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裁缝:戴维·祖提斯的故事(2-3)

0.864字数 2578阅读 47

上一篇:宫廷裁缝:戴维·祖提斯的故事(2-2)

戴维甚至来不及和阿提夫道别,就被治安官他们带走了。阿提夫望着他远去的背影,喃喃地为他祈祷:“愿上帝保佑你,戴维。哈利路亚,阿门!”

此刻,镇议会大厅的门前人头攒动,广场上也站满了人,刚刚的军号就是为了欢迎他们的领主——纲纳尔德子爵归来而吹响的,人们已经好几年没有见过子爵本人的面了,每一年都是从他的收税官那知道里他的消息。

治安官拉着戴维一直到广场边上,这才感觉有失礼仪匆忙放开了他。他们一起扶了扶帽子,擦了擦汗和整了整衣服,穿过人群,来到议会大厅门前。两个士兵自觉地分立在门口两边,目送他俩进去。

这是戴维今年以来第四次进入议会大厅,也是今天的第三次。这一次他一进门就把头埋的低低的,紧紧跟在治安官后面。瞧见治安官行礼,他也赶紧把腰躬得更低些。

大厅里纲纳尔德子爵正坐在大厅中央,镇长威斯丁和小镇官员们依次都站在他身边,威斯丁看见治安官他们进来,来到子爵面前行礼说:“我的大人,那个裁缝他来了。”子爵抬头看了看,向卫兵示意。卫兵们立刻把除了官员还有戴维以外的人全都请离了大厅,自己也出去守在门外。

纲纳尔德子爵离了椅子站起来,官员们都赶紧退后两步恭敬地站好,连呼吸都很轻生怕惊扰了领主大人的思绪。他踱到戴维面前盯着戴维看了一会儿,对大家说:“都到会议台前坐了吧,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宣布。”子爵来到会议台最尊贵的位置坐下,示意官员们凑过来坐下后,指着戴维说:“你!也寻个地方坐下吧。”

官员们都吃惊地望向自己的领主,连戴维自己也吓了一跳,他只是在原地施礼致谢,却挪不动半步。“好吧,那么就往前一些,这件事情与你有很大关系。”子爵看出戴维的心思,这么说着。

戴维这才往前挪动几步,在会议台前站好,仍低着头。纲纳尔德子爵严肃地说:“想必你们都知道了,高贵的提斯特公爵就要来了。可是,你们真的以为他是来看戴维的手艺吗?”说完,他逐个儿看了每一个人的脸。从镇长到法官,从政务官到治安官,都只是面面相觑不说话。谁说不是呢!一位高贵的公爵想要看一个裁缝的手艺,只需打发了人唤他去就是了,怎会亲自走一趟呢?所有人都期待着领主大人下面的话。

“真相是,”纲纳尔德子爵盯住戴维继续说:“戴维,公爵亲自来是为了考察你,是否——有资格成为宫廷裁缝而来!”

戴维听了这话,突然感觉一阵心慌,大口大口地喘着气,他使劲儿捂住胸口,还是栽倒在了会议台上。老政务官和治安官赶忙起来搀住他,把他拖到后面的一张椅子上,又是抚胸口又是拍后背,好一会儿,他才恢复了清醒,却依旧两腿发软,怎么也站不起来。

看见戴维醒过来,纲纳尔德子爵才又接着说:“本来我正跟随王国的元帅做远征迪尔国的动员,听到这个消息,马上就赶了回来。小夏镇是我的封地,你们都在我的保护之下,怎会不令我担心呢!”听完领主大人的话,所有的人一个个呆若木鸡,他们可从来没有经历过这种场面,大厅里静得可怕。

“威斯丁!”纲纳尔德子爵转脸对他说,“我要你检查镇上的每一个角落和每一个人,绝不要出现任何有损我体面的事情!”

