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过去再来   第二章 懵圈

图片发自简书App


林玉这会儿有点懵圈,她搞不清楚这究竟是梦还是现实。

她可以很清楚地看到她身体斜上方挂着的盐水瓶子上的黑体大字——葡萄糖注射液,并且瓶子下面口子里插着的导管还是土黄色的那种,挺有年代感。

林玉死死盯着那瓶子上的那几个字看了三分钟,仿佛要看出它能否变出一朵黑玫瑰出来,因为她知道自己是深度近视。这种能把瓶子看出一个洞的能力当然不会有。她只想知道自己是怎么了。

林玉想翻一下身体,试图下床摸索一下具体情况,周围却是静悄悄的。她用手撑了几下打算坐起来,无奈是动也动不了,虚弱到了极致。

翻身的动作没法实现,只能轻轻移动脑袋了。只见房间南面的窗户紧紧地关着,不过却关不住阳光的热烈。窗外正好有一棵高大的梧桐树,叶子七零八落,时不时地就掉下一片,晃晃悠悠地,老老实实地被风摆布着。最后消失在窗口,消失在林玉的视线中。

显然这会儿已经是要到冬天了。

林玉清楚地记得自己闭眼那会儿还是夏天,一睁眼,难道季节都能换吗?这铁定是哪出了问题。

林玉再次扭转脑袋,就看到房间里西北角还有一个暖气片,上面澄亮干净,颜色是暗淡的奶黄色,明显旧了。

这难道是在北方么?

林玉想继续观察下去时,脑袋只觉一阵发紧,晕乎乎地。身体的本能在告诉她,她必须休息。

林玉无奈只好乖乖不动,轻轻合眼养神。脑袋里却是思绪万千。她其实很喜欢生点小病,能给繁忙的生活中的自己找个借口休息。可以不用管家长里短,不用管工作的这样那样,暂时地放飞自我。甚至很喜欢打了麻药的那种感觉,因为那是她可以睡觉最香最沉的时候。

孩子爸说她有病,打麻药难道是好事么?林玉那时还反驳来着,就想好好睡个觉不行么?

正当林玉回想起以前的种种时,病房门嘎吱一下被轻轻推开了。有两个人进来了,脚步声一个稳重,一个轻柔。似乎在她床边不远处站定了。

“周团长,您看,嫂子还在睡着,她就是太虚弱了,咱们院长也和您说了,嫂子已经脱离危险了。”这声音听着很柔和。

林玉按奈主自己好奇的心,依旧闭着眼。能多听到点消息也是好的。

“上级对嫂子的情况很重视,毕竟嫂子刚刚怀孕,没想到会意外听到陈团长牺牲的消息后晕倒在大院里。

可恶!要是让我知道是谁泄露的消息,非要给他点颜色瞧瞧。

可怜陈团长结婚五年才有这么个好消息,却永远地看不到了。只希望嫂子能坚强一点,哪怕是为了孩子。”

林玉开始还想着这男的声音还是很悦耳的,低沉清冽。可接下来听到的就让她无法接受了,她怎么会是孕妇,还是军嫂?太扯了!!她就一普通上班族加普通母亲加普通家庭妇女,军人离她很远的好么?

“对了,王医生,这病房里怎么可以只留嫂子一个人?要是再出点意外怎么办?你们这样是工作做得不到位!”清冽的男声再次响起,带着不满和怒意。

“是我们疏忽了,您也知道,冬天生病的老人孩子比较多,我们人手不够,安排不过来不是?”

王医生依旧轻柔地笑着说道,也不惧眼前这人生气的样子。

“我不管,你们自己看着办吧!反正不能少人,直到出院。”

“行行行,我一会儿就去调人来!真是怕了你了!”王医生很无奈。

病房里又安静了下来。几个呼吸后,林玉觉得停在自己身上的视线有点长,让她装睡差点破功。

不过很快就感到自己的手上扎的针被轻轻扯动了一下,不疼。林玉顺势就睁开了眼睛。正好和眼前的人对上了。是这个女医生在给她重新换点滴。

“咦!嫂子,你醒啦!太好了!”

林玉发现这个女医生说话真的是很温柔,说什么都不急不躁,当然也能感受到她的惊喜是真心的。身形修长,圆圆的娃娃脸,眼睛里透着晶亮的光芒,头发貌似编着两条麻花辫。不过都被塞在头上的医生帽子里了,只能看到半个发型。

人美,温柔,这样的医生真的不多见。

林玉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表情才好,都是陌生人,怎么办?

“嫂子,你好,我是政委派来看望你的。希望你能好好保重自己,以及孩子。我们都是你坚强的后盾。”

铿锵有力的话语,震得林玉很不适应。不过她也不能再不出声了。

“谢谢,我知道。”

林玉一出口,就发现自己声音细细的,微弱蚊蝇,略有些沙哑。这也不是她原来的声音了!

这到底是不是梦?要是梦怎么会有这么明显的五感体验?可要不是梦,那......

容不得林玉多想,门外忽然传来了多个人匆忙的脚步声。病房的门被暴力地推开了。

“你这丫头哦!怎么样?有没有好点?你要吓死妈妈了知道吗?我苦命的女儿啊!呜.....”

“行啦!哭什么!女儿不是好好的么!”

林玉彻底反应不过来了!这都是什么情况啊!听着陌生人喊她女儿,可自家亲妈不是眼前这位保养得宜,贴着她哭得泪水满脸,心疼之色十足的美丽夫人哇!还有那个说话不怒自威的中年军人,哦,可能也是个职位比较高的军人,可惜肩膀上的领章她不认识。

“是啊,妈,咱先冷静点。你看妹妹还虚着呢!”

林玉又被一道磁性的声音吸引住了。她承认她是个声控,这貌似还是她哥哥?她哪来的哥哥?

乱了!全乱了!

林玉不自觉得抬起自由的那只手搭上额头,盖住眼睛,也遮住了自己那颗乱如麻的心。

这不是梦,她感受到了这个妈妈疼爱的泪水的温度,可以清楚地看到每个人眼睛里的关切。

那么,她变成谁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