蔷薇等风来




楔子

正值天时大好。

醉香阁里有一个公子白衣翩翩,他优雅地坐在软塌之上,一手拿着一把精致的执扇,悠悠地扇着虚无缥缈的风;一手拿着茶杯,一小口一小口浅浅的抿着。

少年眉眼隽秀,宛若珠玉明亮通透的眼漫不经心地游走,他的面前是隔着珠帘的一个舞台,婀娜多姿的舞女们在上面跳着。

他似乎在认真地看,却又像不在看。凌风起似笑非笑,手里的扇子一下一下地敲着桌子,似乎是在等着什么。

而在珠帘之外站着一个身影寂寥的女子,她全身黑服,带着斗篷,一头如瀑长发洋洋洒洒。蒙着面纱的她紧紧盯着凌风起,似乎恨不得将他碎尸万段。

但在他唇角扬起的那一瞬间,她的眸子里有片刻的温和闪过。

不过片刻,她的剑鞘便飞了起来,她持着当年他送她的长剑,抵在了他的脖子之上。

奇怪的是,向来以身手轻快著称的凌风起却没有躲开,于是他们距离不过半分,而剑尖离他的脖子只有一寸。

尖叫声四起,舞台上的人慌乱地散开了。四周的武林人士却纷纷目瞪口呆,挤在一边要走不走的看热闹。

凌风起转眼看她,那目光来自最遥远的以前,像是高山流水,生动写意,轻软温柔,他浅笑道:“薇薇,你终于来了。”

一声薇薇,让沈蔷薇禁不止颤抖,但她的剑仍是稳平不动。这三年她早已修炼成一定的定力,凌风起皆不能引起她半分心软。

沈蔷薇的剑已上前了半寸,凌风起的脖子已经划出了浅浅的痕迹,鲜红的血迹渗了出来,一点点的滴落在她锋利的长剑上。

“来杀你。”沈蔷薇的声音没有半点感情。

凌风起默然,笑了笑:“杀我之前,能答应我一件事吗?”

沈蔷薇的剑立在地上,凌风起的血迹滴在地板上,锋利的剑身染着鲜血,映着那年他款款含笑而来,拂过她耳边的碎发,道:“世间繁花不及蔷薇。”

1、

门派兴起,江湖大乱,金戈铁马下打的是江山,刀光剑影里争的是武林。沈家庄、萧家园、任家林为武林三大权力中心,而沈家庄最为鼎盛,为武林之首。

腥风血雨的武林暂时维持着局面上的安稳,然而暗流涌动,各种阴谋诡计、厮杀追赶屡屡不绝。沈家女儿因生在蔷薇花开时节,故取名蔷薇。沈蔷薇生在武林世家,但她母亲沈夫人怜惜女儿,不愿她周旋在争斗之中,便偷偷让人遣送至乡下,让她平安长大。那年沈蔷薇不过15岁,已如出水芙蓉,天然清丽。她坐在颠簸的马车上,拿着手帕轻轻拭去额角的细汗。她身子娇弱,哪能受颠簸之苦,叫了停下,便悠悠地走下马车,要往湖边走。小斯着急了,想要跟着去,沈蔷薇却扬了手遣开了。沈蔷薇走了许久才看见从山崖绵延而下的溪流,溪流四处汇合成一个碧绿的水潭。沈蔷薇大喜,走过去蹲在湖畔,弯着身子拂了拂水面,把手帕洗了洗,拧干,然后敷在脸上,清凉。沈蔷薇正感叹这滋味,水潭却突然激起一层巨大的浪花,那巨响把沈蔷薇吓了一跳,她身子往后跌去,脸上的手帕掉落,就飘在沈蔷薇和一个公子的中间。那是一个狼狈至极但又温润俊美的公子。他身着白衣,白衣胜雪,但沾染着触动人心的落红,他胸口插着一把匕首,全身湿透,他从湖里爬出,此时正趴在岸上。他面上平静,并无半分痛苦之态,他伸开白皙的手,让那手帕落在他的掌心。沈蔷薇吓到了,想要惊叫,那公子却身手轻快,一步便来到了沈蔷薇身旁,把手帕覆在沈蔷薇的唇上,然后拉过沈蔷薇的手,轻快吻上。隔着温软的手帕,他们的气息萦绕在一起。沈蔷薇还未脱口而出的惊叫化为乌有。

