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还未来,我仍在等

场景:在一个纯白的房间里,两个银色的金属仪器被放在两张白色的床上,床上躺着个穿着病号服的瘦高女人。在她身边一左一右站着两个穿白大褂的人,男的大约40多岁,女的大约20出头。

护士:教授,这位患者给您送到了这里。感谢您愿意为这个患者进行治疗,她在院里已经呆了五年了,我们的医生都拿她没办法。

教授:电击,药物都不行吗?试过思维之门疗法吗?

护士:都试过,没有起作用。

教授:用过思维之门疗法的医生现在还好吗?

护士:得到了及时的干预和治疗, 已恢复健康。

教授:病例给我读下。

护士:好的教授。患者今年45岁,性别女,职业金融分析师,未婚。身高173厘米,体重50公斤。病状为突然性晕厥后记忆行为丧失症,诊断为单纯性精神分裂症,其中木僵状态严重。第一次发病为五年前,入院治疗五年后没有好转。在家人的强力要求下,特来教授您这里进行思维之门治疗。

教授:哦,这家人很有钱吗?让我来治疗的话可是很贵的,你知道我可是世界级的心理治疗领域专家,时间很珍贵的,可没工夫做慈善。

护士:教授,患者家是做房地产生意的,全国各大城市的房加一起有100多套,在海外也有投资。这次治疗的钱对他们而言不过是一套房而已。

教授:哦?为什么不早说!治疗过程可是很危险的!一旦弄不好,不仅是患者会受到伤害!我也会......

护士:对不起教授,事后我们可以多收取些药费作为弥补。

教授:你在说什么!我可不是那种贪图钱财之人!收什么药费!后期康复训练不要钱吗!

护士:对不起教授,我明白您的意思了。

教授:发病诱因是什么?患者家庭状况和社会状况如何?发病前有没有受过刺激?

护士:找不到具体诱因。患者家庭和睦,社会交际能力强,朋友多,工作一直很顺利。发病前有个交往了5年的男朋友,两个人本来马上就要结婚。生活中没有明显的刺激来源。

教授:儿时生活呢?

护士:一直很顺利,作为家族最受宠爱的孩子,学习成绩一直很好。一直是众人眼中的小公主,老师同学都很喜欢她。从小到大没有受过任何挫折,即使发病前也是如此。

教授:那看来是因为从小都太顺利了才经不起一点打击吧。

护士:并不是。她的工作经常会做心理测试,每次抗压测试都能顺利通过。

教授:好吧,那我可要好好看看是什么让这个命运的宠儿成了现在这个样子。对了,我从没见过你,你对仪器的操作熟悉吗?给我讲讲我的思维之门的原理,我再判断到底要不要你来做此次的助手。

护士:思维之门疗法是由教授您在二十年前的专利,主要应用于治疗精神分裂症。在您的理论中,精神分裂症往往是由于患者无法从自己所塑造的世界走出。因此一个好的治疗师应该懂得利用脑电波共振RA仪来进入对方的潜意识世界中,带领患者走出自己世界的围墙。

教授:很好,那你知道脑电波共振仪RA仪是由谁发明的吗?

护士:是您,教授。

教授:治疗师在治疗过程中所承担的风险你知道吗?

护士:潜意识不同于梦境,梦境中受到的损害对于现实生活影响不大。但是潜意识如果被干扰或者破坏,那么治疗师自身的意识很有可能会崩溃。因此需要监护者,也就是在现实生活中操作RA仪的人。监护者的职责是时刻关注着RA仪屏幕上的曲线变化,当绿色和红色曲线交织过于紧密发出警报时,应立刻切断脑电波共享程序,并开启催眠程序要帮助治疗师的潜意识进行修复。RA仪连续使用时间最长不能超过48小时,超过48小时就可能会造成治疗师的潜意识迷失在患者潜意识中的情况。最佳使用时间是36小时内,超过36小时,就需要用催眠程序来保护治疗师的潜意识。

教授:基本操作知道了,那么关于潜意识里会见到的东西有所了解吗?

护士:不同的患者潜意识呈现出的状态不同,但大体都会被困在某一个地方。治疗师的任务就是带他们走出那个地方。有时候是监狱、有时候是大楼、有时候是一座城。这些都与他们的病因、记忆、所遭受过的事情息息相关。因为治疗师是外来者,会激发患者潜意识的自我警惕,因此在使用RA仪后第一个与治疗师对话的人将是患者自己潜意识中的自我形象。

教授:很好。没想到你看起来那么年轻,懂得还真的多啊。你之前进行过RA仪的操作吗?

护士:在院里我经常负责操作,从未出错。

教授:那看来我可以将自己托付给你了,有人跟你说过你真的很漂亮吗?大大的眼睛,跟小鹿一样纯真无邪,你多大了?结婚了吗?

护士:教授......我今年25岁,还是单身......教授......不要......

教授:这么年轻,跟朵小花一样,真是不该投身于这种事业啊。既然想要投身于心理治疗的事业,那么作为的权威的我,看来得先指导指导你了......

护士:教授!患者要紧!您还是尽快为她治疗吧!

教授:呵呵,你还真是可爱,尤其是脸红的样子。等治疗完这个患者我请你去威尔达酒店吃饭吧,那里的香槟配上鹅肝最适合你这样漂亮又娇俏的护士了。哎呀,脸怎么这么红了,让我摸摸,怎么这么烫了?是太热了吗?要不要把衣服脱了啊?你看,这扣子也太紧了,我给你解开吧。

护士:教授!我一直都很敬重您!但我现在......不太方便!下次吧......

教授:那你不早说!我只是想让你不再觉得我是那个冷冰冰,高高在上的生活在电视、学术杂志的心理治疗学权威。我也是个普通人,虽然治疗经验丰富,但是也必须要严格按照操作手册上说的进行。

护士:好的教授,请您躺下。

教授:希望我们去威尔达酒店吃完饭后,你也这么说,不过要温柔些哦。

场景:有着高尖塔和阴雨的城中,大量的带着面具穿着盛装的人在游行,四周是欢乐而又诡异的乐曲。一个穿着红色裙子的小女孩打着把红伞出现在教授面前。

女孩:你是?

