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自由还是自私?或者只是自在

图片发自简书App

到最后还是觉得自己自私的可怕。

可是所有的感受是从《前山夏牧场》这本书开始的,看李娟用简洁随性的文字描述游牧民族的生活,感受文字里的辛劳、平和、尊重和怜惜,想起自己的小时候,想起山脚下的学前生活,记忆里自由开阔的感觉逼着我出门,去抬头看天、看云,去感受阳光和微风,去寻找一点绿色、一处安静的角落。

还记得最早是在柴静的博客里看到李娟的,看到就喜欢上,之后任何时候看到她的文字都会觉得欣喜,你以为她只是简单平实的叙述时,突然会冒出一句话让你忍不住在心里感慨,这么妙,她到底是怎么想出来的?摘录一句感受下“最可怕的影响则是罗圈腿。我虽不常骑马,但每次一骑就是七八个钟头到十来个钟头,下马后好长时间膝盖内侧都不能靠拢。于是我没事就拼命跷二郎腿,希望能矫正过来”,骑马和二郎腿的这种结合一下子点到了我的点,忍不住感慨好久。

她的小说和散文都好,散文里不设立场,真实的记录让人仿佛置身阿拉泰,小说也有一样的效果,最近看过她的《猫城七日》,印象深刻,仿佛真有那么一个地方,让人心生恐惧的同时又很想去那个与世隔绝的小城里看看。

总之,她写的东西我都很喜欢,看夏牧场的同时,也开始看冬牧场了,又把原来看过的都找出来再看一遍,但像今天这样让我坐立不安,一定要写出来的之前却没有过,大概是因为苏乎拉吧。

苏乎拉是书中最美的姑娘,也是争议最多的姑娘,但对这个姑娘,淳朴的人们对她却有不好的评价,又会忍不住靠近,那种想要靠近美的心情我能理解,跟随自然规律生活的人,身处自然之中,对美会更敏感。然而苏乎拉又做了一些以理智去评判不太好的事情,所以人的行为就有矛盾,而苏乎拉自己也同样身处矛盾之中。本有成为城市姑娘的机会,却不得不变成牧羊女,对城市生活的向往要比其他人更强烈,一次次跟随陌生男人离开,又一次次回来,这些行为很容易遭人非议,但最后却自己选择回来,到底是什么原因呢?书里没写,我却心有感触,大概是因为终于接受了命运,接受自己,在城市和阿拉泰之间,追随内心选择了阿拉泰吧。


图片发自简书App

在农村长大,最后却定居在城市,有很长一段时间,对出身农村这个事实自己是很矛盾的,一方面觉得从前的自己很快乐,甚至生活比城市里长大的小孩还更有趣一些,但听她们讲那些儿时的动画片时,又会觉得自卑,她们所描述的生活那么陌生,她们在上特长班时,我在爬树,她们在上补习班时,我在树林里找蘑菇或者野果子,她们知道明星的名字和各种名牌,我只知道各种庄稼收获的季节,她们有很多漂亮的鞋子衣服,我却只有满腿的小伤疤。

离家的时间越长,越觉得从前的快乐不够重要,越想融入城市,变成跟她们一样的人,努力这么多年,终于目标达成,当几年前无意间说起我在农村长大时,身边人的很惊讶,说完全看不出来,那种反应让我自得的同时,又感觉不够踏实,我不像农村长大的人了,我还是不是我自己?我的父母亲戚依旧没离开农村,我的根还在那里,我若没了曾经的样子,我又是谁呢?

那样的疑问并不会影响日常生活,但会影响关键选择,比如不想成家,不想在工作的城市安家,也不想回家乡,感觉哪里都可以去,但没有一个地方让我安心,就那么晃晃悠悠的过了好几年,直到来到现在这个城市。

离家很近的地方有条河,有个沿河的公园,闲了就一个人到公园里溜达,累了坐在水边,看着垂柳和水里的倒影,会很放松。烦躁的时候孤单的时候就沿着河一直走,走着走着心情就明亮起来,周末会专门去公园里看花、看夕阳,到后来开始在公园里跑步,每天都想去跑,每天心情都很好。

现在想来都是好心情,事实上那段时间却遇到糟糕的人和糟糕的事,朋友家人都很远,没人可以商讨,没人共同承担,就靠着那个公园那条河,自己好好的走了过来,走出来后就是另一番天地,有了在这里安家的念头。

然后就留在这里了,随心而动后到今天才明白,在那段难熬的日子里,那条河给我的安慰,跟儿时在河里抓鱼的喜悦是想通的,在公园里跑步的快感源于儿时林中的奔跑,自然对我的滋养源于儿时的经历,这个城市在我最脆弱时接纳了我,给我了一份安心,我也从那个时候开始慢慢接纳自己,承认对儿时生活的念念不忘。

然后顺势接纳自己的缺点和不足,从来不是热情开朗的人,干脆由着性子冷淡到底,怕麻烦就避开别人的麻烦,想跑步时就去跑,后来更喜欢骑车就去骑行,有热情练习瑜伽就好好练习,想好好自律就说到做到,忙不过来就停手忙其他的,不再苛求,随心生活。

然后爱情来了,这个城市里也有了我的家。

今天看完书就憋不住骑车到河边溜达了一圈,看书看鸟看夕阳,感受微风拂面带来的自由感。

那么自在而放松,到最后心头却突然冒出“你怎么那么自私”的念头。

就是这样只在意自己的感受啊,自私就自私好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