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忘记你,就是对自己的救赎

你以为的归宿,其实只是过渡。

而你认为的过渡,也许才是归宿。

1.

我拿着化验单的手,有些颤抖。看着化验单上显示的化验结果:HCG早孕测定-阳性,我脚一软,差一点跌倒。

我走进人潮汹涌的大街,漫无目的地游荡,心里茫然无措。别人都有家,有爱人的陪伴,只有我形只影单,彳亍在繁华的闹市,心却在冷风里飘摇。

我掏出电话,不知道该打给谁。最后还是忍不住拨打那个烂熟于心的电话号码。

“依云,你还好吗?”依旧是富有磁性的理智而冷静的声音,声音里透着一丝丝的温暖。

“我不好,我很不好!”我吸了吸鼻子,忍住就要流下的眼泪。

“别这样,依云。”

“你回来好吗?”我觉得自己此刻就是一个无助的孩子。

“不要耍小孩子脾气,依云,你知道我回不来的。”

我的心一点一点往下沉,“如果我有你的孩子了,你会回来吗?”

电话那头,沉默不语。“不要开玩笑,依云。”语气里听不出一丝情绪的波澜。

“刘君,你爱过我吗?”

沉默片刻过后刘君说,“爱过,但是生命中除了爱情,还有更重要的事需要我去完成。”

你终究是爱自己多一些,我泪湿眼眶。

我知道,刘君不会回来,他在大洋彼岸。他的心里最重要的,是他出人头地的野心,他不会为了我放弃任何的机会。

我的心,沉入海底,溺水一般难受。心里憋着一口气,仿佛就要窒息,可是没有人能拉自己上岸。

我再次拨出的,是家里的号码。

“妈,家里还好吧?”

“都好着呢,依云,一个人在外面,要照顾好自己啊。”

“妈,我找着工作啦。”

“太好了,依云。外面日子不好过就回家,不要硬撑。”

“放心吧,妈。”我有些哽咽,说不下去了,急忙挂断了电话。

家虽然温暖,但是回不去了。自己家所在的那个小城镇,未婚先孕是伤风败俗的事,会被别人的唾沫淹死。

我坐在街心广场的椅子上,独自坐了一下午,心里依然没有找到出路。

天色渐晚,人们行色匆匆,都在赶往自己的家。而我,没有人等我回家,我肚子里的孩子,没有爸爸。

2.

早晨,一觉醒来,差点睡过头。我手忙脚乱,好不容易找到的工作,可不能弄丢了。

好不容易到了下班的点,我收拾东西准备开溜。部门主管老陈腆着大肚子,踱着方步走进办公室,“今天,我们要宴请重要的客户,几个年轻人,跟着我应酬一下。依云,你也一起啊。”

“主管,我就不去了吧,我·····”还没等我把话说完,主管打断我的话,“必须去,这是工作。”

来到饭店,大家落座之后,一个瘦高的男人推门而入。老陈连忙站起来,一脸的肥肉堆成了一个难看的笑脸,“这就是我们公司的大客户,方颜。”

老陈介绍:“这是依云,我们公司的美女文秘。”

方颜握住我的手,“美女学姐,我可是久仰大名呢。”原来是读同一所大学的师弟,难怪那么眼熟。

方颜棱角分明的脸庞,温和的笑脸,得体的言谈,给人一种春风拂面的感觉。

席间,推杯换盏,宾主尽欢。喝得脸上冒油的老陈,举着酒杯要和我喝酒。我推辞不下,正在为难之际,一只手端起了我的酒杯,“老陈,学姐的酒,我帮她喝了。以后在工作中,请你多多关照。”

老陈悻悻地说,“好啊,这下有学弟帮忙了。”

喝得七荤八素的老陈眼睛直勾勾地看着我,我心里一阵反胃,真想一杯酒泼在那张肥得流油的脸上。

方颜似乎看出了我的不适,“抱歉各位,学姐今天身体有点不舒服,我先送她回家。”

老陈虽然不高兴,但是也不好发作,只好眼看着方颜拉着依云离开。

方颜的司机开车,方颜坐在我身旁看见我疲惫的神色,关切地问,“你没事吧?”终于逃离饭局的我感激地说,“谢谢你,方颜,我没事,只是有点累。”

