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道轮回】第二十章 清丘居看透前世

96
唐妈 7f79368c c7ba 4663 a8d3 a07f6e373b00
2015.10.10 23:03* 字数 3475
第二十章

文/唐妈

那日墨谷收拾好了心情,眼睛通红,有点羞赧。一个大老爷们儿哭得肝肠寸断,真是……歌扇见他不哭了却是松了一口气,一屁股坐在地上,长长出了口气,然后恶狠狠地说:“蘑菇,我看你可怜就不跟你计较了。以后要是再被我看见你这丢人的样子,我就一掌劈了你一了百了。”

墨谷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发:“对不起,把你衣服弄脏了。”

歌扇翻了个白眼:“我饿了。”

墨谷跃上旁边的树上,挑了最大的一朵凤凰花,殷勤地递给了歌扇:“吃吧。”

歌扇嫌弃地看了看吃了快一个月的凤凰花,把头扭向了一边:“不吃,烦死了,每天吃这个,我嘴里都淡出鸟来了。我要吃肉,吃肉知道吗?”

墨谷为难地蹲在一边,肉?这三秋岛上的生灵都是有些修为的,实在不好抓来吃。而且即便抓到了,怎么做还是个问题。唯一能吃到肉的地方,就是清远上仙那里了。黎丘好吃,清远上仙在院子里养了鸡鸭,偶尔还会去海里捕几尾鱼煮了吃。

墨谷嗫嚅着把自己的想法说了,等着歌扇怒气冲冲地拒绝。谁知,这人骄奢淫逸了多年,最爱大口吃肉大口喝酒,清心寡欲了几百年,好容易重见天日还被逼着吃了一个月的花,听到有地方可以吃肉,哪里还管什么清远上仙什么的,而且,那老家伙把自己打成重伤,吃他个几顿肉还不是天经地义的事?

墨谷觉得自己实在是有点跟不上这魔王的思路,换做是自己,如果现在让自己去太子皇兄那里吃喝,就是打死自己都不愿意去的。他吃惊地看着一脸坦然的歌扇,简直是无语凝噎了。

“愣着干什么,走啊,我饿死了。”歌扇拍了拍身上的草屑,率先站了起来。墨谷无语地抬起手指了指挂在中天的月亮:“这会儿人家怕是已经入睡了。”

歌扇闷闷不乐地踢了墨谷一脚,窜到树上去找花吃了。

第二日风和日丽,墨谷把自己收拾得清清爽爽,特意挑了些山珍和几朵凤凰花带着,招呼了歌扇一起往清远的小院去。歌扇不屑地看了看墨谷提在篮子里的东西,懒洋洋地跟在后面。

黎丘这几日修炼颇为刻苦,一日只睡两个时辰。清远怕他太过劳累物极必反,今日里早早备好了笔墨纸砚,让黎丘为自家的小院写个牌匾。黎丘除却吃,其实最爱的就是这舞文弄墨的活计,把手里修习阵法的书往一边一丢,就扑到了院子里的石桌上。

“师父,取个什么名字好呢?”黎丘磨着墨,冥思苦想:“啊,叫清丘居好了,里面有师父的名讳,还有我的名字,怎么样啊师父?”

清远在阵法书上做着批注,听到黎丘想出来的名字,不由弯了嘴角,还真是不错呢。

“嗯,挺好。”

黎丘得了师父的肯定,立刻挥毫泼墨,几笔就写出了“清丘居”三个字。清远把脚边准备好的牌匾递给黎丘,黎丘挥剑在上面刻下了“清丘居”三个字。

清远摸了摸凹凸的字迹,赞赏地点了点头。

“为师这就挂上去。”

墨谷和歌扇到的时候,正碰到清远踩着梯子扶着牌匾,而黎丘在下面蹦蹦跳跳地指手画脚。

“歪了歪了,师父,右边儿高了……”

“清远前辈。”墨谷拱手施了一礼,朗声道。

清远扶着牌匾转头看着站在一边行礼的墨谷和旁边一脸不耐烦的歌扇,一脸平静。黎丘则是吃了一惊,一脸警惕地看着突然出现在身后的两个男人。咦,那个满脸傲慢的男人那件衣服怎么如此眼熟?