教授:你好,请问你叫什么名字?

女孩:名字......名字......我......我不知道......不知道。

教授:没关系的,你管我叫叔叔好了。这里一直都是这个样子吗?

女孩:是啊,每天都会有不同的庆典呢,是不是很有意思,快来,我带你去看看。

教授:等等我!

女孩:快来看啊!是不是很美啊!每个人都戴着不同动物的面具,都穿着不同颜色的盛装!你看,盛装还分好几种呢,有吉普赛人的大舞裙,用天鹅毛装饰的芭蕾舞裙,汉服,和服,桑巴舞裙。快看!

教授:是很好看啊,她们要去哪呢?

女孩:尽头。

教授:尽头?那是什么?

女孩:是万物的尽头,世界的尽头。她们总会游行到那里,然后消失在尽头。每当最后一个人也消失了,夜晚就要来临。每当早上的时候,她们会从尽头出来,穿着新的盛装,开始新的游行。

教授:那游行会重复吗?

女孩:会的啊,每十五天一个轮回。说是一样,但总会有区别。

教授:比如呢?

女孩:面具。她们的面具总会有变化,有时候是人,有时候是动物,有的时候什么都不是,只是色彩和花纹。还有的时候是一片空白,什么都不是。如果出现了那样的面具,那么夜晚会变得很可怕。

教授:可怕是什么意思?这里的夜晚会是什么样的呢?

女孩:夜晚是一片漆黑,会有黑影来抓人。

教授:抓到哪里呢?

女孩:我也不知道,这里的夜晚从来都只有我一个人。不对,之前有过几个人,但是他们都被抓走了。我......我不想再孤单一个人了......你陪我好吗?

教授:有我在,你不会永远只是一个人的,相信我。

女孩:那么拉钩!我们一言为定!

教授:拉钩。

女孩:太好了!我其实很怕一个人。

教授:那你为什么不一起去庆典游行呢?

女孩:我没有面具,去不了的。你看,你也没有面具。只有有面具的人才能去。

教授:你见过他们摘下面具吗?

女孩:没有,从来没有见过,好像面具是长在他们脸上的一样。我......我其实很害怕。

教授:来,进叔叔的怀里,有我保护你,永远不用害怕。

女孩:谢谢叔叔......叔叔!庆典要结束了!他们往尽头去了!你要来看吗!他们是如何消失在尽头!可美了!好像烟花绽放一样!一个人接一个人,boom!一声,就消失了。

教授:人会爆炸吗?

女孩:不,会一下子消失,消失的那一刹那间,空中会升起一束烟花。叔叔,我们要快点了,天要黑了,他们以后到了尽头。

教授:那我们会被吸进去吗?

女孩:不会的,我们只能看到尽头,永远也到不了尽头。叔叔,快来啊,快来这边!

教授:好的好的,你别跑那么快啊!叔叔跟不上!喂!回来!你在哪!在哪!喂!天怎么一下子黑了!我看到烟花了!你在哪!喂!人呢!卧槽!卧槽!这是什么!卧槽!救命!快让我醒来!醒来!醒......

场景:昏暗的地牢里摆放着各种崭新的刑具,教授被捆在拉支架上,四肢摊开。一个带着铁面具的看守站在他的面前。一盆冷水浇到教授的头上,教授缓缓的睁开眼睛。

看守:罪......赎罪......认罪......

教授:这是哪!啊!为什么要把我捆在刑具上!这是什么地方!啊!不要打我!啊!这......这是九尾鞭!

看守:罪......认罪.......

教授:我没有罪!这是你的潜意识!如果你的潜意识就是要惩罚别人的话!那么你可惩罚错了!我是来治疗你的教授!我知道这里所有的场景和人物都是来自于你的记忆与恐惧!面具人代表着的是你对人的恐惧和不信任!你惧怕他们!又不信任所有人!所以才会一直自己一个人!如果你不想孤单!就立刻停止这些!我会陪着你的!

看守:罪......你有罪......

教授:啊!不要!啊!再打我也没用!这是我的意识!我的肉体并不会受到损害!我是这方面的专家!创始人!没有谁在潜意识里能够伤害我的!你要信任我!才能走出这里!才能好起来!

看守:不......你有罪.......认罪......

教授:啊!啊!你把我打的皮开肉绽也没用,我的潜意识可以进行自我修复!你在把自己所经历的一切痛苦都归结到别人身上!所以你才会迫不及待让别人认罪,你才能得到解脱!但是,你要知道,所有事情发生都与你密切相关!惩罚别人并不能够拯救你自己!啊!能够救你的只有你!

看守:不......你有罪......认罪.......

教授:我.......我不会再因为疼痛叫一声的了......你伤不到我......我是来拯救你的!我知道你是害怕成为与所有人一样,虚伪需要带着面具而活,只沉醉于自己的生活,并每天周而复始的人。但是你又不得不带上面具,因为在你心中是别人造成了你现在的生活状态!你不属于大流,又不甘于寂寞!你想到人群中,又害怕。在你的童年中,你是孤独一人度过的,因此你渴望人群。但是你又被伤害过,被许多人伤害。你希望他们受到惩罚,做为毁了你一生的代价。

看守:罪......你有罪......

教授:唔......我......我没有!我是来帮助你,拯救你的。你要信任我,因为我也信任你。我见过太多和你一样的人,因为过去的伤痛而无法前行。但我会帮助你的。摘下你的面具!让我看看你的脸!

看守:罪人没有资格要求任何事.......罪......赎罪......先要认罪......说出你的罪......

教授:唔......强迫他人认罪并不能让你的人生好起来,如果你相信我的话,我会带你走出去的。你先要原谅自己,才能原谅别人,才能接受别人无罪的辩护。惩罚他人并不能改变任何的现状。你在潜意识世界中大多白天是儿童状态,这往往是种心理退缩的表现。代表着弱小、自卑的心理状态以及逃避心态。摘下你的面具,我会帮助你的,我永远不会伤害你的。

看守:你真的认为你没有罪吗?

