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着《经济学人》学英语 ▏之三(1)——想了解英国,请读英国的间谍小说

96
钱泽西
2017.09.09 06:39* 字数 1882

译者按:《经济学人》杂志向来以其独特的视角,透彻的分析和地道的英语而闻名。每年托福和雅思考试中的很多阅读文章都出自这本杂志。最近一篇上了财经头条的文章《我们正在进入“谈资”比“名牌包”更贵的时代!》中指出,阅读《经济学人》是当今国外新兴的精英阶层“非炫耀性文化消费”的一个标志。跟着《经济学人》学习朴素准确且高逼格的英语,将事半功倍。


本期《跟着<经济学人>学英语》选取本周《经济学人》(2017年9月9日)白芝浩专栏的文章,中英双语对照并讲解生词。因为文章篇幅较长,将分为四篇小文章以便阅读。本篇是本周系列的第一篇。译者水平不到之处,欢迎大家批评指点。

本周系列各篇的链接如下:

(1)www.jianshu.com/p/407e77617338

(2)www.jianshu.com/p/fc8129917e63

(3)www.jianshu.com/p/a323dce159f6

(4)www.jianshu.com/p/8a8acad0d0b1

完整译文: www.jianshu.com/p/7ccd1f906fb7

另外这里简单介绍一下《经济学人》的白芝浩专栏。《经济学人》杂志有很多不同的专栏,比如莱克星顿专栏(Lexington)是专写美国政治的,伊拉斯谟专栏(Erasmus)是专写宗教及相关政策的,白芝浩专栏(Bagehot)是专写英国政治和生活的。白芝浩是指沃尔特·白芝浩,他是英国著名的经济学家、政治社会学家和公法学家,曾经在1861-1877年间担任《经济学人》杂志的主编,可以说是《经济学人》历史上最伟大的主编,奠定了这份杂志的独特风格。为了纪念他,《经济学人》上英国政治和生活的专栏就用白芝浩命名。


To understand Britain, read its spy novels

The nature of the establishment, the agonies of decline, the complicated tug of patriotism: spy novels explore what makes Britain British

想了解英国,请读英国的间谍小说

机构的性质,衰落的痛苦,复杂的爱国主义情感:间谍小说探讨了英国何以成为英国

单词:

tug: 名词,拖,拽;一阵强烈的感情。这里是后一个意思。

patriotism: 名词,爱国主义。

FEW countries have dominated any industry as Britain has dominated the industry of producing fictional spies. Britain invented the spy novel with Rudyard Kipling’s dissection of the Great Game in “Kim” and John Buchan’s adventure stories. It consolidated its lead with Somerset Maugham’s Ashenden stories and Graham Greene’s invention of “Greeneland”. It then produced the world’s two most famous spooks: James Bond, the dashing womaniser, and George Smiley, the cerebral cuckold, who reappears this week in a new book.

很少有国家能在任何行业里拥有像英国在间谍小说生产行业里所拥有的那种压倒性地位。间谍小说发源于英国,吉卜林的《基姆》中对英俄大博弈(译者注:关于英俄大博弈见词组项下的解释)中间谍战的详细分析和约翰·巴肯的冒险小说(译者注:巴肯的代表作是《三十九级台阶》)开创了间谍小说。毛姆的特工阿申登的故事和格雷厄姆·格林创造的“格林国度”,进一步巩固了英国在间谍小说领域内的领先地位。之后英国又创造了全世界最著名的两个间谍:风度翩翩的花花公子詹姆斯·邦德和虽然被老婆戴了很多绿帽子但依然理性深沉的乔治·史迈利(译者注:不熟悉英国间谍小说的小伙伴们,史迈利就是电影《锅匠,裁缝,士兵,间谍》里的乞丐)。说到史迈利,本周他刚刚重新出现在新书里(译者注:指约翰·勒卡雷的新书《间谍的遗产》)。

单词:

dissection: 名词,解剖,剖析。

consolidate: 动词,巩固,联合。

Greeneland: 格林国度。这个词是把格林的名字Greene和land连在一起造出来的,用来指格林笔下的世界。译者没有看过格林的任何书,所以不清楚所谓的格林国度到底是什么样的。不过根据牛津字典的解释,格林国度的典型设定是一个肮脏的、危险的、政治上不稳定的环境。

dashing: 形容词,华丽的,时髦的。

womaniser: 名词,花花公子,字面意思来说就是玩弄女人的男人。

cerebral: 形容词,理智的,理性的,思想深奥的。

cuckold: 名词,专指被老婆带了绿帽的男人。

词组:

the Great Game: 英俄大博弈,特指19世纪末英俄两国为中亚、中东和中国新疆西藏等地的利益争夺展开的一系列外交、情报和军事斗争。吉卜林的小说《基姆》就发生于这一背景下的印度。

What accounts for this success? One reason is the revolving door between the secret establishment and the literary establishment. Some of the lions of British literature worked as spies. Maugham was sent to Switzerland to spy for Britain under cover of pursuing his career as a writer. Greene worked for the intelligence services. Both Ian Fleming, the creator of Bond, and John le Carré,the creator of Smiley, earned their living as spies. Dame Stella Rimington,head of MI5 in 1992-96, has taken to writing spy novels in retirement. It is as if the secret services are not so much arms of the state as creative-writing schools.

为什么英国的间谍小说如此成功?一大原因是英国的特工界和文学界之间有一扇旋转门。英国文学史上的一些大鳄曾经从事过间谍工作。比如毛姆曾经打着追求文学的旗号被派去瑞士进行间谍活动。格林曾经为情报部门工作。邦德系列的作者伊恩·弗莱明和史迈利系列的作者约翰·勒卡雷都当过间谍来谋生。军情五处1992年至96年之间的处长斯蒂拉·利明顿女爵士,退休以后开始写作间谍小说。看起来特工部门不像是一个国家机关,倒更像是一个创意写作学校。

单词:

dame: 名词,大写的Dame特指女爵士。

词组:

account for: 导致,负有责任。

earn one’s living:谋生。

(待续。)


译者注:本文译自《经济学人》杂志2017年9月9日的白芝浩专栏。《经济学人》杂志上的所有文章均不署名。

原文链接:

https://www.economist.com/news/britain/21728650-nature-establishment-agonies-decline-complicated-tug-patriotism-spy

本译文仅供个人研习、欣赏语言之用,谢绝任何转载及用于任何商业用途。本译文所涉法律后果均由本人承担。本人同意简书平台在接获有关著作权人的通知后,删除文章。”

翻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