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一班3金朔御林军正文1

他们从铁时空来临,传功,匆匆离开。

他们,不能在同一个时空存在,他们,就是另一个时空里的自己,却已经如此出众,强大而耀眼。

夏天,终极铁克人。兰陵王,圣战禁卫军统领。灸舞,铁时空盟主。他们异能惊人,他们无畏牺牲,在十二时空的终结之战拯救一切。

汪大东站在那里,看着时空之门的最后一道金光消散。右手握紧手中的龙纹鏊,冷白色的金属释放出炙热的光芒,带着坚决和力量——总有一天,我会像你们一样强大。Party time!

又是一年夏天。又是一个毕业季。

在那场两败俱伤的善恶之战中,他们失去战力,变得非常虚弱,被迫休学。终极一班的同学,在这个夏天都毕业了,只剩下大东,小雨,亚瑟和雷克斯。“一起毕业,一起考大学,”那年少时的意气风发,终究成为了一个过去的光影。

刀疯的庇护所,大概可以说是全世界最安全的地方。大东从练功房出来的时候,小雨和亚瑟正在外面吃东西。亚瑟皱眉:“大东,你跟小雨最近真的很反常,断肠人一直在强调欲速则不达,你是在急什么?”作为曾经的武力裁决所创始人,断肠人虽然废掉武功以求自保,但一直在指导他们恢复战力。

“我就是想快点恢复战力啊,哪有什么反常。”大东开始往嘴里塞东西。

“你别想蒙我,夏天给你传功之后你的战力就至少恢复到8500以上了,加上这段时间的修炼,你现在战力少说过万点了。”

“哎呀,战力当然是越高越好啦!哎自恋狂,我们自从恢复战力以来都没打过,不然来练练吧?”大东一把揽过亚瑟,兴奋地提议。

“你要练手找小雨,我最近被我爸逼着处理土龙帮的事,累死了。”亚瑟轻描淡写地把皮球丢给小雨。

“好啊,小雨!你说呢?”大东不疑有它地转向小雨。

丁小雨低着头,沉默了一会,然后抬头看向他,只说了一个字:“好。”

庇护所的练武场,曾经的KO4和KO3相对而立。不用言明的同一个瞬间,光影闪过,靠近,出手,招招都是迅急而狠厉!阿瑞斯之手带着强烈的金色光芒狠狠撞向龙纹鏊,王亚瑟虽然是闲闲站在一边观战,却也忍不住担心了起来。

阿瑞斯之手,能给与小雨的右拳源源不断的能量。因此虽然小雨之前在他们之中排名最末,但是有了阿瑞斯之手,他的战力在15000-20000,大东又有遇强则强的特殊体质,他们的这场练手,对双方是有益的。只是小雨今天也不知为什么,几乎拼尽全力,战力飚至直逼20000,快要突破自大狂的极限了……

一声金属的脆响,一个身影被摔飞了出来,竟然是小雨!

“小雨!你怎么样?”大东瞬移过去,在小雨身边问道。

“小雨,你怎么了?”亚瑟也飞快地过去,却问了一个不同的问题。

“我刚才战力只不过勉强逼到16000,你怎么可能……”大东有些焦急,又有些不解。

小雨就着两个人的手艰难地坐起来,微微颤抖着褪下了阿瑞斯之手——露出来的右手,指骨尽断。

太过急切,往往是会犯错的。两人被断肠人一顿绵长地教训,还被送出了庇护所暂停练功。人小鬼大医院,小雨吊着右手静静地躺着。他身边的病床,汪大东懒散地瘫在那里,表情却并不轻松:“小雨,我要听实话,你最近为什么这么拼命?”

小雨静默了一会,回答:“为了变强。”他的分身,竟然是那样一个人。十七岁就成为铁时空盟主,把自己的异能与时空防护磁场连结,破40000的惊人战力却常常虚弱地昏倒。尊贵的异能姓氏,其实已经注定了早亡的命运。

可是自己呢?如果,自己可以把弹钢琴的时间用来练功,如果他的战力能更强,在那场两败俱伤的战争中,哪怕些许的力量都能改变胜败,如果……如果他们赢了……如果金时空赢了……

“原来你也这样想……”大东猛地坐起来,笑嘻嘻地说:“你的分身啊,那个铁时空盟主,只有长的跟你像,脾气却完全不一样耶?”

“大东,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我们金时空的异能比铁时空差那么多?”

“哎?”大东挠挠头,“不就是没练到那份上……”

“也许吧……但也许……”

“不管为什么,我们都会守护这个时空的啊!”大东一向不擅长思考,笑说:“小雨你不也是吗?”

