琅琊令之胭脂红|无头公案

96
三叶草青青
2017.12.24 11:46* 字数 2639
图片|网络

01

八月初八,罗府上下红绸飘飘,锣鼓喧天,流水席摆了一百二十桌,人声鼎沸。二公子罗尤离的婚宴,声势浩大。

推杯换盏到月上中天,罗尤离醉眼迷离,脚步虚浮,由小厮扶回新房。

绛烛火光闪闪,二公子在门口瞧见,床上帷幔已然放下,挡住了本该端坐的美娇娘。

就这般迫不及待?罗尤离嗤笑。一步三趔趄,总算走到床边定住。

“娘子?”他出声,酒气满屋,却无人回应。遂径直拨开厚厚的帘幔,发现新娘掀了盖头,珠钗宝鈿未卸,和衣而睡。她睡得很安稳,柳眉舒展,红唇轻合,双颊的胭脂色,灿若牡丹。

“巧儿,春宵一刻值千金,怎可辜负?”说罢,罗尤离就伸手去解床上人的衣衫,却在刚要触到她的胸口时,堪堪顿住。

床上的人胸口没有起伏,她没有呼吸。罗尤离冷不丁一激灵,酒全醒了。

跌跌撞撞跑出去,他大喊:“来人,去报官,二少夫人被刺杀了。”

原本该良辰美景,卿卿我我,如今新婚之夜出人命,大凶之兆啊!罗府的人,皆忧心忡忡,郁结于眉眼。

02

一听说是罗员外家出了人命,县令大人忙派荆捕头星夜赶来。

荆捕头把新房里里外外查看了好几遍,皆一切如常,毫无异样。再看新娘,凤冠霞帔、珠宝首饰全都在,不可能是劫财。她面目安然,嘴角含笑,身上没有挣扎反抗的痕迹,更不会是劫色。

荆捕头在新房找不到突破口,便唤了仵作来验尸,自己去盘问府中的人。

下到烧火丫头,上到罗家老爷,荆捕头问了个遍,依旧一无所获。大喜之日,所有人都忙着喜宴。礼成之后新娘被送回新房,坐等新郎。期间,没有人进过新房。

众人口径一致,毫无破绽,看来真与他们无关。荆捕头犯了难,难道要成无头公案?

他在大厅来回踱步,丫鬟婆子挤满屋,却安静得出奇,只有荆捕头越来越急的脚步声,敲击在众人心上。

“荆捕头,小人勘验完了。”人未至声先到,正是仵作,“二少夫人死状颇为离奇,浑身上下没有任何伤口,血液正常,没有中毒迹象。小人查不出死因。”他拱手低头,言辞无奈。

闻言,荆捕头顿下脚步,眉拧得更深了。环顾四周,众人脸上晦暗不明,多是惧色。

03

“会不会闹鬼?”不知道哪个丫鬟小声嘀咕一句,屋子里顿时炸开了锅。

“多半是闹鬼。二少奶奶是孤女,说不定招惹到什么不干不净的东西。”一个婆子尖着嗓子说。

“是啊是啊。我还听说她以前住的宅子是个鬼宅,她们举家搬进去后,几年时间,父母兄弟全去了。会不会是她从那边带过来的脏东西?”另一个婆子搭腔道。

“我还听说……”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越说越玄乎,说到最后,面面相觑。有些年纪小的丫鬟,腿肚子直哆嗦。

“闭嘴!再胡说你们就滚吧!”罗老爷怒极,面色铁青,出声呵斥,众人敛声,还不忘挤眉弄眼。

真是看热闹不嫌事大。荆捕头抚额,转头恰好看见罗尤离,他目光呆滞,失魂落魄。

“二公子?”荆捕头推推他的胳膊。

“啊?”罗尤离回过神来,神色茫然。

“可否给再下讲讲你与二少奶奶的故事?”

