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宗师》|电影的最高境界是出味

图片发自简书App

很早就知道这部名声大噪的电影,真正想去看是因为章子怡,看惯了她在 电视节目里的美艳,反倒想去一睹她在电影里的风采。

事实上不虚此行,不仅是章子怡,这部电影制作精良程度之高到了每一帧画面都是大片的地步,每一帧画面都是重色,带着幽幽的诗意,每一帧画面的构图、色调、人物的灵气,都叫人称赞。画面的节奏处理也很带感,慢就是快,电影开头叶问雨夜打架的那一段,单挑一个对手不过一个动作,踏在水上溅起的水花、血沿着墙壁缓缓流下,都用了恰到好处的慢动作;块就是快,宫二大战马三那一段,两人的交手速度和背后的火车运行速度相比毫不逊色。

就台词而言,以往看电影总是看到高潮处忍不住要截屏几张台词,而这部电影几乎十句里有久句想让人拿个小本本记下来,都是文艺气息满满的台词。也因如此,我在观影过程中其实有很多对台词、剧情不理解的地方,事后去看了豆瓣的影评才恍然大悟。

简单的说,这部电影讲的是爱打拳的富家子弟叶问前四十年生活安逸,后因时局动乱,历经坎坷,逃亡到香港将咏春拳发扬光大的故事。看似简单,其实不简单,这一路上还牵扯着许多人,许多事。

就说爱情。宫二和张永成是一代宗师叶问背后两个截然不同的女人。宫二锋锐、刚烈而决绝,她与叶问的关系是介乎高手相惜和暧昧幽情之间,叶问欣赏她的六十四手,但这样与其旗鼓相当甚至更甚一筹的女人,男人可以一时贪快,却不可日日为伴,他们需要一个理解他们的女人在背后默默支持,张永成就是这样的女人,宋慧乔扮演的张永成是前清大臣之女,是叶问的结发妻子,电影开始叶问的独白就说“我的内人叫张永成,一般她话不多,因为她说“出口有时会伤人,夫妻之间要无声胜有声”,事实上张永成也一直是这样的形象,她智慧而隐忍,给叶问的是陪伴是理解是支持,夜里给叶问留一盏灯,“灯在人在”,是遇事时主动带着孩子回娘家不给他留下后顾之忧,是送叶问远赴香港从此再无相见。叶问也一直善待她,四十岁前他们恩爱如斯,她为他擦身,他为她洗脚;四十岁后他欲赴东北讨教六十四手,做了两身大衣,一身给自己,一身给张永成,这带着内人上访宫二和独自前往,可是天差地别。张永成给予叶问的,不仅仅是男人要顾家,而是在这个男人成为宗师的过程中,成为一种沉默而深沉的力量。

再论电影的名字“一代宗师”,有人说这个名字是超越五星的存在,其他诸如叶问诸如咏春都大不如此,一代宗师,难道只是说“咏春因我而起,因我而收”的叶问吗?不尽然。叶问是电影中唯一走完“见自己,见天下,见众生”这条路的一代宗师,他终究在世事浮沉中修炼为外表风流儒雅,实则内心通透的大师,但一代宗师也是那些没能走完这条路的人,譬如宫二。宫二身上有武道精神的一种极致,“宫家从来就只有赢,没输过”,为了马三一句“宫家的东西只能宫家的人来取,你嫁了人,算不得宫家的人。”她不单是当即退了亲,还入了道,一辈子不婚嫁不留后不传艺。尽管她入道这件事始终只有她和灯叔两人知道。她唯一做的,就是在自己将死之前,第一次穿上旗袍高跟鞋描眉画红,也是最后一次,她约叶问相见,她说她喜欢他,但也只能喜欢到这一步了。她说她累了,要回老家了。她说六十四手她全忘了。叶问还不明所以,念着希望再见一次宫家的六十四手。宫二的泪从脸颊落下。

丁连山说过,“一门里,有人当面子,就得有人当里子。面子不能沾一点灰尘,留了血,里子得收着,收不住,漏到了面子上,就是毁派灭门的大事。面子请人吃一只烟,可能里子里就得除掉一个人”

他问宫宝森“杀人负罪而逃,与独撑门派将一门武艺发扬光大,哪一个更难?”。宫说当然是后者。于是他说,那好,我去做这件容易的,更难的就交给你了。杀人之后逃到南粤之地,做了一辈子的“鬼”。而宫二更难,她一人扛了“里子面子”。当初她要向马三取回宫家的东西,灯叔只以为是要废了马三学到的宫家武功,只有宫二知道她是要拿回宫家的面子。那一场对决,她深受内伤,自己是学医的,自然知道这内伤一辈子也好不了。

所以是一代宗师而非咏春大师,就像梁朝伟本人说的,年轻时以为动作戏“很好打”,而现在打的时候才明白功夫不是打这么简单,而是有做人的精神和宗旨在里面。

最后引用一代宗师编剧之一邹静之的话:

“其实是我觉得讲故事是电影的最低级状态,最好就是要出人物,最高的境界是要出味道,这个味道包括哲思、情怀、诗意。”

文/Onlooker

活在当下,来日可期

用心生活的大学生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