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

我的父亲是一代权相。我的母亲爱新觉罗氏,是英亲王阿济格正妃的第五个女儿。我有一个表哥,他的年号是康熙。

我们能成为表亲是因为,万历十六年海西女真(纳兰氏)和建州女真(努尔哈赤)联姻。往细了说,是我曾祖父的妹妹蒙古嫁给了努尔哈赤,有一子皇太极。

下面来说一下我自己。擅长写词,代表作有《侧帽集》、《饮水词》。儒学汇编《通志堂纪解》得到了皇帝的赏识,其他的略过。后来我主要担任侍卫。


虽然我家确实是不一般,但我确实是有许多矛盾的,有矛盾就要找出路,可不是所有的矛盾都能找到出路。

十八岁开始考,不敢称考得都会,后来中了举人。不过那年确实是不凑巧,要殿试的时候(也就是19岁)我得了寒疾(非身体原因)。没办法,我只能三年后再战。榜上有名,二甲第七名。


身在豪门,心向江湖

以钟鸣鼎食之家、诗礼簪缨之族形容我家确实不为过。只是我向往挂冠而去的“江湖隐士”,不想做侍卫,想读书深造,想做江湖落落狂生。但我知道不能,我现在的身份限制了我。

于是我结交了一批文人(“江南三布衣”等),皆为落落难合者。在家里,有为好友顾贞观打造的小屋;营救吴兆骞的事情想必大家也知道,我就是这样重情重义的一个人。


爱情之痛,永生难忘

1.肠断明月红豆蔻--初恋

中途夭折,缘故不想再提及了。情深意重,只是最后无缘相守。最后是卢氏带我走出来了这段时光。

2.一生一代一双人--卢氏

我们门当户对,起初我对这包办婚姻不愿意接受。起初我冷落她,她用她的真心及日复一日的陪伴、包容下,我走出来了,深深爱上了她。

她是有学识和阅历的,我们常在一起赌书问道、谈古论今。她也是我作品的第一个读者和批评者。不是我在这里夸,我的妻子的气质确实不一般。林下风致称的是谢道韫,我的妻子可与之并论。此外,她性情温柔、作风低调。我一般情况下不夸,也就是在这里说说,怎舍得让她遭受流言蜚语的困扰呢?

和卢氏在一起的日子,我很快乐。用今天的话来说就是“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如果用简书来形容的话,和卢氏在一起,更文数量多且研究成果多。

夜深人静,我在做学问,她没有抱怨,有的只是温柔的陪伴,添茶披衣之类的。对我全心全意的照顾,不得不说,我还是幸运的。

看到这,你们会觉得看到了你们向往的爱情,可惜天不遂人愿。

儿子出生了,是好事。只是她因为难产,后来身子一直很虚弱,只能卧床调理,这冲淡了我为人父的喜悦。虽求医问药、精心照顾,然而我的挚爱在康熙十六年的五月三十日永远离开了我,她不过二十出头啊,我们却“重壤永幽隔”。

当拥有幸福的时候,我们都会觉得“当时只道是寻常”,平常得甚至让人轻易忽视地忽视了它的存在。只有当失去的时候,才会明白,什么是真正的痛。

她走了,我无法相信,不能接受。还未下葬时,我去双林禅院陪伴她,多希望她睡一觉就好了,多希望只是一个玩笑,然而事与愿违。

我给自己取了别号“楞伽山人”,因感受到的是人世沧桑的空寂感与虚幻感。再多的悼亡诗,也仅仅只能表情而已。今生今世,我不能与她再相见。只有在梦中,才能重续情缘。盼望来生——“春丛认取双栖蝶。”

3.天海风涛,江南沈燕宛

(剧照,来源于网络)

读她的词,令我倾慕,后通过好友顾贞观,我们相识了。因为工作的原因,我们并未早早相见。我觉得她于我来说,是希望。

三十岁那年,我见到了她。是她让我下定决心,“但有玉人常照眼,向名花、美酒拼沉醉。”后由顾贞观护送入京。接下来,你们会觉得我很幸福。事实是,阻力太大。

一是满汉不能通婚。我家虽然不是普通人家,但在法律面前,子民是不能逾越的,知法犯法不能出现。

二是不合家法。父母没同意,我就把她接来了。她虽是有才的歌女,但过不了父亲那关。我当时虽有正妻官氏和一个小妾。可到了这,我连一个名分都不能给她,当真是极度委屈她了。

我们得不到认可,不能娶她,只能给她另寻住处安置下来。对她确实是爱,只是后来我们互相遗憾。我要忙工作和家庭,只能抽空到她那去。刚开始的时候,我们的相见很快乐。

可后来忙是我的常态,等是她的常态,相见次数减少。长久以往,是会有问题的,矛盾出现了,她觉得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坚定地提出了分手。

我不愿意,但是又不能不理解,我们只有短暂的几个月。她回了江南,我还在京中。本以为只是分离,虽然相隔甚远,但总会相见的吧。没想到,我的身体不行了,后来我们就再也没见。

我的病惊动了皇帝,派人看望、会诊,给我御赐了汤药。药还没喝下去,我就离开了这世间,那一天恰是卢氏去世8周年。

我这一生,有过欢乐、高光,也有深深地苦痛。别人看来我是富二代、官二代,只有我自己心里清楚人间一趟我的夙愿并未完全实现。我的身体确实健康,好歹也是八旗子弟,身体素质是不用担心的。可我的经历最后打倒了我,寒疾要了我的命。

许多人为我伤痛,我觉得我终于解脱了。不用考虑我和父亲、恩师以及皇帝等的矛盾了。矛盾困扰了我的一生,此刻我终于可以不用想了。

世间繁华也好,困苦也好,终究是与我无关了。我要去的那个世界里,有我爱和爱我的人,有温暖的家。在那里,我就不是亚健康状态了,能再次和卢氏相守,是我的幸运!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