这个偌大的城市,没有肩膀可以依靠,以后的路,只有靠自己。

我看着车窗外的车水马龙,有点泪目

“学姐,以后有什么事是我能帮上忙的,尽管开口。”

我心里掠过一丝温暖,这个男人总是那么会拿捏分寸,既不会过分热情让人难堪,又会让人感受到恰到好处的关心。

我不禁想起远在美国的刘君,那个喜形不露于色的男人,他总是能控制自己的情感。

恋爱三年,仿佛都是自己在唱独角戏,而他是随时可以下场的配角,留我一人不知道该何去何从。

3.

大学一年级,刘君是我的同桌。课间大家都在兴奋地聊天,只有刘君不言不语,拿着一本书安静地读着,丝毫不受周围的影响。

刘君长着十分俊美的容颜,饱满光洁的额头,高挺的鼻子,特别是侧颜的轮廓,特别地迷人。他安静地坐在那里,身上仿佛笼罩着一身的光环,会发光。

刘君对人总是冷冷的,能说两个字的绝不会说三个字,自带一种拒人以千里之外的禁欲系气息。

刘君每次考试总是能轻轻松松稳居第一,而我简直就是理科白痴。我很是崇拜他,背地里叫他学霸君。

我爱说爱笑,总是以逗刘君为自己最大的乐趣。上课的时候,我准备了一个粉色的小本子,把想说的话写在上面,然后递给刘君。刚开始,刘君只是瞟一眼,后来也在上面回复一些简单的话语。收到回复,我会开心得像个孩子。

一天,在课堂上百无聊赖的我,又开始用小本子聊天。“学霸君,你谈过恋爱吗?”刘君瞟了一眼我那张八卦脸,“没有。你呢?”“我也没有。”刘君嘴角浮起一丝不为人察觉的微笑。

“你难道是处男?!”我继续八卦。看了纸条的刘君,脸一下子红到了耳根。过了片刻,他写道“是的,你呢?”“我也是。”我不好意思地趴在桌上偷笑。

此后,分享了彼此秘密的我们,关系亲近了许多。刘君对旁人依旧冷脸,对着我却常常不自觉地浮起微笑。

在一次数学课上,我正在看小说看得入神,老师提了个问题,点名叫我解答。作为数学白痴的我,脑袋里一片空白。刘君刷刷刷,把答案写在了小本上,我照着回答后,长舒了一口气,总算没有出洋相。

“谢谢你,学霸君。放学后,我请你吃饭。”“好吧。”难得刘君这么爽快答应,要知道平常他都是独行侠。

放学后,刘君大步在前面走,我小跑在后面跟着。“等等我,学霸君。”我嘟起嘴,“我走不动了。”刘君回过头来,看着我笑了。那笑容就像穿出云层的阳光,那么耀眼,又像融化冰雪的暖阳,顿时春暖花开。我眼都看直了,“学霸君,你笑起来太帅了,不行,不行,我更走不动了,我晕了。”我夸张地说笑。

刘君走回来,拉着我的手,“我拉你,这样走得动了吧。”我感受到从刘君手心传递出来的温暖,心跳忽然漏掉一拍,脸悄悄地红了。

两颗年轻的心渐渐地走到了一起,大学生活变得异常的甜蜜。我喜欢吃辣,尤其喜欢吃火锅。刘君陪着我,吃遍了大学校园附近所有的火锅店。

一天,我吃着热气腾腾的火锅,感叹道,“有学霸君,有火锅,此生足矣。”刘君笑着捏捏我的鼻子,“你就是一个吃货,人生这么容易满足。”我放下筷子,看着刘君,“因为有你,我才会容易满足。”刘君伸手握住我的,“因为你,我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快乐。谢谢你,云。”