黎丘愣了一下,立刻想起来那天袭击自己的那个魔王也是穿了这么件黑袍,那绣了金线的牡丹,自己可是印象深刻呢。他来做什么?身边这个人又是谁?

黎丘往前了一步,皱着眉问道:“什么人?”指尖却已形成剑气,只要对方敢妄动,他就让这两人尝尝自己这几日的修炼成果。

歌扇嗤笑了一声,把头扭向了一边。黎丘记得歌扇的声音,立马变了脸色,挥袖朝歌扇直逼过去。纵然你今日有脸见人,我也再不给你伤我师父分毫的机会。

歌扇全身真元无法调动,眼看着那不过百年修为的少年向自己攻来,竟然没法闪开。一边的墨谷连忙抓住歌扇的胳膊一把拉倒了自己身后,挡在在歌扇身前,眼看黎丘那道剑气就要把自己伤个皮开肉绽鲜血淋漓。

“黎丘,不得无礼。”

清远把“清丘居”三个字挂好,飘然而下,一挥袖拦住了黎丘的攻势,墨谷却是惊出了一头冷汗。他吁出一口气,俯身道:“多谢前辈。黎丘,你个臭小子,你想一剑劈死我啊。”

黎丘被师父拦住,脸憋地通红,恨恨地盯着冷着脸站在墨谷身后的歌扇,听到这耳熟的声音,不由愣住了。

“蘑菇?”黎丘不确定地喊了一声。

墨谷哼了一声:“是啊。差点就变成金针菇了。”

黎丘惊喜地蹦了起来,扑过去一把抱住了墨谷,抓着人转了好几圈,上下打量着。他知晓墨谷的身世,知道这人化形的愿望有多强烈,这就成了吗?

“蘑菇,真的是你啊!太好了!太好了!”黎丘这人重情义,而三秋岛上除了师父外,和自己最要好的就是墨谷了,这会儿见对方的愿望终于实现了,激动地眼圈都红了,使劲拍了墨谷一巴掌,用力抱住了墨谷。

清远在一边看得直皱眉,他搞不懂黎丘为什么会对刚刚认识的一个人有这样热烈的感情,心里不由就有些酸涩。他以为自己是黎丘的唯一,如此看来,并不是,黎丘就从来不对自己这般热情,虽然也会撒娇耍赖,大部分时候却也是彬彬有礼的。如此想来,就有些烦躁。

歌扇却直接一把把墨谷从黎丘怀里拽了出来,臭小子,搂那么紧干什么。

“你干嘛跟他那么亲近?”歌扇抓着墨谷的胳膊皱着眉问墨谷。

墨谷胳膊被抓的生疼,看着歌扇一脸不耐,也不知道自己哪里又惹着这位祖宗了。

清远却是松了口气:“既然来了,就进来坐吧。”

说罢,生生忍住了想拉着黎丘一起的冲动转身往清丘居里走去。

黎丘围在墨谷身边叽叽咕咕地打听着墨谷最近的事情,不时瞪一眼抱着胳膊坐在一边的冷脸歌扇。哼,牛气什么,不过是个无法动用真元的废物罢了。

歌扇被黎丘的挑衅弄得火气暴涨,可是碍于自己此行的目的,也只能忍着。

“黎丘,我这些年那个样子,一直未曾吃过像样的饭菜……”墨谷看清远进了屋里,趁机跟黎丘抱怨道,眼睛却是盯着一边栅栏里那几只肥硕的母鸡。

黎丘大大咧咧地拍了拍墨谷的肩膀:“好说好说,师父本就说今天要做小鸡炖蘑菇呢,你来的真巧。”

歌扇皱着眉看着黎丘扶在墨谷肩膀上的手:“喂,小子,说话就说话,动手动脚做什么?”

