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短篇《定制人生》----基因真的是人生的隐藏剧本吗?

“啪”,一声枪响。然后是“咚”的一声闷响,和“咣当”的破碎声。

枪的背后,是一张冷峻的脸庞,眼中仇恨的光如黑洞般吞噬一切。

“你好像可以预测一切,但你预测不到自己会死在我手中。”

办公室一片死寂,墙上的大字赫然在目:定制人生,成功的终极法宝。


3280年,人类俯视万物的时代,人类身不由己的时代。

生产力持续了200年的指数增长,但社会的高度发达并没有消除贫困,因为分配制度的高度竞争化以及人口的激增,很多人并不能享受生产力带来的福祉。人工智能大幅度替代低级劳动力的同时,数字化带来的规模效应让成功者的财富无限加倍,贫富分化进一步加剧,最富有的人的财富是人均财富的十亿倍。

因为成功带来的收益无限大,而失败的代价也无限大,所以在这个时代,竞争变得异常激烈,社会充满着对成功的渴望,和对失败的恐慌。

焦虑像空气般四处蔓延。

人们的生活节奏进一步加快,永不停歇的交通网遍布空中,短距离小型飞行器像箭一样飞驰,瞬间即可到达工作地点。这个时代中,出现了一种全新的成功学,人们奉为圭臬——基因检测下的人生定制,与曾经备受诟病的无数成功法则相比,这种新的成功学却是基于无可挑剔的科学依据。

500年前,基因改造人类已经被国际法严禁,但全世界对于基因的探索永不停歇,基因所有位点,在这个时代就像百科全书的索引一样。人体的密码已被全部破解,这本生命之书的所有信息一览无余。一开始人们只是用这一技术来预防疾病,但人类是永远不会知足的,一些人渐渐意识到了这背后的无限可能,开始用这一技术完美控制自己的行为。比如,根据体质特征定制更有效的减肥方案,通过提前知晓酒量精准地控制自己不会喝醉,基于对特定食物的消化能力调控饮食。但渐渐控制这些无关痛痒的行为也不够了,人们迈向了更宏伟的目标——控制人生走向。人们不再满足于解读单一位点的信息,人们组合多个位点解读出了无限更为丰富的信息,一些能够影响人生,影响命运的特质。

一个前所未有的公司应运而生——RealFate,以史无前例的速度扩张着,被蜂拥而至的人群追捧着。公司的创始人艾萨克博士是一个几十年来的传奇人物,他的公司不仅做基因数据的采集,整理和解读,还根据不同的解读结果定制人生规划,以实现每个人潜力的最大化开发。比如数觉,记忆力,语言能力,共情力,执行力,平衡力,耐力,都需要在特定的环境和路径下才能让每种天赋带来最大限度的成功。

这听起来无比美好的服务不仅吸引了想要进一步了解自身的成人,更是吸引了数以万计的父母,他们在孩子刚生下来时,就得知了孩子未来的一切先天特征和天赋,从而早早做好了准备,为孩子潜能的发挥铺就了一条条康庄大道。

人生定制的盛行,是一场不断蔓延的囚徒困境,一场黑箱中的博弈。人们潜意识里默认,他人都会借此来最大化开发自己的潜力。在损失规避心理之下,人们会更在意自己可能失去的,而非已经拥有的。而如果不提前进行人生定制,无法预知会丧失多少成功的可能性。所以整个社会都浩浩荡荡地加入这场设计人生的大潮。人们激情澎湃,仿佛可以看到万丈光芒,从无尽的未来照耀到现在。


“第8000天,今天是我和这些数字为伴的第8000天。”秦羽喃喃道,眼神清亮,透过窗户望着夜晚的星空发呆。

这是一间宽敞典雅的书房,一切物品的摆放都错落有致,处处展现着主人的缜密和理性。只有一处有些杂乱,那就是巨大落地柜的顶层。这里摆满了大大小小的奖杯,奖牌和证书,有水晶杯,有金杯,都是秦羽参加的各种国内国际数学赛事得的一等奖和金奖。年仅二十出头的秦羽是国际数学界一颗耀眼的新星,几乎横扫各大赛事,很多研究成果也投入了应用,无数专利傍身。

