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万撑不起孩子的一个暑假”?其实,孩子更喜欢那个九块九包邮的童年!

01

 这俩天,大家都在热议一篇文章,《月薪三万,还是撑不起孩子的一个暑假》。

 文章说,一位在企业当高管的妈妈,月薪三万多,家里主要开支靠老公一肩挑,她的收入只用于自己和孩子的日常咋用。平时她手头宽裕,可是,孩子一放暑假,各项开支暴增,她连一件新衣服都不敢买了。

 花销如下:

美国游学:10天20000;

请阿姨照顾孩子日常生活:5000元;

钢琴课:2000元;

游泳班:2000元;

英语、奥数、作文培训班:6000元;

共计三万五,支出已经超出了个人月收入。

 “三万妈”的开支是大家的议论焦点。

有人表示认可,良好的教育就是高起点,高投资,想让孩子将来的生活质量更高,就得用钱撑。

 但身边更多的人觉得她在炫富,游学啊请阿姨啊,难道这是一个小学生的暑假必须吗?分明是在显摆。

一位好友愤愤不平地跟我说:就她这种人,拿哭穷当成炫富,暖,你该写篇稿子骂骂她!

 02

 我说,我倒是觉得她那孩子和我们的孩子一样。

 我这么一说,好友炸了。

 月薪三万的孩子能和咱家孩子一样?天啊!

人家的孩子要飞美国去游学,咱孩子能去?

人家孩子请阿姨照顾,工资五千块,比我们的工资都高!

人家孩子还弹钢琴......

你说说怎么觉得一样了?

 

原以为月薪三万家庭的孩子,家境优渥起点高,童年应该无忧无忧,但是现在看来,每个阶层都有每个阶层的忧虑。

一个孩子一个暑假要完成游学、钢琴课、游泳课、语数外辅导,时间安排成这样,和我们的孩子赶场般的上各种辅导班兴趣班,节奏难道不一样吗?

 就算游学更高级,钢琴更高雅,还有阿姨照顾,可是,时间终归不是孩子自己的啊。

孩子心中普遍认可的假期,其实就是尽情撒欢。

其它的,不管家长花了三千还是三万,都是无所谓的了,反正不是自己想要的假期。

我们都从童年过来,这点,都应该懂得。


 03

 我常常想起自己的童年,自己的暑假生活,

 天很蓝,热,但风是凉爽的,随便一个树荫,就能挡住炽热的太阳。

有两三本假期作业,没有任何的辅导班。

每天写完安排的作业,剩下时间就都是自己了。

 那时候物质上并不丰富,但是我们的印象中却也没有穷的感觉。

我们那时的玩法很多,一般都不花钱:

地上画几个格子,手里一根红线,几颗青石子,玩起来饶有兴致。

或者上树下河,惹猫逗狗,小伙伴撒丫子在田野里奔跑游荡。

 玩着玩着,天就黑了,在各自家长长长的呼唤声中,回到家里吃晚饭。

家里有电视,但是不怎么爱看,屋子里太热。

吃完饭一家人上房,躺在房顶上乘凉,看月亮数星星。

......

这种童年时光,现在只出现在回忆里。

 

和现在孩子们动不动就要花钱的童年相比,那时的童年便宜的像九块九包邮。

我们却一点也没有觉得那时的自己可怜,越来越觉得那是我们一生中最珍贵的时光。


 04

 社会到底是进步还是退步,有时候真不好说。

从物质上,我们比以前富裕太多了,但是人们普遍缺少幸福感。

有人把现代人分成了三个类别:不够吃,不够花,不够烧。

不管挣多少,都不满足。

我们吃着自己碗里的,看着锅里的,都希望能从社会上再多分一杯羹。

为了这杯羹,自己奔走操劳,还要鞭策孩子努力。

于是,别人报班我们也要给孩子报班,别人请家教我们也要给孩子请家教,我们以为不比别人少,就是给孩子最好的。


 有一次,我让儿子看作文,儿子却从书架上抽出了生物书看。

他对书中的光合作用很感兴趣,跑过来向我问东问西。

 我敷衍了他两句,然后提醒他,应该抓紧时间写作文。

可是过了很久,我发现他一直坐在阳台上,脸迎着阳光,闭着眼睛在晒太阳。

我催他,他说,妈妈,别打扰我,我正在进行光合作用。

 儿子把自己想象成了一棵菠菜,进行光合作用。

他把他的“经历”写成了作文。

第一次,我在他的作文里读到了他的内心感受,他说,光合作用中他感受到温暖和力量,他很喜欢这个过程,他感觉到自己在长个子。

 

这个可喜的转变,来自他对外界的主动探知,是无法从辅导班上补来的。


 05

 教育的根应该深植于家庭生活的沃土,作为父母,应该多和孩子展开民主的正面交流,带孩子亲近大自然,和孩子共同读书......

这些“物美价廉”的生活方式,是花多少钱都在外面补不上来的。

 世界在变化,我们都不惜一切代价的想给孩子最好的。

可是,不要忽视了孩子真正的需要,这些需求就像阳光空气和水一样重要。

当孩子的需要得到满足,他才会向外界伸出求知的触角,他才会获得成长的力量。

 把假期还给孩子吧,让他像孩子一样去成长,让孩子对外面的世界充满了求知的热切渴望,而不仅仅是成功的欲望。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