骗子

字数 9314阅读 234

他骗你,因为他爱你。

              ——题记

“骗子。”

“对不起。”

“我以为我可以赖你一辈子的。”

“我也以为我可以让你赖一辈子的...”

“那你为什么要走?”

“我...累了...”

“累?让我赖着很累是么...”

“...对,很累。”

“于湉你这个骗子!”

“是,我是骗子,以前说的都不算了,都是骗你的,我不会陪你一辈子了。”

“为什么...为什么你也不要我了...”

眼泪涌出,模糊了视线,弄湿了镜片。无助,无力,华晨宇想求他不要走,不要丢下自己,可于湉那绝决绝的语气让他害怕得不敢上前,他怕再听到些 什么会崩溃,他怕自己会被丢得彻底,他怕回到只有他一个人的从前。

“对不起...”

“说句对不起就会没事了么?说句对不起就可以当什么都没发生过么?”

“...”

于湉看着眼前几乎要崩溃的人心疼到不行,可他不可以去抱住他,不可以回头安慰他,除了对不起他真的不知道还可以说什么了。他不可以说自己为什么要走,不可以让华晨宇知道自己为什么反悔,他不可以让华晨宇以后更难过。

一个月前的医院里,于湉面对着医生感到呼吸都困难了。

“还有半年么...”

“对不起,于先生,半年是目前最乐观的了。”

“只有半年了么...”

“建议您尽快入院进行治疗。”

“治疗...希望大么?”

“这个...有百分之四十的可能是可以康复的...”

“百分之四十...也就是还有百分之六十可能我会死是么...”

“...抱歉...可以说是的...您尽快决定吧...”

“好...谢谢。”

开车回家的时候,于湉在发愣,一路上也不知道被多少行人多少司机骂了,可他哪还有心去在意这些啊。车子停在楼下,他没有下车,只是静静的望着那幢楼的某个窗户。还有半年,如果自己真的只有半年了,那华晨宇怎么办,他的花花该怎么办...

拿起手机,点开通话,深呼吸,然后挤出点笑容。

“湉湉~”

“在干嘛呢?”

“想你~”

“想我干嘛?”

“不干嘛,就想想你~”

“傻瓜,我晚上找桓桓他们有点事,吃完饭回来,晚点想吃什么给我电话,我给你带。”

“好~那你早点回来~”

“恩。”

“湉湉拜拜~”

“拜...”

挂断电话的于湉收起了笑容,再拨通桓桓的电话。

“喂?”

“桓桓?”

“湉湉啊~桓桓在做菜呢~咋了?”

“小白...你们在家么?”

“恩,我俩家里吃,桓桓今天大发慈悲的要给我炒好多素菜啊~什么土豆丝啊小青菜啊还有干锅白菜,好香啊~唉湉湉你也来吃吧~”

“那...行,我现在过去,我有事跟你们说...”

“啥事啊?”

“等我到了再说吧...”

“好~那先挂了~”

“恩...bye...”

于湉放下手机倒车,又恍恍惚惚的开着车。

到了宁桓宇家,开门的是白举纲。

“湉湉你来了啊~快进来进来~”

“舅你来了啊~先坐,我再炒个菜就好了~”

“恩...”

“桓桓~我来帮你~”

“出去出去,瞎帮什么呢,去坐着,马上就好了。”

“湉湉你看看这个死傲娇啧啧...”

“白~举~纲~”

“呵呵呵呵呵呵你看我家桓桓多好,手艺多好啊呵呵呵呵呵呵多贤惠啊呵呵呵呵呵呵呵...”

“找死啊!”

“我错了...”

于湉看着两个一直吵吵闹闹的少年,他沉默着,这几年里,他俩倒是真的一直没变过。

“可以吃了~”

“桓桓你好厉害啊~”

“那是~我可是你七哥啊~”

“是是是...”

“舅?你怎么不吃啊?”

“是啊湉湉,你好像连话都没说过...你咋了?”

“我...”

“你不是跟花花吵架了吧?”

“举纲你瞎说啥呢,他那怂样哪敢啊?”

“...”

“咳咳咳....到底出什么事了?”

“我...我有事要跟你们说...”

“说!”/“说!”

“我...今天去看了医生...”

“然后呢?”/“然后呢?”