秦羽起身,走向落地柜,取下一块奖牌,轻轻吹去表面的灰尘。这是秦羽人生中的第一块金牌,在面向小学生的数学联赛中,五岁的秦羽是当年最大的黑马。

过去了这么多年,回忆变成一片模糊的雾气,但秦羽记得很清的是母亲当年指着一份报告兴奋地对他说:“小羽,你是一个数学天才!要好好研究数学,你前途无量!“

秦羽看着这些闪着金光的荣誉,想起从小母亲就为他设定了严密的学习计划,摒弃了大量与数学无关的活动,母亲常挂在嘴边的话是:“看看我让你少走了多少弯路。”

但现在不知为何,秦羽总觉得自己看似众人艳羡的人生缺了点什么,总有一股与这些缜密的数字无关的冲动涌上心头。

他依然可以轻松地操纵着这些数字,但数字的魅力在他眼前渐渐凋零。他开始写诗,经常在落地窗前坐一整天,时不时写出一些零碎的字句。最近他有一周都没有到书桌工作,那里渐渐积了一层灰尘。

一天回家,秦羽发现母亲回来了。母亲冷冷的看着他,“你忘了我怎么说的了吗?”她拂过书桌的灰尘,晃了晃他写诗的本子,“你可以成为一个伟大的数学家,被载入史册的人。不用让这些没有的东西干扰你。”

一股躁郁涌上心头,秦羽不想应答,转身打开了电视,试图用别的声音盖过这一切。

“RealFate公司基因数据库因系统故障惨遭大规模数据泄露,多位公众人物基因信息被公开,著名演员蒋念被曝是反社会型人格,片约大幅下降…”,主持人强装着镇定说道。

全息画面中,蒋念含泪的眼睛充满了各种质疑和愤恨,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什么都还没做却遭受这么多暗中抵制。

“与此同时,大批民众不满隐私被泄露,世界人权组织抗议对蒋念的暗中抵制,称其严重违反了无罪推论原则,侵犯了人权。”

无数民众成群结队在RealFate公司门口游行示威,人们举着各种牌子,愤怒地呼喊着,抗议的声音如潮水般汹涌着。

艾萨克博士时隔多年又出现在了大众视野,冷静如常,眼眸如深潭,在全息画面中,秦羽有一种他在盯着自己的错觉。


十天后,秦羽来到了RealFate公司门口,这栋大楼像DNA一样呈螺旋状,和其他建筑格格不入,正被游行者围得水泄不通。

他挤过人群,走向笑脸盈盈的前台小姐,说:“我要见艾萨克博士,我有防止数据泄露的方法。”

一张桌子,一把椅子,这是一个无比简朴的办公室。与众不同的是另一侧的一排排试管和超大的屏幕,还有墙上的大字:定制人生,成功的终极法宝。

“你来了。”艾萨克博士起身向秦羽走来,六十岁的他脸上有着道道沟壑,但却步履健硕,目光里有着一团火热。

秦羽递给艾萨克博士几页报告,平静地望着他:“最近怕是不敢出门了吧,我知道,你们现在还没有解决系统漏洞的问题。”顿了顿,秦羽微微一笑,“我这些天设计出一个加密模型,能够让数据泄露的问题永远消失。我可以一分钱不要帮你们解决这个问题。”

“但我有一个条件”,秦羽向前走了几步,眼神坚毅冷峻,“我要你们停止人生定制的业务,只保留基因数据的采集整理服务。”

艾萨克博士打量着秦羽,突然哈哈大笑,“你别忘了,你可是这个服务的受益者。”他开始在房间里踱步,“你知道吗,其实人人都是天才,只不过有些天赋在现有的社会体系下不能发挥作用,还有一些天赋是在早期被埋没了。如果能一开始就抑制不良的特质,并且进一步开发潜能,社会运行效率会加倍。”

艾萨克博士按了一个遥控器,对面超大的屏幕开始闪光,各种社会名流的人生图谱如画卷般展开,和下方的基因预测数据高度一致,他将其中一个角落的数据拉近,那是当代最著名的音乐家,秦羽记得自己前年还去看了他的音乐会。艾萨克指着屏幕说道,“他家里原本没有一个人学音乐,可是一个音乐家必须在十岁前就开始培养,如果超过了年龄才意识到自己的天赋,再卓越的天赋也只能被永远封尘。“那一刻,仿佛这块屏幕的光有着神圣的魔力,他的眼神变得迷醉而狂热。在一个个精密的仪器下,人生变成了一张无比严密的地图,通向所谓的康庄大道。

他望向秦羽,晃了晃自己的手机,“你应该知道,近代以来,科技发展的主流一直都是设法用外物延伸人类的能力,比如汽车,手机,机器人,飞船,但我的基因研究是一次转向,转向利用和开发人类自身的潜能。”艾萨克博士目光如炬,“更好地认识你自己,不是一件好事吗?”

