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她而言,有一个念想的家,有一位谈心的友人,有一个可以倾诉的时候就已美满知足。 而有时候不说话,或许仅仅留一点空间给自己就很好。  有些人很少联系,却从不缺少默契;有些人渐渐淡忘,而有的人记忆犹新。 旧时代邮件很慢,车、马,光阴都很慢,行走远方,记得你淡淡感伤,记得你崛强的表情。 很多时候,我会联想到《花田半亩》,想起田维,那个才华横溢的女孩,那个让人心疼的姑娘。 猜想她们大概都是这样的女孩,有一个单纯明朗的心,也有一颗纤细敏感的心,对于生活的热爱,对于家人、友人关切,容易相信他人,更很难保护好自己。  依然熟悉她家乡的口音,亲切而俏皮,地道而有趣。 依然记得她秀气的字体,一撇一捺洒脱飘逸,中得心源。 喜欢听她的家乡话,有时候就连上扬的嘴角都可以想象得出来。 喜欢那清秀的楷体,举手投足之间灵魂有香气的女孩。  如今的她内心流露的美好与和善,书卷气扑面而来。 生命的意义在于丰富,而总有人欣赏你的美意。  水儿,如水一般的晶莹、清澈,性格超好的她更加善意的热爱这世界。  她说世上还是好人多,快递小哥在家门口等了15分钟,最后回公司温热,端给我时饺子都很香,必须点个赞。 她说这一路的晚秋落叶,心疼清晨一大早清扫马路的大爷。 她说感谢友人给我的写的文作,言语之间甚是感动。  一笑莞尔诗隽永 花田青草寻雨声 希望岁月深情的眷顾她,给她暖暖的安心。  后记: 还原与塑造一个人物还是有差别,希望能让田开心,不论是在俄罗斯,还是徐州都有种异国他乡遇故人的亲切感与喜悦感,善感善良的雨荨姑娘,有人怀念与懂得,欣赏和交心的,其实你身边有很好多好友,好朋友也很关心你,只是不同的方式,希望身边的朋友们好好生活,好好工作。 想用另一种方式,告诉朋友,告诉世人,你我曾不孤单,我们始终相伴。 感恩生活,善待自己。珍惜当下,珍惜友情。假如生活欺骗了你,不要灰心,不要丧气。 想和他们说一句,愿岁月温柔待你,愿上天始终眷顾亲们。    不是后记的后记: 前些天,看到网上的一些消息,开学之初的诈骗、王宝强的婚变、乔任梁的故去,一次次逼近心理防线,身边有的朋友失恋、失业,而我也不能很好的照顾到,作为友人不是很称职,有的渐渐淡去,而那些久远的,山区的孤儿、阿富汗的战乱、非洲的难民以及支离破碎的利比亚、伊拉克以及每天屠戮的动物。是否还记得先祖,是否认识因果。 想起乔任梁母亲谈及因为乔的一些言语预料他的后事,知子莫若母,此心此情,念往生善处。同时也会想起当年母亲为我操心的时候,为我担忧的那些年,真的很对不起。幸好现在已经走出来了,谢天谢地。 每天世界很多纷扰,曾有朋友说清晨一打开电脑就各种视觉冲击。 以前读过一篇文章,一场暴风雨后,沙滩上到处狼藉,坑坑洼洼,有一个男孩在大海边捡起身边的小鱼儿放归大海,许多人觉得白费力气,但是小男孩觉得这条小鱼在乎,还有这条····· 而如今我也成为那个小男孩,传递爱意与美德,是一种美好的情怀,从自身出发,从内心出发,慢慢身边的人,而后都会好起来。 愿一切转为善。   其实风调雨顺、天下太平,细水长流不也是一种难得的存在。 怀念、且向往 人心如初,世事返璞。 以情相交,以心相守。 诸恶莫作,众善奉行。 愿一切转为善 顶礼合十,南无观世音菩萨

0.347字数 2076阅读 1256

一笑莞尔诗隽永 花田青草寻雨声 给雨荨姑娘田婷婷

    在你的生活中会不会有那么一种人,在父母眼中他们被视为别人家的孩子,在学校犹如大神一般的存在,成为遥不可及的学习坐标,同样也成为同学们考试放学后爱恨情仇的风云学霸。

总惊叹他们惊世的才华,也感慨分数的差距。

似乎有这么一种认识:成绩拔尖的学生神秘、神气、高冷,难以让人接近,甚至有些校园传闻传乎其神。

而当你真正认识、了解他们之后,才慢慢发觉他们也很普通,有爱恨情意,有欢笑忧愁,甚至脆弱的不堪一击,而又倔强的凌然无畏。

青葱韶华,曾不想与他们同一屋檐下求学,更不曾奢望成为彼此的风景。

然而许多年后,再回首时,我们早已走过春夏秋冬,寒来暑往,也成为与你并肩迈步的同窗伙伴,让你一生珍惜的真挚友人。

而在青春记忆中,不断交织成一幅云锦,转身回阑里山长水阔。

更多时候,故事中的我们犹如徐徐铺展开来的水墨画卷,清新隽永、诗意深长。

更多时候,怀想时,多了一种淡淡的情怀,含着泥土芬芳的青草香,以及天蓝悠长的小时光。

挥一挥衣袖,再回眸。

舀一勺月光,酿酒香。

时光不走,斗罗星辰。

忘了怎么问候你,木樨花开的清秋。

初中,准确的说是徐山中学的上学时光,那里我的中学生涯开始的地方。

犹记得2003年初一全年级就流行校园风云榜,而榜单上有一位身影频频出现,在诸多的男生姓名中尤为瞩目——田婷婷,许多人赞叹不已,这一学霸又是何方神圣,照片上青涩腼腆的女孩,仿佛近邻的学妹,第一印象确是好感。

