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篇小说的引,第一次😂

96
遆小鹰
2016.11.23 07:44* 字数 1628

拥挤的车厢,难闻的气味,各自扎堆谈笑风生的人群,夹杂在一起很是热闹。而这些热闹却无石蕖无关。她眉头紧锁,眼睑低垂,与周围的一切格格不入。几个孩子来了兴致,开始在车厢里玩起了捉迷藏,也把石蕖的思绪带回了那段美好的时光。那时八岁的她永远是十一岁成泉的小跟班,他们经常玩的游戏也是捉迷藏。成泉和她永远都在同一个藏身地点,他会站在她的前面先她一步被别人找到,一直都在保护她这个小妹妹,所以那时内心阴暗的她,只有面对成泉的时候,心是柔软的。“列车已到站,需要下车的乘客请拿好您的行李物品准备下车”列车播报员的声音把石蕖拉回了现实。

 出了布谷车站之后,沿着出站口往东走。已经十月了,天气已转凉,连地面都冒着丝丝凉气。每当卡车疾驰而过,扬起的尘土极有可能会飞进眼睛,让人皱眉又揉眼睛。

 石蕖的疾步中夹杂着沉重,听到那个悲伤到让人要作呕的消息,她有些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可以让她失控到这种程度的人一定是他,而现在的她,正在奔向见他的路上,手上紧紧地握着一本《至死不渝的爱》。

 一声声哽咽的哭泣声,燃烧的蜡烛,黑白相框里他的照片赫然立在那里,娇艳欲滴的花朵衬托此时死去的人。安静的空气,沉重的表情,感觉要填满这个小小的殡仪馆。石蕖艰难的迈开脚步上前去祭拜自己的挚友——成泉。大火过后,那个永远充满活力让人明朗的人现在只能安静的存在于狭小的骨灰盒内。而骨灰盒对于石蕖来说,曾是恶魔一般的存在。8岁的她经历了父母离婚,母亲接受不了这个事实选择自杀,她亲眼目睹母亲在病床上的惨白的面容,她也拉住母亲的手,想叫醒她,可手是冰凉的,怎么也暖不热…她无法相信母亲就这样离开自己,可幽森的黑色骨灰盒就是事实。她无法原谅自己的父亲,满心愧疚的父亲只能暂时把她送回温柔的奶奶家,他想,时间久了,不好的事情都会过去的。奶奶家的门口是她和成泉的初次相遇,那时下楼扔垃圾的成泉看见了坐在门口的她,一个满脸悲伤安静的陌生小女生,活泼开朗的他总是会去主动结识新朋友,然而在石蕖那里得到的回应只有她的背影。可固执的成泉从不会放弃,每天都要来骚扰石蕖几次,各种理由叫她一起去玩,时间长了,加之奶奶每天的念叨,她动心了。她从仅仅安静的跟着他慢慢开始爱闹,开始变成一个正常的小孩子,去和小伙伴玩各种自创小游戏,她不再压抑自己,用这些打闹排解心中的悲伤。成泉就像她的大哥哥,石蕖玩累的时候,他会从书架拿上一本漫画书给石蕖陪她一起看,他想她可以笑的开怀,忘记悲伤。调节好心情的石蕖被父亲接回家,她带走了成泉送的小玩意,也带走了那些开心的回忆,留给成泉的是她的联系方式。一路成长,一路上有成泉的陪伴。他陪自己战胜那个关于母亲黑色的恶魔,可关于他的恶魔呢?

 石蕖去送了成泉最后一程,看到骨灰盒被埋进墓地的那一刻,她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强忍着没有流出来。她将那本《至死不渝的爱》放在墓前,当她读到这本漫画时她想起了他,还没来的及一起分享,已经不能相见了。“我一见你就笑,你那翩翩风度太美妙,被你占上一卦,永远没烦恼”。她想,痛苦,不舍或许该随着他一起而去。

 淅淅沥沥开始下起了小雨,墓地只剩石蕖和成泉的双胞胎弟弟成毅了。石蕖知道,为什么成毅脸上的表情悲伤夹杂着悔恨,成泉代替了他。身为警察的成毅抓过很多犯罪分子,有那么一个心怀不满,守在他每天必经的回家路上,想教训他,可偏偏那天成泉提前回家了,成毅发现了他,可已经晚了。“石蕖,你知道我有多害怕吗,我看见他就那样一动不动的躺在小巷里,我冲过去,他的脸早已没了血色有的只是冰凉的雨滴滴落,雨水带着他的血流了好远,眼睛一直没有睁开过,可他曾经是那么爱笑啊,一切都不存在了”。命运有时就像魔咒,围绕在每个人的身边,无形的控制着你的行动。太多命运捉弄,太多无可奈何,可时间流逝,一分一秒不停息。

时间可以改变一切人和事,转眼一瞬沧海桑田。石蕖知道,不应再伤痛过往,留住那些最美好的回忆偶尔用来怀念已经足够。刚走出去墓园,准备打车的石蕖看见马路对面一个撑着伞的男生,她向他走去,他很像成泉……

日记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