沈蔷薇欲要开口,那男子便堵住她的嘴,她半句话也说不得,然后她听见湖畔那边有窸窸窣窣的人流跑过去,断断续续“快追”的声音里掺杂着刀剑的响声。

明白那男子正被人追杀,本着心善的本性,她便安静了些。

待人声消弭,沈蔷薇忙要推开那男子。那男子却任她出力,仍不放心。他并未如何轻薄,只是覆着,轻声喃喃:“姑娘,救我。”沈蔷薇哪里受过此等轻薄,心里又恼又气,但是那公子宛若高山流水的眼,却又是那么的清高淡然。她点了点头。得到沈蔷薇的应答,他放开她,然后沈蔷薇没有例外的给了他一巴掌。沈蔷薇道:“我娘说,轻薄女子的皆是坏人。”那男子微微笑开了,他道:“我是例外。”沈蔷薇承认,她第一次见到那么厚颜无耻但又厚颜无耻得风轻云淡理直气壮的人。她差点就信了。

沈蔷薇还是救了凌风起,她把凌风起带到马车上。

马车上,沈蔷薇翻箱倒柜,找出药箱,却对着它们无处施展。那男子心里明白,便接过药箱,道:“我自己可以。”沈蔷薇便收了手,看他平静地挑了几瓶药,拿出几根细针和纱布放在一旁,然后抬眼对沈蔷薇笑:“姑娘芳名。”沈蔷薇不自然躲开他的眼神,轻声道:“姓沈,名蔷薇。你……呢,又是何人,为何受伤,谁在追你。”那男子闻言,便道:“蔷薇蔷薇,人比蔷薇美。”

这优雅的夸赞让沈蔷薇有些无措,她低眉,忙道:“你还没说你的名字呢。”

凌风起便一字一句道:“我叫凌风起。”凌风起,人如其名,清风温和,恰如其分。凌风起把匕首拔出来的时候,沈蔷薇吓得脸色都苍白了,她从未见过如此血腥的画面,鲜血泊泊流出。但是凌风起却不曾动容,他淡淡地给自己的伤口敷上药粉,然后自己用纱布包扎起来。沈蔷薇有些脸红,她低了头,却又忍不住去看凌风起不动声色的脸。末了,凌风起狡黠一笑,调侃道:“沈蔷薇,你这般看着我,可要负责?”沈蔷薇整个人都像烧开了的沸水,滚烫烫的。她狠狠的瞪了凌风起一眼,道:“你无耻。”凌风起见她恼了,便不再笑,他轻轻挪到她的身边,然后把洒了药粉的手帕递给她,道:“你若头晕,敷着会好一些。”沈蔷薇满腔的怒气宛若乌云,而凌风起就是那莹莹发光的日光。日光冲破乌云,温暖明亮。    2、

沈蔷薇到了乡下老家,那是一个老旧的宅院。凌风起却停在门前不走了,他要与沈蔷薇告别。

沈蔷薇不知为何,有些忧虑问:“你不进去了?”

凌风起摇头,道:“我可以保全自己。”

沈蔷转脸,否认道:“我可没担心你。”

凌风起征了一下,随后愉悦地笑,他挑眉:“蔷薇,谢谢。”

本安安分分做着沈家二小姐的沈蔷薇,心绪早已被扰乱,那浅浅的思念化作她手下的画,一笔一笔地勾勒着那日河畔的男子。

沈蔷薇会时常想起凌风起那句话,人比蔷薇美。他说这话时,那高山流水的眉眼,极其温柔。

当沈蔷薇以为凌风起只是一个梦的时候,他来了,站在三月繁花盛开的后院里,坐在石桌前,拿着一把扇子,美目流转,漫不经心。

看到沈蔷薇,凌风起便认真地看着她,端详了半天,弄得沈蔷薇很是拘谨。

“好久不见。”凌风起先开了口。

沈蔷薇想了想,认真道:“也不过两三日。你少唬人。”

