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理五世卷一】第2章·玛格丽特

旁白君:神圣罗马帝国皇帝马克西米利安一世与卡斯蒂利亚女王建立了双重联姻,即胡安娜嫁给勃艮第公爵费利佩,而卡斯蒂利亚的王子胡安赢取了奥地利的玛格丽特。然而,胡安王子却英年早逝,他们的孩子也胎死腹中。玛格丽特之后便返回了家乡……


湿润阴冷的小雨,下了好些天。

自萨拉曼卡回到根特,玛格丽特就没见到过好天气。在这鬼天气里,唯一让人值得高兴一点的事情,就是要当一个孩子的教母了。

费利佩和胡安娜前几天将孩子抱过来的时候,玛格丽特勉强地挤出笑容,也有礼貌地让人觉得,自己是很爽快地答应做查理的教母,过两天将在主教堂举行洗礼和命名仪式。

《玛格丽特》Bernard van Orley

实际上,玛格丽特看到查理时,想到的是她那刚出生就死去的孩子。虽然刚出生的孩子长得都很像,但依然可以辨别出那孩子更像是卡斯蒂利亚人,而不是奥地利人。可对于一个没有活过的孩子来说,做什么人有什么重要的呢?

玛格丽特看得出,精力旺盛的哥哥有时候在躲避着胡安娜。她有时候很想去教教胡安娜,如何把男人拴在床上。但又有何用呢,人们会说,正是她的这种床上技巧,让胡安结婚六个月就因性事过度而死亡,这也让他们的孩子未生先亡的原因。

已经快三年了。

玛格丽特长舒一口气,回想起胡安娜前来根特的那年,她也才小胡安娜一岁。看着费利佩迫不及待地将稚嫩的胡安娜抱入帷帐,玛格丽特也想像着不久之后,胡安娜的哥哥也能像费利佩一样,将自己抱入帐中。

玛格丽特对于未来夫婿的所有想象,都希望从胡安娜身上找到一丝痕迹。在与胡安娜的接触中,玛格丽特会一直不停地问,胡安到底喜欢什么,长的怎么样,又是什么样的人……

一切仿佛发生在昨天。她嫁过去的那些天里,和胡安的鱼水之欢让她不能自已,胡安英俊的外表和床上的温柔体贴又不失气概,让玛格丽特如临天堂。她也和胡安娜刚来根特时候一样,尽情享受着男欢女爱。

胡安过世好几年了,想起他还是能让玛格丽特欲罢不能。但所有一切都只能是想象,她再也得不到胡安的抚摸和亲吻了,胡安去了上帝那里。却不知道在天父身边,是否能和在她身边一样美好快乐,玛格丽特每次祈祷的时候都会问。

与胡安生活的六个月里,玛格丽特忘记了在法兰西宫廷里遭受的所有屈辱,甚至一直认为,正是上帝的恩赐,让她在经历和忍受了那些苦难之后,才得到了胡安。而上帝又为何再度将胡安和两人的孩子从她身边夺去?玛格丽特一直不明白,上帝到底在她身上有着怎样的伟大计划和安排。

或许,是让她照顾查理吧!所以上帝才让她再次回到根特,又让他们把查理送到她身边。

想到这里,玛格丽特的心情些许舒畅。上帝带走了胡安娜的姐姐伊莎贝拉公主,也带走了她哥哥胡安亲王,就注定让这位查理继承他们的遗产,让哈布斯堡家来管理阿拉贡和卡斯蒂利亚。

“这或许才是上帝的安排吧,让我作为查理的教母。”玛格丽特不由自由地将这句话说了出来。

“当然啦,上帝就是安排您做查理王子的教母的!”旁边的侍女提醒玛格丽特身边还有人在听。

玛格丽特回过神来,“去安排一下,我想去看看查理。”