“遵命,我的大人。”威斯丁赶忙站起身来领命。

“噢,当然,帮助戴维通过考察……”纲纳尔德子爵说着,又想起仍在发抖的戴维嘱咐他说:“戴维,用好你的眼睛,好好瞧衣服吧。要知道,仁慈的十三世国王陛下烦透了那些宫廷裁缝们,每件衣服要拿着尺子量来量去改来改去,如果不是你能用眼睛量,才不会有特赦令和后面的事呢!”

说明白了整件事以后,纲纳尔德子爵站起来,他仍有军务在身,并不能留下来亲自安排所有事,虽然很担心,可是他不得不离开了。走到门口的时候,他又回头叮嘱威斯丁:“记住,威斯丁,千万不能有任何纰漏,明白吗?”威斯丁将帽子摘下拿在右手中,左手按在右胸前,恭敬地鞠了个躬,然后举起右手起誓:“放心吧,我的大人。我向上帝起誓,我一定尽心尽力,绝不会出现任何纰漏,绝不让任何有损您体面的事情发生!”

看到了威斯丁的起誓,纲纳尔德子爵又对他们说:“不要让更多的人知道。”这才稍稍放心地走出去,很快,小镇再一次吹响了军号,欢送他们的领主离开。带着全镇官员的威斯丁站在城门下,望着领主大人马蹄远去的扬尘与夕阳的余晖交相辉映,怎么也轻松不起来,他回头瞧瞧疲惫的戴维,竟有一丝羡慕也或许是嫉妒。

“回议会大厅吧!”他向戴维和官员们挥挥手,只留下这句话,就自己先走回去了。


再次回到议会大厅,仍是镇长、官员还有戴维他们,他们全都默默地或坐着或站着,谁也没有开口。戴维还无法平复自己的心情,他的心仍在颤抖带动着整个身体也微微摇晃着。威斯丁的胳膊支住头,两手拇指按压着太阳穴,微闭眼睛坐着。半晌儿,他放下手臂抬起头,直立起腰背靠在椅子上,打破了大厅的宁静:“先生们,都说说吧?我们要如何做准备?”

治安官率先站起来,拍着胸脯说:“尊敬的镇长大人,我会带着士兵,查看镇上的每一处角落,这个请您尽管放心。”

老政务官也接着说:“我们要组织列队迎接高贵的公爵大人吗?”

“既然已经前知会了我们,高贵的公爵大人要来,知道了却不列队,是对公爵大人的不敬!”法官瞧着老政务官说。

“是呢,是呢”,老政务官忙应声,又扭头看着镇长说:“那样的话,我们得甄选参与列队的人员呢。”

“可以这样”,威斯丁认同老政务官的建议,转过头对治安官他们说:“请上流人士站在最前面,市民们紧随其后排列,平民在最后面,农工们就不要列队了。”

“嗯,尊敬的镇长大人,我想咱们应该给戴维多一些练习的机会,让他为每一位参与列队的人,瞧着缝制一身专门用来迎接高贵的公爵大人的服饰怎么样?”法官刚刚说完自己的建议,老政务官就迫不及待的说:“这……恐怕不行。目前镇上一共有11位上流人士,29位市民,735个平民,农工合计有900多个呢……”

威斯丁也意识到戴维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做出那么多的衣服来,这时候法官开口了:“如果做不了那么多,那就只做上流人士和市民的吧!戴维?你说呢?”

戴维听法官问他,想也没想就赶紧应声:“嗯!嗯!”

法官接着说:“尊敬的镇长大人,既然戴维自己也愿意这么做……我们就不要伤了一位手艺精湛的手工艺人的热情吧?”

威斯丁把目光投向戴维,这位手艺精湛的手工艺人眼神胡乱地在每个人身上转悠,显得有些不知所措,任谁经历了这样的一天也大抵如此吧,“好吧……”威斯丁也感觉有些累了,对大家微微点头说:“今天就先这样,各自回去准备吧……”

谢谢关注 下一篇:宫廷裁缝:戴维·祖提斯的故事(3-1)


(无戒365训练营 No.20)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