教授:是的,我没有罪,我可以堂堂正正的说。而在你生活中或许一部分人他们的罪恶毁了你,但是大多数人都是无罪的。这是事实,你必须要接受。摘下你的面具吧,好吗?

看守:你为什么执着于面具?它下面什么都没有。

教授:面具下代表的是你的真心,如果什么都没有就代表你依旧处于混乱状态,迷失自我。我的责任是带你找回自我,将你潜意识的碎片拼凑起来,让你成为完整的人。

看守:面具,不向有罪之人揭开。罪......说出你的罪......

教授:唔......唔......我......不要再打我了......你越快挥舞鞭子就代表你越恐惧,越害怕。放下鞭子,放下它。放下你的恐惧,你才能看到更多的东西。

看守:我看到了你的罪......赎罪......认罪.....

教授:你这么执着于罪,这么执着于惩罚他人,难道说罪就是你病因的根本吗?是因为你被他人强烈的伤害过吗?病例里什么都没有说?但是你可以告诉我,不管什么,我都会接受你,包容你,我都会在你的身边。

看守:罪!你有罪!你是个罪人!这......是拉肢架,中世纪的刑具,你知道它的用途吗?

教授:通过滑轮可以四个方向将人抻长,关节拉脱落,皮肤和肌肉撕裂,然后内脏撕裂,人最后会变得很扁平,如一张纸。求求你,不要这么做,虽然我们是在潜意识层面上进行交流,但是这样会对你我都造成损害。

看守:不,只对罪人有。

教授:啊!啊!啊......

场景:在一个新闻演播厅,教授坐在椅子正中间,旁边是记者,前面是无数摄影机。在教授身后有一块屏幕上面写着精神分裂症患者的救世主,每个人都是一个世界。

记者:教授您好,首先恭喜您的思维之门疗法获得了诺贝尔医学奖,并成功推广到世界范围。您现在被外媒誉为世界精神分裂症患者的救世主。很荣幸能够采访到您。

教授:谢谢,我也很荣幸接受您的采访。

记者:请问您是发现精神分裂症患者的世界呢?在您最早的论文中曾提到每个人都是一个世界,只是精神分裂症患者走不出自己的伤痛所构建的世界。请问这个您是如何发现的呢?据我们所知,您那时候还只是个研究生,应该是没有机会大量接触病人的。

教授:这要感谢我的研究生导师,是他带我走进了这个领域。在导师带着我们去精神病院实地教学的时候,我曾经和几个精神分裂症患者聊过天,通过他们那零碎又疯狂的语言中,我发现他们都是深陷在自己的世界中。之后,我研究了很多文献,也在休息时间去各个精神病院实习或者是做义工来获取实地研究机会。终于我发现,所有精神分裂症患者的世界都是他们伤痛的变体。是伤痛用另一种方式的呈现。于是我想,既然如此,有没有办法让他们走出自己的世界。

记者:那么是如何想到思维之门疗法呢?

教授: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人们都鄙夷精神分析法,认为其偏激又缺乏科学依据。人本主义和行为主义疗法十分盛行。但其实精神分析法中也有其精华的部分,那就是潜意识。我们的梦是潜意识,我们的世界也是潜意识。潜意识不同于梦,潜意识是潜移默化,无时不刻影响着我们的意识和行为的存在。就好像我现在要冲你挥拳,你会害怕和躲闪一样。这些都是潜意识告诉你是危险的,因此你才会有意识躲闪。所以我在想,治疗师能不能通过用潜意识沟通的方式,引导患者的潜意识走向正常化。在这个基础上,我才开始着手去做脑电波共振仪RA仪。

记者:思维之门疗法会带来什么危险吗?

教授:有人把这比喻成《盗梦空间》,也有人说这个是《红辣椒》里的仪器。但那些电影动漫作品都太过于理想化。真正在实际操作中,潜意识沟通是件很危险的事情。不仅是个人的心里防备系统,更是容易被病人的潜意识所影响,将治疗师的潜意识改变,从而导致治疗师的精神崩溃。因此在实际操作中,我设计了监控系统,与催眠恢复系统。

记者:能够具体讲讲吗?

教授:监控系统是对脑电波进行监控,当发生强烈的波动时,就是治疗师在对方潜意识中受到了强烈的伤害或者是刺激。这时监控系统就会发生警报,在超过一定值后,将会自动引发催眠恢复系统。将治疗师与患者的潜意识割断,对治疗师进行深度催眠,让他摆脱患者的影响。其实即使在治疗过程完全结束时,催眠恢复系统也会启动,保证治疗师不受到任何影响。这也是对治疗师的保护。

记者:听起来就很危险啊。那您曾经遇到过这类的危险吗?

教授:遇到过很多次,不过极少数情况下才会引发监控系统警报。作为一个合格的思维之门治疗师,必须要有强大而又坚定地内心,和专业素养。当你意识到自己的潜意识不能受到破坏时,你就会知道如何保护自己。

记者:患者和您的潜意识又是如何联系在一起的呢?是说我们已经发明出了类似于《盗梦空间》一样的可以进入对方梦境的装置了吗?

教授:很遗憾的告诉你,这还不行。患者与治疗师的潜意识融合完全是靠催眠和仪器来接通。我们不能在另一个人的潜意识里建造任何东西,高楼大厦什么的都不可以。我们也不能在另一个人的潜意识里无所不能,甚至不能随便给他们造成任何改变。我们能做的只是引导。引导患者意识到自己的问题,在这个过程中往往我们会陪伴患者去寻找某件东西,或者是进行自我融合。在找到后,或者是融合后,困扰着患者的城门又或者是墙,或者是任何的束缚物就会粉碎。结束思维之门治疗后,再进行几次深度催眠后,患者将渐渐康复。

记者:原来是这样,还以为我们可以和电影里面无所不能,那就太有意思了。

教授:很遗憾,那是不可能的。

记者:听起来好像你是个骑士,去拯救困在梦中的公主。

教授:也可以这么说,不过其实会更像是公主等待着别人去拯救。

记者:请问在这个过程中导师对你的影响有哪些呢?

