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偷走了我的少年

图片源于网络

(一)

林茉第一次见到许逸凡时她就预感到自己会喜欢上他,尽管那时林茉只有13岁。

中午学校餐厅里的人很是拥挤,林茉在回头的一瞬间看到了那张俊朗清瘦又带着些许不羁的脸,林茉有些愣住了,她看着他,停在了原地,同伴几次叫喊才把林茉叫回了神。

那时的林茉对于他的一切都是一无所知,年级、姓名、性格、家境……她只知道在看到他的那一刻,她的心动了,就那么毫无征兆,不可遏制地动了。

林茉是那种很安静的女子,安静到常常会令人忽略掉她,她面容清秀眉目清淡,瘦小的身体藏进肥大的校服里,扔在人群里真的豪不起眼。

她小时被老师挑中教她国画,一画便是很多年。她笔下的山水花草都有着与她的年纪极不相称的沉静,老师说林茉是为画画而生的孩子,她的安静与专注是同龄的孩子所没有的。

所以林茉的情感也是这般,安静且专注,哪怕仅仅是一个只见过一面的少年。

(二)

林茉第二次见到许逸凡是因为自己的发小沈然。

周末时,沈然约林茉去附近的小公园玩,林茉见她一脸的神秘便问她还有谁去。

沈然一脸娇羞地说还有她的男朋友以及她男朋友的哥哥。

“好啊你,什么时候交的男朋友,竟然不告诉我!”林茉看着沈然羞红的脸作状要挠她痒痒。

“好茉茉,我这不是告诉你了吗,你可一定要替我保密啊,不然我妈知道了我可就完了……”沈然连忙挡住了林茉伸过来的手摇着她的胳膊求她保密。

“放心了,我肯定会替你保密的。”

“茉茉你最好了!你就陪我去吧,我怕我自己去会被人看到说闲话,所以我让他也叫了个人陪着。”

在那个老师家长都把中学生恋爱当成禁忌的阶段里,她们都极其小心地把握着自己的情感,连一次小小的约会都会拉上二三人来作陪,生怕被旁人看了去,知晓了自己的心事。

林茉陪着沈然前往,路上,沈然跟林茉讲着自己和男友的故事,脸上是不是泛起羞涩的笑容,林茉感叹爱情真的是个神奇的东西,连沈然这样大大咧咧的人都会脸红了。

可当她们走到小公园的门口见到沈然的男友与他的哥哥时,林茉却怔在了原地。那个仅是一眼就让她心动的少年此刻正站在她们的对面看着她们。

“茉茉,你怎么了?走啊……”沈然看林茉不动了拉着她就走了过去。

“茉茉,这是许诺……”沈然拍了拍另外一位男生的肩膀,给林茉介绍,林茉还在愣着,就像丢了魂一样。

“咦?林茉,你是林茉吗?”许诺有些惊讶。

“哇原来你们认识啊!”沈然也是一脸的不可思议。

林茉这才抬起头来,看到许诺的脸时发觉有些熟悉,再仔细想想才与他童年时候的影子重合起来。

“对啊,林茉的姥姥家和我们奶奶家离得很近,小时候她姥姥总是带着她去找我玩呢,哥你还记不记得……”许诺拍了拍旁边人的肩膀,问他。

“是你跟我说的那个爱哭的小姑娘吗……”旁边的少年说。

林茉刷的一下红了脸,又仔细回想小时候的事情,她记得姥姥常常带她去对面的奶奶家找一个叫许诺的小男生玩,却不记得许诺还有一个哥哥。

“喂林茉,你不会一点都不记得了吧!”许诺把手搭在沈然的肩膀上质问林茉。

“我记得你,不记得你……哥哥……”林茉低着头,不敢抬起头看那少年。

“哈哈那时候我哥已经开始上学了,没空跟我们玩……”

“你好,林茉,我叫许逸凡……”他冲她笑着,清浅的笑容在他清俊的面容上展开。

林茉看着他的笑,觉得像是被强烈的阳光晃了眼一般,那一刻林茉真的觉得可能这世上不会有人再比他笑的更好看了。

(三)

沈然与许诺不知跑去哪里玩了,门口就只剩了他们两个。许逸凡问林茉要不要也去小公园里走走,林茉说好。

他看着林茉红着的脸以及总是躲避他的眼神,只当她是初次见面时的羞涩。

一路上,林茉在同许逸凡的聊天中知道了许逸凡比她大两岁,还有半年就要初中毕业了。

林茉问他想考哪个高中,他却笑了笑说他可能哪个高中都考不上,一脸的云淡风轻,丝毫不为中考的事情发愁。

许逸凡还与林茉说起他喜欢的歌,以及那时他喜欢的一个歌手,叫许嵩。

那是林茉第一次听说那个名字,他认真的记了下来。

临别时,他们交换了qq号。回到家后林茉把他说过的所有的歌都听了一遍,又搜索了许嵩这个名字,开始一首一首的听。

她打开与许逸凡的聊天框却迟迟不知第一句话该说什么,她小心翼翼地打上一行字觉得不妥又立马删掉,写写删删几次终于鼓起勇气发出了一句话。

“许嵩的歌真好听……”

“对啊,他的歌会越听越好听的……”许逸凡很快回复了她的消息。

那天晚上,林茉借着这个话题和许逸凡聊到很晚,许逸凡给她的称呼是妹妹,可她却固执的不愿叫他哥哥。

再去到学校,林茉偶尔会遇到许逸凡,他会和她打招呼,冲她笑,每次看到他的笑容林茉都觉得自己像是被太阳照着一般,心情都会变得格外好。

(四)