凌风起打开折扇,不好意思地笑了,他说:“你喜欢荷花吗?我带你去看最美的荷花。”

沈蔷薇略微犹豫了一下,咬唇带着羞意点点头。

镇子虽不比都市热闹,但别有风情。凌风起与沈蔷薇并肩而走,他带着沈蔷薇逛了一圈巷子,不时玩笑几句,逗得沈蔷薇笑声不止。

那天,泛舟湖上,荷花映日,别样美妙。凌风起带着沈蔷薇玩了一圈,沈蔷薇平日待在家里,竟不知外边如此热闹,玩得很是开心。

自那日起,凌风起便时不时来找沈蔷薇,或是与她散步闲话,或是与她出门游玩,又或是在她休憩之时,偷偷地坐在她旁边,便喝着茶便看着她笑。

但好景总是不长,尽管凌风起十分小心,但是还是被正在筹划大业的凌霸发现了,他无法忍受自己寄托重望的儿子爱上了他必须铲除的人,于是瞒着凌风起,派人去放了火。

那日沈蔷薇在屋子里午睡,突然就被烟雾被呛醒了,她睁眼一看,满屋子的烟,她连声咳嗽,屋子里的闷热让她一下子就慌了。

外边尖叫声、哭喊声、泼水声以及来来回回的奔跑声,以及门前那一火光,让沈蔷薇明白了一切——失火了,火已经烧到了她的屋子。

沈蔷薇忙下床,把手帕润湿水,然后捂住自己的嘴,她眯着眼,努力来到房门前,想要打开,但是还没打开,她已经被一股热气给逼退了,她的手已经被烫红,脸上也红通通的。

沈蔷薇明白,她若贸然逃出去,只怕会死的更快,于是整颗心直往下坠。

随着烟雾渐浓,沈蔷薇只得缩到一个角落,她蹲着不断咳嗽,非常难受。她听见外边哭天喊地的叫声,也听见沈苑努力靠近不断安慰她的声音,但是这大火烧得如此猛烈,只怕她是难逃一死。

心中暗有悲戚,但不知为何,满心满脑想的尽是凌风起。

但她却是渐渐的意识模糊了。

当“砰”的一声巨响,她的房门被人撞开以后,她迷迷糊糊里看到的是漫天的火花,滴落在凌风起的肩头,他披着一张棉被,蒙着面,那是那身影,那眸子,世间再无二人。那满是慌张的凌风起却是她从未见过的,凌风起看到她以后便努力冷静下来。沈蔷薇想叫他,但却开不了口。凌风起大步上前,拿起盘子里的水泼在棉被上,走到她面前,小心翼翼地将她裹起来,然后他把她拦腰抱起,沈蔷薇悬着的心终于放下,她环抱着他的脖子,小声道:“风起,我以为我再也见不到你了。”凌风起把沈蔷薇的脸按在怀里,然后用棉被盖住,他的声音温柔含有笑意:“怎么会。薇薇放心,有我在。”语罢,他又道:“等等无论发生什么,都不要看,也不要怕,知道吗。”沈蔷薇虽不明白但还是点点头。得到沈蔷薇的回答,凌风起便抱着沈蔷薇,冲了出去。外面是大火滔天,但她不曾看见。所有的火花都被他拂去了,挡住了。

见到凌风起把沈蔷薇救了出来,大家都松了一口气,但是凌风起脸上却是焦黑一片,身上几处被烧伤的痕迹。

沈苑忙问:“凌公子你没事吧。”

凌风起摇头,然后道:“这儿不安全,备马,送薇薇回家。”沈蔷薇已是半睡半醒,意识模糊,她只知道在那颠簸的马车上,凌风起小心翼翼地帮她擦脸,擦药,一句又一句地道,薇薇,对不起。    3、