“是的,这本身没错。但你如果用这种手段预测人们的行为和未来,一定会造成更大的混乱。最近的数据泄露还没给你教训吗?你知道不良基因信息被泄露会对一个人造成怎样巨大的伤害吗?”秦羽的手砸向桌子,语气渐渐变得激动。

“这次数据泄露只是一个意外,但携带那些不良基因的人做出不良行为的概率确实很高,难道让他们和父母都不自知,任由这种可能的不稳定因素肆意生长?”艾萨克博士的眼中闪过一道寒光。

秦羽忍不住反驳,“可是你不觉得这会造成另一种不平等吗?如果从一开始基因的优劣就如此分明。”秦羽的目光暗了下来,他想到了自己的哥哥秦杰。因为二人出生时就被测定出了天赋的悬殊,从小母亲就明显更关注秦羽,把家里能给的最好的资源全部给了秦羽。对此,秦羽一直很愧疚。

“在我的公司创立之前,难道不平等就不存在吗?基因,是人类社会最不平等的事情,而不是财富,地位。所谓的成功,很大程度上其实都是基因决定的。”艾萨克博士倚着桌角,双手插在胸前。

看着秦羽一时语塞,艾萨克博士嘴角多了一抹奇异的微笑,“而我恰恰是在缓解这种不平等,让每个人达到最大限度的成功,而不是不撞南墙不回头。”艾萨克顿了几秒,又上前轻轻拍了拍秦羽的肩膀,“就拿数学来说,你的同学再努力一百年都达不到你的起点,而我能让他们一开始就找到速度最快的跑道。”

“按照你的说法,命运一开始就被注定好了?我们必须遵循它,我们都是命运的囚徒?”秦羽的语气开始有些激动,恼怒地指着艾萨克博士胸前的十字架,“你明明信仰上帝,你却在自己充当着上帝,你这个伪君子!”

艾萨克放下秦羽的手,噗嗤一声笑了,“我不是上帝,因为我并没有创造新的生命。我只是上帝的翻译而已,将基因编码翻译成文字,让他的意志精准地传达到每个人。”艾萨克依然无比平静,“在加尔文教中有先定论,上帝对出现的一切事物都先知先决,包括每一个生命的诞生方式。”

“你作为一个掌握着尖端科技的人,却迷信着宗教,你不觉得可笑吗?”秦羽盯着艾萨克博士,皱了皱眉,又笑了起来。

“我不是迷信,我只是用各种手段解释未知而已,基因研究是一种,宗教对我而言则是另一种不可证伪的手段。你知道的,如果电磁力不是比强力弱一百倍,地球就不会有生命。一切的物理要素都是那么完美。这个星球的命运又为什么不能是提前决定好的呢?你真的觉得人类拥有了科技,就能真正拥有自由吗?”艾萨克博士望着屏幕,眼底泛起神秘的波澜。

秦羽轻扶住墙,深深叹了一口气,“可是人性永远渴望着自由生长。”

“你真的懂人性吗?”艾萨克博士显得饶有兴趣地坐了下来,“这个时代,极度繁华,而又极度焦虑。而焦虑的本质其实是失控。基因预测给了他们控制的快感。你想阻止我,但你永远不可能阻止人性。”

秦羽沉默半晌,极力让自己平静下来,说道,“你难道不觉得,世间的美来自于它的随机性。就像一本书,慢慢发现它的惊喜,难道不好吗?”

“不,世间的美大多是可预测的,比如傍晚的夕阳,太阳风暴带来的极光。你知道何时何地,然后如期赴约。你不觉得这更美好吗?”艾萨克博士悠然地看了看表,按下窗前的按钮,窗外的风景徐徐展开,夕阳撕裂了天边,如熊熊燃烧的大火。

秦羽盯着艾萨克博士,一步一步靠近他,“如果我就是想打破基因的限制,改变这一切呢?”