教授:是导师给了我接触大量精神病患者的机会,可以说是导师为我打开了这方面的大门,在此感谢导师。

记者:可是你的导师已经死了。

教授:是的,这很遗憾。

记者:不,这并不遗憾,这是你所期望的。

教授:你在说什么?记者,你要为你的言行负责。

记者:这就是你的罪。承认吧,这就是你的罪。

教授:不!怎么可能......你......

记者:你不是让我揭开面具吗?那还记得我这张脸吗?我亲爱的学生。

教授:不!你已经死了!为什么!为什么!不!我的潜意识受到了污染!为什么我保护警报器按下后没有反应!不可能!你已经死了......你已经死了!

记者:亲爱的学生,这是我发明的仪器,我发明的疗法,我当然知道怎么会让你的警报系统失效。来,拥抱你的老师吧,给你荣华富贵,自己却被逼跳楼的老师。看看我的头,看到了吗?它是不是正在碎裂,看到这白花花的脑浆了吗?据说我掉下去的时候脑浆都渗入了土里。来啊,快看看我的脸,我的眼睛,是不是血肉模糊了一片。来,让老师抱抱你。

教授:你......你快滚啊!滚啊!离我远点!哪来的闪光灯!不要照!不要照!救命啊!

场景:风和日丽的午后,在学校教学楼的楼顶上,女孩正关切的看着昏迷的教授。教授嘴里一直嘟囔着救命。

教授:救命!救......那......你.......

女孩:你可算醒了!到底做了什么噩梦让你这么害怕?

教授:你......你到底是谁!别眨着无辜的大眼睛!装作孩童的模样!你到底是谁?

女孩:叔叔,你怎么了?为什么突然这个样子?我有这么吓人吗?

教授:你是如何污染我的潜意识的!让我在潜意识中做梦!你到底是什么人?

女孩:叔叔......你的样子好可怕啊......呜......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你这样了啊......

教授:你哭也没有用!你到底是什么人!

女孩:呜......人家找了你一晚上......看到你在这里晕倒了......叔叔......你这样我好害怕啊.......你是要伤害我吗?

教授:别哭了!

女孩:呜......

教授:好吧好吧,我错怪你了,来,让叔叔抱抱。是叔叔不对,叔叔做了个很可怕的噩梦。哎,你干嘛弹我鼻子尖?

女孩:听人说,这样子噩梦就不会成为现实。

教授:好啦,擦擦眼泪,告诉我咱们是这是在哪?今天的游行呢?

女孩:在下面,今天院服游行。他们都穿着各色的院服举着各系的牌子走着呢,带着的是五颜六色的色块面具,只露出眼睛鼻子和嘴。哎?大人说的面膜是不是就是这样啊。

教授:在哪呢?带我去看看吗?这个世界每天风景也会变化吗?

女孩:会随着游行不同而变化,是不是很好玩啊。

教授:这个校园有些眼熟。

女孩:那我带你下去吧,还是叔叔想在楼顶上看?

教授:等等,我想想,为什么这里这么眼熟?楼下的湖,那边的假山和亭子,那边的操场......这里.......这个学校叫什么?

女孩:我也不知道,从来没有出去过这里。

教授:那你想出去吗?

女孩:想。

教授:好,那现在我们下楼,我们先去七楼看看好吗?

女孩:去七楼做什么?那是什么啊?我之前会在这里坐上一整天,游行很好看的,叔叔你不想多看看吗?

教授:我更想去确认一件事。来,拉着叔叔的手,带我去七楼吧。

女孩:好吧,我从来没有下去过,有些害怕......

教授:你从来没有去过吗?

女孩:没有......我害怕......越往七楼走我越害怕......怎么办叔叔,我们不要去了吧。

教授:有叔叔保护你,什么都不要怕。

女孩:为什么要到这个教室,叔叔,这里还贴着封条。我们走吧,离开这里吧,我害怕。

教授:没关系的,我试试怎么开门。一!二!三!

女孩:啊!尸体!啊!

场景:在昏暗的教学楼楼道里,贴着封条的门被打开,里面是间陈旧的教室,桌椅上都是灰。黑板上还写着许多公式,在天花板上吊着个大肚子的女尸,她的眼睛流着血一样的泪水,舌头伸的长长的。在门口是吓得坐在地上的教授抱着尖叫不停地小女孩。这时女尸的眼睛突然转向了她们。

教授:快跑!快!

女孩:可是我们去哪?

女尸:罪......你要赎罪......

教授:如果这间房就是715教室的话,那么我大概知道这是哪里了。跟着我走就好!

女孩:可是......我怕......

教授:怕什么!这都是你!游行的人是你!那个女尸也是你!

女孩:什么?为什么......为什么都是我......我没有做错任何事情啊......

教授:哎,你将你自己分为了几个部分,一个是依旧想要找回自我,善良的你,也就是现在的你。一个是迷茫,只好随着大流走,麻木的你,也就是游行的人们,还有一个是沉浸在他人罪过中,想要复仇,充满恶意的你。这三个部分将你的精神撕裂。在善良的你与恶意的你对抗中,现实生活中表现出来的你就是麻木而冷漠的样子。

女孩: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

教授:没什么,不能理解的话我会慢慢告诉你该如何理解。往这边跑,还有力气吧。

女孩:嗯,可出了教学楼怎么走,我们会撞到游行的人。

教授:那更好,你首先要接受的是处于麻木逃避状态,不愿对自己负责的你。

女孩:什么意思?叔叔你到底在说什么,我听不懂啊!

教授:嘘,你听,脚步声......她下来了!

女孩:啊!

教授:别叫!不然会被发现的!这些都是你自己而已,不要害怕,她们伤害不到你,任何事物都无法在你的潜意识中伤害你!来!前面就是游行的人了!我们一起钻进去!

女孩:不要,她们从不接受我,我也想参加游行,开始没人接受我,她们从不听我说话,我跟着她们走也无法到达尽头,她们会走的很快,我跟不上的。

教授:那就拥抱她们。

女孩:什么?我......我不敢。

教授:没关系,你一直把她们看成是与你不同的人才会有距离感。现在开始,你就把她们都当做是自己就好了。快,游行的人在这里,我们快进去。

女孩:那她们会很快消失的。

教授:有我在,这次不会这样。按我说的做,好吗?不然我不能保证你摘掉她们的面具后下面是什么。

女孩:好......那我该怎么做。她们穿的这么好看。而我......我不敢钻进去啊。

教授:来!这边!快!