“娃娃亲。”罗尤离只回了三个字,停顿片刻,又补充一句,“大婚之前,我们素未谋面。”

与罗老爷如出一辙的话,荆捕头找不出漏洞。了无头绪的案子,难道真的是鬼怪?荆捕头摇摇头,世上那有鬼?不过是人心作祟。

04

折腾大半夜,他带人无功而返。把案件进展汇报给县令以后,被劈头盖脸一顿骂。

荆捕头悻悻回到住所,和衣而睡,辗转反侧。

不知死因,没有头绪,他心乱如麻。把罗府的人一一在脑海里过一遍,最后定格在那句“会不会闹鬼”上。

压抑的大厅里,下人们心有惴惴,生怕牵连到自己。捕头在此,他们就算心里想到鬼怪之说,也断然不会当场公之于众。怪力乱神的话一出,脾气差的捕头说不定直接一顿揍。

谁会没事惹事呢?只会是想转移矛头的人。

次日一大早,荆捕头就去了罗府。让府中丫鬟都说了一句“会不会是闹鬼?”最后才凭声音找到昨夜带头的小丫鬟。

丫鬟叫白兰,是今年入府的农家女。她约摸十三四岁,面黄肌瘦,发如枯草,一副营养不良的模样。

白兰立在荆捕头面前,低眉顺眼,承认了昨夜自己因为害怕而信口胡诌。她说她生在农家,鬼神之说听得多了,总揣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想法。

她说话时,一直看着地上。说罢才抬头看一眼荆捕头,白兰的眼眶红肿,双肩紧绷,微微抖动。好像在极力压抑着什么,她欲言又止。

荆捕头心下了然,寻了个由头,带她出府。

05

他带着白兰回了自己的住所。白兰把头埋在膝盖里,瑟缩着骨瘦如柴的身子,哀声恸哭。

许久,她扬起头,泪眼婆娑,把经年往事一一道来。

她本是农家女,父母早逝。为了活下去,她自愿卖身为奴。买下她的,正是罗府新过门的二少奶奶,韩巧儿。

那一年,她们都只有八岁。四年间,巧儿的父兄慈母,相继患病离世,她也成了孤女。

巧儿遣散一家奴仆,只留下了白兰,她们相依为命。

两个十二岁的少女,肩不能扛,手不能提,坐吃山空,生活没有着落。巧儿想到了嫁人,嫁给那个从小与她就有婚约的罗家二公子。

思虑良久,巧儿亲自登门拜访罗老爷,却遭受白眼:“你真是寡廉鲜耻,女子主动要求成亲,你是开天辟地头一个。怎么,活不下去了?你父母兄弟皆有恶疾,你又怎么逃得掉?我罗家,不要病秧子。”

说什么生死之交,抵不过人走茶凉。

巧儿被轰出府,当夜咳血不止,晕了过去。白兰跪在床边,哭成泪人,她握着巧儿的手,不停地唤:“小姐,小姐,你别丢下我!”

韩巧儿悠然转醒的时候,一双眸子失去了光亮。她说她也有父兄的病,怕是命不久矣,让白兰趁早为自己打算。

一年后,巧儿在路上偶遇了罗家二公子。罗尤离见她聘聘婷婷,病弱西子,美得让人心疼。遂多方打听,得知她是自己未过门的妻,高兴得手舞足蹈。

罗尤离为了抱得美人归,把罗家闹得鸡犬不宁,罗老爷拗不过,只能允了他们的婚约。

聘礼送到韩府时,巧儿悉数转赠给白兰,并把她赶出了府。这是她为白兰谋的锦绣前程。

白兰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转身就混入罗府。她要护着小姐,让她在高门府第不是一个人。

谁知,新婚之夜,韩巧儿心疾发作,她去了。面目安然,像是早就做好了准备。

胭脂水粉为她苍白的容颜添了几分血色,大红嫁衣胭脂色,她无牵无挂。

说到最后,白兰的眼里浮起恨意:“出事以后,罗家摘得干干净净。罗老爷势利,嫌弃小姐,罗二少爷不过看上了美皮囊。都不是好人!”

荆捕头望向窗外,日上三竿,阳光铺满窗台,却没有暖意。

“世间事,只有人心最难揣摩。你见到的,不过九牛一毛。”他叹息,白兰到底是未经世事,单纯得很。

“如果你愿意,以后就跟着我吧。”荆捕头打量着白兰,她那么瘦,那么小,世道艰难,让她独自承受所有,自己于心不忍。

对于真相,荆捕头选择隐瞒,案件成了无头公案。如此,罗府的有些人不能心安,惶惶不可终日。

白兰随荆捕头四处奔波破案,才知道,人生百态,她以前所见,不过冰山一角。

武侠江湖

琅琊令之胭脂红

【无戒365  第49天】

古风
古风
17.9万字 · 5.6万阅读 · 383人关注
古风悠然的故事,愿你喜欢。
Web note ad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