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仨57】你回来了,于是就有写了的灵感……

迷迷糊糊听到门锁转动的声音。

猛地意识到已是下午,是你回来的时间,接着想起家里地板上头发、尘土、污渍正张牙舞爪,想起11点买回来的排骨忘记放冰箱里这会正堆在台面上,看到另一半床上堆着上午收回来的衣服尚未叠……

唉,我真不是一个好妻子。

你人已在现场,我来不及收拾狼藉,只好放弃伪装。


“妈妈,是不是爸爸回来了?”看完动画片《龙猫》半途爬到我身边挨着我睡的女儿也睁开了眼睛,竖着耳朵听。

“嗯,应该是的。”为了证明推断是对的,我喊:“爸爸,是你吗?”

“诶,妈妈。”你远远地答道,听到你打开冰箱把东西塞进去的声音。

我瞄了一下床头的时钟,15点32分。14点的闹钟果然没有响,12点半到3点半,我毫无压力地睡了3个小时,跟昨晚一样多。

睡前,我有特意跟你发信息说明,昨晚2点半睡早上5点半醒开了会还去跑了5公里,想先睡醒再干家务。

你的信息立马过来:“睡,赶紧睡。你只睡了2个睡眠周期,起码要补三个周期。”

兴许是这份理解,我才拥有了这么一个没心没肺的午觉。


回想过去的几个月里,周末要不奔走在路上,要不扎头在事情里。手机电池变红我们赶紧充,直到看到满格的绿,而对自己,却有些迟钝。

睡饱,就如植物喝足水一样,来神了。

我边起来边对女儿说:“宝贝,妈妈先起床了,去看看爸爸。”

“妈妈,我也去……我去看一眼再回来睡。”女儿也撑着起来,几缕细发垂到脸上,眼神有些迷离。

“妈妈不回来睡了的。”我说。

她犹豫了一下说:“好吧,我也不睡了。”

就这样,她先滑下床,先跑到你的面前,你们俩又开始一贯的你侬我侬。

被子折三折砌在床尾,床另一边堆着衣服挡住我下床的道。好吧,女儿代表我的心,我留在床上把衣服一一叠好,再下床。


“爸爸,老鼠死了。”我想起小阳台老鼠笼里的小老鼠。

家里闹了一阵子老鼠,台面上的苹果梨难逃其爪牙,你忍无可忍,去市场买回老鼠笼,展开逮捕。笼子放了一个多月,一只老鼠都没抓到,细心的你发现小饼干由7块变成4块。说你细心是因为如果你今天不说,我是压根不会知道这个变化的。

而就在大前天早晨,你听到笼子有动静,一看,是一只拳头大的黑色老鼠正在笼子里逃窜。我们叫醒女儿,把她连同被子一起抱去看这个胜利品。

“妈妈,我觉得它好可爱哦。”听女儿这么一说,我留意起它来。

生活处处需要观察不是吗?前阵子在写作训练营里,我就提及到这些正是最好的第一手素材。

这是我第一次观察一只活生生的老鼠。

“鼠目寸光”真是一个误导,它眼睛哪里小了,像两颗黑豆镶嵌在头上,光泽甚好,尽显机灵。修长的鼻子上触须有序,老长,记起小时候从动画片上了解到它们就是靠触须来判断一个洞的大小的,回头得查资料确认一下。多好,因此又能丰富自己的常识。

你和我商量如何处置它,女儿发出央求:“爸爸妈妈,我们放了它好不好?”

“可是……”我有些犹豫,最后没有提出反对意见。

就这样,这只老鼠留在家里,晚上回来女儿就去看看它,跟它说说话……


“它是渴死的。”你的声音把我带回现实,你借着这跟女儿科普了水对动物的重要性。

“爸爸,我一会扫地拖地。”我主动请缨。

你声音明亮地回答:“好。老婆真好,能里能外。”

“老鼠你来处理哈。”我说。

你信誓旦旦地说:“没问题。”

鱼缸的水在倒吸,你在书房写日记,女儿在各个房间走来走去,时不时叫你我一声。女儿提出邀请她的好朋友过来作客,发了信息之后,你们准备出发接她过来。

出门前,你处理老鼠。你一边说“好恶心”一边把整个笼子装进袋子,这时我才知道,女儿把它当宠物了。

孩子都是善良纯真的。不禁感到欣慰,我们没有屈从社会惯有认知,而是依从她的感受,一起面对我们遇到的一事一物。

可以说,跟着孩子的情感,我感受了很多肉眼看不到的美好。

这也是你如此爱她的理由吧。


最后说明一下,我是把地板认真拖干净才写这篇文章的。

还要申明一点,我是喜欢拖地的。

你问我为什么?因为,可以把心灵的尘埃也清洗一遍啊,笨。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