“医生说...我可能...我可能只有半年了...”

...沉默...白举纲傻眼,宁桓宇愣住。

“什么只有半年什么叫只有半年了?”

“是啊舅舅你瞎说什么呢?”

“不,我没瞎说...今天医生说...我只剩下半年了...”

“你别瞎说了好么...”

“你们听好了!我只剩半年了,而且治愈的可能...很小...”

“什么跟什么啊,于湉你是不是吃错药了瞎说什么呢,你好好的都这么久了怎么就只有半年了,瞎说...”

“白举纲...我说的是真的...”

“于湉你开玩笑不能这样开啊,桓桓你别哭啊,舅舅开玩笑的,他肯定是开玩笑的...”

...于湉拿出病历放在桌子上,白举纲也愣住了。没人再说话,也没人再敢说话。

“呵呵,看到你们这种反应我也该庆幸没有告诉他了...”

宁桓宇流着眼泪把脸埋进了白举纲的颈窝里,于湉看着他们继续讲着。

“我想过了...我打算去美国。”

“美国?”

“恩...毕竟美国那边比较清楚我的状况...”

“是不是...是不是去了美国你就会好?”

“桓桓...”

白举纲抚着宁桓宇的背,他家哭包就是这样,还是容易哭,还是哭起来就变得不会思考。

“...我不能保证...但应该可能希望会再大一点吧...”

“湉湉没事的,至少有希望,至少要去试一试对么?”

“舅舅,我们陪你去...”

白举纲的眼里是坚定,宁桓宇的眼里是执着,和最初的一样。

是啊,和最初的一样,无论发生什么,至少宁桓宇还有白举纲,白举纲还有宁桓宇,就算什么都没有,他们依旧可以活的简单快乐。

于湉笑了,他觉得很好,至少眼前的两个人很好。

“你们有自己的事要做,我自己回去就好了。”

“不行,我要去,我和桓桓一定会陪你去的。等等...你自己?花花呢?你不打算让他一起去么?”

“...”

低头,沉默。

“别告诉我你不打算带他去?”

“我...我没打算告诉他...”

“什么?”

“我不想让他知道我可能会...”

“这么大的事你怎么可以不告诉他?”

“是啊!如果是白举纲,这么大的事要是他不告诉我,我一定死给他看。”

“桓桓你瞎说什么啊。”

“我是说真的,这已经不是一个人的事了,既然在一起了那发生什么就要一起面对啊...”

“我不想让他知道我可能会死,我也不想让他等我这个可能会死的人那么久,我更不想万一我死了...万一我死了留他一个人...”

我不愿让你一个人,承受这世界的残忍,我不远眼泪陪你到永恒。

“于湉...”

“好了,不要说了,我来找你们也是为了这件事...”

“你想干什么?”

“我会在去美国前跟他分手...”

“分手?于湉你知道你对他有多重要的,你说分手让他怎么办?花花会哭,会闹,会崩溃,他甚至会恨你一辈子,会伤一辈子...”

“好了,白举纲你不要说了,我如果说分手然后离开,他会死心,总会有一个能代替我陪他的人...可如果我说我会死,他一定会陪我,万一我好不了...万一我死了,他会更伤心...”

“舅...”

“桓桓你也不要说了,答应我,这件事不要告诉他,不要让他知道我可能会死...过两天欧豪和阳阳回来了跟他们也说一声,我没多少时间了...”

“那你...那你什么时候去...去美国?”

宁桓宇哭着问着,白举纲沉默着,搂着宁桓宇紧紧地,他不敢松手,他突然觉得好害怕,他好怕和桓桓分开。

“一个月以后吧...一个月后我会去美国...也就是一个月后我会跟他...说分手...”

“你真的想清楚了么...”

“我想了很多...就这样吧,我再陪他一个月,一个月...”

“...”

手机响了,一条短信,于湉打开了看。

“甜甜甜甜T^T花爷好饿T^T花爷要吃肉T^T”

看着短信笑了,宁桓宇和白举纲也明白了,于湉的小地主来找苦力了。

“好了,我该走了。”

“恩...”

于湉走了,白举纲抓着宁桓宇的手一直没放,宁桓宇的眼泪也一直没停。

回去路上,于湉买了吃的,他的宝贝该等急了吧...

