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影剧 | 《缘定三生世》连载十二

金丝雀被困温床,已入虎口还能怎样

“雨诺答应司马智和他一同回府,遥远的路途中,司马智将会诱惑雨诺做出什么?我们接着往下看。”

01

马队浩浩荡荡的出了峡谷口,司马智好奇的问道:“半年前,我来过桃花源峡谷寻找你,那时这里四处无人,你是什么时候回到这里的?”雨诺答道:“我一直都在这里住啊,偶尔我会去山上采药,记得那天在山上遇到了一群狼,我一直逃命,不小心掉进了悬崖,然后…”话音未落,雨诺突然感觉头疼欲裂,险些从马上掉下来。司马智立刻叫停马队,他快速扶住雨诺胳膊稳住她,问道:“雨诺,你怎么了?”雨诺虚弱的说道:“我的头好疼,像要炸开一样”。司马智扶着她下马,随从们赶紧收拾了一个阴凉的空地,司马智扶着雨诺慢慢走过去坐下歇息,给她喝了一些水,这才缓了过来。司马智问她:“现在感觉怎么样?”。雨诺说道:“现在好多了。刚才想起掉下悬崖后,头就突然疼了起来。”司马智说:“想不起来就不要想了,刚才太危险了,差点从马上掉下来。”震看到雨诺虚弱的样子,在旁边担心的“汪汪汪”的叫着,雨诺看着震说:“震,不要担心,我没事的。”震拼命的摇着尾巴心里想:“雨诺,你千万不要有事啊,千万不要上司马智的当,有我在,你是安全的。”雨诺有点吃力的站起来对司马智说:“我没事了,我们走吧。”司马智和雨诺多次确认,确定她真的没事了,才让马队继续上路。

(司马智带着雨诺一群马队,浩浩荡荡进峡谷)

02

雨诺问司马智:“秦帅是怎么负伤的?”司马智说道:“半年前,我和秦帅受命去塞外御敌,大军在半路上遇到了黑撒龙卷风,士兵们死伤无数,秦帅也受了一点轻伤。因为遭此劫难后军队士气大落,但王命不可违,我们整理军队继续向塞外进军。没过多久,有很多新兵对塞外的气候不适应,因病致死,秦帅的伤势加上患病就更加严重了。我劝秦帅回京城养病,来日再战,但他不听劝告还继续坚持应战,结果大败。我们班师回朝后,我与王上禀明缘由,王上也没怪罪秦帅这才免了死罪,但我不能弃秦帅于不顾,所以我请他到我府上,给他请了最好的大夫为他治疗,可能是因为遭受打击太大,秦帅的脾气突变,对谁都大怒不止,所以,雨诺,以后见了秦帅,你一定要沉住气,冷静对他,否则,我怕他会伤了你。”司马智讲到这里,看了看雨诺,她冷清清的表情背后并没有一丝丝的担心,这让司马智很高兴,因为他知道雨诺和秦帅是一对情深似海的亡命鸳鸯。如果换了平常,雨诺听到秦帅受伤,她一定会担心的不得了,而此时面无表情,就证明了雨诺的确不记得秦帅了,哦,不,是雨诺不爱秦帅了,司马智心里自欺欺人的安慰着自己。

雨诺真的相信了他的谎话,她向司马智道谢:“谢谢你在王上面前为我哥哥求情,你是他的大恩人,等我把他医治好了,我们一定会好好感谢你”。司马智心花怒放的笑道:“哈哈哈,不用客气,我们是最好的朋友嘛!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啊哈哈哈”。雨诺沉默不语,司马智此时已是欣喜若狂,自己把自己都钦佩的不得了。他有种想马上娶雨诺为妻的念头。震跟在旁边一有机会就“汪汪汪”的提醒雨诺,尤其是听了司马智的谎话后就狂吠的更加厉害,但这并没打扰司马智的陶醉。马队缓缓的跟在他们后面一路前进。

03

妖狐也跟着马队来到了司马府,管家和众多随从伺候司马智下马,司马智对管家说:“给那位姑娘准备一间上房,再配几个机灵的丫鬟侍奉她,如果有人让她不高兴了,立即拉出去砍了。”管家恭敬地都一一答应着,然后召唤下面的随从赶快上前伺候雨诺下马,震跟着他们进了府邸,刚走到前厅门口,司马智突然站住,看着震,对管家说:“把这只狗关进后花园的笼子里,不要让它乱跑。”管家鞠躬应声道:“诺”。雨诺阻止道:“慢,震要和我在一起,否则我马上离开这里”。司马智挥了挥手示意管家退下,管家立刻明白了司马智的意思并抱拳退下。司马智无奈的向后仰起披风跨门而进,雨诺跟了进去便问:“将军,请问秦帅在哪里?我想看看他的伤势,马上给他医治。”司马智说:“雨诺别急,前两天我把秦帅送到一位神医那里去救治了,如果顺利的话,这两天就能回来,你先在这里住下,秦帅回府后,我让下人马上通知你,你先去看看房间熟悉一下环境,然后好好休息休息。”雨诺上前想再询问,此时司马智举起手阻止了他,走向后厅去了。一个丫鬟走上前来向雨诺作揖说道:“小姐,我带您去房间吧。”雨诺独自站在那里也觉无趣,就跟着哪位丫鬟来到了一间厢房,推门进入,一股香气扑鼻而来,房间装修雅致、墙上挂着各色丝织金线,两边金饰花团锦簇,古琴摆放其中,整个房间彰显雍容华贵。雨诺并不在意这些装饰摆设,而对那桌上的古琴爱不释手,她轻盈的手指拂动琴弦,想起了桃花源峡谷。她转身问那丫鬟:“你知道秦帅什么时候回府吗?他的伤势有多严重?”丫鬟愣愣的站在那里也不作答,雨诺走到丫鬟旁边再次问了很多遍,丫鬟还是闭口不答。雨诺生气的在房间里四处转悠,此时,丫鬟说:“如果小姐没有别的事,那小的就不打扰小姐休息了,小姐有什么需要,您知会我就是了,请小姐早些歇息”,话音刚落,四名丫鬟“噌噌噌”的退出房间关上了门,像是有意在躲避她一样。

(雨诺和震跟随者司马智来到了司马府)

雨诺在房间里也觉得无趣,便推开门打算出去走动走动,谁料到那四名丫鬟恭恭敬敬的在门口站着,如同看犯人一般警觉。她们看到雨诺推门而出,阻止道:“小姐有什么需要,我们帮您寻来”,示意雨诺不要走出门来,雨诺生气的说:“我要出去走走,透透气。”丫鬟们说:“今日天色已晚,请小姐回屋先稍作休息一下吧,明日我们陪小姐去后花园散散步吧。”雨诺感觉自己就像是一只被囚进的金丝雀,不能出阁半步。她生气的说道:“去,给我的震拿些肉食来,要新鲜的牛肉。”最外面的两名丫鬟作揖退后去取了牛肉,前面两名默不作声的低着头,像是在赶雨诺马上进屋。雨诺用力“咣”的一下摔门而进,气哄哄的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她越想越生气,盯着天花板发呆许久。此时觉得自己有点困意,闭着眼舒缓着气息,不一会儿就睡了过去,震趴在旁边也觉得无聊闭着眼睛睡了过去。可能是因为雨诺从来没睡过这么柔软的床铺,也有可能雨诺真的累坏了,她需要好好的休息一下,无论外面发生了什么,似乎都与自己无关,雨诺沉沉的睡了过去。


赶紧留言吧!!

一起参与话题讨论!

说不定会影响剧情走向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