“对。”丁小雨低声却坚定:“我们会守护这个时空的。”

在那个夏天,前武林盟主之子田弘光,曾经的KO1继位金时空武林盟主。他重新建立了消失的金朔御林军,青阳,炎阳,寒水,寒冰四家,青阳统领王亚瑟,炎阳统领汪大东,寒冰统领丁小雨,寒水则直接对盟主负责。那个夏天,他们所有人在一起立誓,要保护这个时空。他们不再只是好武擅斗的高中学生,他们之后的每一场战斗,都是为了,这是时空的安宁。为了这个时空的每一个麻瓜,像小雨和大东都曾爱过的安琪,能永远平安而远离争斗的生活。

十年,好像很快就过去了十年。

十年前,他们恢复战力之后去银时空玩,汪大东掉下的银币所导致的整个终极三国事件,终于得到了报应——28岁的他,被盟主派去重读高三!

想到这个,大东就想抓狂!不过虽然不想去,也没用。盟主下令,没有反对的权利,只好认命。何况,整个金时空战力的异常飚高的确是个问题。KO榜的越级挑战也频频发生,武力裁决所的瓦解并没有导致KO榜的消失,却让整个榜单都处于混乱无序的状态。

才到学校,就有人来挑衅找麻烦。那个回击的女生,身手很好,速度很快,几乎都要打中他。他轻松避过,看着她,突然听到自己的声音:“如果,我还有机会遇见你,我会让你知道我的答案,和你对我的感觉是一样的。”

十年,有很多东西没变。金宝三还是在终极一班当万年墙头草,田欣老师回到了终极一班,终极一班还是那么热血,终极一班的现任老大雷婷,同样的KO3,同样9000点的战力,就好像十年前的自己。

不过十年,也真的改变的很多。当年的主任变成了现在的校长,而现在的终极一班老大雷婷,竟然是一个女生!而且还真是嚣张得可以,真是肆意的青春啊!忍不住就想去PK一下,哪怕明知道,自己肯定会赢。只是那句话,却又在耳边响起:“如果,我还有机会遇见你,我会让你知道我的答案,和你对我的感觉是一样的。”

刀疯的庇护所。难得今天小雨亚瑟都在,正在闲聊。“哎,你们怎么都在啊?”大东扔下书包。

“来看看自大狂今天回终极一班的情况啊。”亚瑟优雅地微笑:“快说来听听。”

“不会吧?”大东抓狂:“你们两个是来听我笑话的就对了!自恋狂你就算了,小雨你那么忙,怎么也跟着起哄啊?”小雨是典型的工作狂,寒冰也就因此成了四家御林军最忙的一家……

“刚巧有空。”小雨声音淡淡,却难掩笑意。

“自恋狂,你该不会一进终极一班就把人家老大打挂自己当老大吧?”亚瑟好奇。

小雨看着大东,同样表示好奇。

“怎么可能!我可是炎阳的统领耶!怎么可能跟一个小妹妹计较?”大东想当然地省略了之前的挑衅。

“小妹妹?”小雨发现问题:“现任终极一班老大是个女生?”

“嗯啊。”大东咕咚咕咚地灌水:“叫雷婷,好像也是KO3。”

小雨亚瑟对看一眼,转向大东:“她的战力,是多少?”

“金宝三说也是9000点,怎么了?”大东不明所以。

“十年过去了,同年纪同名次的榜单,战力还是没有升高,说明金时空这十年的异能环境也还是没有改变。到底是为什么……”亚瑟思索着说道。

“好啦,说正事。”大东放下水瓶:“今天那个贾勇到终极一班检查,在班里同学的东西里面发现了大力丸。”

“Hell Vision?”亚瑟凝眉:“确定?”

“虽然只有一颗,但是确定是大力丸。”大东肯定。

“青阳这几天汇报上来也说发现了Hell Vision的踪迹,看来芭乐高中真的跟这件事有关。”

“查出是谁的?”小雨问道。

“不知道,他们报了警,金刚姐姐来也没查出什么证据,差点要拿那个痛不欲生实话鞭抽我跟那个睡魔,那个姓雷的小妹妹居然还想去挡……”大东絮絮地说着。

“自大狂,按你的个性,应该是英雄救美了吧?”亚瑟笑问。

“对啊……虽然她很不讨喜啦,不过毕竟是女孩子嘛。”大东没多想:“金宝三也买过那个大力丸,但他居然是麻瓜,结果吃了皮肤变很好。今天跟金宝三在查网路上的禁药,还遇到一个身手很快的神秘人,好像在偷看。”

“那结果呢?”

“约了明天中午面交,到时候就可以抓到人了。”大东舒一口气:“第一天就很顺利,说不定明天抓到人我就可以回来啦!”

