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中间的很多人一面渴望幸福,一面又害怕幸福!

我们中有多少人体验过,早晨醒来时注意到尽管有各种各样的问题、困难和忧虑,我们还是感觉很美妙,感到活着是很快活的?而过一会儿,就受不了了,觉着必须做点什么。因此,我们又设法将自己抛回到苦难的状态中。

又或许,我们可能是和自己真正关心的人在一起,我们感到非常满足、圆满,然后就出现忧虑或迷失方向的感觉,我们感到有一种挑起冲突、制造麻烦的冲动,感到有必要在自己的生活里投入一点戏剧性。

我在心理咨询工作中与各种各样的人有接触,一再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是,人们普遍感到恐惧和怀疑,他们觉得自己不应得到幸福,没有权利使自己的要求得到满足。他们经常有一种感觉,如果自己是幸福的,幸福会被夺走,或者会发生可怕的事,某种难以名状的处罚或悲剧,把幸福感抵消了。

对他们来说,虽然在意识的某个层面上渴望幸福,但在另一个层面上又害怕幸福。


对有些人来说,幸福是忧虑的潜在来源


现在假设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都有这种倾向,他们相遇并坠入爱河。那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呢?

开始时,由于把注意力集中在对方以及对他们关系的兴奋上,他们不会去想这些事,他们只是感到幸福。但是内心里,定时炸弹在滴答作响。在他们初遇的那一刻,它就开始滴答作响了。就在他们面对面坐在餐厅里,感到快乐和满足时,他们中的一个突然受不了了,开始莫名其妙地吵起来,或退缩了,不可思议地变得消沉。

制造麻烦的冲动油然而生,表面上不知从何而起,实际上是来自反幸福编程所处的灵魂深处。

他们对自我的看法,或许会让他们为幸福奋斗,期待幸福在将来某个时刻到来,也许明年,也许后年。但不是现在,不是此刻,不是这里。此处此刻太靠近、太直接、太恐怖了。

此刻,在他们快乐的时候,幸福不是梦想,而是现实,这是不堪忍受的。那刻,他们的感受是:首先,他们不该得到幸福;其次,幸福不可能持续;第三,如果幸福持续,其他某种可怕的事就会发生。


幸福就像地平线,你靠近它就后退


这是那些严重缺乏自尊,对他们享有幸福的权利严重缺乏信心的人最常见的一种反应。每当《浪漫爱情的心理》作者纳撒尼尔·布兰登提出这个问题时,多数人都立刻对这点诚实地作出反应,即便是伤心地作出反应。

这个问题一经提出,他们就很容易注意到,他们多么经常中断他们自己的幸福,破坏它,在没有麻烦的地方制造麻烦。他们千方百计逃避在那一刻会得到幸福的事实。

就跟很多心理咨询师一样,我们都在满心期待着,「但愿他们能接受那一刻,不是与它冲突,不是抵抗,只要顺从生活的欢乐,顺从彼此的欢乐,顺从爱情欲死欲仙的潜力就好。」那他们能做到吗?

「但是没有,他们喜欢参加学习班,咨询婚姻顾问,接受心理治疗,研究性指南,积累心理学的书,好像这样他们就可以使自己在将来得到幸福,在某个非特指的时候,一个永远不会到来的时候。

在他们的生活种,幸福就像地平线,你靠近,它就一直后退。


「幸福—忧虑」是爱情的强大障碍


幸福—忧虑本身是无法获得足够的独立和个性化常见的后果,缺少自尊与没有足够的独立和个性是密切相连的。没有成功的独立和个性化,我们就非常轻易地坚信,我们的生存取决于牺牲享受余生,以保护我们与父母的关系。那么,我们看看这会把我们带到哪里!