一个月...

“花花?”

“湉湉你回来了啊~”

“恩,给你买了吃的。”

“嘿嘿~你最好了~来,给花爷么一个~”

“傻瓜,快去吃吧。”

“嘿嘿~”

看着眼前傻笑的人,于湉的心一阵阵痛着,一个月后的华晨宇要怎么办...

夜里,华晨宇趴在于湉胸前睡着了。于湉闻着他发间的味道,感受着他呼吸的节奏,泪水滑落,是难过,是不舍,是落寞...

一个月里,于湉用十天陪着华晨宇,而剩下的二十天...用来疏远华晨宇。

最后一天,于湉准备好了去美国的一切,他坐在沙发上望着窗外发呆,这好像是他这辈子过的最快的一个月吧...

华晨宇回来了,没有笑容,没有交谈,两个人在一起只有死一般的寂静。

“分手吧...”

“...”

“我们分手吧...”

于湉似乎拿出了他所有的勇气,用尽了他所有力气,好不容易说出了分手,但他还要继续撑,死撑...

“华晨宇你听到了么?我说我们分手吧...”

“于湉...你以前问的都是,华晨宇你听到了么?我爱你。”

“...”

“为什么?”

“结束了...我们...该散了...”

“为什么?”

“华晨宇...你不要这样...”

“那我该怎样?”

“...”

“你教我叠衣服,教我穿鞋带,教我怎么跟人搭话...可你没教我怎么去面对你跟我说分手...”

“我...”

“为什么你不教我怎么面对我们要分手?因为你说过你不会让我一个人,因为你说过你会陪我一辈子...”

“...”

“骗子。” “对不起。”

“我以为我可以赖你一辈子的。”

“我也以为我可以让你赖一辈子的...”

“那你为什么要走?”

“我...累了...”

“累?让我赖着很累是么...”

“...对,很累。”

“于湉你这个骗子!”

“是,我是骗子,以前说的都不算了,都是骗你的,我不会陪你一辈子了。”

“为什么...为什么你也不要我了...”

“对不起...”

“对不起?我是不是要说没关系...”

“...我后天...我会回美国,可能...不会再回来了...”

“所以呢?”

“再见了...华晨宇...”

“...”

于湉忍到转身那刻,他终于崩溃得流下了眼泪。

再见了...

也许...

再也不见了...华晨宇...

下楼到上车,于湉一直没有回头,他不敢回头,不敢看那个哭着看着自己的人,不敢看这个可能会让他舍不得的地方...

“桓桓?”

“恩...”

“我...跟他说了分手...还有...后天我回美国的事...”

“那花花他...”

“他哭了...”

“真的...决定了么?”

“恩...我能做的只有让他死心了...”

“我和小白陪你去美国...欧豪和阳阳这两天都不走,他们会陪花花...”

“其实...我一个人去就行了...”

“不行,我和白举纲会一直陪着你。”

“...”

“先这样吧,湉湉你别多说什么了。”

“好吧...”

于湉找了家酒店,他不想回家,无论是哪个家,他都不想回,反正...都没有华晨宇了...

以后,华晨宇就剩一个人了,又只剩下他一个人了,于湉没告诉他失恋了怎么办,他自己也不知道要怎么办。坐在沙发上发呆,望着窗外,像他一样。

华晨宇不是没遇过失恋,只是他从来都没像现在这样手足无措。他曾经任性,任性的以为于湉只会属于他,直到听到他要走,听到他不要自己的时候,华晨宇才恍惚的反应过来,根本没有谁会只属于谁。

机场,于湉拿着机票,飞来飞去的日子过多了去趟美国也没什么感觉,可他的心里却闷得几乎不能呼吸。

“湉湉!”

“小白,你其实真的可以不用去的...”

“不行,我和桓桓都要去陪你,不告诉花花就说明你打算一个人去面对,绝对不可以。”

“...”

“对了,今天,我先陪你去,我先过去,过两天桓桓再过去找我们。”

“他有事?”

“他...花花刚刚打给他...”

“华晨宇...有事么...”

“...好像吧...桓桓不放心就去陪他了...”

“恩...谢谢你们...”

