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节 巨浪(下)

01

老曹听着谢顶挂断电话,只觉的心里发凉。小温刚好从里屋接完电话出来:“他们人呢?”老曹道:“李中先跑出去了,李霄云去追他。”小温几乎用尽力气才能保持自己的平静道:“那咱们也追过去看看。”

老曹点点头。俩人还没走到小区门口,就看到李中和李霄云就在路旁的花园里。小温拉了下老曹的衣服,老曹也十分自觉的停住了。

李中的嗓门十分响亮,小温和老曹隔着老远都听得清清楚楚。李中吼道:“跟你说了,你找徐牧没用的!今天他一定是把该做的都做完了。”

李霄云应该是在擦眼泪,不知道她说了些什么,李中在听。

陡然间,李中就跳了起来:“你是傻瓜么?谢顶跟他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他能帮我们托盘子?你这连与虎谋皮都谈不上。人家砸吧嘴打饱嗝的时候,你让他帮我啃啃骨头?我永远不会去求徐牧什么。第一没有意义,第二就算徐牧再牛B,我也不会求他。”

李霄云不知道又解释了些什么,但显然某句话又深深刺激了李中。“我愿赌服输,OK?跟你没有半毛钱的关系,OK?”李中的声音听起来气急败坏,“你知不知道我最恨什么?我最恨你把徐牧的黑锅朝自己身上背,懂么?我被他坑是我笨,我傻;你跳出来替他出头么?什么是你不好?我埋怨你一句了?你也跟我一样是个牵线木偶一个傻瓜而已。别插嘴,让我喊完。这件事从头到尾现在看的清清楚楚,就是他徐牧起初设局,我们一头扎了进去。所以,我告诉你李霄云……”

不知道李霄云又说了一句什么,李中简直怒火中烧,一把就摁住了李霄云的肩膀:“放你的屁的解铃还须系铃人!你能不能醒醒!徐牧他做好的局现在会来救你?你觉得你是谁?天真么?天真么?”

远处老曹跟小温听到这里,都相视苦笑。老曹轻声对小温道:“把他俩叫回去吧。咱们总要商量一下,吵也吵不出什么名堂。”小温点点头,朝李中两人走去。

02

夜色深沉,别墅的客厅,灯火通明。几乎所有人都到齐了,就连凌俊锋也被李国威拉了过来。气氛十分压抑,李霄云和田晶把矿泉水挨个递给每个人,大家都默不作声。

“咳!”李中清了清嗓子,“情况大家应该都知道了。之前做的顺风顺水,没想到今天尾盘的时候被偷袭了。矫情的话我也不多说,关键是如何应对。”他停了一下,看了一眼田晶道:“收盘之后我给黄飞打过三次电话,都没有接。微信短信也都没有回。所以基本上不用指望他。所以产品户这块儿,按照风控要求,周一一大早一定要减仓的。”

“怎么减?”“谁来操作?”几乎是异口同声,老曹和凌俊锋都问道。“按照风控要求,产品户的交易权限周一就在风控手上了。”田晶解释道,“所以具体执行风控要求的,是信托这边。也就是说……”

“集合竞价砸跌停?”老曹不确定的问。“嗯。”田晶几乎看不出在点头。“操,那不雪崩?”李国威一旁问道。“这是风控……”田晶还要解释,李中冲她摆摆手,接口道:“这是信托公司的规定,小田说了也不算。如今行得通的办法只有一个,就是大家不要互相踩踏,否则一旦出连板跌停,我们谁也出不来。”

“怎么不会连板跌停?”老曹皱着眉头问道,“周一集合竞价产品户就要朝跌停板上砍仓,这是多少货你心里有数,请问你,怎么能不互相踩踏。”

“我会争取去信托那边指令他们风控。”

李中耐心解释道,“这是刚才跟小田一起商量的办法,他们的风控口头上同意了,只是要求在开盘前十五分钟必须委托完毕。这样产品户就可以不先集合竞价砸跌停。”

“你想去做集合竞价的盘子?”凌俊锋敏锐的抓住了李中的心思。

“对,除此以外我想不出别的方法可以不踩踏。”李中辩解道。

“钱呢?”一直默默听的沙兵问道。“除了产品户以外,别的账户的仓位并不大,而且还有融资额度。”李中试图把自己的想法解释的清楚一些,“周一一早,我会先用3000张单子把集合竞价做高,然后产品户按部就班先平仓,然后大家挨个撤退。大家放心,产品户只会把超仓的部分先出来,不会清仓猛砸,毕竟,这里有黄飞的权益。”提到黄飞,李中的牙根都是痒痒的。

“我不同意。”凌俊锋摇头。“为什么?”李国威问道,“李中操盘很有数。”

“你知道他们的股票出完了么?”凌俊锋的问句像刀子一样,“他们还有没有筹码?你做盘集合竞价的时候,他们再砸你你怎么办?”

