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一树繁花落下

图片发自简书App

合欢树下夜色温凉,空气里却弥漫着浓浓的血腥味。

鲜艳的红,到处都是血红!于是为了掩盖,一把火烧了起来,熊熊火光冲天!将夜里得锡城照的格外明亮!

为了以防万一黑衣人们又将伊府搜查了一遍,当来到合欢树下是,他敏锐的看到了她,狠历的眸子一扫,却见虽破破烂烂却任能安稳去睡的她!

心里一紧,便走过去晃醒了她!

“对不起,对不起,我再也不偷懒了……”一边说一边使劲睁开自己的双眼,却见是陌生人!只是这陌生人生的实在太过漂亮!丹凤眼,薄嘴唇,翘鼻梁,而这都在一张如刀削般棱角分明的脸

“你是谁!”如寒风般凛冽的问话!不带丝毫感情!

“我叫伊语”小姑娘并不害怕!痴痴回答着

“你是这伊府的人”语气里更多了一思不怜惜,仿佛这个屋里的人都该死

“不,我不是这个府里的人,府里老爷是我舅舅,他受我父命养育我,却在父亲病重后,接收整个伊家,我只是他的仆人”说完眼里却没有一思悲伤,仿佛不是话中人一般

“我没兴趣知道你们之间的事,我想说现在你舅舅伊家已经全死了,而且都是我杀的,就剩你了”

“杀的好!那你带我走吧!”语气异常坚定!

“你凭什么认为我会带你走”男人嘴角微微上扬

“凭我不是伊家人,凭我赌你一定会带我走”清澈的眸子里透着坚定

“好!你跟我走,但你可不是去享福的”

“嗯!我一直都是劳碌的不爱享受”

“哈哈哈哈哈……”爽朗的笑声穿过“这可是你跟我走的!那就走吧”

一大一小后面跟着一群人,离开了,身后是漫天火光!

这一年,她叫伊语,他叫澄幾,她十岁,他十八岁,说来也奇,伊府在大火下什么都没有了,合欢树却丝毫没有损伤,反而在那一年异常繁盛

不知不觉,又一个十年,她二十了,他二十八了!

这十年里,她没有训成杀手,却做着杀手应该学会的基本常识!她在十八岁出任务时,第一个杀的是一个老妇人,和蔼可亲,面容慈祥!

“小姑娘,你就是这一代中明夜阁的义女”妇人笑笑的说着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你就一点都不关心自己的命么?”抚了抚手帕

“呵呵,别看老身一把年纪,你可不一定斗得过我,要知道这十几年的明夜阁不是没有收过义女只不过是杀不了我这个老义女的!”妇人淡定的笑到

“那就来吧!”一语既罢,白色身影立即移动,腰间软剑不觉间已经抽出

“哈哈,就这速度,连之前几个都不如!”说着妇人手起剑落间,手上软件已染上了鲜血,而伊语身上狼狈的划开了几道口子,发绳也被切断,如瀑布般的长发垂下

一样的招式,一样的武器,不一样的面孔,一个苍老,一个稚嫩

就在这刀光剑影中,经验更胜一筹,就在那千钧一发之际,剑已挑断耳边长发,只听“铛”的一声,软剑掉落在地,一抹玄色衣衫立斜阳而站

“文清奶奶,如今您已高龄,是否该退位让贤了,久居要职对您养老可不方便”背影而对不看眼前人儿一分一毫

“澄幾,你今日若护她,来日你当如何?”眼中一抹浓情

“今日我若护她,来日我便一直护着她!”

“哈哈……好”就这样,最后的笑便一直停在她脸上,不知何时伊语手中的软剑已被他拿走,也不知何时妇人已死

“走吧!”说着身影向前

“噢!”说着跟着,低头跟着走

忽的,身形一顿“你是不是忘了什么东西了?”于是手袖一摆,一朵合欢花落于妇人胸前,两人离去

“伊语,你知道为什么第一次杀人时穿白色衣衫么?”

“不知道,可是伊语不懂不论在何时杀人,白色衣衫应该更惹人瞩目啊!”