沈庄自知了沈蔷薇遇难一事,雷霆大怒,至此把沈蔷薇安放在身边,至此开始追查凌风起。

沈母开始给沈蔷薇相亲,一家又一家的公子上门,有的武功盖世,有的家财万贯,有的权势顶天,但沈蔷薇皆是摇头。

虽然她不曾知道凌家凌风起到底是何人。甚至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出现。

但是她却笃定了自己的心意。

凌风起终于来了,带着的不是聘礼,不是解释,而是一场惊天动地的杀戮。那日她在院子里,拿着他送给她的剑,慢慢的比划着,却听闻堂前一阵混乱,那兵器交杂的声音她最是熟悉不过,而这次似乎过于惨烈。

沈蔷薇想也没想便跑了出去。当她看到满屋子的死人,看到倒在地上流血的娘,看到那个意气风发而冷漠如冰的少年如何一眼不眨地一剑劈向她的爹时,沈蔷薇两眼一黑,便坐在了地上。

倒在地上的是她的爹娘,是她满庄的人!

而那个杀人的少年,便是凌风起!

凌风起看到沈蔷薇,面色一征,勾起来的是邪魅的微笑。

沈蔷薇的眼泪簌簌而下,她把自己的嘴唇都咬破了,才嘶声道:“凌风起,原来是你,原来都是你!”那场大火,这场杀戮,从头开始的欺骗,原来都是你!

凌风起走过去,蹲下,捏住沈蔷薇的下巴,凛冽道:“是你看错了人。”

沈蔷薇心力交瘁,痛不欲生,她拿起手中的剑,捅向凌风起,而凌风起偏身一躲,把她的剑扔到一边。

沈蔷薇两眼一闭,欲要咬舌自尽,凌风起却更快的点了她的穴道,沈蔷薇便晕了过去。

沈蔷薇醒后,发现自己浑身无力,被禁锢床上。醒不如不醒,沈蔷薇觉得她的心在血淋淋的滴着血。至此这世界上她仅是一人,而那个凶手便是她钟情的男子。

不过三个月,高山流水的眉眼不再语笑焉焉,从眸子到嘴唇,都是冰冷至极的绝情。

她正流着泪,门却开了。

是凌风起。

凌风起面色苍白,眉头蹙着,他的眼神充满悲痛。沈蔷薇甚至有一瞬间的错觉,那只是一个噩梦,凌风起不会这般对她的,但是那血淋淋的杀戮在她心头挥之不去!于是她怒吼:“凌风起,我恨你,我恨你!你不如杀了我,杀了我!”

凌风起身子一征,便苦笑连连,他来到沈蔷薇身边,然后解开她手上和脚上的锁。

“你要干什么!”沈蔷薇有些惊恐。

“放你走。”凌风起的声音轻得如同缥缈在空中,说着,沈蔷薇最后一个锁已经打开。

沈蔷薇不可思议地看着他,然后恨声道:“凌风起,你还要演戏吗。你放了我,总有一天我会杀了你的。”

凌风起却什么也没说,只说了句:“快走。出门上马车,左转10里,码头有船在等你。”

沈蔷薇不知道凌风起到底是何用意,但若有能逃走的机会,她必然要试上一试。她的声音充满痛苦,但非常坚定:“凌风起,你会后悔的。”说着便跑了出去。

凌风起低声笑着,自言自语:“是啊,薇薇。我已经开始后悔了。”

4、

沈蔷薇从梦中惊醒。她拍了拍胸脯,萧如在外边敲门:“蔷薇,你又做噩梦了吗?”

