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夜小雨飘零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雨天,却不爱阴天,耳朵里飘来Eason的阴天快乐,是啊,本该这样的,阴天快乐。

晚上没去上课,因为想做自己想做的事,放学之后也没有立刻回家,因为将要下雨。我路过院里的一条小径,有几只鸟招我进了去,一个人坐在木椅上,看着池塘,看着天地,偶尔路过的一声声忙碌的脚步,何必赶呢?何必避开这些雨点呢?它会沾湿了你的衣裳,就因为这样么?也许他们视我做神经病吧。一股泥土味闯进我的鼻腔,我更贪婪地吸吮着,那毕竟是自然的味道,纯纯的,暖暖的,湿湿的,连心情都清爽了。

嗯,就是现在了,他来了!先是缓缓的,后来急急的,他忙着走么?为何不多停留?他身上有那股诱人的泥香,只是他带来的,嗯,很近了,他轻轻的脚步惊动了鸟儿,急急地飞走了,不知道又会去哪棵树上呢?他把池塘踏得啪啪响,把树叶吻得垂下了头,他把小径清洗得干净,为世界洗了脸。书上说:夜来香白天也很香,只是人心浮躁罢了。就在这一刻,我闻到了,夜来香的味道,真的很香,也是他带来的么?他也清洗了我的心境。他在走了么?这样匆匆的来,就要走了么?我还没有熟悉那样的味道,我下次还能认出他么?他还有多久才会来呢?我都来不及好好感受。

雨停了,还好,那味道还在,我还认识,自然的味道萦绕在周围,小径在朦胧月光的映衬下,更显旖旎,于是,回忆泛滥,像是故乡村子里的洪水,将我淹没,在河底漂流。穿过那片海蓝去窥探着那些曾经,想起了那颗玉兰树,那火红的石榴花,樱花,那所有生命中像花一样绽放的年复一年,那些滚动的人、事、话,曾经的感动,现在竟只是平常。什么打断了我,我听见远处那座山上青翠的梧桐树落下一滴水珠,惊起林中一群鸟,像是过去的一些小事,记在心里久久不能平静,爱那么短,遗忘那么长,聂鲁达的话突然窜进我的思绪,过去看的故事,也是寻常。

不知道自己心里的想法了,自己就笑了,懂自己了,自己就哭了。等吧,他还会来的,带给你一世清凉;等吧,他还会来的,带着你熟悉的味道;等等吧,他还会来的……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