刘君对我极尽柔情,任我像一个小女孩一样闹着笑着。我的热情和刘君的内敛是一种互补,恰到好处。三年了,我们在一起依然那么甜蜜,就如初见时一样。

最理想的爱情就是,我在闹,你在笑,而我有幸拥有。

新年快到了,刘君和我约好一起跨年。刘君带我来到一家奢华的西餐厅,顶楼位置,露天的餐厅,可以俯瞰整个城市的夜景。优雅的环境,轻柔的音乐缓缓地流淌,眼前的刘君穿着一身枣红色的西装,帅气逼人。我觉得自己就像在做梦,梦境里自己就是一个灰姑娘,穿上了水晶鞋,遇见了王子。

刘君拿出了一个红色的丝绒盒子,拿出了一串亮晶晶的项链,亲手给我戴上。刘君在耳边低语,“云,你是我最美的公主。”

刘君从后面拥着我,我们眺望城市闪烁的霓虹,这个城市的夜景美得如梦如幻。新年的钟声敲响,我转过身与刘君紧紧相拥。“新年快乐!”刘君的唇印了下来,凉凉的,带着烟草的气息和迷人的男人的味道,让我沉醉其中,不能自拔。我主动地索取,唇舌纠缠,双手吊在刘君的脖子上不肯松手。我感觉到刘君的呼吸越来越急促,他的手开始不安分,在我的身上游走。“云,如果可以,我要把你吃掉。”

刘君拉着我直奔酒店房间,暗夜里,我犹如一朵妖娆盛开的花儿,在刘君的眼前绽放。我就像美人鱼,忍着足间的疼痛忘情地用身体舞蹈。

这一夜,狂欢过后,我看着身边疲倦地沉睡的男人,久久不能入睡。仿佛一闭上眼睛,心爱的人就会消失不见。

太美好的东西都像烟花一般灿烂而短暂,我心里有些不踏实。

4.

美好的日子总是转瞬即逝,大学生活接近尾声。在我憧憬美好未来的时候,刘君却变得郁郁寡欢,欲言又止。

毕业季转眼就来了,毕业季就是分手季,这是一个魔咒,很多情侣都难逃一劫。

刘君从来不谈论自己的家庭,只是偶尔会有一辆宾利轿车来学校接刘君。我猜想他一定有一个神秘而多金的老爸,但是也很疑惑,为什么刘君从来不曾谈起他的家人。

一天,我们谈论起毕业以后的去向。刘君犹豫了一下说:“我爸给我安排好了,要我出国留学。”我瞪大了眼睛,他的计划里没有我,仿佛我是与他毫无关系的人。

“那我呢?我怎么办?”我两眼含泪。

“对不起,依云。我现在没有能力决定自己的命运。”

我愤怒地看着刘君,“所以你就可以放弃我了?”

我泪流满面,大步跑开。我没有看见身后刘君痛苦的眼神和纠结在一起的眉头。

我不眠不休,以泪洗面,失去了刘君,我成了没有灵魂的躯壳。三天之后的一个早晨,舍友对我说,依云,楼下有人找你。

我一照镜子,双眼浮肿,头发蓬乱,面色苍白,原来爱情摧毁一个人的速度竟然如此的惊人。几天时间,仿佛换了一个人。几天前还是一个爱说爱笑的美丽姑娘,而今却成了一个蓬头垢面,眼神木讷的傻瓜。

我简单梳洗一下,下楼看见一位穿着考究的妇人站在树下。我走近一看,这女人长得极为美艳,只是眉宇间透着一股冷淡。我心里猜到了几分,礼貌地点点头,“阿姨,找我有什么事吗?”

“请你跟我走。”声音很柔和,却是不容违抗的语气。

我跟着妇人来到附近一家咖啡馆,一落座妇人就开门见山,“我是刘君的母亲,林雪。今天有些话想对你说,希望你不要介意。”

林雪优雅地喝着咖啡,娓娓地讲着有关刘君的身世,解开了我心里的谜团。

刘君的父亲刘海是本市一个大集团的总裁,声名显赫,身家雄厚。刘君的母亲林雪却是外室,没有名分。虽然住着别墅,开着豪车,但是和正室的待遇天差地别,很多时候只能忍气吞声,委曲求全。

