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故事】青亲七彩才青春(76)

柒陆:冬至小伙伴聚餐吃火锅,突降大雪众人欢呼雀跃

结束了《古代汉语》考试之后,高亭玉忽然提起今天是冬至,问我们要不要去北门吃一顿火锅。今天室外的温度也接近0度,吃一顿火锅正好暖暖身子,我们便开开心心地向北门进发了。

冬天外出吃火锅的学生挺多的,且大多是一些大三大四的老生。可能是嫌学校食堂里的火锅价格略贵,量还少吧。也可能是感觉自己在学校的日子越来越短了,单纯地想多和朋友聚一聚。

找了很多家店铺,最终还是走进了老地方“赵记私房菜”,店老板大老远的见着我们就热情地走了过来,说:“呀,真是好久没有看见你们了。今天冬至,我刚进了一些牛羊肉,你们想吃什么,尽管点。我给你们打八折。”最后一句话,老板是小声说的,生怕被其他客人听见。

我们都做出一副“老板有心了”的样子。走进店内,找来两张方桌拼上,点了两桌小锅羊肉,再各加四碟小菜,就算齐了。我们一边喝着热茶,一边自由自在地唠着嗑。张圣、罗皓、徐常旭三人在开黑,吴畏、陈衡军二人在和女生们聊篮球赛,邓辉在录制、剪辑视频,我和叶子宇在讨论新的故事。

“小宇,我觉得这一段还是写得有些过了,主观情感太多,与主人公的人设不符合。”

“呃,好像是有一点儿。”

“不是好像……是你在前面没有做任何情感铺垫,后面也没有任何解释,主人公在中间由一个温柔善良的人转变成冷漠无情的人就显得很突然,让看故事的人瞬间就看不懂了。”

“行,那我再改改。”

说罢,叶子宇就开始埋头苦改,认真起来连香气扑鼻的火锅都吸引不了他。在我们千呼万唤之下,他才极不情愿地放下了手机,拿起了筷子。

徐常旭看着叶子宇嚼着羊肉,还是忍不住把手机拿起来单手敲击着什么,便开口问道:“宇哥,你又在写什么大作呢?吃饭都放不下。”

叶子宇抬头扫了我们一眼,有些尴尬地说道:“呵呵,没什么,就是突然来了点儿灵感,我怕待会儿忘了。”

张圣笑着调侃道:“没事没事,大作家都有这个毛病,灵感来了十头牛都拉不住。小宇现在也在向大作家靠拢了,值得庆祝。”

高亭玉忽然拍了一下张圣的肩膀,说:“你不要有事没事就损小宇,作为班长,应该要照顾同学。”

段芸也在一旁附和道:“就是,人家小宇上次还帮天涯出了一口恶气,哪儿像你呀,就知道躺在床上玩手机。”

面对女生忽然地围攻,张圣立马摆出一副委屈的样子,嘴里嘟囔着没有人心疼他这个班长。罗皓立即憨笑着表示他心疼,然后立马给张圣舀了一大勺羊肉,中途还不忘冲张圣眨一下右眼,看得我们直起鸡皮疙瘩。

我和叶子宇则是在一旁懵住了,没能理解段芸前半句的意思。邓辉便在一旁解释道:“段芸说的事,是上次你被巡逻队的成员堵在宿舍楼大门外,吹了大半天冷风才进来了。小宇第二天一大早就发了一篇抨击巡逻队的文章。”

哦!我俩这才恍然大悟。

蒙婉莲在一旁一脸好奇地问道:“小宇这次又写了什么哩?”

叶子宇把手机踹进兜里,想都没想就直接说道:“就是把我们班在舞蹈课上的遭遇改成了一篇小故事,现在还有一些小地方需要改改。”

邓辉闻言有些不悦地说道:“我去!你们叫我不要把视频发出去,原来是在这里别大招呢?”

“呃,小宇不是这个意思。”我赶紧解释道,“他只是把这件事当成一个素材,在故事里简单地提了一下,并不是完全照着这件事来写故事。”

“小宇,你改完了先发给我们看看呗!”

“对呀,不能每次都只给天涯一个人欣赏,让我们也欣赏一下你的大作!”

好吧,根本就没有人听我的解释,我还是安安静静地吃美味的羊肉吧!

待我们都吃饱了之后,王锐雯忽然发现店家的玻璃门上结满了霜,罗皓用衣袖擦了擦,外面不知何时飘起了大雪。

在南方,冬天偶尔会下点儿小雪,像今天这种大雪纷飞的场景可是两三年一遇,很是难得。于是,我们瞬间按耐不住激动的心情,迅速A出钱来结完了帐,然后立马就跑到外面玩雪。回到学校之后,王锐雯、蒙婉莲、高亭玉、段芸四名女生就开始带着我们到底踩点拍照,单人照、合照统统先咔擦个百十张。

由于下午既没有课,也没有考试,所以我们一直嗨到下午三点多才来到食堂二楼的炸鸡店,各点了一杯热乎乎的奶茶暖暖身子。窗外的大雪似乎没有要停的意思,反而有种越小越大的迹象。

这时,我们的手机几乎同时响了两声,原来是班主任在群里发了一条通知:“各位同学,现接到学校紧急通知,乌凌市已发布大雪预警,通往市区的道路近期可能会暂时封闭,请各位同学无必要别下市区,已下市区的同学情及时返回学校,避免大雪封路导致无法返回学校,影响参加考试。请各位同学相互转告。”

王锐雯看完后有些担心的问道:“啊?这马上就要放假了,如果到最后一天还在下雪,我们不会回不了家吧?”

其他女生也露出担忧之情,张圣随即安慰道:“哎呀,你们放心,我们南方什么时候连续下过一个多星期的雪?肯定不会影响我们回家的!”

陈衡军也在一旁附和道:“对啊!就算有影响,也不过是延迟一两天回家,回不到家是绝对不可能勒!”

吴畏抬头一脸坏笑地盯着陈衡军,说:“你们听,这个普通话考试考完了,小眼镜儿的方言又跑出来了。”

罗皓闻言就在一旁叫苦道:“哎!真是不公平啊,这小眼镜儿每天说话都带着方言,凭什么他就是一次过完,我还考了两次才过关啊!”

陈衡军这下可支棱起来了,很是骄傲的对罗皓说道:“这个你就不懂了卅,这就叫做天赋!”

哈哈哈!听着陈衡军从方言忽然转变成标准的普通话,然后一字一句精准无误地吐出最后两个字,我们再也憋不住大笑了起来。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