“今天尾盘最后一分钟的成交明细只到55秒。最后5秒没几个人在交易。”李中空洞的辩解。“就算你猜的对,老庄的货今天出完了,可今天追涨的敢死队呢?”凌俊锋用冷冰冰的言语打消李中的侥幸心理,“他们明早是要砍出来的吧?你别跟我说你还想等他们砍出来你去拉起来打个T+0。”

李中的嘴角翕动了一下,没再说话。“总之这么做太冒险,不,这不是冒险,这是在用一个错误的方式去解决已经发生的错误。”凌俊锋转过头跟李国威说道,“当初做这个项目,就知道有风险,那现在确实出问题了,就按照最初的想法,该认就要认。不能把自己的全部都套死在这里。”

“可这项目里几乎是我的全部啊。”屋里不止一个人的内心都响起了这句话。

03

李中一脸颓然,瘫坐在沙发上。除了老曹小温李霄云田晶,其余人都已经走了。

“那就这样说定了。周一集合竞价再看?”老曹用不确定的语气问道。“嗯。”李中一句话也不想多说,“总归我会电话指挥产品户交易,你们不用担心产品户猛砸。如果没有额外的抛单,我觉得我的办法,可行。”

“到时候看吧。”老曹闪烁着眼睛,点头示意了一下,离开了。听着老曹关门的声音,李中用力的抱着头,深深的把头埋在了双腿之间。

小温静静的坐在一旁的沙发上,一言不发。田晶紧绷着嘴,靠在小温身上,不知道在想什么。李霄云也靠在墙上默然不语。

整个屋子里,只留下李中粗重的喘息声。

老曹正开车,手机响了。谢顶的电话。老曹打开了免提。电话里谢顶的声音很轻,像是在压着嗓子:“不用开口,我说你听,黄飞的货没出完,所以周一你最好跑快些。保重。”说完这句话,谢顶也不等老曹回答,就挂断了。

小温和田晶走在回家的路上。路灯昏黄,街角处,两人越走越慢。“眼下账面上还是盈利的。”田晶道。“那都是数字而已。拿到手里至少缩水2个跌停。”小温转过头,放缓了步子,温言劝道,“这次也算是个教训,以后不管做什么,要记得事先跟我说。”

“对不起,对不起,”田晶紧紧抱着小温哭出了声,“是我太贪心了。用咱们的钱买了不说,还找了那个罗颖配资……这下全没了呀……”说到这里她终究再也忍不住,哇哇大哭起来。

“好了好了,不去想这些。”小温的心里也是痛的。好容易赚了两年钱,原本指望买个小房子就办结婚手续了,谁曾想竟然下午收盘之后田晶说她把房钱竟然用来配资买了飞黄建设!

“大概都是命吧。”小温轻轻推开田晶,“走吧。”

他的步子也失去了往日的轻松舒缓,显得缓慢沉重许多。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1- 小的时候真的很烦妈妈整天在耳边的唠叨,一会说要多穿点衣服,天气凉,一会说要多吃点饭,长身体,一会还说要早点...
    小弟桑pc阅读 150评论 0 0
  • Rx 可以使用一种声明的方法来构建 app 绑定 如下代码: 在 UITableView 和 UICollecti...
    hrscy阅读 614评论 0 5
  • 2017/18/ 周三 农历十二月二十一 天气: 起床:4:55 就寝:22:10 (一)读经日记 ...
    厦门悦玲妈赖淑瑾阅读 34评论 0 0
  • 这几天微博圈里被秦舒培、陈老师、赵磊和lisa大额头的四角恋撕逼大战闹得沸沸扬扬,网友一致的跑到lisa大额头的微...
    很逊的卤蛋阅读 68评论 0 0
  • 儿子看动画片熊出没,里面有一只叫肥波的大猫,把他吓着了,让他知道了什么是害怕。 夜晚不敢去撒尿,不敢一个人呆在房间...
    烟波江赏阅读 116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