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 堇 花 语

紫 堇 花 语

南山者,合群山也。山之西北有九华山,其上立电视塔。塔之围墙外,有曲径小路。登山健身之人多走于此。墙外与小路接洽处,可见砖石脱落之貌。此处有寥寥数株花,鲜为人所见。

暮春往之,可见花之艳丽奇异。花名不知,但其花色紫,花形俏丽,可爱甚番;须臾,有清香扑鼻之貌;久视,眼花而人迷,似有摄人心魄、惑人心智之力。大惊之,称其为邪花也,曰:人尽远离而勿近。

游人归,花神见梦曰:“汝将恶比予哉?若将比予邪花恶草邪?吾之为罂粟科紫堇属之花,非罂粟属种之花,焉为害人之邪花恶果邪?”

游人视之,似曾相见,虽无倾国倾城之貌,但清新秀丽、纯真无邪,绝非妖邪。游人答曰:“罂粟之花,虞美人也;花大艳丽,香气浓郁,观赏之佳花也;其结球形、产蒴果,可制鸦片;食后致瘾、害人不浅,故应远离也。”

花神曰:“汝晓花否?海内罂粟之科,有十余属,过半百种;海外存半百多属,百十余种;岂能以偏概全,以罂粟种之错,视罂粟科之过;且花无正邪对错,因善而为善,因恶而为恶,皆是人祸。汝焉能以一花,恶全科百余种花哉?”

游人大惊,觉而诊其梦,寻昼见之花。心有愧,故记曰:“紫堇花者,多生于丘陵、沟边、多石之地,罂粟科也;全草入药,有清热解毒、止咳润肺之功效。其为花者,不求肥土沃地,但见清幽之处,开清新秀丽之花;其为人者,如小家碧玉,心灵外秀之人,与常人无异也;其为神者,不与牡丹争艳,不与莲花争洁,淡泊志远之海外之仙也。” 愿紫堇见谅。

后传于世:毋意、毋必、毋固、毋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