“都多少年的兄弟了你还跟我们客气。”

飞机上,头等舱很安静,白话痨也异常的安静,于湉望着窗外,他其实很想能在走之前见一次华晨宇,可他也只能想想。关手机,忍不住点开相册,只剩过去了,只剩回忆了。

“女士们,先生们,欢迎你乘坐中国航空公司航班...”

拜拜花花。

宁桓宇见到华晨宇的时候他是笑着的,像那年那天那晚。

那次也是于湉要离开...

“花花。”

“桓桓你来啦~”

“恩,你要的糖醋排骨。”

“谢谢~”

“怎么突然就先吃糖醋排骨了?还非要我做好拿过来。”

“嘿嘿,就是想了嘛~”

“快吃吧,还是热的。”

“恩。对了,小白呢?”

“白举纲啊,他有事,这段时间都不在北京。”

“工作啊?”

“恩...”

也只能拿工作掩着,又不能说白举纲是陪于湉去美国了,更不能说去美国是陪于湉治疗。啃着排骨的华晨宇笑着,可看上去总让人心疼。

“...那你也要一个人等他回来喽...”

“恩?”

“嘿嘿,你也要一个人等,等他回来...”

“花花...”

“嘿嘿,我也是一个人等...”

“...”

“小白是不是很快会回来?”

“...不知道,应该是吧。”

“至少他一定会回来...至少你一定等得到...”

“你...”

“没关系,他也会回来的...他会回来跟我说对不起,会回来告诉我他没有骗我...然后他会继续陪着我...对吧...”

“恩...”

宁桓宇点头,他看着华晨宇那悲伤中满是哀求的眼神,他好难过,他好想告诉华晨宇于湉没有不要他,可他不可以,他不可以让华晨宇知道于湉可能会死。

陪华晨宇吃完排骨,宁桓宇收拾完了乱成一团的客厅,他不想让华晨宇一个人呆着瞎想就陪着打了会游戏。

门铃。

“谁啊?”

“我我我,开门开门。”

“来了来了,张阳阳你别拍了。”

打开门,宁桓宇就看到大包小包的张阳阳站在门口。

“...你干嘛?”

“看不出来么?离家出走啊。”

“离...家...出...走...张阳阳你疯了啊?”

“你丫才疯了。”

“那你好好的玩什么离家出走?再说你家欧豪那么疼你还能让你离家出走?”

“你懂什么?花花呢?”

“打游戏呢。”

“哦,那你先帮我搬东西。”

“张阳阳你麻烦死了!”

“闭嘴!”

“你个死城管!”

张阳阳和宁桓宇把东西往里搬着,往里瞄了一眼然后压低声音。

“欧豪说担心花花一个人,又怕他要是和我一起来花花看着我俩想起湉湉,所以就让我一个人过来陪他。”

“哦,还以为你真的抽风离家出走玩呢。”

“嘁,当我跟你似的?动不动就吵着要离婚,也就白举纲忍得了你。”

“嘁。”

“阳阳~”

“恩,来你这住几天你不会赶我吧?”

“不赶不赶,来来来陪我打游戏,桓桓的战斗力太底了。”

“哈哈哈哈哈哈来了来了,就宁桓宇那点破战斗力。”

“你们俩!”

“来来来打游戏打游戏。”

“...”

宁桓宇感受到的是两个人的深深的恶意,就自己回去了。走之前华晨宇还特有良心的交待了明天要吃什么,宁桓宇差点一口老血被气死在门边。

回去路上给老白聊着微信,于湉已经住进医院了,白举纲也住到了医院附近于湉家。当初为了方便治疗买的房子没想到居然还有用,至少白举纲和宁桓宇这段时间可以住过去方便照顾于湉。

打算再陪几天华晨宇吧,到时候就说回成都好了。

十几个小时的差距,中国的晚上,美国的白天。

于湉坐在病房的沙发,望着窗外。他喜欢望着窗外,静静的,就看着窗外的一切。他想着华晨宇应该睡了吧,不在他身边,现在连时间都不一样了。白举纲到病房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么一个像雕像的东西。

“湉湉。”

“恩?来了啊。”

“恩,东西收拾好了。”

“医院那些手续我也办好了。”

“恩,医生怎么说。”

“明天做检查。”

“好,桓桓说...花花没事,你放心,阳阳住过去陪他了。”

“恩...”