母亲或父亲常常会在孩子心中留下一则微妙的信息——「将来,你的婚姻不会比我们的婚姻更幸福。」一个没有足够自尊的女子,一个要做「乖孩子」的女子,她感到有必要不惜一切代价保留母亲或父亲的爱。这种女子要么去选择一个与其在一起显然不可能幸福的男人做丈夫,要么在一个本来有可能幸福的婚姻里制造婚姻的不幸。

许多女子都报告她们的感受说:「我无法忍受让母亲看到我和一个男人的关系很幸福。她会感到我背叛了她,她会感到丢脸。我可能会使她感到淹没在自己不足和失败的感觉中。我不能对她做出这样的事。」在这些声明之下是其他显而易见的感觉:「母亲也许会生我的气。母亲也许会斥责我。我可能会失去母爱。」

要像母亲或父亲那样不幸是「适应环境」,反对母亲或父亲,可能要和全家作对——这种前景是很可怕的。问题可能存在于一个女子和她母亲之间或者在一个女子和她父亲之间的关系上。并且这个问题不限于女子。男子同样会从父母的任何一方得到信息,大意是他们不会有幸福。

对很多人来说,可能幸福意味着不再是「乖孩子」,而是要和家庭决裂,想达到一个很多女子和男子都没达到的独立水平。在这我们看到了独立和个性化、自尊缺乏和幸福—忧虑论题的相互渗透。


幸福是我们人类与生俱来的权利


如果觉得我们的关系似乎总是很不幸、很令人沮丧,不妨问问相关的问题:我的自我概念允许我幸福吗?我童年的规划允许我幸福吗?我的生活状态允许我幸福吗?

如果答案是否定的,那么要想通过学习沟通技巧,改进的性技巧,或公平竞争的方法来解决爱情问题是徒劳的。这就是许多婚姻咨询所犯的错误。所有这些教导都基于这样的假定:相关的人都愿意得到幸福,感到应该得到幸福。但是,他们并不这样想!

在两性关系中,爱情的发展要承认这样的事实,即幸福是我们人类与生俱来的权利。如果我们感觉幸福是自然的、正常的,我们就会允许自己幸福,对幸福敞开胸怀,跟着幸福走,这样才不会有破坏和自我毁灭的冲动。

一旦对幸福采取接受的态度,爱情就会发展;一旦对接受幸福采取畏惧的态度,爱情往往会消亡。


幸福远不是我们以为的那么复杂


对某些人而言,以独立和自我负责的精神,以简单行为让自己幸福,也许是他们生活中最勇敢的行为了。他们会怎么做呢?如果幸福引发焦虑,他们该怎么办?当然渴望减少焦虑。如果幸福引发焦虑,那么降低破坏幸福的冲动是完全可以理解的。这是十足的人类反应。

但在有好的解决方案,我们必须发现它、学会它,然后,必须实践它。譬如,在我们感到幸福时,感到由此而来的焦虑和迷失时,我们要学会什么也别做。

也就是说,承认它们,深入我们自己的体验,同时有意识地去见证它,不能受操纵做出自我毁灭的行为;然后,跨越时空,我们就能够构建对幸福的容忍,增强从容不惊对待欢乐的能力。

以这样的方式,我们会发现一种新的生活方式。我们发现幸福远不是我们以为的那么复杂。我们发现,只要有点儿机会,欢乐就是我们自然而然的状态。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在深圳的时候,我认识一哥们,江湖人称“大锤”。当时第一眼看到这哥们的时候,就觉得长的一股混血儿的范儿,很是让人羡慕...
    七公爱吃鸡阅读 24评论 0 0
  • 作者:潘媛媛(来源:《福州大学报》) 前天上午,阴沉潮湿的空气让人莫名其妙地心烦意乱,正对着电脑忙得焦头烂额的我,...
    heyeyes阅读 57评论 0 0
  • 今天,一个路人皆知的所谓“节日”双11,空气中弥漫着咸腥的味道,这味道源自金钱与不靠谱的爱情。自认为这味...
    苞米乐阅读 45评论 0 0
  • 流着汗的生物老师做过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之后露出了迷之微笑,一边左手向后拨顺他那些许凌乱的头发,一边侧过身来趴在讲台...
    池塘旁的木屋阅读 1,537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