“话随如此,第一次杀人是为了证明你是个合格的杀手,白色代表着祭服,如果你杀不了别人,就只能被别人杀死!”有种死面阎王的感觉

“那你为什么要帮我?”眼神暗了暗,感叹原来自己这么没用

“是我将你带回,自当护你一世周全”深不见底的眸光似乎闪耀着不为人知的光芒

“谢谢你,以后定不负你期望”

“记住,明夜阁不养闲人,除了武功高强之外,其他人都是废人!好了,你先回去吧!”说着抚上了脖子上那丝红痕,真不能想象如果自己晚去一步会是何种情况“伤口没什么吧!”他也不知道他自己在担心些什么

“没事,那我先回去了”征求在同意后,转身离去,身影虽有些狼狈,却不影响气质,独留身后那个男人

图片发自简书App

伊语,告诉我,我该拿你怎么办?

推门,已是浑身无力,如水一般摊在了床上

“如果我是你的敌人,你现在已经死了!”雄伟的身躯,斜靠在床栏边,可床上的人儿却一动不动

“澄夜,你说我是不是很失败?”语气里透着丝丝悲凉,感觉到床上人儿的不对,于是依床而坐,温凉的大掌抚上乌黑的长发

“不是活着回来了么?我还以为今日看不见你了呢?”

“人,不是我杀的,是澄幾”坐了起来“我是不是很没用?呆在这里的人都那么有用,却只有我连第一次任务都没完成!”

闻言,澄夜心中一凉,却依旧面不改色“可人已经死了,传言也只会是你杀的,你长处本就不是这”

“澄夜,你能给我讲讲这明夜阁的故事么?”

“好,明夜阁成立于一百年前,由有风氏为报当年太子救命之恩,而成立意向守护太子皇位,奈何太子仁爱无帝王之手段,即位不久便在手足相残中郁郁而终,于是明夜阁在为太子守丧七年后,重出江湖,历代接管人由武功最高者得之,切于江湖征收义女,而每人义女必须在击杀前任后方能成为明夜阁阁女,掌管一切大小事务,辅佐阁主,”说完眼神暗了暗“并且历任阁女也须二十岁生日前嫁与阁主”

“噢!那我现在就是阁女!可我武功不够啊”

“在你生下下任继承者前,阁主会护你周全”

“那,今天的妇人是?”

“是澄幾的奶奶,她本应早早退位可惜未有义女能打败她,而另一方面自她生下澄幾父亲后便离开了明夜阁也保了她一命,因为也有规定杀母留子,除非你能断情绝义杀了你的夫”

“好可怕的规定,唉!”

“不要哀声叹气,阁主定会护你周全”

“阁主啥时候会出现?”

“快了!”只是我跟澄幾你更希望谁当阁主呢

风吹雨成霜,时间禁不起磨打

在十八岁以后,便再也没有刺杀的任务落于身上,也能安心学习医术,却不想今天被老阁主叫去

“你已入门十年,十年里澄幾澄夜两兄弟保你不受训练,可你毕竟是我明夜阁的人,总不能一无是处”说着拿出了一个小瓷瓶“吃了它”没有丝毫容你反抗的气魄,而在这里服从便是天职,伸手接过尽数入喉

“他们两兄弟,你更喜欢谁?”没有丝毫不妥的问话,直入主题!“你应该知道澄夜虽是养子却从未有人看轻他”

“我知道,阁主待我们不薄”

“希望你一直这么懂事,要记住明夜阁一百年不倒必结下不少仇敌,若想洗白,不是一朝一夕的事,而且天下也不会同意”

“是,伊语知道了”

“所以我更希望你能明白断情绝义的重要性”

“我懂了”

“那下去吧!”

“是”行礼告退

闺房内看着那镜子里如花似玉的脸,想想这十年,自己不曾缺过什么,或许真的很幸运,在杀手的组织里却享受着小姐的待遇,十八岁后的两年让自己成熟了很多,有了这些回忆人生还有何憾

“咚咚”敲门声响起!“进来吧!”

