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恋

         

      (一)

      经历过了阴霾重重的高考 九月初,我拖着行李去南方那座沿海城市  所在的大学报道。 军训完没几天,学校社团的各种纳新活动 就如火如荼的开展了起来。

      一天晚自习,我正埋头翻着本散发着油墨香的《护理学基础》。 忽然教室门推开,几个大咧咧的男女生阔步走了进来,为首的是个男生 一头干净利落的短发 边说边在黑板上啄啄啄的写字。 原来是校书友会的纳新演说。 在我们这种医学院校里 护理专业的姑娘占据着半壁江山,其他专业的男生算是奇货可居。 长得帅的男生 更是十天半月也难得一见。为首的那个算不上帅  但眉宇间也透着几分英气,我便没忍住多看了他几眼,但从始至终都没搞明白 他慷慨激昂的讲了些什么。 只是心里纳闷又好奇,他面对这么一群如花似玉的美少女 竟然还能站在讲台上 这么淡定从容。 第二天填写社团申请表,我想都没想 就填写了校书友会。

      原来他叫陈皓,是社团副会长  比我高一年级的临床专业生。 入社不久,经过几次尴尬的碰面会  大家便渐渐都熟悉了。 但我始终不肯像其他女生一样,掖着嗓音 甜甜的叫他“陈皓学长” 始终用“哎!喂” 代替着他的名字。 其实,我对他的兴趣 还是源于他在校刊上发表的 几篇极具才情的美文。 听说,当时感动了无数女生 许多别班的女生都私下里打听他的事情。 他也因此搬回了不少荣誉证书。 我渐渐习惯了看他的文字 就像着了魔,隔几天 就不自觉的去翻他的写作日记。 背地里读了不少他的文章,对他的了解也与日俱增。 他不像其他男生,那么轻浮呆傻。 就连在校园里走路 也处处带着几分沉稳,他闲话不多 但常常一出口,都逗得我们捧腹绝倒。

      每次社团有大小活动,我都会拉着同学 积极的参加。 常常装作不经意,和同学走在一起聊天 眼睛却偷偷瞄着他,不知怎么的 一看到他的背影,我就觉得有些沉醉、有些晕眩。 有时候我也腆着脸皮,跟他没话找话的闲聊,似乎也能隐约感觉到 他对我有某种说不清的关心。

      学期过半,陈皓又一编美文见报。 很快收到了200元稿费。 社团的同学都闹着让他请客,他带着师弟师妹一起去学校超市买了大包的水果零食 那周四下午,大家在社团一顿海吃胡侃 又吵又闹,亲热的像是亲生姐弟。 六点钟散会,大家陆陆续续离开社团教室。陈皓站在教室门口,和几个同学张罗着收拾卫生。我和闺蜜也挽着胳膊,准备回寝室去。刚走到教室门口,他突然拉了下我的衣袖

      “文倩,你等一等”

      我怔怔的站着,心头掠过一丝莫名的欣喜和不安 我那同学心领神会的笑了笑,就走掉了。

      教室里只剩下我和他的时候,气氛变的尴尬起来。平日里从容洒脱的他,此刻也变得语无伦次

    “你不着急回去吧? ……能不能约你去外边转转,你负责给咱们挑地方 我负责买单。 ”

      我故作轻松的笑了笑,算是默许了。

      我提议去滨江公园,他就骑着自行车,载我去了江滨公园。 傍晚时分,公园里华灯初上 我们一起吃路边的烤串,口渴了 他又跑去买冰激凌。 光线昏暗的路灯下,我们走在一起说笑 心里的距离也越来越小。 他的幽默逗的我险些失掉了自认为淑女的形象,心里的欢愉和雀跃 是从来没有过的。

      回去的路上,我提议从僻静的小路走    他也唯命是从。那是一条废弃的铁道,葱葱郁郁的疯长着一些不知季节的植物。小路比较颠簸,我伏在他背上 在霓虹里穿梭。 他一次次回过头,提醒我坐好 声音温和的就像是 中年的父亲载着上幼儿园的女儿。 我瞬间有了种被保护的感觉……

      在一段行人稀少的路上,我清楚的听到他嘴里蹦出了那句话。

    “文倩,做我女朋友吧……”

      我脑子发懵,空气也凝固了。 这句话,我似乎期待已久 可女孩子天生的矜持,却又不能让我马上接受, 我发热的左脸  轻轻贴近他的后背,默默的没有作声。

      …… 

             

                        ——  3月30日 星期六  第三稿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