女孩:临床心理学......这是什么意思?

教授:什么!不,这身衣服是我研究生时期的院服,还是我设计的,不对。这......这些面具......我全都见过......不对......不对......

女孩:叔叔!我该怎么做,她们开始加快速度了!

教授:不用担心,现在开始你要把她们当成你,不要有任何焦虑和恐惧的心。去离你最近的人,抱住她的腿,对她说,我就是你,你就是我,我们是一体的。我在此接受你,我接受我自己盲从的一面,接受自己逃避的一面。记住,她们本身就是你,你要向对自己说话一样告诉她们。

女孩:这样......会管用吗......

教授:按我说的做!然后接着说,我接受我自己,我也接受你们,你们都是我。现在我需要你们的保护,我需要自我保护。

女孩:那......那我去了!啊!为什么游行队伍停了!为什么!啊!为什么都在看我!叔叔!叔叔!我该怎么办!我好害怕!

教授:不要怕!你就把她们都当成镜子,快说!快按照我说的说啊!

女孩:你们都是我......我就是你们......我接受你们......我接受我自己.......我接受盲从的自己!接受逃避的自己!我不再逃避了!啊!

教授:别怕!我来了!烟花?烟花!你说的每天进入尽头后也是这样的烟花吗?

女孩:是的.......可这里明明不是尽头,为什么......为什么她们都变成了烟花......

教授:那是因为你接受了她们,也就是你接受了自己麻木冷漠的一面。人只有接受自己的每一面才能够成为完整的人。逃避是只会让你的心分裂。

女孩:明天早上她们还会出现吗?

教授:不会的,也不会再有明天早上,现在你只要再去接受恶意的自己,我们就可以从这里出来了。当你醒来的时候,你会忘记我,但是你会见到的真正的日出。真正的日出要比这里的日出美上一百倍,相信我,你绝对会喜欢的。

女孩:我不想忘记你,我不想自己一个人。

教授:你永远都不会是一个人,我保证。我们会以另一种方式相识。

女孩:她们......真的都是我自己吗?

教授:是的,这里所有的人,除了我之外都是你自己的化身。下面,我们要去找那个女尸了。你要主动走过去,伸开双臂,即使她向你扑来你也不要害怕。你要对她说,我接受你,我原谅所有人,也原谅自己。

女孩:可是她好可怕,叔叔.......

教授:乖,别哭,叔叔给你擦眼泪。我们现在去找她,否则她总会以不同的方式出现。她是你的自我防备,是你过去伤痛的应激反应,是你每天晚上抓人的黑影。不过这些都会结束的。

女孩:不要......不要叔叔,我不想进这个楼了,我.......脚步声......越来越近......不......不!不!不!

教授:冷静些!有我在!不要怕!

女孩:啊!她出现在面前了!叔叔!她!她!她!

教授:她就是你啊!快过去,伸开双臂,什么都不要怕,相信我,就像刚才一样相信我!

女孩:好......我......

女尸:罪......赎罪......

教授:快抱住她!然后把我教你的话说出来!

女尸:罪!赎罪!罪!罪人!

女孩:我接受你!我原谅所有人!也原谅自己!

教授:接着说!我不再需要你的保护!我能很好的保护我自己!请你消失吧!快说啊!

女孩:我不再需要你的保护!我能很好的保护我自己!请你消失吧!

女尸:罪.......

女孩:你......也是我......

女尸:不......不要相信......罪人......

女孩:啊!烟花!她也变成了烟花!叔叔!

教授:你做的很好,过来吧,辛苦了。

女孩:呜......呜......叔叔,为什么我心里感觉重了很多......有种说不出的感觉......我觉得我无法承受了.......

教授:你可以的,你要相信你自己有能力承受所有的东西,不需要任何人的保护,不需要任何方式的逃避,你看刚才,你不是做的很好吗?别哭了,爱哭鬼,来,抱抱叔叔,叔叔带你走出去。

女孩:可是,走出去了会不会就见不到叔叔了。

教授:等你睁开眼后,我依然会在你身边,我保证。

女孩:一言为定!

教授:一言为定。接下来我们只要找到校门就好了,你对这所学校有什么感情吗?为什么会是这所学校?

女孩:我也不知道......这是哪里?叔叔之前来过吗?

教授:这是我读研究生的地方。

女孩:那叔叔应该也很熟悉这里吧。

教授:是啊,闭着眼睛都知道该怎么走。你知道路吗?

女孩:不知道......我从没下来过......

教授:来,拉着我的手,我带你走出去。

场景:在铁门前,站着教授和小女孩。外面是迷蒙的白雾,里面是学校宏伟的建筑。小女孩推开大门走了出去,教授也跟着走了出去。但一切没有结束,他们来到了长满鲜花的绿色的旷野。

教授:不对,为什么没有结束......你......隐瞒了什么......

女孩:我想和姐姐道别。

教授:姐姐?你还有个姐姐?

女孩:是啊,她住在这里,我很久没有见过她了。这片草原很美吧,到处都是盛开的紫色的、粉色的野花。我很喜欢呢。

教授:你的姐姐在哪里?她住在哪?难道说是双重人格吗?这么说的话,姐姐是封闭在潜意识之外,妹妹则困在潜意识城中,分裂成了三部分。

女孩:啊?你在说什么啊,叔叔。姐姐就住在那里,看到了吗?那个小院子。特别好看吧,姐姐喜欢花,总是喜欢种好多好多花。她平时住在小木屋里,木屋外面就是花园。快来啊,快!追我来啊!姐姐!姐姐!我们来了!

教授:喂!你慢点!直接推开门好吗!不敲门吗!等......等......路.......路娜.......怎么.......怎么.......

路娜:会是我?在潜意识的世界里,你还是那个样子,你看,我是不是也是你记忆中的样子。

教授:是......你依旧那么美,可是......可......

