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丁山奇遇记(26)海岛变形之旅


眼见着受伤的大螃蟹乍德翻转过身去,快要挺不过去了,弥洛和呼呦赶快去找涂龙斯帮忙。

操作铠甲水舰的涂龙斯,盯着屏幕里托尼洛坠落的场景,他叹了一口气。

透过水舰扬声器,涂龙斯告诉它们,乍德的伤口太大,任何挽救都是徒劳的,除非先找到了能量石和引力锤,通过它们激活变形针,才能把乍德变小,再带回布丁山医治。

弥洛和呼呦围着水舰游来游去,它们认为涂龙斯根本不想帮忙。但是涂龙斯接下来奏响了水舰的集合乐,那是托尼洛召集海兽的一种特殊声波。

涂龙斯把水舰开到安全的水域,零散分布在各个海域的海兽们,听到召集令声都以为托尼洛要给他们发吃的,全部集结到铠甲水舰周围。

在涂龙斯准备通过水舰扬声器演讲之前,还不断有海兽从远处艰难地游来。

“我是涂龙斯!”

海兽们听到是涂龙斯的声音,有的感激万分,有的咬牙切齿。

“我尊敬的图拉伊思(萨尔塔斯对万物生灵的尊称),大家听我说,我知道你们当中有些人对我非常愤恨,因为我,托尼洛把你们变成了海兽,我同时也知道你们饥肠辘辘,饿的快走不动了。我想说,我和你们一样,都是这场灾难的受害者。我曾经是萨尔塔斯公认的科学家,我有我的家庭,我的妻子和孩子,但是因为托尼洛的野心,我成了牺牲品。你们知道我有多久没看到我的妻子了吗?四十八亿六千七百五十二万三千三百六十一年,这个时间,足够地球人繁衍无数次,虽然托尼洛毁了我的家,但我依然爱着我的妻子,我会去救她。大家不要再为托尼洛做事,它只会给大家带来更大的灾难。你们可以选择跟随我涂龙斯,也可以去大海那边的布丁山去找方冈和索伊,现在,夜郎自大的托尼洛已经被帕特神惩罚坠入大海,现在谁愿意跟随我找到它,然后把各位变回原形,去寻找你们的家人吧!”

“真的能变回来吗?”

“就算变回去,我的家人也不可能再接受我。”

“我哪儿也不去,谁还会记得我们?”

海兽们的问题越来越多,涂龙斯高声呐喊着:“我尊敬的图拉伊思,请你们振作起来,只有我们自己才能拯救自己,这个又深又黑的海底,不是我们的家乡,就算死,我们也不能死在这里,冰冷孤寂,没有人为我们送上祝福,我们要回到属于我们自己的地方!我的帕特神会保佑你们平安度过这段劫难!”

“我愿意!”

“我想去布丁山!”

“我们得先一起去找托尼洛,拿回能量石!”

涂龙斯驾驶着铠甲水舰往上游去,海兽们浩浩荡荡地跟随着,围绕着,它们游出水面,向着雷诺海岛和萨尔曼海岛奔去。

但是,萨尔曼的土著海兽却告诉它们,坠海的飞船在更远的维多斯基海岛和乌切曼海岛。

可是,到了乌切曼海岛,那里却寂静一片,看来,坠落点还在更远的地方。

经过长途跋涉,有些海兽悄悄地放弃了,它们上了附近的海岛,不是被那里的本土海兽驱赶,就是被囚禁起来,或者成为战利品或食品。

那些跟随涂龙斯一直长驱直入的海兽们,最终停留在最远的费曼多罗海岛。但奇怪的是,这里无论是居民还是附近的海兽,都表示没有看到过什么飞船坠海。

那里一位长老用最好的礼节款待了前来的涂龙斯和众海兽。虽然他不会萨尔塔斯语,但是他跟涂龙斯比划着,咿咿呀呀地讲个不停,水舰里的语言识别器分拣出几个关键词,这让涂龙斯大概了解——

