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见外挂牙式案,整牙头上黄花梨纹理真美

还记得三周前介绍的案上案吗,牙条、牙头一木连作,轮廓线自两边向中间汇集,再上行翻卷成云头,圆溜溜像一双眼睛,这就是构造独特的清黄花梨卷云纹小翘头案。

与常见的夹头榫和插肩榫方式不同,小条案牙头表面完整,没有被腿子轮廓从中截断,这是因为无需被嵌夹的缘故。

由此带来的好处,莫过于看面图案完整。明式家具享誉世界,正是因为外形美观,古人牺牲结构强度,将牙头、牙条挂于腿足之外,就是要让人看到左右对称的全貌,表达对美的理解。

在刚刚结束的伦敦苏富比春季拍卖会上,一张清十八世纪黄花梨翘头案引人注目。主办方深知其中奥妙,特意安排突出展示,将它摆放在专场主题之下,最显眼的位置。

到达预展现场之前,有木友已经注意到案子的不寻常结构,只不过图录上没有细部照片,未留下深刻印象。

实地上手一看,立刻感觉到前所未有的不同。一开始,总觉得没有腿子外皮穿过的牙头有些别扭,像没有鼻子的脸庞怪怪的。短暂适应之后,开始体会到外挂牙式的好处。牙头下垂甚宽,与牙条一木连作,两侧各锼卷云一朵,沿边起饱满的灯草线,勾勒出厚实的过渡空间。

在这一体的画面上,黄花梨天然纹理连续、流畅,平行上斜的顺纹压在多变的木纹上,丝丝莹光亮色如秋日透出的阳光,一片云淡风轻的感觉。

对比夹头榫嵌夹的情形,同样的一体式牙条、牙头,从中间被一分为二,这样的画面是不是略逊一筹?


一起来玩海南黄花梨收藏吧!长按关注“藏咖程”微信公众号: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