路娜:你是说那个人不会是我吗?你应该知道,我一直在等你啊,可你一直没有来,我就一直一直的等你。最后只好想到这种办法,我想你。

教授:二十年多年了,我也想你。

路娜:那你为什么不进屋呢?

教授:我不敢相信你这是真的,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路娜:你答应过我,要娶我的。你忘了吗?我一直在等你啊,等你娶我。

教授:路娜......我......后来.......后来你过的如何。

路娜:后来是指什么?路露死之后?还是爸爸死之后?

教授:对不起......

路娜:之后你也知道,我得了很长时间的抑郁症,后来转成了精神分裂。再后来爸爸跳楼了,我跟着妈妈去了国外。在国外,我的病治好了。后来我就一直呆在国外学习,生活。今年才回国。我一直想办法找你,但是不知道该如何安排我们的见面,只好用这种方法,你......不会怪我吧。

教授:不,是我对不起你,我怎么会怪你。这些年我也一直想着你,想要找你,又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你。

路娜:这么多年了,即使在国外,我还是想你。其实那个资料都是假的。我没有男朋友。在病好后,我一直忙于学业和工作,现在的我已经有了自己的公司。其实你的RA仪北美代理商就是我。

教授:路娜......我......

路娜:你结婚了吗?

教授:结了......两次......

路娜:也是,我在报纸上看到过你的采访,你有两任妻子,第一个是医药大亨的千金独女,后来医药大亨和妻子因为车祸意外身亡后,你的第一任妻子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就自杀了。不过你也是靠着医药大亨的人脉和金钱,将你的RA仪推广到了世界范围,也让你成为了世界上首屈一指的心理治疗师。之后,过了一年,你又娶了个嫩模当妻子。是这样的吧。你看,你的消息我一直在关注呢。

教授:是的......你其实不必如此。都过去那么多年了......

路娜:很多年吗?二十多年吧算是,可你在我心里依旧是那个帅气的学长啊。学长,我这么叫你,你还会答应吗?我等了你很多年,只是想问你这句话,你爱过我吗?

教授:爱过。

路娜:那如果你和嫩模离婚了,我还有机会吗?你会实现你的诺言,娶我吗?

教授:对不起......我对不起你......路娜......

女孩:那你觉得你对得起路露吗?

教授:什么?

场景:在木屋里站着长发飘飘二十出头的年轻女子,教授一脚踩在小木屋的台阶上,一脚还在身后的花园里。花园里,之前站着的女孩变成了有着和屋里女人相同容貌的人。

路娜:你觉得你对得起路露吗?

路露:你那时候说要娶我,你说你爱我。说要不是因为我的姐姐,你早就会跟我在一起。结果我怀了你的孩子,我们说好了要私奔,那天你却没有来,我一直在等你。

教授:我......这......不对,你早就死了!你早就在715教室自杀了!怎么会在这里!路娜,这是怎么回事!可恶!怎么保护警报器不起作用了!

路娜:别费力了,整个脑电波共振RA仪是爸爸发明的,思维之门疗法也是爸爸发明的。他当时就是根据我们姐妹的脑电波进行的研究。所有的研发,我们都参与了。对于这部仪器我们比你更熟悉,也更知道你不知道的细节。比如如何让你的潜意识陷入梦境。

路露:我们是孪生姐妹,有着天生的心灵感应,你觉得什么会将我们分开呢?

路娜:死亡吗?

路露:可死亡让我们更完整。

路娜:这是我和路露的世界,我们本来都应该拥有美好的未来。是你,毁了这一切。

路露:715教室是我们相遇的地方,那时我和姐姐在读本科,你读研究生。我们的老师那天生病了,你来给我们讲课。就是那天我喜欢上了你了。

路娜:那天你穿着白色的衬衫,阳光洒在你的脸上,照耀着你的细长浓密的睫毛和你那乌黑的头发。在那个瞬间,我仿佛听到了心跳的声音。你的一举一动都比黑板上那些先贤们研究的真理更像是真理,你的每一句话都令人入迷。仿佛你本身就有着催眠的能力,让我们无法自拔陷入你编织的梦里。

路露:后来我去办公室找老师又遇到了你,你说你一开始就留意着我。

路娜:后来我去操场打球又遇到了你,你认出了我,并且邀请我一起打球。

路露:后来我们三个人就经常在一起玩,你对我说,我是你最爱的人,你说等你毕业就娶我。

路娜:你也这么和我说过。那时的我们还很傻,傻到要防备自己的孪生姐妹。甚至在你说你最爱的人是我的时候,我还会有种胜利感。觉得我比妹妹要强,你就是我的战利品。我之前无数次的问你该什么时候向路露坦白,你总是说,路露喜欢你,你怕伤害她。

路露:但后来我怀了你的孩子。

路娜:我知道了真相。

路露:你一直在玩弄我们姐妹,可我们还是那么爱你。

教授:对.......对不起......

路娜:我原谅你。你做什么我都会原谅你,当你又以我们第一次相遇时的容貌衣着出现在这里时,曾经发生的一切我都可以原谅。即使再怎么被你伤害,即使你的真心不在我身上,但看到你,就已经足够了。

教授:谢谢......

路娜:能再抱抱我吗?我只想让你再抱抱我。

教授:好的,路娜你还是那么善解人意。你永远都是这么温柔。

路露:可我不会原谅你。

教授:路......!啊!什么!这是什么!血!血!你......

场景:小木屋内的路娜微笑着看着背后被插了一刀的教授,教授倒在地上,满身是血,手微张着,吃惊的看着路娜。在他身后是路露,绕过他走到了路娜身边。

路娜:这个局你还满意吗?

路露:这是我和姐姐精心设计的,但你之后有人对RA仪进行了改造,让我们无法不暴露些什么。

路娜:游行的队伍,你想起来什么了吗?

