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薄的民谣,妥协着喧嚣

    耳边是赵雷的《理想》,抬头是深圳的平安大厦,路上是匆匆的行人。暮色肆意起来,与一个失意的刚毕业的大龄毕业生来说,相得益彰。真实遇上写实,可能就在一瞬间将你融化,单薄的民谣遇上失意的知识分子,在矫情中抒发着情绪。

好声音到了第五季开始变得乏善可陈,而民谣的再次点燃可能是太多的失意的人群在缺乏情感积淀的世界中因为一句动人话而感觉到温暖,所以缺爱的我们为了那样一句话而无法自拔。李志的沧桑唱出了无法替代的《天空之城》:“爱情不过是生活的屁”受过爱情的伤的人最了解,感情激荡下的炙热城市下的感情充满利益也最脆弱,脆弱到一两句话便相爱相杀。“此刻我在异乡的夜里,感觉到你,忽明忽暗”。快节奏的交通,让我们最后都会客死他乡,感情的变化也如这城市热岛效应,忽晴忽雨。有人总是担心终有一天民谣会像所有的大街上的歌曲一样,烂熟到播放的时候夹杂着心酸苦楚的来一来看一看的招揽生意的打工小妹的声音,其实那个孤单的你行走在熙熙攘攘的嘈杂的街头,有些民谣有些歌词只为你一个人所述说,述说着你的不如意,你的心酸苦楚,你的沉郁苦闷,你的无人述说。

高晓松说,民谣太过单薄,以至于呐喊无声。也有人杞人忧天说民谣不只是谈情说爱,民谣歌手也只是抒发情感,有些情感甚至到了低俗。本来,人的情感各式各样,充满了戾气的社会,充满了愤怒的人群,挤满了这个繁华热络的城市,终于在爆发之前胎死腹中,变得现实,削尖脑袋的往上挤,有人把他定义成功。所以有人在好声音成功的第四季张伟之后准备复制,把那些翻唱的本来对大众音乐不屑一顾的民谣歌曲,本来对听众爱听不听的民谣歌手在唱火,或许就是他们本来不齿的东西,一切的民谣风复兴,一方面靠媒体的传播,另一方面也是烦躁的世界从虚情假意的粗重喘息声中多了一份真诚的浅唱呻吟。人类的内心本来是肮脏的,只不过情感有一百种,每一种的形式都不一样罢了!

民谣的大旗,张伟肯定无法扛起,那一个个桀骜不驯的民谣歌手,分分钟为了所有的灵感,疯魔成佛,有分分钟为了创作,幻化鬼怪。张伟只不过是时代媒体下的一个功利化的傀儡,与好声音的众多冠军一样,火不了。

说到民谣,就不得不提赵雷,那个总是让人觉得没有穿过上衣的赵小雷,第一次听赵雷是在失意的理想无法实现,“理想你今年几岁,你总是诱惑着年轻的人们”,听到这里还能忍住不哭的年轻人都是无心或者春风得意的。终于到了二十五以后的男人就开始遗忘心中南方姑娘,开始觉得理想越来越渺茫,在后来和心爱的她在北京分手,已经是两条路上的人,最后只好妥协着自己的肚子隆起,微胖的身材再也撑不起当初的勇气。

在即将离开郑州的时候路上听到了李志的《关于郑州的记忆》,所有的煤炉味道和郑州匆忙拥挤的人群让我想起了火车拉出来的城市总是那样过眼云烟,即使心里有个归宿也让人无法琢磨。

后来的民谣,也开始半听半不听了,从《七月上》到谢春花,那些孤寂冷觉的荒岛,由于太多的飘忽不定的忽明忽暗的感情变得小心翼翼,就像那些刚走向社会,伸手抓梦如伸手摘星一样,如履薄冰,战战兢兢!

或许再到后来,商业化的民谣再也找不回那时的我们,再也找不回当初的高晓松老狼弹着吉他说着理想,就像逐渐妥协的我们,再也找不回当初的我们。终有一天卸下负重的我们再也回忆不起那时听着民谣单薄的自己。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总觉得, 民谣是城市光怪陆离下的苟且, 是酒馆灯红酒绿里, 的偏安。 后来又觉得, 民谣是深巷里的老酒, 是一支黑...
    留阳阅读 4,748评论 20 55
  • 周末开了五年一次的金融工作会议,现在是第五次,成立了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这对当前的三会,可以起到监管的作用,...
    美林云阅读 44评论 0 1
  • 细细打量这屋子,不见得多么的金碧辉煌,但是一应家具摆设都低调中透露出不俗的身价,桌椅全是一色的紫檀木,椅背上皆是极...
    wonderfunny阅读 64评论 0 2
  • 少年不知愁似惆 梦马路遥途慢漫 背过乡间水 独为异方客 湖光澜澜不知美 绿柳轻拂乡水秀 愁绪眉间绕 故里千万里 山...
    也不二阅读 61评论 2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