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酬并不是你以爱为名的借口

01

傣妹火锅涮得正带劲,慧慧的电话就来了:来如意公园门口接我下……

声音有些哽咽,语序有些混乱,看情况不妙,我放下筷子就跑。

等我赶到公园门口的时候,看到慧慧一个人怅然若失地坐在路边的凳子上,头发有些凌乱,路灯有些昏黄,她的影子被灯光拉的很长很长……

上车后,她呼吸有些急促,但又尽力平复着自己,从粗气里我闻到了厚厚的酒气,我说喝酒啦,她说喝了几杯,不碍事。

慧慧在一家五星级酒店做大堂经理,接待有道,酒量自不在话下,她虽然没醉,但显然她很累,如意公园离她上班的地方足有十公里远,按理她不应该出现在这里。

静默许久,她终于开口说话,她有些愤愤不平:你见过神经病么,他特么就是一个神经病。我知道她说的是张来,她刚交的男朋友,做工程管理,常在工地晃悠,由于负责土石方,常有酒局,也常喝的酩酊大醉。

慧慧今年快三十了,不管是迫于父母的催促还是她自己的意愿,结婚都迫在眉睫,张来是她在相亲八十次后确定的自己喜欢的一个,他什么都好,除了爱喝酒。无一例外,每一次喝多就跑到慧慧家,四脚八叉,往床上一躺,然后呼呼大睡,慧慧的思想又偏传统,此种行径,屡教不改,她还是忍无可忍,又重新再忍。

不为别的,因为她爱他。

每一次喝醉酒吵架,他摇摇晃晃却振振有词:我还不是为了我们的未来。

她今晚之所以出现在这里,是因为这里是张来的家,是她又一次把他送回家。

简单陪几个工人吃饭,他都能喝得半死不活,保安老张打电话让慧慧去接人的时候,张来还在喝,慧慧把倒满的酒一口闷下去,拖起张来就走,一路上吵着还要接着喝,让慧慧停车,不然就打开车门跳下去。

说到这里慧慧更不淡定了,说你见过这么幼稚的人吗,还要跳车……

还没等慧慧骂完,张来的电话就来了,问慧慧到家没,他要来慧慧家,慧慧一听直接骂道:你来我也不会开门,你去死吧!

骂完眼泪簌簌就流了下来,我也跟着骂道:魂淡,滚蛋吧!

然后我俩相视一笑,哈哈大笑。

《从你的全世界路过》里陈末说:喜欢上一个人,眼睛里除了她什么都没有,就连是被伤害,还拼命劝自己挺住,所以我们泪流满面,步步回头,可是只能向前走。

最终慧慧还是和张来分手了,这也是最好的结局,张来自己活在应酬里,他的爱情也死在应酬里。

02

与之相反的是我另外一位朋友,兰馨,她的口头语是:我有一个男朋友,他从来都不乱喝酒。

兰馨的男朋友被她唤作白白,我见过几次,阳光帅气,职场型男,供职于某大型集团,作为总裁助理,应酬自不必说,但从来没听兰馨讲过他因应酬回家闹事的不当行为。

有次小聚时我们调侃兰馨调教有方,犹拾珍宝,让兰馨传授我们调教秘诀,兰馨正襟危坐,一副言传身教的架势。

兰馨说她就是因应酬和白白结的缘,那晚大家都喝多了,白白却撑着最后一口不倒的气送她回家,然后倒在沙发上就呼呼大睡了,他的暖心他的正气让兰馨从此微醺着沉迷着。

结婚以后白白还是有很多应酬,但他立的规矩是让兰馨不要等他,自己先睡,而自己不管几点回家,看到兰馨熟睡后,从来悄悄去沙发睡,生怕吵到兰馨熟睡的幸福的样子。

听到这里,我们让兰馨不要再讲了,这哪里是在传授秘诀,就是赤裸裸地发放狗粮。看着她塑造的白白的样子,脑海里不由冒出这样的画面:

我希望有个如你一般的人,

如这山间清晨一般明亮清爽的人,

如奔赴古城道路上阳光一般的人,

温暖而不炙热,覆盖我所有肌肤,

由起点到夜晚,由山野到书房,

一切问题的答案都很简单,

我希望有个如你一般的人,贯彻未来,数遍生命的公路牌。

同样有应酬,张来把自己弄得兵荒马乱,而白白却可以处理得温柔如水。

生存从来不会优待任何一个人,生活却往往偏爱那些温润如玉、温柔如水的人。

应酬并不是你以爱为名的借口,内外兼修才会让你亦刚亦柔,真正的为你好不是被生活蹂躏得一身酒气然后回到家肆意妄为、恃爱无恐,而是尽管为了生活四处奔波却还是想回家和相爱的人紧紧相拥,说一句:辛苦你了,回一句:没关系,我愿意。

惟愿有缘人有情人终成眷属,每一份真情都不被辜负,每一次身不由己都有一个人在家等你,尽管你一身酒气,我还是很爱很爱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