亚瑟笑着亏他:“任何顺利的事情,到了你这里都要打个折扣。”

周末,庇护所。固定来练功的几个人都在,累得筋疲力尽之后,才离开去吃晚饭。

“大东,盟主叫你查的事怎么样了?”亚瑟问道。

大东郁闷:“我们被人设计了,面交的人居然没来还报了警,幸亏金刚姐姐没证据,不然事情就大条了。后来卖药的网站关闭,最后的联络电脑在一家网咖,我们在那里等了很久,半个人都没出现。”

“大东,你就耐心一点,你们班上不是有人有药,那一定就会有线索的。”亚瑟开导他。

大东没什么头绪,就点点头不再想。

小吃摊,三个男生围一张小桌狼吞虎咽。大东想起了什么,抬头向某个方向张望了起来。

“大东,你在看什么?”小雨问道。

“噢,那个姓雷的小妹妹在那边有一个琴棚,我看她今天在不在。”大东收回目光低头扒饭。

小雨亚瑟对视一眼,亚瑟笑着开口:“你怎么知道?”

“我那天就很晚还看到她在外面走,就跟过来看看。她半夜三更还跑去弹琴,还弹那种很悲伤的曲调。结果我去问她,她还给我玩多尔滚这种老梗,”大东揽过小雨的肩膀重重一拍,认真:“你们弹钢琴的人都在想什么?”

“所以,你真的滚了?”小雨抓住重点。

“对啊,看她心情不好,娱乐一下她嘛。”大东没所谓:“结果还被打了一耳光。”

“自大狂你的身手速度竟然被人打了脸?”亚瑟忍不住笑出来:“你竟然没避开?!”

“那个小妹妹就战力都没飚抬手就打我怎么知道?”大东无辜。

“是没戒备吧?”亚瑟笑:“以我们这些年受的训练,凭她区区9000的战力,只要你提起一半精神警戒,我就不相信她碰得到你。”

“我……”大东语塞,奈何亚瑟说的是明摆着的事实,无从反驳。

“我去看看。”小雨起身向琴棚走去。

大东和亚瑟只好跟上。

很少有人真的把钢琴放在室外,更别说是派一队保镖去守卫这台钢琴。三个人无声地绕开外围的警备,夜幕里的琴棚映着灯光,白色的钢琴散发着优雅的光泽。小雨向来爱钢琴,伸手要去抬起琴盖,大东瞬间就抓住了他的手腕:“小雨,别碰。她不喜欢别人碰她的琴。”

丁小雨眼神中闪过几不可察的笑意:“如果我一定要弹呢?你明知道,百米之内有人出现,我们都能感觉的到,何况是异能行者。”

亚瑟笑着:“小雨一年到头在忙,你就让他玩一下。”

小雨坐下,开始弹一支舒缓的曲子。大东和亚瑟也很久没听小雨弹琴,各自靠着琴棚的柱子用心地听着。突然一个瞬间,三个人同时感觉到,一个人出现了。大东嗖地消失在视线,琴声继续,静静等了几秒,一个穿着小西装的利落短发女生在钢琴边站定:“你们是谁?不准碰我的钢琴!”话音未落,一拳已经向小雨袭来。

速度很好。现任终极一班的老大,竟然是这样一个女生。

小雨的琴音一丝未乱,亚瑟已经瞬移到雷婷身前,稳稳地扣住那只拳头。

雷婷挣开又出一拳,却再次被亚瑟截住——小雨不喜欢弹钢琴的时候被打扰。琴声优美惑人,僵持中的雷婷终于注意到着琴音,渐渐用心地聆听。

一曲终了,小雨起身,转向她,开口:“琴很漂亮,所以忍不住手痒弹了一下,对不起。”

雷婷这才发现,自己竟然已经放松到被放掉了右手都没意识到。他弹得,真的很好,仿佛有很深刻很深刻的感情。可是最宝贝的钢琴被人染指,雷婷还是非常生气:“那又怎么样?碰我钢琴的人,就是要付出代价!”说完便又出手,结结实实的一拳送出去,竟然结结实实地击中小雨的腹部,连他的身子都晃了晃。

“你……你不会武功?”雷婷有些惊讶,他竟然完全没有任何躲闪,可是他的朋友,明明武功那么好……

“小妹妹,我劝你不要得寸进尺,小雨已经跟你道过歉了。”亚瑟闲闲说道。

雷婷虽然生气,却不想跟没武功的人打:“你们走吧。”

小雨亚瑟对视一眼,两人就不紧不慢地走开了。

“等等!”雷婷瞬移到他们面前:“这里是私人领地,我以后不希望再看见你们。”

亚瑟笑地极浅:“小妹妹,话不要说得那么绝。我们以后,可能会常常见面的。”

大东就在外面等着,见两人出来,急切问道:“小雨你没事吧?”