林雪最大的筹码就是刘君,刘君从小好学,成绩优异,是林雪的骄傲。刘海也特别喜欢儿子刘君,对他寄予很大的期望。

刘海的正室育了一儿一女,可惜不学无术,难成气候。刘海安排刘君出国学习商业管理,意图在于培养接替自己商业帝国的接班人。

如果刘君放弃出国的机会,就意味着放弃将来继承家族企业的机会。刘君从小就懂得用自己的优秀和出色,博得父亲对自己的关注。在这样的家庭长大,他特别希望得到父亲的肯定。

要想成为商业帝国的接班人,要付出的代价就是婚姻自由。婚姻会成为商业联姻,由不得自己做主。

“这一次,因为你,小君和我闹了好几天,甚至和他父亲闹翻了,他曾经想过放弃出国,但最终妥协了。他很痛苦,希望得到你的原谅。”林雪叹了一口气,无奈地说。

“我知道你是一个好女孩,但是我希望你理解一个母亲的心情。我不希望小君被一段感情羁绊,断送了大好前程。请你原谅阿姨,原谅小君。”

我喝下的每一口咖啡,都苦进了心里。我无法反驳一个母亲的请求,但是又心有不甘。

“为什么他自己不来?”

“小君他无法面对你,希望我安排好你今后的生活。”

林雪拿出一张金卡和一张名片,“这些钱足够让你衣食无忧,如果你要找工作,这个人是我朋友,可以去找他。”

我昂起头,“不用了,阿姨,再见!”我倔强地放弃了所有,流着泪走了。

如果爱可以用物质来交换,那是对爱情的亵渎。我宁愿让那个辜负我的人,永远背负愧疚之心。

5.

最近我发现,那个大腹便便的主管老陈,再没有来找自己麻烦,也没有硬要拉自己去应酬了。那色眯眯的小眼睛也有所收敛,那张满是肥肉的脸还会客气地对自己堆着笑。

我感觉好奇怪,不过老陈的脸就像三月的天气,随着风向不停地变化,大家都习惯了。

方颜偶尔到公司办业务,会特意带些可口的甜点到我的办公室,分发给大家。然后和我闲聊几句,再离开。

同事们几天没见到方颜,都会问我,“你那个可爱的师弟什么时候来啊,想念他的点心了。”我忽然发现,方颜在不着痕迹地渗透进我的生活。

我下班刚走出公司大门,就看见不远处方颜靠车站着在等我。看见我走近,方颜微笑着为我打开车门,“我最美丽的依云学姐,今天请赏光陪小弟吃一顿饭吧。”

我被方颜逗得忍俊不禁,我忽然发现自己好久没有开心地笑过了。

方颜带我到一家很有特色的火锅店,我很惊讶,“你怎么知道我爱吃火锅的?”

“有关你的事,我全都知道。对了,那个老陈,没有再为难你吧?”

“没有了,我正奇怪呢,你是怎么做到的?”

“就是用生意上的事,小小要挟了一下他。”方颜笑了。

我有点感动,正准备美餐一顿的时候,闻到火锅的麻辣鲜香忽然感到一阵恶心,忍不住跑到卫生间吐了个天翻地覆。

从卫生间出来,一抬头碰到了方颜关切的眼神。我低着头拿起包,快速逃离了火锅店。

方颜追上来,拉住我的手,“你怎么了?能告诉我吗?”

“我是一个被抛弃的女人,一个未婚先孕的女人,你现在知道了吧!你快走,离我越远越好。”我哭喊着,情绪一下子崩溃。

我想起了那个再也不会陪我吃火锅的人,想起了自己即将要面对的困境,不禁泪流满面。

方颜目瞪口呆,“你怀孕了?刘君的孩子?”他突然暴怒,“刘君这个伪君子,他竟然抛弃你,抛弃自己的孩子!这个禽兽不如的东西!”

“他不知道我怀了他的孩子,我也是分手以后才发现的。”我擦干了眼泪说。

“你打算怎么办?”

“把孩子生下来,自己把她养大。”

“你知道孩子没有父亲,将来会面对什么吗?”