从来没有任何天上的飞行物飞过这里。这里的海兽和他们世世代代友好相处。

当涂龙斯失望地打算离开时,他突然看到海岛边一个女人抱着一个孩子在那里哭泣。

涂龙斯上前一问,那个女人咿咿呀呀地指着大海,她捶胸顿足,咬牙切齿。

涂龙斯叫随从的海兽游过来,女人拿起石块直接砸它。

涂龙斯知道了,她的孩子被海兽吃了,她很难过,很愤怒。由此可见,长老说的这里的居民和海兽友好相处一定是骗人的。

涂龙斯命令所有海兽包围了费曼多罗海岛,他再次来到长老的帐篷,当问及本土海兽吃人的事情,看到长老躲闪的眼睛,吞吞吐吐着,他就知道这里面一定有鬼。

在涂龙斯的步步紧逼下,长老终于交出了托尼洛。它被关在后山的麻绳帐里,由部落里四个壮汉秘密押解和看守,但已经奄奄一息了。

涂龙斯和长老商量,把那些缴获的东西也交出来。长老把飞船残骸和乱七八糟的东西都拿了出来,当然少不了引力锤,但涂龙斯就是没有找到能量石。

涂龙斯找到飞船上的翻译器,还好,它还能用,他对着翻译器说:“附近的布丁山发生剧烈震荡,请交出那三块石头,否则这里的海岛会在八天后全部淹没。”

正巧,海岛上的勘测酋长对长老发出警告说:海岛已经被淹过麻杆的一半,大概有1米多,那里飘来许多奇怪的死鱼。

但是,长老很焦急也很严肃地对涂龙斯说:“我所知道的是,我们没有见到这三块石头。”

奄奄一息的托尼洛呵呵地笑,它说:“我得不到的,谁也别想拿走。”

原来,托尼洛把它们扔进了大海里。

海兽们集中全部力量,包括长老用岛上食物雇佣的本土海兽,都加入到了搜寻能量石的队伍。功夫不负有心人,它们终于找到了蓝色和绿色的鹅卵石,可是红色的石头哪里去了呢?

费曼多罗海床相对平缓,海水普遍比较浅,所以这里成为海兽喜欢聚集和觅食的地方。就算有什么东西想藏身,也是非常不容易的。

但是,附近的海域都快揭了个底,也没有发现那块红色鹅卵石。

它到底在哪儿呢?

正在这时,看守托尼洛的壮汉过来向长老报告:托尼洛呕吐不止。

涂龙斯气得捶胸顿足,原来托尼洛早就把红色鹅卵石给吞到了肚子里。这个可恶的家伙,真是什么事都做得出来,谁会想到它吃了石头?还浪费了那么多海兽的体力到处寻找。

但,可恶的托尼洛却说:“哈哈,就算你们得到这块石头,也是不光彩的!”

它的意思是,石头要从它的屁股里拉出来,想想都很恶心,怎么办呢?长老有办法,他让庶女拿来海岛特产的猫儿芹,把叶子捣碎,收汁液,喂给托尼洛。

呕吐不止的托尼洛最终把红色鹅卵石吐出来,即使如此,涂龙斯还是觉得很恶心,他把鹅卵石泡在泉池水里,再让土著居民帮忙用麻布细刷反复揉搓冲洗,这还嫌不够,用剧毒琼汁液继续浸泡。

有了变形针,引力锤和能量石,随时可以把海兽们变回原形。涂龙斯先从费曼多罗海岛开始,他在海边建立了临时“办公区”,愿意跟随他去往布丁山的,为了减少运力的麻烦,到了那边再变回来,愿意留在海岛成为居民的,可以随时执行变形。

只见在几块岩石之间,海兽们乖巧地游进来,涂龙斯一念口令,巨大的海兽就变回了原来的的样子,有的是海豚,有的是海豹,有的是鲨鱼,有的是人。岛上的居民,特别是老人们,都在等待他们最爱的人变回来,有失望,也有绝望,有等待,也有离去。

当然,海兽中也有不听劝告的,涂龙斯就用水舰上的声呐器一遍又一遍的召集它们过来,直到这里没有一头失控的海兽存在。

没有变回原形的海兽们,接受了长老和居民们最丰盛的犒劳,大家吃的饱饱的,带上囚禁托尼洛的牢笼,向着回去的方向游弋。

到了维多斯基海岛和乌切曼海岛,涂龙斯用同样的办法召集海兽变形,并把禁闭托尼洛的囚笼公开参观,上面用一个大牌子写着各种土著语言:“自私而愚蠢的危险分子:托尼洛,萨尔塔斯星球篡位达人……”,这些做法都收到当地海岛居民的热情欢迎和赞美,他们用最好的方式表达感激,并为他们的船队提供免费补给,越来越多的居民听说布丁山,都坐上了新海船,一起前往布丁山。