“大东,你是对我太没信心,还是对雷婷太有信心?”小雨调侃道。一拳而已,从18岁起,“耐打王”的名号不是叫假的,何况雷婷只是情绪上激动地出手,没飚战力也没用全力,并不是如她看起来的那么嚣张霸气。

“那……你们刚才在聊什么?”大东好奇。

“没什么。”亚瑟王微笑:“只是听小雨弹琴而已。”

“大东,你要恋爱了。”小雨直接宣布。以大东的脾气和骄傲,竟然会为了娱乐某人甘心玩多尔滚这种老梗,连被打了耳光都完全没有生气,他对那个小妹妹的容忍度,高得不可思议。当初他喜欢班导被人说了闲话,就要带着全班去打架的个性,像是全然不见了。

“……哈?……怎么可能……我跟那个姓雷的小妹妹……怎么可能……”大东吃了一惊,结结巴巴地反驳:“那个姓雷的小妹妹不准终极一班的人碰禁药,知道我在查之后,还想把我赶出终极一班唉。”

“她的决定,是对的。”小雨开口:“以高中生的标准来说,不碰禁药的确是最好的选择,何况,她并不知道你是谁。”

“对嘛……她都不知道我是谁……我只是去终极一班做任务,查完禁药就要走……怎么可能跟那个小妹妹……”大东继续结结巴巴地顺着讲完,“好了太晚了,我要先回家了。”然后,一溜烟跑走了。

“那个恋爱白痴,应该要很久才会发现吧……”亚瑟评价:“搞不好自己永远都搞不懂,还要别人来提点。十年前安琪的事情……”亚瑟看看小雨,猛然停住了。

小雨风淡云轻地一笑:“是啊。不过,雷婷跟安琪,是完全不同的女孩子。”他已经走出来了。这次,也不会是那样的情况了。

大东飞奔在回家的路上。自恋狂虽然爱开玩笑,但是小雨说话向来是说一句是一句。小雨竟然说自己跟那个姓雷的小妹妹要恋爱了……也太扯了……可是……那天早上,我跟那个姓雷的小妹妹贴得很近,然后我的心就扑通扑通狂跳……天哪……难道我真的动心了?

盟主虚拟招待所。这天是每月定例来向盟主汇报事情的日子,大东放学的时间比较迟,到的时候大家都已经汇报完毕离开了,只留下亚瑟小雨跟田弘光聊天等着大东一起吃晚饭。

“大东,你来了。穿高中制服的样子还不赖嘛。”盟主田弘光嘴里塞着零食,模模糊糊地表扬。

“盟主,你就别亏我了。”大东扔下书包,从田弘光光手里抢过薯片袋子往嘴里倒,“终极一班现在那个田欣老师,竟然是假的!难怪你上个月完全没有提过班导会去学校,终极一班之前的大力丸就是她放的,不知道是谁易容的,现在已经逃走了。”

“我姐?我姐八年前就跟姐夫移民了。为什么会有人假扮我姐到终极一班去?”田弘光坐正了身子。

“为了让大东离开终极一班。”小雨正色道:“药被发现的时候,大东因为激动把药捡起来,如果不是蔡云寒,大东现在已经被开除了。”

“也就是说,终极一班,或者是芭乐高中,的确有不想被揭露的秘密。”亚瑟接口:“大东,你要小心了。”

“这么说来的话,的确有人在从中捣鬼。我跟那个睡魔被金刚姐姐带走那次被人拍了照匿名举报,被诬赖喝酒,那个贾勇,还让我签退学同意书。不知道是谁做的。要是让我发现,一定把他揍扁!”大东愤愤地说。

“其他线索呢?”田弘光问道。

“金刚姐姐突然跑来终极一班来当班导,真的超瞎的。我觉得她有事瞒着,搞不好也是来查禁药的。对了。终极一班有个睡魔,他以前的朋友小煜之前用过禁药,现在手机在睡魔那里等药头的消息,但是暂时还没有新线索。”大东正色回答。

“炎阳呢,最近有什么情况?”

“我跟金刚姐姐要了最近一年所有的恶性斗殴的卷宗,炎阳的人已经在全部排查是不是战力异常的原因,现在已经查出了好几起,我已经派人去逐一调查原因和人员。”大东有条不紊地回答:“如果查到线索会马上跟你报告。现在快要进入夏天,炎阳已经全体准备好接替青阳完成这一季的时空保护职责。”

大东认真严肃,丝毫没有玩笑。他还是那个大东,只是十年给他的,是成长,责任,使命以及荣誉感。

“很好,既然事情都说完了,我们去吃饭吧?!”田弘光满意地揽过三个兄弟。

“盟主,你怎么会想来这家吃啊?”大东想到就问了出来——他们前两天才来吃过。

“亚瑟跟我说这家很好吃啊,他说你很喜欢这家。”阿光已经开始看菜单。

亚瑟往某个私人领地飘去一个眼神:“大东,我还以为,你很喜欢来这家的。”

大东往他看的视线望过去,差点跳起来:“哪有!!你……你胡说什么!”那里,根本就是姓雷的小妹妹的那个琴棚啊!而且,雷婷现在就坐在那里弹琴!