路露:那是我们看的电影里的画面,还记得吗?叫《红辣椒》,里面的精神病患者的世界里也有着盛大的游行。那时你说,里面用梦治疗精神类疾病的仪器现实生活中也有就好了。我悄悄告诉你,有这种仪器,爸爸正在研发。你立刻感了兴趣,问了我许多问题。而我傻乎乎的什么都告诉你了。没想到之后,你却趁我爸爸不备,偷了他的论文,偷了他的产品,最后还把他逼上了死路。

路娜:其实你当时接近我们两个人,就是因为爸爸是你的导师。在很早前,你从别人的嘴中听说过,爸爸在做可以震惊心理学界的发明。

路露:我给了你机会,让你认罪,可是你仍不认罪。难道你觉得你身上所有的名誉都是属于你的吗?当你害死我们爸爸的时候,你在想什么?当你杀了你第一任妻子的时候,你又在想什么?

教授:我......我没有杀人。

路娜:笑话,你是世界一流的心理治疗师,你的第一任妻子是因为受不了父母去世的打击而自杀。如果你真的不想让她死,直接进行心理干预就好。可是你没有,很可能你是催眠了她,指使她自杀。而且很有可能,她父亲的死也与你有关,或许也是你给他催了眠。因为她的父亲是带着她的母亲出行的时候掉落山崖。最后他全部的财产都落在了你的手上。

路露:你还说你没有杀人吗?现在认罪还来得及,不要在对我们进行什么心理分析,真是笑死人了。看你一本正经的分析,犹如一个傻子。

路娜:一个可爱的傻子。

教授:我......我还有孩子......放过我吧,好吗......如果是惩罚,你们已经惩罚够了。你们既然懂这个装置,就知道如何可以让它停下来。

路露:为什么要停下来呢?我们不会让你死的,那样就跟你做的事情没有任何的区别。

路娜:所有人都知道思维之门的风险,大家只会觉得你是在治疗中出现了意外。最后你还是会被刻在心理学的丰碑上,成为一个悲剧英雄。而我们可怜的爸爸,则什么都不是。

路露:我们也什么都不是。但所有人会知道是你的仪器出现了问题,作为创始人的你,使用仪器的时候出了意外。那样你的仪器就不会有人买了,医院也会考虑去用更好的仪器来替代。

路娜:所以,我们的仪器就可以投入市场了。

教授:你们的......你们......你们是在剽窃我的成果!啊!不要踩......不要!

路露:不让你受点苦还真的不行啊。明明是你剽窃爸爸的作品。我们不过是建了个团队,将爸爸的作品进行了更多的完善。其实爸爸在RA仪上做了两个方案,你的是其中一个。另一个只有我们知道。

路娜:而我傻到差点告诉你。

路露:还好没有。这样你的仪器就会卖不出去,你就会破产,你的嫩模也会因此离开你。她本来就是为了钱和你在一起的。

路娜:听起来不错,提前恭喜你。

教授:不要这样......

路露:为什么呢?你还害了多少人呢?其实我早就想举报你了,你收取贿赂,还猥亵年轻的女病人和护士。可惜没有确凿的证据,而且只是把你交给政法机关就太没意思了。

路娜:什么时候你开始变成这样的呢?还是说你一开始你就是这样,只是我们都被你之前那纯真无邪的外表所欺骗,被你的甜言蜜语所哄骗,相信了你许诺的未来。即使我们再小心,还是无可避免的掉入了你的陷阱。

路露:如你的第一任妻子一样。

路娜:如你医院里的许多护士和病人一样。

路露:时间差不多了,也该结束了,你还有什么话想说吗?

教授:孩子......我还有孩子......孩子是无辜的......

路露:那我的孩子呢?那个时候我可是怀了你的孩子。

路娜:所以我才选择退出,用另一种方式和我的妹妹永远生活在一起。

教授:什么?你退出?不是......不是路露......

路露:你以为我吊死在了715了吗?我可没有那么傻。在我们约好了私奔,而你一晚上都没有出现的时候,我的心就已经死了。是我的傻姐姐,她比我更爱你。

教授:路娜......

路娜:我想成全你和路露,我爱你,我也爱路露,我不希望自己成为你们的阻碍。最好的办法就是永远的消失,这样子你们就可以真的在一起了,不用再顾虑我的感受。我希望用自己的生命换取你们的幸福。

路露:可是我无法接受,我最爱的姐姐为了成全我的爱情而自杀。于是我和爸爸,妈妈商量,用我的名字办了葬礼。我以姐姐的名字活了下来,就好像姐姐从来没有离开过一样。因为我们长得一模一样,即使是亲生父母有时候也会搞混,所以我只要在说话和习惯上模仿姐姐就好。但说来也奇怪,之前从未觉得和姐姐这么近过,曾经因为你还防备着姐姐。但在姐姐死后,我却感到了一种融合,仿佛姐姐与我是一体。

路娜:我们永远都在一起。

教授:孩子......孩子呢......你没有死的话!我的孩子呢!你给打下来了吗......

路露:没有打,最后我还是生了下来,把她当做姐姐生命的延续。而且你见过她啊,别说这么快你就忘了。不过你可能并没有机会再见到她了。放心吧,我会替你问好的。

教授:难道说......不!不会的!你们!你们要把我拖到哪里!为什么我还没有死!

路露:只是让你失去反抗能力而已,你也知道在潜意识中除非自己的精神崩溃,否则没有什么能够真正伤的到你的。这把刀也不过是让你丧失反抗的能力。

路娜:把你拉进小屋,是为了给你治疗,放心吧,有我在,你的伤会好起来。只是你会永远被困在我的潜意识中,永远永远的陪伴着我。就像当初你曾承诺过的一样。你说永远不会让我一个人,永远不会让我孤单。这一天,我等了太久。

场景:在纯白的房间里,两个银色的金属仪器被放在两张白色的床上,之前床上躺着的穿着病号服的瘦高女人已经起身,开始换上精致的套装。另一张床上的教授睁着眼睛,呆滞的望着天花板。护士正在旁边收拾仪器。

教授:路......路......

护士:生命维持系统已经装好。这里每两天会有他的助手过来收拾打扫。预计后天他就会被发现。

路露:现在轮到他是公主,等着被骑士拯救。哎,看到他现实生活中什么样真是失望,没想到当年的那么帅气的他现在是个斜顶大肚子。果然时间是把杀猪刀,对他格外不留情啊。真是丑。

护士:这些资料该怎么办?

路露:把包里那份伪造资料拿出来,刚才仪器运转的时候,你有没有检查过这里?