“伊姐姐,这是三日后您二十岁生日礼服”

“放下吧!”于是礼服放到手边,丫鬟关门出去,说来也怪这历代只有一个女子的明夜阁居然被老阁主赐来一个丫鬟,无心其它

看着火红的凤冠霞帔,好美!却不想三日后便要嫁为人妇,可是连这婚礼也是这么残忍!

就这样,迎来盛宴!火红的嫁衣衬得美人更美!佳人端坐台上,台下是澄幾澄夜是只能阁主活着的生死赛

不知不觉间,两人的角逐已到了中期,澄幾空中一个回旋,澄夜一个向前,剑便没入了澄夜的胸膛,倒地前“澄幾,谢谢你,我终于解脱了,记得我们曾经一起活过的日子”说完便倒地不起,任鲜血就出却依旧笑着看向澄幾和高台上哪个为自己流泪的女子,她穿嫁衣的样子好美!好美……

仿佛只是一个插曲,澄夜被人带了下去,待澄幾换了盛装,走向高台,心中依旧隐隐作痛,在如何断情绝义,那也是和自己一起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兄弟啊……

图片发自简书App

行礼之后,洞房花烛,是这么美丽!佳人在怀“澄幾!我很开心做你的新娘,答应我,以后一定要好好活着!为我活着好不好?”十指紧扣,紧紧相偎

“大喜的日子不要说这种话,我说过我带你回来定护你一世周全”眼里满是深情

“澄幾!我爱你!遇见你我不后悔!”深情凝望

“我也是,纵这河山千里,风光无限,也不如你”说着吻上那魂牵梦萦的红唇,谁说人能无情,只是没遇到对的人,一生总有自己的牵挂

尝着芳香,却感到一丝甜腥之味,逐渐增多,于是放开佳人,正欲开口,伊语立即口吐鲜血,被一揽在怀

“语儿,你怎么了?”语气里满是急切

芊芊玉手伸出握上大手,气若游丝“幾!不要担心了,我只是先你一步,你要好好的,切莫让我伤心!好生照料自己”

“不!不”仔细看来却发现伊语脸色甚是苍白

“这辈子……我不后悔……遇见……遇见……你!”眼眶满是泪水和不舍,如果可以选择,我也愿意陪你,可是不行,是杀手注定断情绝义!可我又不能说,看君如此,我亦难安

“语儿,你怎么能丢下我,怎么舍得丢下我?”堂堂七尺男儿却在这一刻泪流满面,看的伊语好生难受,却无能为力终是眼角含泪魂归而去

就这样,红了眼眸,去了另一间房,房中人“幾儿,你终于来了?”

“为什么?”

“断情绝义!当然你也可以杀了我为伊语报仇!”

“你当我不敢么?”说话间手起刀落,人已毙命!却嘴角依旧挂着笑,眼底嘴角都是笑!

回过神,安生好了伊语,坐于坟前,痴痴的“语儿,你知道么?当初那一树繁花下是我此生最美的场景!现在想想,真不知当初带你回来是对还是错!你走了,澄夜走了,老阁主走了,你们都是要用这来教会我断情绝义么?不过你放心,我既答应了你好好照料自己,就会做到,待我向这天下证明,我便来陪你”

“澄幾!”应声回头,却见一女子立于身后

“有事?”凉凉音色不容置椽

“我已明夜阁女身份,要求你做好一名阁主”

“知道了”

“你不问问我么?”

“你站在这里就是最清楚的答案”

就这样,澄幾用了三十年去洗白,用了十年去称霸江湖,用了十年去隐匿最终让明夜阁淡出人们视线之外!

合欢树下,一人,一酒,一坟“语儿,现在我终于能来陪你了,你可不能嫌我老啊!哈哈!”说着看了看头上的合欢树“想当初咱们在一树繁花下相识,如今却阴阳相隔!语儿等我!”

待人发现,禀报阁女时已发现劳累大半辈子的澄幾已经没了鼻息“罢了!安排他们合葬吧!爱到了骨子里已经不能剔除了”

语儿!在许我一世待下一树繁花盛开……

我必好好爱你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