“不知道,走一步看一步吧。”

方颜沉默地把我送回了家,我也没有说话。他一定看不起我了,想着未婚妈妈今后还会面对更多人的鄙视,我心里一片苍凉。

奋不顾身的爱情,换来的是不得不面对苟且的现实。

自从知道我怀孕以后,方颜隔三差五就会买来新鲜的蔬菜水果,鸡鸭鱼肉,把我的冰箱塞得满满的。

周末的时候,还会围着围裙亲自下厨,给我煲鸡汤。看着方颜忙前忙后的身影,我思绪万千。

一天,我看着自己变圆的脸对方颜说,“本来就没人要了,你还把我喂这么胖,以后可怎么办啊。”

“没人要,我要。”方颜脱口说道。

我愣住了,“你不要把时间都花在照顾我上,你也该找一个女朋友啦。”

方颜拉着我坐下,“我想了好久,孩子不能没有父亲,让我来当她的父亲吧。”

“为什么,方颜,你不用怜悯我,这对你不公平。”

“我愿意,我一直都喜欢你,只是我喜欢你的时候你已经有喜欢的人了。现在我终于等到机会了。”

“你这是何苦呢,为我这样的女人,不值得。”我又要流泪。

“值得,任何时候都不要看轻自己。今后不许再流泪,我会心疼的。”方颜温柔地擦去我脸上的泪水。

我不能这样自私,我用力推开方颜。“你以后不要再来管我了,你会有更好的人生。”

方颜眼里尽是痛楚,“为什么要这样为难自己?”

“不许你再来了,你再来我就搬家,躲得远远的。”

“好吧,好吧,我不来了,但是你有什么事一定要告诉我。”

方颜走后,我一个人哭了很久。我就是一只受伤的小动物,躲在黑暗的角落,独自舔舐着伤口,慢慢为自己疗伤。

从此以后,我一个人吃饭,一个人散步,一个人去医院孕检,一个人承受孕吐的折磨,一个人和肚子里的宝宝说话。心情渐渐变得平静,身材也渐渐变得臃肿,肚子越来越大。

一个深秋的夜晚,早早睡下的我,在肚子的阵痛中醒来。预产期在下个月,难道孩子要早产了?我一看时间,凌晨三点,怎么办?阵痛越来越强烈,我慌乱中拨打方颜的电话,方颜接到电话,急忙赶来把送我进了医院。

“别怕,有我。”进产房前方颜对我说,他的眼睛里尽是温柔。

我顺利的生下了一个可爱的女儿,方颜在医院忙紧忙出,照顾我们母女俩。

有了孩子以后,我的心变得柔软。我卸下了坚硬的外壳,接受了方颜的帮助。看着方颜充满宠溺地抱着粉嘟嘟的女儿,我心里充满了感动。

方颜用他阳光般的笑颜,用他温润如雨的关怀,再次走进了我的心里。

“我累了,方颜。”我身心疲惫,靠在方颜怀里,那里有温暖我的力量。就如船只停泊在港湾,倦鸟回归山林,我需要一个可以安歇的怀抱。

我的女儿依欢,从此有了爸爸。

刘君就像一个会发光的太阳,我仰望他的光芒,却忘记了自己也会发光;而方颜和我是两颗发着微光的星辰,在交汇的时刻能把彼此照亮。

6.

三年以后,我和方颜带着我们的女儿,来到一个依山傍水的小城镇,过着与世无争的生活。

一个阳光明媚的清晨,我们来到公园的草地上玩耍。女儿在草地上撒欢,方颜跟着女儿奔跑嬉戏。

方颜高高举起女儿,女儿的笑声如银铃一般清脆。“爸爸,高一点,再举高一点!”

“依欢宝贝,开心吗?”方颜和女儿在一起就像一个大男孩。

“开心,开心!”女儿红扑扑的小脸蛋,笑得像一朵花。

看着这美好的画面,我的嘴角不自觉地扬起微笑。

想起过往,恍若前世。

那个曾经深爱的人,已经回来了。而我的心,没有一丝波澜。

我想起了徐志摩的诗:

我是天空里的一片云,

偶尔投影在你的波心——

你不必讶异,

更无须欢喜——

在转瞬间消灭了踪影。

你我相逢在黑夜的海上,

你有你的,我有我的,方向;

你记得也好,

最好你忘掉,

在这交会时互放的光亮!

遗忘过去,就是新的开始。

忘记你,就是对自己的救赎。


365挑战营第31天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