“别太担心,没事的,等好了回去解释清楚就行了。”

“恩...”

“桓桓说过段时间过来。”

“好...”

“...”

听着于湉嘴里一个字一个字往外蹦的回答,白举纲心里不是滋味。认识了那么久的兄弟,他不敢想这个人可能会死,他不敢想如果于湉死了他们会怎么样,他更不敢想华晨宇会怎样。这半年对他们来说一定都是煎熬吧...

按医生说的半年来算,已经只剩四个月多了。

于湉到美国之后常常在想,如果自己不来美国,剩下的日子也陪着华晨宇,等到自己快死的时候在跟他吵架离开,然后就当离开一辈子是不是会比现在这样好。

白举纲明天都算着日子,和宁桓宇每天没日没夜的聊着微信,他告诉宁桓宇于湉现在没事让他放心,宁桓宇告诉他华晨宇现在好多了会尽快去美国。

在这个月快过去的时候,宁桓宇说要回成都就走了,华晨宇也没问他什么事什么时候回去,只说让宁桓宇回去的时候给他带点好吃的。跟张阳阳和欧豪聚过后,知道他俩会照顾花花也就放心了。

“举纲,我明天的机过去。”

“好,什么时候到?”

“下午一点半的机,到估计要后天九点快十点的时候了吧。”

“那行,到时候我去接你。”

“恩。湉湉怎么样了。”

“他最近就吃吃药挂挂水,医生说状态不错。”

“那就好,先不说了,我去收拾东西。”

“好。早点睡啊,拜拜。”

“恩,拜拜。”

“桓桓?”

“恩,他说明天来,后天上午能到。”

“那你去接他?”

“恩。”

“你确定你不会带着桓桓一起走丢么?”

“不会,我又不傻。”

“...不傻?呵呵,我帮你安排个车过去接他吧。”

“喂喂,你这是什么意思啊!”

“Hello, this is Tan. Oh, I need a car to the airport please.Yes...”

“...”

于湉已经不管白举纲自己开始订车了,白举纲也只能瞪着于湉解解气。

“好,订的是来回,你到时候直接去,接了桓桓直接回来就行了。”

“哼!”

“你哼哼啥,怕你丢。”

“你才会丢呢,我又不是宁桓宇。”

“...你这不是要去接宁桓宇么,就你俩一路吵吵闹闹的,我怕警察问你们话打不出来被抓走。”

“...”

白举纲特嫌弃于湉,可没办法,他也没说错,就宁桓宇那傻样...唉...

如期接到了宁桓宇,因为订了车所以两个人都没走丢。白举纲先带宁桓宇去了住的地方,放完行李就去了医院。

一个月不到没见而已,宁桓宇见到于湉的时候也是心疼的不行。于湉瘦了很多,不知道是因为身体不好,还是因为心情不好,整个人看上去瘦了好多。

“舅。”

“到了啊,坐了那么久飞机累么?回去休息吧。”

“不累,没事,我来看看你。”

“我有什么好看的啊,小白,陪他回去休息吧。”

“桓桓要不你...”

“我没事,我真不累。对了,舅啊,医生说你状态不错啊。”

“恩...”

“那就没事嘛,会好的。”

“恩...”

其实宁桓宇看得出来,说状态好也都是表明说说,于湉都瘦了那么多了能好到哪去呢...而于湉也知道,他自己的身体当然自己清楚,可到底能熬多久,他真的不知道。

“现在湉湉每天都要挂水、吃药、检查...”

“医生那到底怎么说的?”

“真的说他状态不错...”

“他瘦了那么多这还叫不错?”

“检查出来结果还不错,他瘦了是因为这段时间他吃的一天比一天少...”

“为什么?”

“你说还能为什么?”

“花...花花?”

“恩。”

在阳台,宇纲两个人避开于湉聊着。

“他就会坐在那望着窗外发呆,然后看看手机里的照片、视频、短信...”

“花花也喜欢望着窗外发呆...不过我和阳阳一过去他就对我们笑。”

“他俩不就都这样么...”

“怎么办...”

“能怎么办,我们只能求于湉快点好,求花花不要彻底崩溃...”

“...”