而且,她不是一个人——中万钧,在边上听着。

亚瑟视而不见听而不闻,淡定地坐下来点菜。四个男生,又是那张小桌子,却只有大东神色怪异地坐了背对琴棚的方向。

琴棚离得不远,周围又空旷,四个异能超高的男生都是耳力卓绝,所以虽然没有刻意,却所有人都听到了琴棚里的争执。关于小芹,一段并不愉快的回忆。大东静静地听,却一片沉默,直到看到小雨和亚瑟的眼神,才挤出一个笑:“吃饭啊,怎么了。”

怎么了。好像一整晚都被这个问题牵绕。那个姓雷的小妹妹,竟然也会讲话带着哭音。大东觉得有些闷,就跑到楼顶天台去吃早饭,那两个人,却闯了进来。原来他们有这样的过去。流星雨,这些九零后,真的很难理解。

看到她都要哭出来的表情,他忍不住劝了。

“人不会苦一辈子,但偶尔会苦一阵子,如果你选择逃避苦一阵子的话,那你最后很有可能会苦一辈子。大东哥是过来人。”他这样说。他这样说的时候,才明白地觉得,自己是28岁的过来人,而雷婷,只是18岁的小妹妹。

小雨的话,其实就是一个玩笑罢。

晚上回去的时候,看到夜空,想起,那个小妹妹,连抬头看天空都不敢。也不知道,现在缓过来了没有。摸出手机,想要发个短信给她——号码是早就有的,他让炎阳查过了班上每一个人的资料背景和底细——只是那么骄傲的女生,要怎么说才能听进去。大东来回改了几遍措辞,觉得没有问题,才发了出去。

早上到学校的时候,却没见她有什么笑脸。中万钧帮她摆平来挑衅的人,她却说:“我不想欠你。”真是很骄傲的女生。大东这样想着,耳际又飘过自己的声音,仿佛来自邈远的时间:“你真的很骄傲唉!可是这样的你,很漂亮。”那个声音,是赞赏的,亲近的。

他还来不及多想,她和中万钧又因为那件事争吵。他最见不得这些不干脆的事,忍不住开口:“小妹妹,做事怎么这么扭扭捏捏?去就去,不去就不去。终极一班老大不是这样当的吧?”

谁知道她脾气也犟:“我有说我不去吗?……去就去!”然后,就奔了出去。

大东愣一下,到底还是跟了去。

遇到中万钧,还被问为什么跟踪。大东脱口而出:“这哪叫跟踪啊?这叫不放心……”他顿了几乎零点一秒,才继续说:“好歹姓雷的小妹妹也是被我惹毛跑出来的啊……我是有责任感的。”自己激怒了她才让她跑来这里,应该就只是责任感吧。

“我跟雷婷走散了。”

那个姓雷的小妹妹,虽然武功不错,但是她左右不分,会走去哪儿?这山那么大,又没有手机讯号……大东再一次脱口而出:“我看你照顾裘球好了,我去找姓雷的。”就向山上跑去。跑到一半的时候,他才反应过来。雷婷来这里,是为了和中万钧的心结。他应该让中万钧来找人的——只是四肢过度发达的他往往行动快过思考。

找到她的时候,那个骄傲的女生,站在山路台阶的顶端,看着绵延的台阶,露出回忆的样子,浅浅微笑。在温暖的阳光和绿树的掩映里,很漂亮。

没想到你还会笑。看起来还挺cute的嘛。大东这样想着,就说了出来。和她随便地聊天玩闹,觉得很轻松。大东看着倒霉的小姑娘,奢侈地享用着年轻的欢乐,仿佛忘却了一切的压力和成长,来自炎阳,来自训练,来自这个守护这个时空的职责。

雷婷弄脏了衣服,他把自己的衬衣换给了她,却被中万钧问起:“雷婷,你怎么会穿汪大东的衣服?”

大东不禁把视线放在她身上,等着她的回答。她在结巴,有些慌乱地看向他,他控制好自己的表情,平静地扭过头去,没有开口——不知道为什么,他不想解释。

“我懒得解释啦。”她最终也选择了逃避。

“可是我想知道。”男生紧追不舍。“你……”

“好啦,天都快黑了……”大东终于出声扯开话题。他,不想看到她为难的样子。

晚上,他们离开旅馆去看流星雨。大东看着他们离开,没有动。裘球问起的时候,他也觉得,不能追出去。因为,那是他们两个人的回忆。

到底被央求着扶着女生走出去,看到他们的时候,不知道是觉得轻松,还是觉得沉重。

雷婷,那么骄傲的女生,她在后悔,在哭,哭得那么难过。大东远远地站着,静静地看着她,终于忍不住,移开了视线。他们那么年轻,一样的年纪,有那么多共同的回忆,何况,睡魔是喜欢那个小妹妹的。他们手牵手,雷婷终于可以看向夜空的时候,大东也向天空笑了笑,松了一口气。

他们两个应该没问题了。大东这样告诉自己。

这天放学,雷婷出校门的时候,看到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穿着甜美可爱的粉红色小洋装,扎着精致的小辫子,在校门口的花坛边坐着,不时张望着学校门口的方向。周围,却没有任何大人在身边。

“小朋友,你在这里做什么?你爸爸妈妈呢?”她示意老孙稍等,走过去蹲下身问道。

小女孩眨了眨漂亮的大眼睛,没有说话,只是看着校门口的方向。

“你是来学校找人吗?我可以帮你找。”雷婷说道:“我是终极一班的老大哦。”

小女孩这才收回了目光,看着她,歪头想了想,才开口:“我找终极一班的汪大东。”

居然找那个家伙?他今天一放学就冲出去了,也不知道去哪里了。雷婷想了想,“汪大东已经放学了,应该回家了哦,你知道他家在哪儿吗?”