作为农村一所中学,寒门学子们争相向往的不就是走出农门,考取理想的大学。

山村的学校与教师学子一般,有着质朴的情怀,没有太多的杂质,纯粹而向上,犹如每个人的衣服,朴素却干净,也像是每个人的面容,清爽而生动,有蓬勃的激情,张扬的朝气。

严冬天气清冽的寒风肆意侵袭,琅琅的读书声浸润着整个校园。这里作为承载学习梦想的殿堂,我们像一株株青草儿拼命吮吸知识的甘霖,汲取甘甜的养分,同时也结识了许多良师益友,成为一生的宝藏。

初三那年,好巧我们被分到一个班,邵世强、杨中磊等诸多好友聚在一起,热热闹闹地开始中学冲刺。后来,逐步认清了班里的同学,而她也在其中。

记忆中,她坐在前排,留着刘海,乖乖地听课作业,轻轻地自习走动。

下课放学后和同伴一起并肩回家,隐没在人群中,消融在彼此笑容中。

记得她含笑羞涩的容颜、标志性的脸颊绯红的发言;

记得她埋首苦读的身影、抑扬顿挫流畅的英语讲演;

记得窗外天很蓝,水很清,每一天,每一步,脚很轻。

记得翘首远眺的远山与湖水,那是青青大徐山和塔山湖。

即使考取很高的分数,得到老师的夸奖,她也丝毫也没有神气、高冷,相反与她相处很舒服,不用过多的担心,甚至有些许羞涩,从座位上站起来发言回答都会脸红,而更多时候她会早早来到学校,默默地做着习题,不打扰也不嚣张,随着更多的了解,学范神秘的形象于是土崩瓦解,简单、澄澈如她,更增几分美丽、可爱。

寒来暑往,蝉鸣鼎沸。而我们在繁重的课业,升学的焦虑以及内心的向往,在一次次上课下课、上学放学的铃声中,在一次次考试批分、得分中度过那一年,而后我们辗转各地,高中、大学天南海北。

我毕业后,我们通过互为扣扣好友,不曾想她已飞到遥远的兰州主修俄语专业,甚至一度求学俄罗斯。

而我依旧漂泊,辗转各地,最后从无锡调到南京,于是有时候就找发小华明,当初他在南京师范大学求学,后来在交谈中,我们曾怀想少年时光,当时提起一位女生,后来发现原来我们都认识她。

也许真是缘分,也很难得,因了一个人亲近一个人。

后来2014年我们偶有联络,她正留学俄罗斯,快年底时,美好的她从俄罗斯给好友寄来圣诞贺卡,而我也很有幸收到这一封走过千山万水的明信片,于是更拉近了彼此的距离。

在异国他乡的她,行走在莫斯科红场,仿佛有一种历史穿梭的感觉,她在另一片天空下指引我。

其实那一年自身走过了生命中的严寒开春,再回首,谢天谢地我走出来了。

她也许不知道,岁末年初时我有多向往一方晴天,哪怕一米阳光。

虽然不曾说,也不曾向他人提起往事,只是记得那份热切与心意,谢谢有好友的关切。

此去有千万里,故人他乡知,心已足矣。

那张明信片一直珍藏着,等到泛黄褪色的晚年,依然珍视与珍惜这一份友情。

告别俄罗斯时候,她来到徐州任教。

拿到硕士学位后,看着照片上的她清新、淡雅,女神气质尽显无遗。

   然而你可以想象得到一个女孩求学俄罗斯,期间要经历多少曲折。

她也许饿了、倦了、困了、累了,身边没有任何朋友倾诉;

她也有些小怀念,小感伤,在夜半歌声中品尝着求学的艰辛;

你不会想到学习至深夜,然而没有人过多的关心你、问候你;

你不会察觉她因为远离家乡,怀念家人、朋友的那份深切真挚;

你不会想起她为了省下几块钱挤公交,走夜路,漂泊在异国他乡;

你也不知道她会为了一张成绩单、水电费而酸楚落泪;

你也不知道她中秋节、国庆节一个人孤单出租房的无眠;

你不会了解面对他人误解、大雪纷飞时的无助、黯然神伤;

你也很难感受到她搬家,拖动行李,飞奔车站的焦灼、心跳;

你也很难想象到她归家,悼念老人,泪如雨下时感受生命无常;

你也很难想象到她默默数着上学放学、小学中学,回家离家的路途;

像这样的女孩,还有很多很多。

其实她的愿望或许很简单。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