白举纲搂着宁桓宇,紧紧的。

四个月,六个月,时间总是走得很快,快到让人觉得就只眨了个眼。

于湉一直在配合治疗,药再苦他也不皱一下眉头就喝下去,再不舒服再难受他也不吭一声永远对兄弟笑着。

华晨宇一直过得很平静,常常发呆,可对谁都不哭不闹,让人意外的没有自暴自弃,反而和以前一样傻笑,爱玩爱吃爱闹爱睡。

这两个人就是这样,不会对别人说太多,能自己扛就自己扛着,不想让人担心,只是他们这样,做兄弟的说不担心就肯定是不可能的了。

于湉熬过了四个多月,在美国就快六个月了,状态不错。白举纲和宁桓宇就以为他真的熬过去了,以为很快就可以和于湉一起回国了,以为很快华晨宇就能等到于湉了。

直到那天于湉突然说不舒服,然后昏厥。医生慌了,护士慌了,白举纲慌了,宁桓宇慌了。于湉被送进急救室之后宁桓宇就坐在那哭,白举纲只能抱着他安慰他没事,于湉没事,可他自己心里也害怕。

亮了好久的灯灭了,医生出来了,白举纲疯了一样冲上前去拉着医生。

“Doctor Smith!How is he?”

“I’m sorry...”

“What’s your mean?”

“......”

“No!He didn’t die!Please...tell me he didn’t die...”

“I’m so sorry...May his soul rest in peace...”

“不...于湉...于湉不会死的!不会的!!”

白举纲崩溃的拽着医生的袖子在急救室门口喊着,宁桓宇在一边哭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于湉死了。

他没有熬过这一劫。

白举纲和宁桓宇在美国陪了于湉半年,比预期的多,多了那么点。

收拾着于湉的东西,宁桓宇不知道哭了多少次,白举纲看着每一样于湉的东西发愣,眼睛湿湿的红红的。

就像普通的脑残剧里演的一样,他们会在收拾一个人遗物的时候找到一封信。宁桓宇拿着信封上写着“TO 宁桓宇、白举纲”的信和白举纲一起拆开。

小白、桓桓:

写这封信的时候我就准备好了,你们总说我没事,可我自己是身体我是清楚的。我知道我状态一天比一天差了,离你们看到这封信的时间也越来越近了。

首先,不要哭。特别是你,宁桓宇。你现在一定哭得很厉害吧?白举纲你管着点他,让他哭了。没事的,不就是死了么,说不定只是你们看不到我了而已,我可能就在你们身边呢~

你们以后要照顾好自己,要好好的继续走下去啊。谢谢你们,谢谢你们陪了我这么久,也帮我谢谢欧豪和阳阳,谢谢他们一直陪着花花。说到底,我最放不下的也就是他,半年没见过他了,也不知道他怎么样了......可能胖了吧,他那么爱吃,阳阳他们又那么惯他......应该已经习惯没有我的日子了吧?就让他恨我吧,千万不要告诉他我死了,不要告诉他我为什么离开,答应我好不好?我不想他伤心,我不想他瞎想。与其说我死了,还不如就让他当我不要他了好了。

而且...我也不想跟他在我葬礼上跟我道别...

以后他要是遇到喜欢的人了你们要帮他看着点,不要让他被人骗了。那个人如果也喜欢他就最好,不过一定要是真心的。那个人要能照顾花花,要能惯着花花,要能陪他玩陪他闹,要话少,要...算了,真心对他好的就行了。

要麻烦你们了,对了,我以前的保险受益人都是花花,可不能让他知道我死了,我已经联系律师了,他会帮我处理的,包括我的遗产,他会分时间用各种理由转给花花的,你们不要拆穿这件事啊。还有一笔钱要麻烦你们了,花花喜欢什么他喜欢赖着别人给他买,就拜托你们了,还有他喜欢吃的东西,他不开心的时候要吃的东西,不吃的东西,我都列出来了,定时邮件也应该快到你们邮箱了,真的要继续麻烦你们了。至于我爸妈那.....医院会通知他们我的死讯,他们也有心理准备了,而且我也交代了他们要瞒着花花,所以对外会说我移民了。

总觉得有好多话要说,可也想不出要说什么。所以就这样吧,我走了,没太多遗憾的,所以你们不要难过,不要不开心,不要哭。再说了,那么大的人了还哭,丢不丢人?不许哭了啊。

最后,我想说这一能生遇见你们,我很开心,谢谢。

于湉

看完信,哭得更厉害了。丢不丢人?丢人啊。可忍得住么?白举纲都忍不住又何况是宁桓宇?

