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与黑子

图片来自网络

闭眼细算,我已经有许些年没再想起黑子了。                           

                                      ——女孩


01

黑子是邻居大伯家的一只土狗,女孩能记得的只有它那一身黑毛,并不纯,夹杂着许些黄毛。黑子并不可爱,但作为一只在农村放养的土狗来说,它真的很乖,在她的记忆里几乎没有它汪汪乱吠,撕咬杂物的样子。

黑子是吃百家饭长大的,哪家炊烟升起,它便溜达到哪家。黑子讨饭不讨人嫌,安安静静地趴在桌子底下,等 人吃完,即使是些残羹冷炙,它也倍感满足。

村庄上与女孩同龄的人极少,因而她的大半个童年都是与黑子度过的。

女孩放学回家,骑着自行车从桥上冲下来,黑子远远地看见了,撒腿奔来,兴奋地绕着她打转,每天如此,乐此不疲。

女孩自家里搬出桌椅,打开书本写作业,黑子就静静地趴在地上,偶尔抬头看看女孩,再看看四周,时不时地起身走动两下,又再次趴在她的身边,不吵也不闹。


02

岁月总无情。

女孩长大了,黑子却老了。

黑子一身毛的毛尖都渐渐白得透明,显出许些年老的意味。

七八年了,黑子已经迈入了老年期。

女孩升入了初中,学业繁了,朋友多了,不再总念着那只披着夕阳的余晖向她奔来的黑子,甚至选择性将它遗忘在记忆里不知名的角落处。

每个周末回家,黑子兴奋地抬头,看见的只有女孩匆匆而来又匆匆而去的背影。

黑子很懂事,从来不闹,只是静静地趴在门口等着,等女孩闲暇之余想起它时乖顺地低下头蹭蹭女孩的裤脚,讨得女孩温柔抚摸它两下。

如此,黑子便足矣。


03

女孩忙于中考,疲于应试。待她再次想起黑子时,早已不见黑子的身影。

女孩想到了什么,却又极力否认心底的那点猜想。女孩装作不在意地问家里人:“黑子呢,这几次回家怎么都没看见它啊?”

“黑子老了,前几天刚走,你大伯就把它埋了。”

女孩嘴唇动了动,却没发出声。

女孩以为自己会哭,然而并没有,只是心里有些怅惘,轻叹了一口气。

“早就料想到有这一天了,不是吗?”女孩这样宽慰自己。


04

数年后,各种关于狗的影视大火。《忠犬八公的故事》《零下八度》……

是怎样的信任,又是怎样的爱,能支撑着它们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等待?

女孩总会轻易被其戳中泪点,而后泣不成声,大概是因为有共鸣吧。

女孩又想起了黑子,合眼,泪水滑落:“原来……对不起,黑子。我忘了……”


05

这些年,女孩前前后后养过不少动物,其中也不乏狗。但由于种种原因,为生活所迫,一次又一次地放弃它们。

最后养的一只狗,很调皮,也爱撒娇卖萌,经常把家里人气得哭笑不得,与黑子的乖顺截然不同。

然而,它们对于亲近之人毫无保留的信任如出一辙。

女孩不敢再养小动物了,尤其是狗,她害怕自己再一次的辜负。

“也许,有一天,我有足够的能力和信心了,有足够的耐心与爱了,我会再养只狗,它不需要很萌,也不一定要很乖,它的依赖与信任不再被我辜负,如此即可。”女孩这样想。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