小女孩静静地看了她一会,才慢慢地回答:“知道。但是他十点之前才回家。”

雷婷没办法:“那我帮你打电话给他,看他在哪里,好不好?”

小女孩点点头。雷婷播着电话,边问:“你叫什么名字?”

小女孩甜甜地回答:“小熊。”然后甜甜地笑:“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雷婷。”雷婷回答,笑了笑,等了好一阵子电话才被接通。

“汪大东,我是雷婷,你在哪儿?”单刀直入的问法。

那边却有些寂静,传来一声模糊微弱的声音,仿佛是骨头被折断的闷响,然后才传来大东有些微喘的回答:“姓雷的小妹妹,找我什么事?”

“你在哪儿?”雷婷重复问道。

“……”大东犹豫了一下,“我在港口。你……”

突然,电话被挂掉了。雷婷气恼地瞪了一眼手机,想了想,“小熊,汪大东现在在港口,我带你去找他?”

小女孩软软的小手牵住了了雷婷的左手,乖乖地点头。

“炎阳,所有人都已经搞定,现在已经全部带走了,场地也全部清理过了。”一个身影低头禀告。

另一个高大的男生揉着手腕:“你今天做的很好,通知地及时,别忘了让青阳的人请你们吃饭。去吧。”

“是,谢谢炎阳。”那道身影迅速消失。

“汪大东?”雷婷的声音传来。

大东放下双手迅速走出去:“姓雷的小妹妹?你有事吗?”

雷婷看着这周围:“刚才有人到学校找你……”这里,刚刚发生过一场恶斗。虽然没有留下什么痕迹,但是空间里,弥漫着一股异能对撞的惨烈气息。胜的一方,异能的气息还清晰的存在,就好像……好像是面前那个人的异能。

“大东爸爸!”小熊却尖叫着扑向大东。大东露出惊喜又疼爱的神色,一把把小女孩抱起来转了三圈,引得女孩欢乐地尖叫着,然后才把小女孩抱起来坐在自己肩头,笑着问:“你怎么来啦?”

“爸爸……?!”雷婷有些惊讶地重复。

“对啊。”大东抱着小熊往外走,理所当然地回答:“我都28岁了,难道不能当爸爸?”

“我……我只是觉得你自己的心智都只有8岁,很难想象罢了。”雷婷立刻回答。她都快忘了,虽然他在念高中,而且幼稚地不行,但是都已经28岁了……普通的男人,28岁的时候都已经结婚有孩子了,有什么好惊讶的……他都已经结婚有孩子了啊……不知道他这种人,会有个什么样的妻子……

“雷婷姐姐好了解你哦,大东爸爸。”小熊坏笑着说道。

大东三条黑线滑过,正色问道:“怎么会跑到学来找大东爸爸?”

小熊笑得甜甜的:“因为自恋狂说大东爸爸28岁了还在念高中,所以小熊来看。”

“自恋狂?你又这么叫?爸爸惹你生气了?”大东好笑。

“爸爸不疼小熊!”小熊嘴一扁,眼泪就掉了下来,“爸爸说话不算话,不疼小熊!”

大东心疼得不得了,柔声安慰:“爸爸最疼小熊啦,不要哭啊。大东爸爸带你回家好不好?”

小熊扭头不干。

大东没辙了:“姓雷的小妹妹,不然你来哄哄她?”

“我为什么要……”雷婷正要抬杠,却看到小熊哭得梨花带雨的小脸,不禁心软,走近,轻轻为她擦掉眼泪:“小熊不要哭了,你这样跑出来,你妈妈会担心的,快点回家,妈妈一定最疼你了。”

小熊睁着大眼睛看着雷婷,想了想,才模模糊糊地回答:“那好吧……但是,我要雷婷姐姐陪我一起回家。”

“小熊,雷婷姐姐也要回家去了,大东爸爸带你回家就好了啊。”大东替雷婷解围。

可是小姑娘一副“陪我去嘛陪我去嘛不然我就哭给你看”的表情。

“好吧,雷婷姐姐陪你回家。”雷婷柔声安慰,看了一眼大东,率先走了出去。

看不出来,他对小孩子,这么有耐心,这么疼爱。

雷婷看着车上汪大东和小熊的互动,默默地想着。

到了一间漂亮小巧的别墅,门口有好几个警卫在把守。虽然别墅有警卫很平常,但是雷婷明显地感觉到,这些人的身上,随时准备战斗的锋利杀气。这些人,全部都是异能很高的异能行者。汪大东他自己战力破万不知顶点,连家里的人,都这么厉害。

管家前来开门,欣喜地大声宣告:“小小姐回来了!”然后才转向两人:“大东少爷,还有这位小姐……”

“唉呀管家先生,我们就是把小熊送回来,自恋狂在吗?”

