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6-29

失眠,我忘了这是失眠的第几天了。头痛的要裂开。眼睛睁不开,但是意识很清醒。原来想入睡是多么困难的一件事情。

中度抑郁,和所谓的朋友聊了很多。我听她侃侃而谈,或深情,或急促,或平常。我连倾诉的愿望都没有,刚想说出口,好累,算了不说了吧。这样的心情。

操场很大,临近放假,没有特别多的人。抬头的时候,清风会顺着两颊吹拂,刘海也随之摆动。多想活在漫画里,天很蓝,地很平,房顶的颜色很鲜艳。简化的世界里,花瓣都显得格外香甜,甚至于路边的杂草,飞驰而过的汽车,还有人行道,都光彩夺目。

原来,大家都是有生命的啊

一个歌单一个歌单的换着,深夜,原来更绝望不是吗。我怕黑,因为未知。要是死,也不能死在深夜,对吧。最好早晨,或者傍晚。阴天最好。我竟然,很痴迷那句诗,所谓杏花微雨。

多少人鼓励我活着,对啊,得活着。死很简单,但活着得多难啊。没有疾病没有生离死别怎么能这么轻易放弃生命呢,大家都在那么努力的活着。

可是我真的好累,活着。

失眠一天比一天严重,我和她们说,我可能抑郁,但是没有人相信我。谁会相信呢?谁都会抑郁,唯独我不会。

她们都是那么想的。

放假了,大家都忙着回家。我倒是害怕,太清晰的现实了。多痛。我总是半开玩笑的说,我觉得我不想回家可能是我爸妈没有给我家的归属感。大概,没有经历过就不会知道父母对孩子的影响到底有多大,我一直试图逃脱,我以为我可以侥幸的,最后还是掉入了她们设定的框架,万劫不复的深渊。

自卑,彷徨,懦弱,不堪一击。

大概你们应该满意了,我最终还是活成了你们的样子。

我怎么,越想挣脱就越陷进去。

我要怎么才能活下去。

漫长,漫长,无尽的漫长。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