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史话》46:知恩守信闻达天下的太史慈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三国是英雄豪杰驰骋的广阔天地。战将里面,民间有诗云“一吕二马三典韦,四关五赵六张飞,黄许孙太两夏侯,二张徐庞甘周魏,神枪张绣与文颜,虽勇无奈命太悲。三国二十四名将,打末邓艾与姜维。”这其中的第十名“太”就是太史慈。这太史慈勇猛异常,但我却独敬其知恩图报坚守诚信名闻天下。此一回书评就来看看这太史慈的精彩故事。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一、太史慈生平


太史慈(166年-206年),字子义,东莱黄县(今山东省烟台龙口市)人,东汉末年东吴名将,官至建昌都尉。

太史慈自幼弓马熟练,箭法精良。最初为军阀刘繇部下,后被孙策收降。从此太史慈成为东吴大将,协助孙氏扫荡江东。孙权继位后,将管理南方的重任委托给他。206年太史慈去世,死前说道:“丈夫生世,当带三尺之剑,以升天子之阶。今所志未从,奈何而死乎!”年仅四十岁。

太史慈墓位于现在江苏省镇江市北固山中峰南麓,墓前有大理石碑,上面镌刻“东莱太史慈之墓”7个大字。原墓前有一块石碑,简要记述了其生平事迹,现已荡然无存。


        二、知恩守信闻达天下



图片发自简书App

知恩图报好青年。太史慈身长七尺七寸,美须髯,猿臂善射,弦不虚发,是有名的神射手。太史慈年轻时得罪了当地官吏,为躲避追捕,逃到辽东避祸。193年,北海相孔融听说太史慈很英勇,多次派人看望他的母亲,并且赠送厚礼。

后来孔融迎击黄巾军,却反被黄巾军将领管亥围困。这时恰逢太史慈从辽东回家,奉母命驰援孔融。他乘夜间隙冲入重围中见到孔融,第二天天明再次突出重围,向驻屯平原县(今山东省德州市平原县)的刘备搬请救兵。刘备派遣精兵三千随太史慈返回。黄巾军看到孔融援兵到达,赶忙解围散走。

出生牛犊争斗狠。195年,报恩后的太史慈离开孔融,投奔老乡扬州刺史刘繇,刘繇却只让太史慈负责侦察军情。195年,孙策横渡长江,开始了扫荡江东的征战。在进攻刘繇时,大军到达神亭岭(今湖南省永州市零陵区)下,太史慈带一骑小卒巧遇外出拜祭山上刘秀庙的孙策。孙策共有十三从骑,包括黄盖、韩当、宋谦等勇猛战将。当时的孙策年仅二十岁,太史慈二十九岁,两头初生的小牛犊打斗到一起,争凶斗狠,场面异常火爆。孙策刺倒了太史慈的坐下马,抢到太史慈系在颈后的手戟,而太史慈则抢得了孙策的头盔。两人互不服气,直到双方大军赶到后这才罢战。

一人之力不能回天,最终太史慈随刘繇败走,孙策平定宣城(今安徽省宣城市)一带。刘繇远遁豫章,太史慈则重新召募士兵,驻扎宣城泾县,想替刘繇雪耻。孙策进攻泾县,周瑜巧设计谋生擒了太史慈。孙策看到太史慈后,马上为他解开绑绳,紧紧握着他的手说:“还记得神亭岭一战吗?如果当时你将我生获,会杀掉我吗?”太史慈说:“这倒不一定。”孙策大笑说道:“今后之路,我当与卿共闯。”随即拜太史慈为门下都督,还吴后授以兵权,拜折冲中郎将。

言而有信天下闻。后来刘繇被杀于豫章,其部下士众万余人无处可以依附,孙策便命太史慈前往招降。身边将领都说:“太史慈此去必定不复返了。”孙策却信心十足地说:“如果子义他舍弃了我,还能投奔谁呢?”亲自为太史慈饯行后送到营门口,临行时紧握着太史慈的手问:“什么时间能够回来?”太史慈答道:“不过六十日。”((《三国演义》中记为第二天是为了情节的紧凑。)

六十天后的中午,孙策在大营门口竖起旗杆,焦急地观察太阳的影子,静等太史慈归来。众人都认为太史慈根本不会回来。到了正午时分,太史慈果然带领一千多名兵士到达大寨,手下将领都佩服孙策的知人识人和太史慈的坚守承诺。

孙策任命太史慈为建昌都尉,以震慑南方,南方从此平定。后来孙权仍然任用太史慈镇守南方。


                三、后世评价


大丈夫在世,勇猛顽强,侠肝义胆,诚实守信,知恩图报,这些优良品质集太史慈于一身,使这名勇将让后人念念不忘,以为典范。后世评价颇多,这里简单摘录几名,谨供大家参考。

《三国志》作者陈寿说:“太史慈信义笃烈,有古人之风。”

东吴主孙策说:“太史子义,青州名士,以信义为先,终不欺策。太史子义虽气勇有胆烈,然非纵横之人。其心有士谟(音mó,摸,义同谋)志经道义,贵重然诺,一以意许知己,死亡不相负。”

南宋学者洪迈说:“三国当汉、魏之际,英雄虎争,一时豪杰志义之士,磊磊落落,皆非后人所能冀,然太史慈者尤为可称。”

元初学者、《续后汉书》作者郝经说:“慈笃于信义,以气相许穿彻,劲挺克复。其言亦田畴辈流也。终委身孙氏,受其驱防,以不能为王爪士咄唶(音jiè,借)自恨,衔愤以死,其志可哀已。”

《三国演义》作者罗贯中先生有诗赞曰:

“矢志全忠孝,东莱太史慈。姓名昭远塞,弓马震雄师。北海酬恩日,神亭酣战时。临终言壮志,千古共嗟咨。”


图片发自简书App


黄其军

      作于2018年3月12日(古历正月廿五)

    文中照片来源于网络,对作者的辛勤劳动表示衷心的感谢!


近期同类文章链接:

甘宁——“锦帆贼”的愤怒

亡国之君的幽默大结局

晚节不保的于禁

诸葛瑾和他的儿子诸葛恪

说说“建安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