沈蔷薇摇头,她却忘了门外的萧如是看不见的。

门外的身影等了许久没有回应便离开了。

这三年来萧如待她很好,无微不至,收留她,照顾她,帮她打探凌风起的下落,现在又出头擒住凌风起,忍住凌家势力的压力。萧如可以说是一个值得托付终生的人。

可是她为什么那么不甘心呢。

沈蔷薇咬住下嘴唇,披了外衣,踱步到半夜,还是走到了牢狱。

那个风度翩翩的公子正坐在地牢里,他微微闭眼,唇上还有一抹轻笑,像极了当年她初见他之时的样子,好像只有那个夜里的凌风起才是做梦的一般。

“薇薇,你来了。”凌风起睁开眼,轻笑。

沈蔷薇很快冷脸:“想不到你也有今日。”

“薇薇,我一直在打赌,你来或是不来,幸好你来了。”凌风起依旧笑着,眼里映着的是她冷漠的表情。

“在你临死之前,我总该告诉你,我有多恨你。”沈蔷薇咬牙道,是的,如果不是对他的恨,她都觉得自己快要挨不过去了。那年她逃走以后,生了一场大病,病好了以后,她的性情便变了。

“薇薇,有些话我总该对你说,无论你信不信。杀你全家的人不是我,我不曾骗过你,也不曾想要伤害你。”凌风起认真道,说着,他又咳了几声。

沈蔷薇摇头,她反问:“那日我亲眼所见,若非我亲眼所见,我死都不愿相信,你知道吗。可我若见了,又怎能欺瞒我自己!”

凌风起早已预料到是这般结果,他笑:“薇薇,你可知,凌家其实是有两个公子的,只是凌家对外隐瞒了罢了。我是大哥风起,另有小弟云开。我们长相一模一样,只是性情各异。我爹爹一心谋划霸业,为避免兄弟相争,行事方便,便对外隐瞒,我们兄弟对外皆用凌风起之名,那日你家被灭,我正被囚禁家中。”他所说属实,自大火一事以后,他为保沈蔷薇安全,不去找她,而凌霸凶残的上位手段让他力不从心,处处忤逆。于是灭门沈家一事便隐瞒着他,将他囚禁。后来得知,他千求万求,他的弟弟凌云开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让他放走沈蔷薇,前提是对于沈蔷薇不得解释一句。

为何。他问。

凌云开笑开,像极了他自己,但多了一股邪魅,他道:“我也爱沈蔷薇。”

命运捉人。

沈蔷薇连忙退后,她不敢相信凌风起的话,什么风起,什么云开,一定是凌风起在胡说罢了,她绝不相信。沈蔷薇摇头:“不。这太荒谬了,凌风起,你不过是在骗我罢了。如果是这样,那你当年又去了哪里?”

“我被囚禁家中,如果我知道,就算死,我也会阻止此事发生的!”凌风起一向温和的声音大了起来。

沈蔷薇不知真假,她无法接受凌风起所说的这一切,她只知道这三年来她夜夜不得安稳,痛不欲生,她爱的人杀死了她的家人,她爱的人是她的仇人,即使知道她杀了凌风起,就等于杀了她自己。

凌风起笑着站了起来,他一运功,身上的绳索便断开了,然后在沈蔷薇的惊讶的目光里,伸出手勒住牢门的锁,“砰”的一声断开了。

这牢门根本困不住凌风起,他自愿跟来,不过是让沈蔷薇安静听他解释罢了。就算沈蔷薇不信。

“你既如此强大,又为什么不杀了我!非要把我这般捉弄,让我像个笑话一般吗。就像当年你接近我,也是为了毁了我家,成就你的大业对不对?”沈蔷薇咬着唇,嘶声道,她的泪渗入她的唇里,酸苦。是的,她心中介怀着何止灭门之仇,更是介怀着当初他是否真心爱过她。

凌风起一征,想说什么却又觉得什么都是无力的,他走过去,伸手拭去沈蔷薇的脸,然后吻上她冰冷的唇,道:“薇薇。我爱你。是真的。”

沈蔷薇被惊醒,她用力把凌风起推开,然后甩了凌风起一巴掌。她的声音冰冷地宛若幽魂,她道:“我不相信。我什么都不相信!”说着她便转身,留下一句:“凌风起,所有的事情在舞林大会那一日会有一个交代。我们,不见,不散。”

凌风起看着沈蔷薇的背影消失在夜里,笑自己过于天真。他们回不去了,回不去了。只怪他当年过于心急,如若不是就不会让她暴露在他心狠手辣的父亲眼中。只怪他没用,中了他父亲给的毒药,早已不久人世。

