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蠡小记》7.称兄道弟

7.称兄道弟

文种与范蠡一番交谈下来,都觉得相见恨晚。

  范蠡问文种:“子禽兄几次放下身份与我相见,不知我范蠡有何用。难道子禽兄这是要给官我做?文种也听出来范蠡这是要谈正事了。”

  文种说:“以贤弟这样的大才,委身于此,甚是可惜。只是现在楚国君王昏庸无能,奸臣当权,不是贵族,又无人引荐,就算再有能耐,根本无法进楚国郢都做官,如果楚国肯用或者能用力挽狂澜之人才,你在楚国这里辅佐楚王定能干一番大事业啊。” 

 范蠡回道:“你我皆是楚人,当然是希望能在楚国效力,但是现在这种情况看来是很难的了。如今楚国东边面临强大吴国,西边又有秦国的虎视。楚国的未来真是今人担忧啊。不过只要能牵制住吴国,不让吴国对楚国发动战争,那就是对楚国最大的效劳了。”

  文种道:“是啊,当年伍子胥带着吴国的士兵打入楚国,使得百姓生灵涂炭。还掘开我楚国先王的坟墓,鞭尸三百以解杀父兄之恨。不知贤弟可有什么办法能牵制吴国这个强大的敌人呢?”

  范蠡拿起案子的酒一饮而尽,说道:“我觉得现在能够牵制住吴国的就是与之相邻的越国。现在楚国已是江河日下,又不用有能力的人才。所以只有助越牵制住吴国。这样我们即可以救楚,这样也算是为楚国尽心竭力了,还能功成名就,光宗耀祖,说不定还能名垂千古呢。”

  文种说道:“刚才听贤弟这么一说,我突然茅塞顿开,我现在终于知道怎么报效国家了。现在楚国的国君只会任用一些没用的小人,我想前往越国去谋一份前程,贤弟如此雄才大略,是否愿意跟为兄一起建功立业呢?”

    范蠡说道:“我在这里也就是闲住,如果兄长不嫌弃,我当然愿意跟随。”

  两人越说越投机,越说越开心,范详夫妇时不时的就听到范蠡文种两人的笑声。范详老婆自言自语道:“我说县令大人怎么会几番来见小弟呢?原来大人也是个疯子啊。”

  范详笑了笑道:“县令大人是疯子的话,那我弟以后肯定也可以当官,因为他们都是疯子。”

范详这话把老婆也给逗乐了。

 这次过后,文种和范蠡走得更加亲近了。文种没事的时候就会经常买点酒过来跟范蠡吃酒,边吃边讨论今天哪个国家又去哪里打仗了,死了多少人啊什么的。然后又感叹那些为了战争而死去的人,还有战争给百姓带来的痛苦,道理谁都懂,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这不,才没两天文种又来找范蠡,不过这次不是来找范蠡喝酒的。

只见他一进门就对范蠡说道:“我已向上面写好辞职信,只等上面派人来接管这里了,到时咱们再去越国。”

  范蠡说:“都听子禽兄的,一切你说了算。等你处理好一切再说吧,急不来的。”

  文种道:“想必你也知道,辞官这事按一整套程序走下来,怕不是一时半会能批得下来的。”

      范蠡当然知道,这辞职信首先要送到郢都,等上面批示了还得等接管的官员到来交接完手头上的事才算完事,估计怎么的也需要两个月的时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