“少爷在家里呢。小小姐失踪了,夫人在里面朝他大发脾气呢。”管家低声回答。

“哇塞,金刚妹妹发脾气,应该很壮观吧?自恋狂这下惨了。”转向小熊:“要不要去看你爸爸惨兮兮的模样?”

“嗯!”小熊欢快地点头:“驾!”

“好嘞!”大东欢快地答应一声:“走!”

不过可惜的是,里面的人早就感觉到了外面来人,亚瑟五熊夫妻俩个几乎是飞一般地冲出来,一把抱过了小熊,把人请进屋里。

“自大狂,谢啦!”亚瑟看着妻子抱着女儿的心疼模样,真心道谢。

“你要谢呢,就谢这个小妹妹,是她在学校门口看到小熊带她来找我的。”大东一指雷婷。

“是你?”雷婷有些惊讶,上次在琴棚出现,还动了手的陌生人!

“谢谢你带我女儿回来。”亚瑟再次真心道谢。

“不客气。”雷婷有些不习惯他截然不同的态度:“小熊,是你的女儿?”

“对啊,不过,小熊长得比像我老婆。”亚瑟看着妻女闹成一团,微笑。

“那她为什么叫你爸爸?”雷婷质问大东。

“我怎么知道?”大东无辜,“就小熊自己喜欢这样叫啊。”转头问道:“唉自恋狂,你是不是又哪里惹到小熊了?”

“本来约好了要陪她去游乐园,但是……”亚瑟看了眼雷婷含糊过去:“有事耽搁了所以一推再推,结果她就生气了。”亚瑟也有些无奈。

大东点头。其实不问他也大概知道,金朔御林军每家负责一个季节的主要防御和守护时空的职责。从冬末到现在,都是亚瑟统领的青阳在负责,亚瑟虽然不说,但肯定是非常忙。尤其是最近,青阳的工作收尾要交接给炎阳,按自恋狂的习惯自然希望事事都完美,所以连小熊都没有时间陪一陪,所以就惹恼了小姑娘……

雷婷自然注意到他语带保留,起身告辞:“那既然人送回来了,我就先走了。”

“一起走吧,我送你回去。”大东想也没想地起身。

“老孙在外面等我。”雷婷推辞道,“我先走了,你们慢聊。”

不知道为什么又走来了这里。大东站在那家小吃摊,随便点了个东西,远远地看着琴棚。

雷婷在弹琴,弹的是一首很欢快的曲子。她终于心情好起来了。

不过,她依然不是一个人。中万钧坐在一边的石阶上,静静地听着,他手上拿的……是小煜的手机?!大东的神经瞬间绷紧站了起来!

中万钧说,手机一片空白,还加密处理,又没有收讯。大东听得不耐,忍不住冲出去拿过手机:“这手机是不是死机啦?”正巧打来的电话被一坨鸟屎淋到,结果没接到。大东正在惋惜,却被雷婷的犀利气地开始抬杠。

只是没想到,中万钧却那么轻易地安抚了她的情绪:“雷婷,你刚刚弹的曲子很好听,可不可以再弹一次?”他用矿泉水和毛巾为她擦干净手,示意钢琴的方向。

于是那个刚刚还满手鸟屎的愤怒的女生,就安安静静地开始弹琴。

“还是你们年轻人有办法沟通,不错哦,马上就让她安静下来。”大东一向是藏不住话的人。

弹琴的雷婷,变得很开心,在笑。大东看着她的笑脸,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突然,他看到不远处有一个熟悉的人影。他站在那里,静静地听着,竟然是小雨!

大东迅速地传音入密:/“小雨,你怎么在这里?”/

/“刚好在附近,听到琴声,所以来看看。”/小雨远远地抬手示意了一下,就消失了。

附近的河滩,是小雨高中的时候住的地方。他回到这里,通常只有两种情况:他难过的时候,还有……思念安琪的时候。任何一种情况,都是大东不愿意看到的。

大东想也没想地瞬移了过去。

十年好像没有给河滩带来任何变化。小雨坐在火堆边,看着火苗。

大东看了看他,在他身边坐下:“小雨,到底怎么了?”

