盈佳国际活动这么好,难怪有这么多人在这注`册啦?

 前来给陈可欣祝寿的人,官`方复制登`陆【Vr988.net】一直都没有停下过,那礼物都堆的有小山高了。

    可是,反观陈可儿这边,除了几个关系要好的同学外,基本上没什么人来。

    那些同学大多家境也不是太好,送的礼物更是没法和陈可欣收到的相提并论。

    以至于陈可儿的生日宴会,都没法进行下去。

    陈可儿连同那些前来给她祝寿的同学,全都成了陈可欣的观众。

    一些陈家小辈们,开始小声嘀咕,望着陈可儿的脸上,满是幸灾乐祸。

    几名年轻男女悄悄向着陈可儿走去。

    “可儿妹妹,你不是和你姐姐同一天生日吗?怎么没去开办生日宴会啊?”陈家老大一脉,陈可儿的堂姐,陈晓雨一脸微笑着问道。

    陈可儿知道这位堂姐是什么德性,平常就喜欢打击那些不如她的人,一旦遇到比她强的,就巴结奉承,是陈家出了名的墙头草。

    所以,陈可儿根本没搭理她。

    不过,陈可儿不搭理陈晓雨,陈晓雨却没打算放过陈可儿,自问自答道:“哦,我知道了,一定是没人来给可儿妹妹庆祝生日对吧?呵呵,没关系,姐姐来给你庆祝!”

    陈可儿的几个同学,望着这一幕,有些同情的看向陈可儿。

    “没想到陈家的人,对待可儿并不友好啊!”

    但是,这些同学们也是敢怒不敢言。陈晓雨欺负陈可儿可以,都是陈家人,就算被长辈们知道顶多也是说两句。

    可如果他们为了帮陈可儿却和陈晓雨发生矛盾,那陈家可不会那么好说话。

    陈可儿看着陈晓雨,脸色有些冷:“那可儿就先谢谢堂姐了。”

    “不用谢,谁让我是你堂姐呢?”陈晓雨一脸和善的微笑。

    陈晓雨回头对身后几名陈家小辈喊道:“你们几个也别光看着了,过来坐下。没人给可儿妹妹庆祝生日,咱们来帮帮她吧!”

    “好啊,不能冷落了可儿妹妹啊!”几名陈家小辈们笑嘻嘻的走过来,坐在桌子上。

    “来,可儿妹妹,你也坐下啊!”陈晓雨笑着说道。

    “大家别干看着啊,这桌子上的东西随便吃啊,反正也不会有人来。”陈晓雨说完,拿起一块点心,毫不客气的吃了起来。

    其他几名陈家人也哈哈一笑,拿起桌子上的食物吃了起来。

    陈可儿气的小脸通红,这两桌是给她准备用来招待自己朋友的,想不到居然被陈晓雨这些人祸害了。

    陈可儿的一名同学小声说道:“可儿,他们也太过份了吧?”

    陈可儿愤怒的喊道:“陈晓雨,这两桌东西是我用来招待朋友的,你们太过份了!”

    陈晓雨却是一脸满不在乎的说道:“哎呀,可儿妹妹别生气,反正也没人来给你祝寿,这么多年不都是这样吗?这一大桌好吃的,不能浪费了。再说那边不是还有一桌吗?给你留着用来招待朋友足够了。”

    “你们说是吧?”陈晓雨笑着问另外几人。

    陈默大爷爷一脉的小辈陈林,笑着说道:“堂姐说的对,反正也没什么人来给可儿妹妹祝寿,这么多年大家早就知道了。这么多好吃的,浪费了多可惜啊!”

    “来,可儿妹妹,你也来尝尝,这块糕点真的不错!”

    “哈哈……”几人一通嘲笑。

    陈可儿气的哭了起来:“你们太过份了!”

    几人看到把陈可儿气哭了,这下也不敢在闹了,毕竟今天是可儿生日,她们也不能太过分。

    之所以欺负陈可儿,完全就是年轻人之间的恶作剧。

    “快走!”陈晓雨悄悄对着另外几人使眼色。

    几人慌忙离开,如果被长辈们看到,他们免不了要被一顿斥责。

    这时,大厅忽然响起一阵骚动。

    有人喊道:“是李大少到了!”

    “燕京超级世家李家的李风少爷吗?”

    “没错,正是李风!”

    一阵嘈杂声中,一位身穿白色燕尾服,高大帅气的青年,在两名黑衣保镖的陪同下,缓缓走了进来。

    那些刚刚给陈可欣祝寿的燕京富少们,纷纷起身,不停的向李风行礼问好。

    “李少,我是燕京柳家的柳世聪……”

    “李少,我是燕京霍家的霍文德……”

    “我是……”

    所有人都争先恐后的在李风面前介绍自己,李风只是点头微笑,什么也没说。但,那些人似乎已经很满足,好像只要李风能看他们一眼,就已经很给他们面子了。

    陈国栋和陈东华脸色一惊,慌忙站起身,准备过去迎接。

    但是忽然间他们觉得以他们的身份,过去迎接李风的话有些不太合适,毕竟他们一个是陈可欣的爸爸,一个是陈可欣的爷爷,而李风虽然是李家人,但现在他只是陈可欣的男朋友。

    李风继续前行,走到陈可欣面前,用那种极富有雌性的声音说道:“可欣,生日快乐!”

    陈可欣竭力保持镇定,但剧烈起伏的胸口,暴露出她激动的内心。

    “我路过珍宝阁的时候,看到一条项链还不错,我觉得你应该会喜欢它,就给你买了回来,希望你不嫌弃。”李风面带微笑,说完拿出一个精致的红色镶金边的盒子。

    看到那个盒子,身后不远处的陈东华猛地一惊:“那是珍宝阁上次拍卖会的镇阁之宝,赤血冰晶!”

    陈东华喜欢珠宝,经常参与一些拍卖会之类的活动,对那些价值比较高的珠宝很清楚。

    看到李风手中的盒子,一眼就认出来。

    陈国栋虽然不清楚那什么赤血冰晶的价值,但能让他这个不成器的儿子如此震惊的东西,肯定不是凡品。

    一般几十万的珠宝在他这个儿子眼里,顶多得到一句‘还不错’的评价,能让他震惊的珠宝,少说也要上千万甚至更高。

    陈国栋也震惊了,如果李风送给陈可欣的礼物价值上千万,那……

    陈国栋已经不敢想象,虽然他陈家也不差这几千万,但随便拿几千万当生日礼物送人,陈家人自己做不出来,或者说没那个资本。

    现场有不少识货的人,也是马上就认出了李风手中的赤血冰晶,纷纷惊呼起来。

    “那是珍宝阁的赤血冰晶!”

    “什么是赤血冰晶?”有些不懂的人问道。

    “我也不清楚,但你只需要知道那东西很贵就行了。没想到李家一位旁系子弟,随便送给女朋友的生日礼物,竟然是赤血冰晶!六大超级世家的底蕴真是让人无法想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