有如她的愿,在思琪还含苞待放的时候,李国华用一根带着毒的腐木捣烂了花蕊,甚至直直地插到根里去,然后思琪这朵本应该耀眼全世界的花还没有开就从根部烂了出来。

这一次,在阳光灿烂的下午,我读到失乐园我就读下不去了,不知道该用什么心情往下读。

我不敢面对思琪被李国华用华丽丽的情话诱奸,不敢面对思琪对这种诱奸采用爱的幌子去掩盖心里的伤,不敢面对李国华在诱奸了那么多女学生后依然悠然自得的享受这种控制少女的快感。

这本书太可怕了,它是在描写地狱,描写烈火滚滚中烧灼着臭水沟烂泥的地狱!这样的故事我不敢继续看,所以我在这样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又把它束之高阁,不愿再读!

原谅我已经没有办法再写下去,继续写我怕我会疯。希望这个世界上不会再有人以强暴小女孩为乐,虽然我知道希望只是希望而已,但是我依然心怀希望。

简宝玉写作群日更打卡第21天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