那么,就让他替沈蔷薇报仇吧。当年参与沈家灭门一案的,又何止他们凌家。沈家庄的好友任家林、顾家、林家等等,哪一个不是见钱眼开、背叛朋友的走狗。

凌风起微微一笑,捏紧了手中的执扇。

第二日,任家林任无一家被灭门的消息震惊了武林,人人猜测,到底是谁能把武功高强又背靠凌家势力的任家痛下杀手。

有人说,那是一个白衣俊朗的公子,但身手太凌厉,转眼之间已经飞走,看不出面貌。

但无论如何是谁都好,任无仗着权势兴风作浪,无恶不作,死了倒是人人拍手叫好。

5、

三天以后的武林大会上,各家门派集齐在凌家堡。按照江湖规矩,武林大会上一年一办,地点在武林盟主即第一大门派的大本营里,而凌家自三年前沈家没落后起便快速晋升为武林第一大门派,已有三年。传闻盟主凌霸去世后,便由公子凌风起主持事务。

凌风起武功盖世,盟主人选无出其他,但是大家也想竞选一个第二第三的位置,于是热闹非凡,角逐四起。

沈蔷薇随同萧如来到舞林大会现场,同样的,她也见到了凌风起。今日的凌风起很不一样。他黑色衣裳裁出高瘦的身子,披风威风凛凛,一头长发潇洒地散落在肩上,眉眼似是结冰,那风轻云淡的微笑邪魅而沉默。

沈蔷薇心下一惊,忽然想起凌风起那夜对她说的话,凌风起,凌云开难道这是真的吗,所以凌风起才会时而温柔时而冷漠吗?

“欢迎各位,在舞林大会开始之前,我要给大家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凌云开,凌风起的弟弟,也就是新一任凌家堡的主人。”

此话一出,瞬间议论纷纷。沈蔷薇脑子更是一炸,她摇头,怎么可能是真的,这怎么可能!

“下面有请我的大哥凌风起。”那位自称凌云开的男子道,随后在众人连绵起伏的呼叫声里,一个与凌云开长相一模一样的人走了出来,他白衣翩翩,笑容像是揉进了清风,温柔淡然。

沈蔷薇崩溃了,剩下的一切一切她都看不真切了。她满心都在想一个问题,那夜杀她全家的不是凌风起,是凌云开!如果凌风起所道一切都是真的,那么她今日必须杀死的人便是这位站在擂台上的凌云开。

在一番豪杰侠士比拼以后,凌云开上场了。凌云开的残暴让人目瞪口呆,他面不改色,一连重伤几个人,顾家、林家已经当场死亡,众人纷纷惊讶,心中不满但又不敢出声,萧如为首的一干武林人士早已看凌风起不爽,但又无奈本领不够,只得忍气吞声。

沈蔷薇下了决心,她道:“就让沈蔷薇会会凌云开凌堡主。”

惊叫声四起,一个身子纤弱的女子,怎么可能打得赢凌云开,不过送死罢了。很多人开始纷纷议论!

“那不是沈家千金沈蔷薇吗?她居然还活着。”

“哦,那便是了,这次一定是报仇。毕竟当日灭门沈家的可是凌家啊。”

“那她不该杀死凌风起吗?”

“你真是傻。灭门沈家的是凌云开,凌风起那时被他父亲下毒囚禁,几乎就毁了,怎么可能对沈家痛下杀手呢。我早先就听凌家的人说了,只是一直不敢说出来。”

“哇,劲爆。”

沈蔷薇心里淌着血,她看了一眼坐在那边的凌风起,他对着沈蔷薇点了点头。

一场大戏,而在他人看去不过是飞蛾扑火,自取灭亡。而第沈蔷薇来说,三年前的噩梦却是不得不报。

沈蔷薇上去便问:“你是凌云开?”