于湉就是个傻瓜。

到最后,他一个人安排好了一切,关于华晨宇,他一个细节一个细节的考虑着。

到最后,他唯一的遗憾是华晨宇,他没见到华晨宇最后一面,他不知道华晨宇现在怎么样了,他不知道华晨宇以后怎么办...

留给宁桓宇和白举纲的信里也都是华晨宇,到处拜托人照顾华晨宇,千方百计的要给华晨宇准备好最好的。

可这些都要瞒着华晨宇...

收拾完于湉的东西,把大多数东西都留在了美国。白举纲买了两个人的机票回国,他们没有通知张阳阳和欧豪,两个人在花花身边,万一扛不住露馅了就对不起于湉了。

回国,回家,半年没回来了,两个人要收拾的太多,而且宁桓宇还是时不时就开始哭。白举纲为了不影响花花,他就先约了张阳阳和欧豪出去。

“回来了?”

欧豪见到白举纲宁桓宇傻坐在咖啡店里,张阳阳跟着他一句话都没说过。

“恩。”

“就...两个人?”

“恩。”

“...”

欧豪看到宁桓宇流着眼泪沉默着,白举纲又一个字一个字的回答着,其实大概也猜到了。张阳阳闭上了眼睛,眼泪还是没被止住的流了出来。

“他...”

“他没回来...也...回不来了...”

“不是说状态一直都不错么?”

“恶化了...”

欧豪没再问下去,他握紧了阳阳的手,像白举纲握着宁桓宇的手一样。

“这个,他给我们的。”

“...”

那份信,有点湿,欧豪也大概知道是怎么了。看着信,眼泪不听话的模糊了双眸,欧豪闭上眼睛搂着窝在自己颈窝里哭的张阳阳。

咖啡店角落的一桌,四个大男人,哭得跟神经病一样。

时间就是这样,它带着你的东西走了,不会回来,不会再还给你。

于湉早就选好了坟墓,骨灰是宁桓宇哭着去美国接回来的。

葬礼在北京,选在了郊区一个很安静的地方。

葬礼上只有于湉的家人和他的几个兄弟。

宁桓宇、白举纲、欧豪、张阳阳...

如他所愿,没有华晨宇。

办完所有事,大家都要整理好自己的心情,日子还要过,故事还要写。

这个故事里,于湉没有死,他只是离开了,只是移民去美国了。

“小白桓桓~你们回来了啊~”

华晨宇见到宁桓宇和白举纲的时候依旧是那笑容,天真,单纯,可爱,让人心疼。

“恩。”

“两个大忙人,都快半年没见了呢,你们才回来,给花爷带吃的了么?”

“带了带了,给。”

见华晨宇前他们特地让朋友从成都寄了吃的回来。

“嘿嘿~算你们有良心。这么久没见了都,晚上我们出去局吧,叫上欧豪阳阳啊。”

“好啊。”

“那还是去那个火锅店!”

“好好好,听你的。”

白举纲和宁桓宇应下了聚餐,华晨宇也通知了张阳阳和欧豪。

晚上,火锅店。

“几位?”

“六...哦不对,五个。都半年没一起来了呢,店都变了这么多了。嘿嘿。”

习惯性的脱口而出,习惯性的算上了于湉,华晨宇停顿了一下继续傻笑着说着。

边上的四个人,宁桓宇忍着眼泪,白举纲悄悄拉着他的手,欧豪和阳阳都沉默着不说话。

进店里,坐下。

“要个鸳鸯锅。然后我要这个牛肉,五盘,这个丸子,来三盘好了,哦还有这个,这个...再来个青菜,白菜,豆腐,土豆,番薯...”

华晨宇点着菜,鸳鸯锅、青菜、白菜、豆腐...这些都是他以前点给于湉的...

“你们吃什么啊?”

“要个虾尾,虾滑都来两份吧,最后再来盘西瓜吧。小白桓桓,你们呢?”

“给他来四碗饭。”

“宁桓宇!”

“你不就吃火锅配米饭么?”

“...”

依旧吵吵闹闹,只是少了一个人。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