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羹

最近在读周作人的散文。他的文章风格跟他的哥哥鲁迅的风格有很大区别,同样是一篇纪念刘和珍君的文章,鲁迅的风格一贯是慷慨激昂,嫉恶如仇,以笔做刀剑,致力于拯救无数中国人的灵魂,给敌人带来巨大的打击。
周作人的文章,虽然也透露着悲愤的心情,但很含蓄,不像鲁迅那样张扬外露。可能是跟本人的性格有关,周作人作为鲁迅的弟弟一直受到哥哥的庇护,包括他的职业选择也是受到鲁迅的指点。所所以性格中有一些依赖和软弱的成分,他结婚之后也是出了名的惧内。
他的散文经常由一个小事、小东西写起旁征博引,引用的大多是文言文,看到文言文,我就不想动脑去读,由此我想到中国古代典籍,瀚如烟海,如果不读文言文,岂不是损失了一大部分。
昨天读的一篇文章是《羊肝饼》,突然唤起我小时候的记忆,我发现竟然从来没有跟其他人讨论过这个小吃。长大之后,我也在想,羊羹跟羊有什么关系?

“有一件东西,是本国出产的,被运往外国经过四五百年之久,又运了回来,却换了别一个面貌了。这在一切东西都是如此,但在吃食有偏好关系的物事,尤其显著,如有名茶点的“羊羹”,便是最好的一例。
“羊羹”这名称不见经传,一直到近时北京仿制,才出现市面上。这并不是羊肉什么做的羹,乃是一种净素的食品,系用小豆做成细馅,加糖精制而成,凝结成块,切作长物,所以实事求是,理应叫作“豆沙糖”才是正办。但是这在日本(因为这原是日本仿制的食品)一直是这样写,他们也觉得费解,加以说明,最近理的一种说法是,这种豆沙糖在中国本来叫作羊肝饼,因为饼的颜色相像,传到日本,不知因何传讹,称为羊羹了。虽然在中国查不出羊肝饼的故典,未免缺恨,不过唐朝时代的点心有哪几种,至今也实难以查清,所以最好承认,算是合理的说明了。”

怪不得小时候吃的羊羹特别甜,因为羊羹还发生了一件事情,不愉快的事情。我妈妈吃饭比较清淡,我也是嗓子不能受刺激,吃过咸过甜的东西都会咳嗽。但是在没有这种经验的人看来是无稽之谈。有一次我姑给我买了羊羹,我吃完就咳嗽了,我妈妈非常生气,就跟我爸抱怨,说了几句不好听的话,我爸可能觉得我妈家小题大做,还打了我妈。这件事情我妈到现在还在说。
我想到现在有时候会发生亲戚给孩子投喂,发生事故的情况。亲戚本是好意,过年过节,大家聚在一起,本是高兴的事,可是就有人没有常识,给孩子喂了酒,喂了软糖、坚果,而导致孩子器官受损、智力倒退,或者卡住死亡的情况,这样发生了悲剧,亲戚也没有办法做了。
所以自己的孩子还是自己看好,另外,别人的孩子也别瞎喂。
周作人的散文看起来很舒服,如果能看懂文言文还能学到不少有趣的知识。研究中国现代文学绕不开鲁迅和周作人。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