这一趟旅程虽然仅花去了不到十天的时间,但是当他们回到大沟壑边缘找到乍德时,它已经剩下最后一口气。这些天,弥洛和呼呦不断寻找食物补给乍德,它们还从附近小岛上找到疗伤的素儿兰草,还请了一些听觉丧失的零散的海兽们过来帮忙,像填大水沟一样往乍德的大伤口里运来素儿兰草。

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乍德总算不负众望,撑到了涂龙斯到来的一刻。

涂龙斯马不停蹄地赶到现场,因为乍德太大了,让它变形回来,必须把三样东西放在三个不同的地方,所以他让弥洛和呼呦执着引力锤,但是变形针谁拿着呢?要是给了这些海兽,他还不能完全相信,正发愁时,远处游来一头大海兽,这身形影子都是那么熟悉。

是拜拉蒙!这让涂龙斯太兴奋了,他的随从还活着,只是它比以前大了好几倍,臃肿的身躯显得和以前的印象极不协调,拜拉蒙叼着变形针,前往乍德的另一个钳子所在区域。最后,涂龙斯来到了乍德的最前面。

“喂,你睁开眼,你听得到我说话吗?”涂龙斯在铠甲水舰里高喊着。

扬声器里传来涂龙斯的声音,乍德睁开了眼睛。

“我尊敬的博利西斯(萨尔塔斯的巨神),让我们回到最初的状态吧!”涂龙斯大喊着。

可是,乍德听完却闭上眼睛,它的身体倾斜了一下,把弥洛和呼呦压在侧面。

涂龙斯默念着能量石的口令,可是乍德根本没有变回来。

涂龙斯再次默念,乍德仍然没有变化。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乍德用普通的变形口令无法变回来吗?

涂龙斯一次又一次的试,然而乍德却没有任何的变化。

涂龙斯陷入了焦灼,他努力回想他在能量学院学到的所有知识。

乍德再次睁开眼睛,它用它巨大的略微闪动的黑眼睛鼓励涂龙斯,不要放弃。

涂龙斯的记忆回溯到七十六亿年前的那次课堂后的争吵。

那天,温柔美丽的瓦尔莉却对涂龙斯说:“变形局如果过度使用,就不能用常规方法变回来。”

年轻气盛的涂龙斯不屑一顾,他曾是托尼洛最疯狂的追随者:“我们使用两次或以上的变形来应对过度,实在不行,我们找到变形的宿主,让它来修改所有的法则。”

瓦尔莉反驳:“法则不会随便修改,除非阴谋者不能在帕特神之下干净的做事。”

“那你告诉我,谁有这个本事?”涂龙斯问。

瓦尔莉嗤之以鼻:“这还用问吗?”

她言外之意是,只有托尼洛会做出这种事。那次对话,让还担任4门课程教授的托尼洛听到了,它一向非常喜欢瓦尔莉,它找到涂龙斯,警告他说:“为了瓦尔莉,我可以做所有的改变。当然,如果不能改变,我会改变她。但你不行,你最好离她远点儿。”

想到这里,涂龙斯突然记起托尼洛给他变形课辅导时说到的特殊指令,但它只提到了一部分,口令使用后,乍德嗖的一下变小了一大半,但是再次使用就不行了。

正当他一筹莫展时,同样变小了一半的弥洛游到涂龙斯面前。

涂龙斯看着它,感到非常不可思议,这是怎么回事,弥洛怎么会变小了呢?又没有对你实施变形?

弥洛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是它却对涂龙斯说,在它脑海里一直转悠着这么一句:“啵咦啊拉嘶哒哔啦牟吉由嘟嘟嘶。”

涂龙斯听完,他激动地流下眼泪。

(未完待续,下集更精彩)

猜一猜:涂龙斯为什么会掉眼泪?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