“很多事,你只有彻底走出边界,才能明白。但人类永远无法走出基因的边界,只要你还携带基因,你就永远无法确定自己是否突破了它的控制,就像上帝的存在无法被证伪一样。”此刻,艾萨克博士的脸上浮现了耐人寻味的微笑,突然压低声音,“说不定,连改变本身都是基因决定的。”

秦羽深吸一口气,拿起了自己的加密数据模型报告,对着艾萨克博士的脸一点一点地撕毁,艾萨克博士依然平静地看着一切。风从窗外飘进来,办公室一片肃穆,破碎的白纸宛如漫天飞雪。


二十年后,电视里经常出现秦羽的身影,“我们不能成为基因的囚徒!“秦羽依然生猛而坚定。

从那个办公室愤然离开之后,秦羽不顾母亲的反对走上了写作道路,经过不懈的努力,十几年后成为了倍受推崇的作家,然后用自身影响力创立了一个反对人生定制的组织,多年来活跃在各种演讲中,用自身经历证明每个人都可以打破RealFate的设定,极力反对在幼儿阶段检测天赋,渐渐他拥有了一批忠实的追随者。

又过了几年,母亲去世了,秦羽在家里收拾遗物,整理完很多信件和证书之后,在柜子的深处发现了一个用RealFate的信封包裹的文件,几个大字跃然纸上:秦羽基因检测报告(真实版)

秦羽内心一惊,颤抖着翻开文件,其中的几行字格外刺眼。

数觉极强,绝对音准能力明显,写作能力极度明显,逆反心理强,逆反的正面倾向极度明显

底下还有另一份“人生定制计划”的报告:

建议用逆反心理进一步激发写作动力,能力预计再提升百分之四十

那一瞬,身边的空气仿佛在爆裂,然后被冰冻。秦羽感觉身处楚门的世界,瘫坐在地上,一阵彻骨的寒意袭来。


突然一阵粗暴的推门声,伴随着一句脏话,那是秦杰的声音。

秦羽恍惚间回过神来,浑身无力地勉强站起来,“哥,你怎么来了?”

秦杰放下了一支枪,如释重负般卧在沙发里。“你去干什么了?”秦羽的声音颤抖着问道。

“你用了二十多年想打败的人,我用一分钟解决了。”秦杰点燃一只烟,决绝的眼神里多了几分苦涩。

秦羽疑惑的表情消失了,仿佛被闪电击中,一片死寂之后,闭上了双眼,“你……你为什么要做出这种事。”

“你以为只有你想解决他吗?你以为只有你的基因报告是真假两份吗?”秦杰的眼神随着烟卷的雾气飘向远方。

“你知道我从小就不受爸妈重视,从小家里把最好的资源都给了你,你知道为什么吗?“秦杰冷笑一声,”你只以为我的天赋不如你。“

“前天,我在柜子里翻到了另一份报告,其中说明了我有92%的概率是天生犯罪型人格,上面显示我的数学天赋其实并不比你差。小时候我不明白,为什么我只是踩死一只蚂蚁,爸妈就会用有些异样的眼神看着我,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了。”秦杰狠狠踩了几下烟头,咒骂了几句。

“那份真实的报告上显示,如果要抑制我的犯罪型人格,就要抑制我的期望,并且不要有太广的活动范围。从小,爸妈跟我说我有多动症,我为了证明我没有,我没事就只在家里待着,也不去四处走动。他们让我认为自己没什么天赋,所以就不会有期望,不会有反抗,不会有暴力。”此刻,秦杰的眼神冷静得可怕。

“艾萨克才是真正的罪犯,他给无数人的人生都布了一个局,间接实现了长达几十年的控制。”秦杰绝望地笑了,“只不过这种控制以‘发展个人潜力,抑制负面倾向’为名,他乐在其中,我们都是被玩弄的棋子。”

“他预测得没错,过了四十多年,我确实是在今天犯罪了。”一阵冷笑再次让秦羽战栗,“不过他永远猜不到,是他控制的人终结了他。”

秦羽哑口无言,刹那间想到艾萨克博士曾对他说过的话:“焦虑的本质是失控。这个时代,极度繁华,而又极度焦虑,基因预测给了他们控制的快感。你想阻止我,但你永远不可能阻止人性。”

只不过他没有说,这种控制究竟是谁控制了谁。

是我们控制了自身,还是世界操纵着我们?