侍女走后,玛格丽特恢复了精神,这是自三年前胡安去世后,她第一次看到了阳光,即便外面依旧阴雨绵绵。

侍女们帮她穿好衣服和整妆完成之后,前去布拉班特公爵府通报的侍女正好回来,“禀告夫人,费利佩公爵出门打猎去了,不过公爵夫人却盼望能见到您。”

玛格丽特进入公爵夫人的寝室前,就已经闻到一阵婴儿的奶味,公爵府邸的炉火很旺,并不觉得一丝冷。看到胡安娜抱着婴儿坐在窗前,玛格丽特微笑着用卡斯蒂利亚语问道,“不知道这么大的雨,去哪里能打到猎物呢?”

听到熟悉的家乡语言和玛格丽特的声音,胡安娜抱着孩子急忙迎了过来,也用卡斯蒂利亚语向玛格丽特问到,“亲爱的玛格丽特,我也觉得这么大雨,为何要出去打猎?费利佩他是不是疯了,还是出去鬼混了,请你告诉我?”

玛格丽特亲吻了一下胡安娜的额头,又亲吻了一下胡安娜怀中的查理,“胡安娜,男人们都有他们自己的爱好,精力总是用不完的,你别指望他们会全部用在你的床上。”

玛格丽特说话轻松,明显是玩笑话,但却让胡安娜突然变得焦躁不安,“那你说他是不是出去偷情了,他是不是背叛我了?!”

玛格丽特从胡安娜手中接过查理,并没有接胡安娜的话。这时候查理睁开了眼睛,醒了过来,冲着玛格丽特笑了。这可把玛格丽特逗乐了,“快看,他笑了!胡安娜,我敢保证,他长大后一定和我那哥哥一样,是个情种!”

胡安娜还在焦躁不安中,并没有把玛格丽特的话听进去,“你是不是也觉得他爱上别人了?”

玛格丽特知道自己的玩笑让胡安娜更加不安了,便看着胡安娜安慰她说,“胡安娜,你哥哥和我天天在一起,一刻都不想离开对方,我们的大部分时间都在床上度过的。但这或许害了他,是我的占有心和他对我的迷恋,让上帝收回了他们,让我们不能长久在一起。”

玛格丽特对自己说出这样的话也感到惊讶,毕竟在前来看望胡安娜之前,她也像胡安娜一样坐在窗前发呆,痴痴地回忆着和胡安过往的生活,让痛苦和后悔渐渐吞噬着自己。而现在,她竟然能对胡安娜说出了这样的话。

胡安娜渐渐平静下来,看着玛格丽特的眼睛,饱含恳求地问,“你说我的爱会不会害了费利佩?”

玛格丽特太了解胡安娜了,太了解对一个人的痴爱会让人变得疯狂,变得不可理喻甚至对于被爱的人来说,往往成了一种负担。她和胡安娜不同的是,她知道何时克制,不是肉体上的克制,而是自己对胡安爱的克制。

“胡安娜,你会害了自己,爱会让你变得疯狂的。”玛格丽特边逗着查理边说,“你现在倒是应该把心思多放在查理身上,还有埃莉诺呢?”

“我没空管埃莉诺和查理,他们都是我给费利佩生的继承人!他应该多花些心思在我身上才对。”胡安娜走到玛格丽特身边,看着查理在冲玛格丽特不停地笑。

玛格丽特没有看胡安娜,只顾着和查理在玩耍,胡安娜也不再说话。

过了一会,玛格丽特放下查理,走到胡安娜面前,扶着她的双臂说,“我应该不会再出嫁了,我会帮你照看着查理长大。像对待我自己的孩子一样!胡安娜,你也多把注意力放在孩子身上,就会减轻你对费利佩的痴迷和妄想。”

“我不想转移注意力,我只要费利佩对我的爱,我也要对他,只对他一个人痴迷!这不是妄想!”胡安娜甩开了玛格丽特的手,兀自愤愤地出去了。

玛格丽特再看了看睡着的查理,心里一丝甜蜜的安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