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式宠妈艺术#因为神不能无所不在,所以创造了妈妈

1993年12月23日。

雪很厚,树很白,冷气灌进玻璃窗,呼一口哈气都冷。

这一年,《霸王别姬》上映。

我妈躺在病床上, 左手揪着我爸的头发大吼,“你大爷的,老娘再也不生了。”

生下我时,是晚上七点整。

白里透红,一小毛疙瘩。

1995年夏天。

我光着脚丫踩在发烫的地板上用手摁地上的蚂蚁。

院里葡萄熟了,我妈踩着梯子手拿木棍, 把最红的一串葡萄枝拔下来自个去屋里吃。

后来啊,发烫的地板上多了葡萄树的影子,

我用手摁蚂蚁的时光中,多了些许清凉。

1997年冬。

王菲的歌回荡在巷子口,阿婆的包子铺混合着肉香,钻进每一次推开门的早晨。

我的鼻子碰在墙上,我妈一宿没睡。

她拿了干净的抹布,把我睡觉能碰到的地方包裹起来。

后来那块抹布成了我童年时的小画板。

1998年夏。

我读一年级。

入学时,把姓误读成“酿”。

我妈下班后拿着作文本窜进老师办公室让给我改姓。

她义正言辞,她大胆不拘束。 她像一位战士,

撩起发,站在门口喊,“是梁,不是酿,你们有见过姓酿的吗?”

1998年冬。

我被同班几个大男生挡在校门口要钱, 我妈和面的手拿着一根棍子从我背后窜出,一棍子打在那群男孩屁股上,“小小年纪还学会威胁人了。”

她带我回家,把我按在床前,指着鼻子告诉我,“以后记住了,他们打你欺负你,你就挠起爪子上去抠,别抠手腕,专抠脸!”

1999年冬。

腊月三十,饺子的气味从厨房传进内屋,我下床穿了鞋,站在她弯腰的背后。

她被一团浓雾绕着,像一个微胖发福的仙女。

吃完饺子,她递给我一个崭新的书包,“千禧年的礼物。”

电视上放着火红喜气的春晚。

第二天,那首《常回家看看》火了。

2005年夏。

天空像是云南姑娘巧手染成的,白里透红。

气温30度的地面上热气沸腾,我蹲在西瓜地院门口,被迎面扑来的狼狗咬了胳膊。

负伤而归。

我妈抱我去诊所包扎, 之后她一下班就去西瓜地闹腾,卸了围栏,拆了西瓜屋的毛毡。

一星期后,闹腾来一笔赔偿费。

2008年5月12日,14点28分。

汶川发生大地震。

我从四楼摇晃的楼梯下来,到了内院,整个操场都是学生。

每个人都面目狰狞。

半小时后,我在操场噪杂的人群中,听见一声喊叫,接着是哭声。

“我我我,我我以为我我我......呸呸呸。”

那是我第一次见到母亲的柔弱,见到母亲的脆弱不堪的外表。

她是英雄不畏强敌, 她又是弱者害怕人世。

2009年我高考落榜。

昏暗的灯光下放着一张成绩单,一堆橘子皮,还有一只波斯猫。

它的眼神泛蓝,像是冲破这沉寂的时光。

我妈掀起门帘,递给我一杯热水,她把成绩单趁机塞在兜里。

之后,她喊我出去吃饭,“吃饭,一天天的就非得踹你才晓得是不。”

2011年夏。

我踏上了求学的道路。

同学都是让父母送去大学,并安排好住宿。

我走的前一晚,我妈递给我一张卡,“不送了呗,自个去了看着办。”

我以为她看得开, 到了学校一直忙着办理入学手续,

闲暇时翻看手机, 未接80个,备注是:母亲大人。

2012年春。

生活费拮据。

我和我妈打电话也开始有了策略。 我开始问候家里的阿猫阿狗阿猪阿兔,再问候家里的生意,接着是我弟和我爸。

我妈不耐烦的说,“别磨磨唧唧的搞这些虚的,要多少钱你就说吧。”

2012年暑假。

我跟着我妈逛街。

她被一个投五十元,赚五十元的江湖糊弄术给迷糊住了。

在得知自己五十元要不来的情况下,她开始和骗子理论,撒泼。

最后要来了五十元,并喊了周围下围棋的老爷爷们一起上,要了很多被骗钱财。

骗子无助的眼神,我至今记得。

2015年夏。

拍了毕业照,锁了宿舍门,一脚踏进了北京。

在这座没温度的城市生活半年,应届生的无经验让我多次面试受阻, 内心压抑的石头日积月累, 我妈像是心有灵犀,“哎你在北京咋样啊,家里有考试单位,你要不要回来试试?”

我的心像是长了一对翅膀,“嗖”一下就飞回来了。

我妈就开始大言不惭,“你以为北京就缺你啊,我要不给你台阶,看你撑到啥时候。”

2015年冬。

我找了一家视觉设计公司来做视觉设计。

我妈说一般般。

逢人就夸我,“人家现在牛着呢,是视觉设计师。”

2016年夏。

我告诉我妈我谈恋爱了。

我妈说,“谁瞎了看上你?你又懒长得又难看还不会做饭,谁瞎了啊?”

2016年夏。

我妈见了男票,一脸茫然。

“条件不是很好,单亲家庭,以后孩子谁给你看?你就不怕心理不健康?”

之后她又说,“一个娃一个命。”

2017年正月。

开始商量结婚事宜。

我妈要了彩礼十万块钱。

“花那么多钱养出来的, 怎么也得十万块,好歹把大学花费得给我!”

我开始和妈争吵。 那几次,我妈偷偷流泪。

2017年12月31日。

我结婚。

我妈收了彩礼六万六,退回去三万多。

我跪在她面前磕头,她一言不发,我穿着婚纱跟着人群上了车,车子发动时,她从后面追过来,敲打着玻璃。

之后她擦擦我的眼泪,塞给我一个红包。

什么话都没讲,进了院子。

那个红包,塞了八万元。

这就是母亲,对孩子的爱。

2018年一月份。

我告诉我妈,我要出书了。

我妈一脸迷离,“你那满篇错别字也有人看啊,现在的人脑袋都瓦特了啊。”

第二天她在朋友圈开始炫耀,“女儿要出书了哈哈哈哈哈。”

2018年四月份。

我打扫屋子时,发现一本旧日记,厚厚的尘土盖住的是父母长久的爱。

我爸在日记里说,“我对你是真的,只怪我家太穷,那天逛商场,看见一双鞋子想给你买,却没钱,我只能每天下班给你拿点馍馍,或者是家里做的凉面,是我不能给你好的生活,给你好的爱情。”

我妈在后面还回了很多,她这样说,“你不要把自己憋坏了,我知道你对我的好,那天去了你家里,看见拮据的生活,我很想帮你,我爱你。你有什么事情要说出来,别憋在心里,我会陪你走下去的。”

突然就感动了。

再看看现在,我爸酣睡的声,我妈一脚给踹下床的举动,觉得很温暖。

这就是我的妈妈。

听说神不能无处不在,所以创造了妈妈。 妈妈也一直是我的守护神。

我爱她, 那个日渐发胖,爱跳广场舞、一进商场就砍价、买菜时一毛钱亏都不吃的平凡妈妈。

右二是我麻麻~



超级传送门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