凌云开面色冷漠,目光高傲,点头便是承认。

“三年前,杀了我全家的可是你?”沈蔷薇的声音里带了颤抖。

凌云开开口了,他道:“是我。”

“好。”沈蔷薇应着,便拿出剑,那把剑是凌风起当年赠予她,而今,她用它来报仇。

凌云开瞥了一眼那剑,但很快移开了,他向着沈蔷薇便是一招。沈蔷薇躲开了,两人打了起来。

沈蔷薇不可能是凌云开的对手,她的衣裳已经沾满血迹,但她仍然没有放弃。沈蔷薇提剑上前,凌云开转身,大家都以为沈蔷薇不出意外便要葬身于凌云开之时,却发生了一件让人目瞪口呆的事情。

凌云开的掌势不知为何慢了下来,以至于沈蔷薇的剑先他一步,沈蔷薇的剑直直捅入了凌云开的心脏。

众人一时之间竟不知是惊叹还是欢呼,虽然这是绝不可能发生的事情,但是事实就是——凌云开已经气息奄奄了。

凌云开慢慢地捂着胸口跪了下来,他皱着眉,鲜血染红了他的衣服,与那黑色衣裳溶解在一起。

沈蔷薇愣在原地,眼泪不知道为什么就这样掉了下来。

凌云开至死都望着她,但是他是笑着的。那一抹笑让沈蔷薇感到害怕,不,那是凌云开,不是风起,等到对面那个眉眼温柔的男子跑过来把沈蔷薇拥进怀里之时,沈蔷薇才安下心来。

她絮絮叨叨:“风起。风起,你在是吗。”

凌风起抚着沈蔷薇的肩膀,轻声曼语:“我在。我在。薇薇不怕。”但是他的目光却是悲戚,看着那个倒地的身影,倒地的人没了冷漠,眉眼像那高山流水。

那日。

凌风起剧烈地咳着,凌云开居高临下地看着他,道:“你听懂了吗?我让你去见沈蔷薇,我也让你去帮她报仇,但前提是你必须代替我死。”

“我凭什么答应你。”凌风起眉眼温和,眼神凛冽。

“沈蔷薇三年前中的父亲下的剧毒还没解开,你是知道的吧。想救她,你必须用我的名义让她杀死,洗脱我的冤屈。”凌云开冷笑道。

“我死了你会救她吗。”

“我爱她,我当然会。”凌云开肯定道。凌云开恨凌风起,恨凌霸,唯独爱了沈蔷薇,所以就算不折手段也要得到。


尾声-

那日沈蔷薇像是疯了一般,不断地哭啊喊啊,然后大病一场。凌云开伪装成凌风起,悉心照顾,百般呵护。

一年后他们抛下一切,远走高飞,在一个山高水远的地方离成亲了。婚后两人相敬如宾,在外人看来甚是恩爱。

但是沈蔷薇并不幸福,她总是梦见那日倒在擂台上那个忽然变得温柔的凌云开,他对她笑,高山流水。

但是沈蔷薇就会安慰自己,不会的,不会的,风起就在她的身边,怎么会死了呢。

他们明明经历了那么多磨难和误会,已经幸福地在一起了。

一日,天时大好。

沈蔷薇裁着花,忽然想起他们的初遇,她转身笑意盈盈,问:“风起,你说我和蔷薇谁美?”

凌云开专注地看着书,道:“都美。”

沈蔷薇的花掉在地上,她的心“砰”的一声就碎了。

她终于明白,那个风来的日子,她等不到了。

END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爬取腾讯招聘,scrapy项目 items配置 spider配置 settings配置 pipelines配置 蛋...
    一斩z阅读 3,419评论 0 0
  • *“楚之南有冥灵者,以五百岁为春,五百岁为秋;上古有大椿者,以八千岁为春,八千岁为秋。此大年也。” 你相信奇迹吗?...
    晌风阅读 4,897评论 0 5
  • 前面说了把各个角色和路径的拦截写在配置文件是很不利于复杂权限设置的,所以这次动态的来搞定它们. 项目地址:http...
    我是你的小眼睛儿阅读 9,569评论 9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