黎丘斜睨了歌扇一眼,挑了挑眉:“蘑菇啊,你吃可以,这家伙就算了。”

“你!”歌扇瞪着黎丘,却不知道该怎么反驳了。本来自己就是来蹭饭的,而且还是人家的死对头,真是寄人篱下。

墨谷连忙一手按住了歌扇,摇了摇头,转身对黎丘说:“黎丘,歌扇那日是冲动了些,不过他今日就是来道歉的,你看在他多年不问世事的份上,就不要跟他计较了。而且我那里也没什么好东西,这些山珍还是歌扇早上去林子里采的呢。”

歌扇吃惊地看着墨谷,心里五味杂陈,脸色也尴尬了起来。为了自己能吃顿肉,真是,唉。

黎丘冷哼了一声,看了看篮子里的山珍,提起来往厨房走去,边走边说:“哼,看在蘑菇的面子上,就让你吃一口好了。”

一顿饭吃得刀光剑影,黎丘一直和歌扇作对,歌扇要夹土豆,黎丘就也要夹,歌扇改去夹鸡块,黎丘立刻也把筷子伸了过去。最后还是清远喝止了黎丘,墨谷把自己碗里的鸡肉夹给了歌扇才消停了下来。

吃完饭,黎丘乖巧地端了一盘葡萄出来,坐在一边煮起了茶。

清远抿了一口黎丘递过来的茶,朝歌扇问道:“你那日说南海动荡,是怎样一个状况?”

歌扇把玩着一颗葡萄,漫不经心地挑了挑眉:“还能怎样?不就是忽然巨浪滔天,你那结界就被一道金光劈了条缝嘛。我稍微一使劲儿,那结界就塌了,我就出来了啊。”

清远皱着眉问:“金光?”

“对。”

清远摩挲着杯子,心里却动了起来。六界属性不一,根基不同,所以术法的形也不一样。魔界和鬼界基本是黑、灰等色,人界为蓝色,妖界绿色居多,金色的则只有神界和仙界。诸神鲜少出世,但是也不排除哪个大神无聊去南海散个步什么的。仙界吗?歌扇破出结界遇到了百花仙子唐闺臣,是巧合还是预谋?

清远把杯子放在桌上,知道这重重迷雾之后怕是隐藏着巨大的阴谋,自己该去查探一番才好。

“墨谷,你既然已修出人形,那就去人间京城故地走一遭吧。你那太子皇兄本是你前世豢养的小倌,你那一世负心薄幸,害得他身首异处,所以这一世才有这一着纠葛。本来你命已绝,却不知司命星君那里出了什么差错,饶了你一命。但是,这一报还一报,你还需还清了那人的恩情,方可在修行之路上更进一步。如今,他怕是有麻烦缠身,你去帮他一帮,渡过此劫,你们之间的纠葛就算是结束了。你也好潜心修行。”

墨谷手里的茶杯掉在地上摔成了碎片,歌扇却是一脸惊怒,有点咬牙切齿地问道:“豢养小倌?”

墨谷无措地看着歌扇,张了张嘴却未发出声音。他记得太子皇兄从小待自己极为亲厚,就是自父皇当众赞赏过自己之后才变了样子。难道,真的是自己前世种下的孽缘吗?

清远叹了口气,指尖在墨谷额前一点,清光闪现,墨谷脑海中闪现过了无数纷沓而至的影像,最后却是那太子皇兄模样的小倌被一身披战甲的人一刀砍了脑袋的样子,那人满脸鲜血,死不瞑目。

墨谷打了个冷战,是真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仙侠|六道轮回
仙侠|六道轮回
24.8万字 · 11.4万阅读 · 62人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