“我没有留下指纹,但我出来才想起来有一个摄像头没有遮住。”秦杰的语气超乎寻常的平静,“警察应该很快会找上门吧。”

房子里钟表的声音此时格外的刺耳,滴答滴答,仿佛心跳的起伏。

“我替你顶罪吧。”三分钟后,秦羽缓缓吐出了几个字,“我们长得几乎一样,况且这么多年,作为公众人物我一直都在公开和他作对,一定所有人都会相信监控里的人是我。”

“你别开玩笑了,这种事是你想干就能干的呀。”秦杰突然笑了起来,“是我想杀了他,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

秦羽默默地看着秦杰,“从小到大,我一直享受着比你更好的资源,其实我以前看到你被忽视,我真的也不太舒服。但我自私啊,我坦然接受着爸妈的优待,觉得这一切理所应当,从来没有对此提出过任何异议。”秦羽低下了头,“我亏欠了你这么多年,也是时候还债了。”

“这不是你的错。也许那个人是对的,可能我天生就是一个危险的人,只是之前没有表现得太明显而已。” 秦杰两下开了桌上的啤酒,“我也挺对不起你,所有人都知道你这个大人物有一个混吃等死,一事无成的哥哥。”秦杰缓缓闭上了眼,一行泪悄然划过那粗糙黝黑的皮肤。

“大人物?”秦羽苦笑了几声,“我现在感觉自己就像蚂蚁一样卑微。反倒是你,做了我想做而永远不敢做的事。”昏暗的灯光凝固了一声悠长的叹息。

“原本我也并不想打破以前烂泥一样平静的生活,但现在我真的受不了了,我受不了一生都被别人看穿,然后被玩弄在股掌的感觉。”秦杰默默攥起了拳头。

“而现在,是我犯了罪,我一点都不后悔,我甘愿接受任何惩罚。”

又是三分钟的死寂,啤酒的气泡拼命向上涌,如每一个疯狂而决绝的灵魂。

“其实,我想替你顶罪,不仅仅是因为我愧对你。”秦羽抄起桌子上的啤酒,一饮而尽。

“其实,我真的挺想用这种方式,打破那份报告的预言。我不想再沿着他早就预测到的那个轨迹往前走了,即使是堕入深渊。他只能预测我向前走、向上爬之后,会出现怎样的人生轨迹,但我如果向后退呢?”

“我想脱离那个轨迹,哪怕退入万丈深渊。”秦羽笑了,突然望向秦杰,眼中闪动着罕见的明媚,宛如北极圈冰面上反射的阳光。

秦杰被这一瞬间的明媚震撼了,呆坐着,一言不发。


第二天,“著名作家暨数学家秦羽枪杀艾萨克博士”登上了所有媒体的头版头条。

民众都炸了锅,社会掀起了另一种恐慌,无数人痛骂秦羽,称其为这个时代的恶魔。而秦羽创立的反对RealFate的组织为秦羽的行为摇旗呐喊,称其为这个时代的殉道者,是这个世界的英雄。

警方同意让秦羽接受了最后一次采访。

“我们发展科技,是为了更好地站立,甚至高飞。可是我们总是进一步把它变成新的主人,然后匍匐到尘埃里。”这个身着狱服的囚犯哽咽地面对着镜头,眼神清澈而忧伤。

“每个人都是独特的,无论是否有世俗意义上的天赋。真正伟大的生命,是自由生长的。”镜头前的人,依然像多年前在演讲台上一样,生猛坚毅,宛如少年。

但痛骂秦羽的民众最终占了上风,因为在任何得失发生的时候,人们会更倾向于关注失去的,而非拥有或获得的。而这次,无数人失去的是一条条康庄大道。

雪片般的咒骂铺天盖地,无可遁形。他的死刑也如期执行。

枪响的那一刻,天地沉寂。

恍惚间,他的眼前开始隐约浮现他出生时候的画面,在那些破碎的画面里,母亲笑着对他说:“妈妈爱你,你是这个世界上最独特的宝贝。”


三天后,沙发上的人迷迷糊糊地醒了过来,他缓缓移动着身子,隐约觉得有哪里不对。

家里一切如常,甚至比往常更加整洁,窗外的鸟儿都发出和以前一模一样的鸣叫。

但他突然发现,一些东西不翼而飞,比如身份证和手机。

他揉了揉眼睛,洗了把脸,努力让自己清醒过来,然后步履沉重地走向书桌。

空荡荡的书桌上有一张字条格外明显:

你一定想不到,我还有极强的表演天赋吧。

原谅我趁你不注意给啤酒下了药。

原谅我只能给你留一个一事无成的新身份。

既然你想向后退,想打破一切,我成全你。

但我永远不会让你退入万丈深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