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蝇馆子里的一碗宫保鸡丁盖饭

这是一家典型的苍蝇馆子,坐落在二环的北京城,周围是蜿蜒曲折的胡同,时常能看见拿着把大蒲扇的大爷大妈,坐在胡同口聊着天儿。

在寸土寸金的北京,二环的门脸房,可不是一般人能租得起的。

但这家店可以。因为不管什么时候,他家的客人都是络绎不绝。若是周末,则非得等上个巴小时,才能排上号。

中午11点刚过,我到了店里,找了个空座坐下。

在这家店,若是两个人坐4人座,是一定会拼桌的,更何况我是一个人。我把旁边的位置空出来,把点的菜都放在我坐着的这一侧。

8月末的盛夏,中午仍是艳阳高照,热得人透不过气来。窗外一声声知了,吱吱吱地叫着夏天。

好在店里冷气开得足,倒是感觉有点儿冻腿。

这是店的老板是四川人,由最初的一家店扩展到现在的四家店,我也就跟着吃了好多年。

他家基本不雇服务员,都是从老家来的亲戚,多半是大爷、大妈,操着一口浓重的四川口音,现在的我竟也能听懂几分。

从今年开始,店里才多了几个年轻的女服务员,打破了这家店以老者居多的局面。

店里陆陆续续坐满了人。


我的旁边,很快也坐了一个女孩,二十多岁的年纪,梳着马尾辫,穿着一条牛仔裤,上身是一件墨绿色的T恤,简单、大方。

奇怪的是,从她坐下,店里的服务员就跟她有说有笑,看着似乎特别熟悉。

平时我就很喜欢观察,喜欢和人聊天,这次更是不能错过了机会,于是放慢吃饭的步伐,认真观察着这其中的奥妙。

女孩一直在笑,拿着笔自己写菜单。

服务员过来时,她说:“我想在走之前把我没吃过的菜都点一遍。”

在附近打工的打工妹?在附近上学的学生?来北京玩的游客?我心里已产生了好几个可能的答案。

阿姨走到她身旁,拿起菜单看了看,然后走了。

点完菜后,女孩儿就在那里坐着,一会儿笑着跟忙前忙后的服务员打招呼,一会儿低头玩手机。

“你在这里上班吗?”我看似不经意地问了她一句。

“嗯!我在这里做兼职,今天是最后一天,我要开学了。”

“哦,你是大学生?”

“对,放暑假了我过来打暑期工。”

“店里这几个女孩都是兼职吗?”

“不是,只有我一个是兼职的。”

“原来是这样。他家大多都是从四川来的亲戚,很少雇年轻人呢。”

“嗯,之前我学姐在这里兼职。她考研了,所以推荐我暑假过来。”说着,女孩儿羞涩地低下了头。

很快,女孩点的宫保鸡丁盖饭上来了。


“小红!小红!你过来!”女孩开心地叫一个服务员。

她身上套着一个白色的围裙,身材瘦弱,看着年纪不大,却有种超越年龄的成熟。

“你不是最想吃宫保鸡丁吗?快来尝尝!”女孩举着筷子给小红。

“你吃吧!这多不好意思!”小红竟局促得双手抓紧了围裙,脸刷的一下就红了。

“没事没事,我点了好多呢,吃不完。宫保鸡丁我就是给你点的!”

“不了不了,你快吃,我先去忙了。”

“小红小红!”女孩仍执着地叫着,小红却怎么也不肯过来。

见小红不好意思坐在那像顾客一样吃,女孩于是又叫一个阿姨:

“阿姨,把小红的碗帮我拿来吧,我给她盛点儿!”

阿姨把小红的碗拿了过来。

女孩端起碗,把一盘宫保鸡丁盖饭都倒进了小红的碗里。想了想,又拿起筷子夹了点别的菜,放在了旁边,碗塞得满满当当的。

盛完后,她起身把碗拿给了阿姨,让阿姨放在了后厨。

女孩说,小红一直以来的愿望就是吃一碗店里的宫保鸡丁盖饭,她觉得那一定很好吃,却一直舍不得。

在这家小店,一碗宫保鸡丁盖饭,10块钱。相比动辄二三十一份的盖饭,这个价格已是非常便宜。


她还点了酸辣粉、鱼香肉丝,这时也都上来了。她就开始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

“店里的服务员平时吃不到这些菜吗?”我问。

“吃不到的,他们吃的都是单独做的,这些都没有尝过。”

然后,女孩跟我说起,小红和店里的另一个女孩都是初中都没有读完,就出来打工了。家都住在四川的偏远农村,很不容易。

说话间,小红又走到了旁边,害羞地对女孩说:“哎呀,我好尴尬啊。”

女孩笑着拽着小红的手,说:“没事,你不一直想吃这的宫保鸡丁吗?你看我点了这么多,那道菜就是给你点的,你一会儿就吃了吧。”

女孩又开始认真地吃起酸辣粉,见我在看她,又羞涩地说:“阿姨说这的酸辣粉好吃,所以我点来尝尝。真是好辣啊!”

“是吗?我吃了这么久,还没点过呢,下次一定尝尝。”我说。

说话间,我的饭菜也吃完了。

“我先走了,再见!”我起身对女孩说。


当然,我知道,有些人,只是一面之缘,又谈何再见呢?

彼此在人生中出现一次,就再无交集。

就如她和小红一样,一起朝夕相处了一个多月,分别后,也许就是一辈子。

然而,我不会忘记在这个8月的盛夏午后,一个阳光如此灿烂的女孩,让我感受到人与人之间的善良与关爱。

即使萍水相逢,即使彼此生活无甚交集,她会为一个年少离家的女孩点一份宫保鸡丁盖饭,只因为那个女孩跟她说过,她想吃。

小红,一个辍学离家的小女孩,年纪轻轻就要承担生活的重压,一碗宫保鸡丁盖饭是她的愿望,小小的愿望。


有时候,不是我们不快乐,而是我们想要的太多。

其实不妨放下身段,期许眼前,吃一碗面,或见一个人,成为你的小小愿望,也许当它实现那一刻,你也会像小红一样,开心得飞舞起来。

我们也可以像做暑期工的女孩那样,为别人实现一个愿望,同样会感到快乐。

毕竟,实现愿望和帮别人实现愿望,都是幸福的。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接触C#和VS也差不多五个月了,其实也还是个小白,关于线程的用法其实在网上找又一大堆,无形参无返回,无形参有返回,...
    kvi阅读 420评论 0 0
  • 今晚的网速有点卡 那个东西在一直转啊转 表示在连接之中 我吃完一个苹果 在转 吹干了头发 在转 看了好...
    skye林一一阅读 20评论 0 0
  • 最近几天浑浑噩噩,脑里如一团浆糊,无论如何也转不起来了。现在的状态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些什么,也不知道有什么好写。不如...
    张旭乾阅读 87评论 0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