护士:检查过了,所有房间和楼层没有摄像头,针孔摄像头也没有。

路露:很好,这毕竟是他的秘密治疗室,和在医院里的正经治疗室不同。这里都是些不走医院程序,愿意花大价钱让他单独治疗的人。据说他现在已经很少再医院为人治疗了。

护士:是的。据说教授他每个月靠单独治疗的钱就能买两栋别墅。

路露:而且哪个心理治疗室旁边会有情趣房,真是让人恶心。谁知道他对那些来求医的富家小姐们做过什么。

护士:他也想对我......还好没有得逞。

路露:我之前和你讲过风险,只有年轻貌美的护士,能让他的助手离开这里。

护士:那他现在怎么样?

路露:他将要永远被姐姐困在潜意识中,陪伴她,这个结局也不错,姐姐终于等到了他。嗯?你的表情好像是要问什么?说吧,你想问什么?

护士:这个人......真的是我的亲生父亲吗?

路露:是的,你觉得怎么样?爱你的父亲吗?他现在可是心理治疗界的权威。

护士:不,我只觉得很失望,感到很恶心。

路露:那就穿好衣服走吧。我很期待他被助手发现后,第二天报纸上会登什么。我们得赶紧回去,赶在那之前把我们的产品推到市场上去。

护士:好的,妈妈。


简书对话创作大赛——你写对话,我出10000!

最后编辑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或内容合作请联系作者
  • 序言:七十年代末,一起剥皮案震惊了整个滨河市,随后出现的几起案子,更是在滨河造成了极大的恐慌,老刑警刘岩,带你破解...
    沈念sama阅读 140,587评论 1 295
  • 序言:滨河连续发生了三起死亡事件,死亡现场离奇诡异,居然都是意外死亡,警方通过查阅死者的电脑和手机,发现死者居然都...
    沈念sama阅读 60,384评论 1 254
  • 文/潘晓璐 我一进店门,熙熙楼的掌柜王于贵愁眉苦脸地迎上来,“玉大人,你说我怎么就摊上这事。” “怎么了?”我有些...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92,492评论 0 206
  • 文/不坏的土叔 我叫张陵,是天一观的道长。 经常有香客问我,道长,这世上最难降的妖魔是什么? 我笑而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0,584评论 0 171
  • 正文 为了忘掉前任,我火速办了婚礼,结果婚礼上,老公的妹妹穿的比我还像新娘。我一直安慰自己,他们只是感情好,可当我...
    茶点故事阅读 48,270评论 1 250
  • 文/花漫 我一把揭开白布。 她就那样静静地躺着,像睡着了一般。 火红的嫁衣衬着肌肤如雪。 梳的纹丝不乱的头发上,一...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38,517评论 1 167
  • 那天,我揣着相机与录音,去河边找鬼。 笑死,一个胖子当着我的面吹牛,可吹牛的内容都是我干的。 我是一名探鬼主播,决...
    沈念sama阅读 30,227评论 2 266
  • 文/苍兰香墨 我猛地睁开眼,长吁一口气:“原来是场噩梦啊……” “哼!你这毒妇竟也来了?” 一声冷哼从身侧响起,我...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9,001评论 0 161
  • 想象着我的养父在大火中拼命挣扎,窒息,最后皮肤化为焦炭。我心中就已经是抑制不住地欢快,这就叫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
    爱写小说的胖达阅读 28,705评论 6 223
  • 序言:老挝万荣一对情侣失踪,失踪者是张志新(化名)和其女友刘颖,没想到半个月后,有当地人在树林里发现了一具尸体,经...
    沈念sama阅读 32,339评论 0 211
  • 正文 独居荒郊野岭守林人离奇死亡,尸身上长有42处带血的脓包…… 初始之章·张勋 以下内容为张勋视角 年9月15日...
    茶点故事阅读 29,105评论 2 211
  • 正文 我和宋清朗相恋三年,在试婚纱的时候发现自己被绿了。 大学时的朋友给我发了我未婚夫和他白月光在一起吃饭的照片。...
    茶点故事阅读 30,432评论 1 222
  • 白月光回国,霸总把我这个替身辞退。还一脸阴沉的警告我。[不要出现在思思面前, 不然我有一百种方法让你生不如死。]我...
    爱写小说的胖达阅读 24,131评论 0 31
  • 序言:一个原本活蹦乱跳的男人离奇死亡,死状恐怖,灵堂内的尸体忽然破棺而出,到底是诈尸还是另有隐情,我是刑警宁泽,带...
    沈念sama阅读 26,950评论 2 208
  • 正文 年R本政府宣布,位于F岛的核电站,受9级特大地震影响,放射性物质发生泄漏。R本人自食恶果不足惜,却给世界环境...
    茶点故事阅读 31,335评论 3 200
  • 文/蒙蒙 一、第九天 我趴在偏房一处隐蔽的房顶上张望。 院中可真热闹,春花似锦、人声如沸。这庄子的主人今日做“春日...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5,571评论 0 8
  • 文/苍兰香墨 我抬头看了看天上的太阳。三九已至,却和暖如春,着一层夹袄步出监牢的瞬间,已是汗流浃背。 一阵脚步声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5,897评论 0 163
  • 我被黑心中介骗来泰国打工, 没想到刚下飞机就差点儿被人妖公主榨干…… 1. 我叫王不留,地道东北人。 一个月前我还...
    沈念sama阅读 33,295评论 2 226
  • 正文 我出身青楼,却偏偏与公主长得像,于是被迫代替她去往敌国和亲。 传闻我的和亲对象是个残疾皇子,可洞房花烛夜当晚...
    茶点故事阅读 33,414评论 2 228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五月底江苏一代进入了夏季农忙时节,收油菜籽收蚕豆,也是杏子枇杷成熟的季节,自家种的桃子还有一段时间。 想起母亲种了...
    沐子2阅读 3,044评论 0 1
  • 真实的世界就是这样,非黑即白 能公平的是永远的不公平 爱情最初模样就是这般 大张旗鼓的热恋久不过细细长流的平淡 荒...
    青柚昔鹿阅读 212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