小雨深吸了一口气:“寒冰这次任务,六死七伤。”

“怎么会这样?”异能战斗不比普通打斗,通常不太会有重伤,最严重也不过是异能全废,因此死亡的事情非常非常少见,这一次,到底是什么任务,竟然如此严重?大东几乎要问出口,但是御林军有规矩,不能问的不问,又忍了下来。

“大东,他们都是因为我而死。”小雨低声说:“我带他们去,却没能把他们活着带回来。”

“小雨,你不要想这么多……”大东有些词穷,安慰人这种事一向不是他的专长,“你不要跟那个姓雷的小妹妹一样,想东想西地折腾自己……”

“大东,对方的人用了禁药全部暴毙,你一定要尽快查出禁药的来源,否则,整个御林军都会有危险。”小雨低声提醒。

“嗯。”大东慎重地应了下来。

又一天放学,雷婷拎着书包,有些烦躁地离开学校,吩咐老孙不用来接了,打算自己走一走。

昨天北香蕉转学来的那三个人,“地下道仆阶三重奏”,真是太夸张;那个辜战,一进来就放话跟自己抢位置,弄得全班都气氛紧张;还有那个汪大东,真是笨死了,没事在那里当什么和事佬,“干吗跟女孩子争什么位置?”女孩子又怎么样?她成为终极一班的老大,被称为King,就是代表,她是超越性别的王者!

同样都是KO3,那个辜战明显冲着自己来的。被他一动不动地盯着看了一整天,真是浑身都不舒服。要挑战老大的位置?三天后剩死门的决斗,她绝不会输!

校门口,一个熟悉的小小身影欢快地冲过来:“雷婷姐姐!”

“小熊?”雷婷有些惊讶地蹲下身,“你怎么来了?……汪大东已经走了哦。”每次都是一放学就冲出去,不知道在忙什么。

“没关系啊。”小熊甜甜地笑:“我是来找雷婷姐姐的。”

“啊?”雷婷有些惊讶又不解:“你爸爸妈妈知道你出来吗?”

“我跟妈妈说要找小朋友一起玩了!爸爸说过,雷婷姐姐可以相信。”小熊乖巧地报备。

“我可以相信?”雷婷无意识地重复了一遍。那个人,说她可以相信?为什么?

“雷婷姐姐,你可以教我弹钢琴吗?”小熊说了自己来的目的。

“你想学钢琴?”雷婷牵着她的小手往前走:“你知道我会弹钢琴?”

“大东爸爸说的啊。”小熊乖乖的坦白:“他说你弹得很好听,不输给小雨爸爸。”

“小雨爸爸?”雷婷问道。

“小雨爸爸弹过你的钢琴啊,所以你差点跟爸爸打起来?”小熊提醒。

是那个人啊。他们三个,是兄弟吧。“小熊为什么想要学钢琴?”

“其实小雨爸爸教过小熊,可是小熊不用心,都弹不好。最近啊,小雨爸爸很不开心,所以小熊想学会小雨爸爸最喜欢的曲子弹给他听。”

真是乖巧懂事的孩子。雷婷温柔地蹲下身来:“小熊想弹什么曲子?”

“MC之歌。”小熊不假思索地回答。

MC……之歌?这是什么题目啊?Menstrual cycle?不是月经周期的意思吗?

“是小雨爸爸自己写的歌哦,很好听。”小熊轻轻地哼唱起来。

雷婷静静地听了听,很不错的旋律,只是这名字,好像只有汪大东那种笨蛋才会想得出来啊!

“小熊带谱子来了吗?”雷婷问道。

“谱子……”小熊的小脸一皱,显然完全没考虑过这个问题。

“没有谱子,雷婷姐姐没办法教你哦。”雷婷提醒道。

“可是……”小熊皱起了小脸:“小雨爸爸弹的时候从来没有看过谱子。”

自己做的曲,能背谱也正常。只是,没有谱就得找其他途径了。“那……你有录音或者视频之类记录那首曲子吗?”

小熊歪头想了想:“没有耶。小雨爸爸只有弹给小熊听过几次……有录音就可以了吗?”

雷婷不明所以地点头。

“小熊一定能拿到录音!雷婷姐姐再见!”然后就刷地跑走了。

回目录       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夜晚,雷婷从自家练功房出来,就听到手机在响。是一个陌生的号码,却不依不饶地响着。雷婷接起,喂了一声,却没有人回答。...
    暮临末世阅读 5,413评论 1 23
  • 体育课总是终极一班最欢乐的时光。三对三的篮球比赛,三箱饮料的彩头和所有女生的欢呼让比赛变得更加激烈。只是汪大东的动...
    暮临末世阅读 3,611评论 1 15
  • “King知道我要转学的事了吗?”学校花园,那个谁跟灵龙球球在说话。 灵龙点头:“嗯。我刚发简讯给她了。” 那个谁...
    暮临末世阅读 2,926评论 1 15
  • 再次看到这一夜的星空的时候,雷婷知道,她终于逃出生天了。 亚瑟自己就利落地翻身上船,雷婷却是被修和阿香拉上来的。两...
    暮临末世阅读 2,798评论 3 17
  • 练团室,东城卫的几位和现为北城卫队长的Achord已经在里面玩得热火朝天,刚推开门,涌出来的音量就让人忍不住想要堵...
    暮临末世阅读 2,986评论 1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