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中秋:最美的不是月饼的香甜,而是和家人的团圆

01

一大早闺蜜来告诉我,她要去另外一个城市,高铁票已经买了,马上出发。

我的第一反应是意外:“今天中秋节呢,怎么要出去过?”

闺蜜伤感地说:“我能去哪儿过呢?我已经没有家可回了。”

我心里酸了一下,闺蜜上小学的时候,母亲已经去世,去年她的父亲也去世了。

依然记得闺蜜在电话里的哽咽:“从现在开始,我就是个孤儿了,我再也没有爸爸妈妈了。”

我在电话这头,控制不住地流眼泪,难受得无以复加。

都说父母在,人生尚有来处,父母去,人生只剩归途。我能理解这种凄凉和心酸,所以虽然关系很亲近,但她父亲出殡的那一天,我不敢去现场。我知道任何的安慰,都不足以弥补闺蜜的难过。

孟子说:“君子有三乐,而王天下不与存焉。父母俱存,兄弟无故,一乐也;仰不愧于天,俯不怍于人,二乐也;得天下英才而教育之,三乐也。”孟子的“君子三乐”排在第一位的就是“父母俱存,兄弟无故”。闺蜜的父母都不在身边,她的疼痛我能体会。

我拿出闺蜜最喜欢吃的月饼,让她带上路上吃,她拍拍我的肩膀说:“不吃了,月饼已经吃不出什么味道。你赶快收拾收拾东西回家团圆吧。”

我郑重地点点头,“回家陪父母”如今已经不仅仅是尽孝的一种方式,而是对自己的一种承诺。

02

一直觉得自己很幸运,结婚没有远嫁,工作没有远离,我离家只有十分钟的距离。闺蜜来我家之前,我才给母亲打电话说,“一会儿就回家。”中秋节的礼物,前天已经送回家了,菜也已经购买齐备,只等着中午回家和妈一起做饭,晚上赖在家里看中秋节晚会了。

离家近,我依然可以像从前一样,抬抬脚就回去了,一进家门,就溜进厨房,偷吃母亲做的水煎包和父亲做的红烧肉。左手捏个包子,右手夹起红烧肉,吃得满嘴流油,我随时随地都可以轻轻松松、不管不顾地在父母面前撒娇耍赖、忘记年龄。

虽然母亲经常“训”我,“眼看都是当妈的人了,还跟个孩子一个德行”,说就说呗,我听且听着,坚决不改。

有父母在,不管我长到30岁还是40岁,在他们面前我总可以做回孩子,父母的家就是我的城堡,每一砖每一瓦都用爱创造,在这个城堡里,我是被宠着的小孩,享尽一生的宠爱,享尽一世的呵护。

也许是年龄大了,总是时不时听到这样那样悲惨的消息,前几天文友还在群里说,她37岁的同学脑溢血去世,文友嘱咐我们,人到中年一定要保重身体。

就像那句话说的那样,“明天和意外不知道哪一个先来”,我们所能做的只是珍惜和家人、亲人、爱人在一起的每一年、每一月、每一天、每一分、每一秒、每一个中秋月圆,每一个春节团圆。

除此之外,还有别的什么奢求呢?

03

最喜欢徐小凤演唱的一首歌:月色茫茫罩四周/天边新月如钩/回忆往事恍如梦/重寻梦境何处求/人隔千里路悠悠/未曾遥问心已愁/请明月代问候/思念的人儿泪常流/月色朦朦夜未尽/周遭寂寞宁静/桌上寒灯光不明/伴我独坐苦孤零/人隔千里无音讯/却待遥问终无凭/请明月代传信……

年轻的时候,总以为团圆的是月亮,举头遥望,入眼的是优雅的月亮,月下的人们会在爱的氛围中陶醉,凝望澄澈优雅的月,抚慰敏感多情的心。

人到中年,才深刻理解,团圆的从来不是明月,而是人心。天上的明月,已经照耀过亿万年,而地上的人们,相处不过短短几十载。中秋月圆,团圆的不是月饼的香甜和天上的月圆,而是人间的圆满和至亲的平安。最好的节日是团圆,最好的深情是陪伴。没有“实现人长久”,何来“千里共婵娟”?

刘娜老师说:“父母健在,儿女渐长,月缺之时亦是月圆之日。父母离去,故土消亡,花好月圆不过梦幻一场。”就从此刻起,让我们一起珍惜和家人在一起的分分秒秒,陪伴他们走过月缺月圆,走过沟沟坎坎,走到天长地久,走到白发千古。

祝福所有的朋友中秋圆满、阖家幸福!

------End------

   我把你的每一个点赞和分享,都当成了动力。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