渐渐的,林茉像是摸清了许逸凡的作息规律,开始经常性的和他“偶遇”。早上会故意晚几分钟从家里走,因为这样能够看到骑着单车的许逸凡;第二节课间她会走到楼下再上来,因为许逸凡经常会在那个楼梯口出现;午饭后,她会叫上好友去操场上散步,围着跑道走一圈又一圈,只为了多看正在球场上打球的许逸凡几眼。

林茉假装每次与许逸凡相遇都是偶然,许逸凡同她打招呼时她会表现出“我们怎么又见面了”的表情。遇见的次数多了,许逸凡身边的同学都认识了林茉,见到她时也开始和她打招呼,叫她“逸凡妹妹”,她每次都被叫红了脸。

林茉每次都会找许逸凡聊天,哪怕说的都是些无关紧要的话林茉也很开心。

那个时候,林茉几乎每天都听许嵩的歌,她开始慢慢依赖上他的声音,然后去了解音乐之外的他,然后越发喜欢他。只是林茉不知道她对于许嵩的喜欢是因为他纯粹的音乐与随性的气质还是因为许逸凡对他的喜欢以及他们眉眼间略微的相似之处。

林茉在日记中写下了无数句关于许逸凡的话,可她却很少在本子上写下“许逸凡”这三个字,常常用一个“他”字来代替。年少的喜欢有多小心,连写下少年的名字都需要思索良久,每写下一次心里都有一种隐隐的紧张,生怕被人知晓了那份隐匿的少女心事。

那段时间,林茉上课常常发呆走神,成绩下降了不少,老师父母都找她谈话,她木然地听完然后继续在课上走神。

(五)

林茉从来没有问过许逸凡有没有喜欢的女生,她只是不停地猜测,又不停地否定,直到毕业一个月前,她才肯定了心里的答案。

许逸凡在毕业前的一个月做了一件轰动全校的事情,他给校园女神白雪表了白。

林茉记得那天最后一节课的铃声响起后,校园广播没有照常响起,过了大约一分钟后林茉听到了许逸凡的声音。

“白雪,你好,我是许逸凡,还有一个月就要毕业了,我不想给我的初中留下遗憾,所以我想把下面这首歌唱给你听,希望你能接受我的心意……”

班里的人都沸腾了,哪怕被表白的主角不是自己也激动的不行。林茉收拾书桌的手像是静止了一般,她坐在座位上一动不动,想要知道下面还会发生什么。

“也许这就是宿命,我听见了这样的你,拥有沉默的华丽,像一颗遥远的恒星……”温柔的男声从广播里传出,他唱的是许嵩的《惟爱你》。

班里突然安静了,都在认真的听他唱歌,只是他唱到一半时,广播突然传来了“嘶”的声音,接着便是赶去的老师劈头盖脸的训斥:“许逸凡你在干什么!还不快关了滚到我办公室去!”然后便没有了声音。

林茉不知道许逸凡有没有受到处罚,只知道这件事情发生的第二天许逸凡便和白雪走到了一起。

白雪成绩优异,容貌精致,皮肤也如她的名字一般,林茉看到他们并肩走在校园里时觉得他们是如此般配,与白雪比起来,自己真的是太过黯淡平凡。

(六)

林茉不再刻意去偶遇许逸凡,尽管真的遇到时许逸凡还是会像之前那样笑着同她打招呼,他身边的白雪也同样会冲她温柔的笑,但林茉却总是感到狼狈,她不喜欢这种感觉。

也不再每天都去找话题和许逸凡聊天,然后小心翼翼地等他的回复,从他发过来的消息里揣摩他心情的好坏,揣摩他对于她的感情。

不再刻意找他聊天的日子里林茉感觉到自己轻松了不少,可心里却也空荡了不少。

她依旧每天都听许嵩的歌,像是习惯了一般,然后铺开纸张作画,她的笔下不再只有山水花草,她开始频繁的画一个白衣翩翩的少年。

她逼着自己每天认真听课,她也想变成一个像白雪那样的人。

她曾心存侥幸想着他会不习惯她的消失,但在她不主动找许逸凡的日子里,许逸凡也从来没有主动找过她。她这才想起之前的每次聊天都是她先开口,而许逸凡的回复应该仅仅是出于礼貌或者是一个哥哥对于妹妹的零星关心。

一个月后,许逸凡毕业了。听沈然说他没有继续上高中,而是通过他父亲找的关系进了一所职业学院,白雪顺利考上了重点高中,两个人开始了异地恋。

(七)

从许逸凡毕业都林茉中考,林茉一直忍住没有再联系许逸凡,尽管她好奇他毕业后的生活,也好奇他和白雪的感情,但她却不愿再去做一个那样卑微那样小心翼翼的人。

林茉再次见到许逸凡,是在公交车上,那时她已高一。

公交车上的许逸凡染了一头鲜红的头发,十二月的寒气里也只是穿着一件单薄的皮衣。林茉一开始没能认出他,还是他先同林茉打了招呼,然后走到林茉旁边的空座上坐了下来。

林茉摘下了耳机看着他,脸变得通红,不知是因为这寒冷的天气还是因为见到了他。

许逸凡问她干什么去了,她说去画室画画,本想拿出画好的画来给他看,见他并不是很感兴趣的样子,终是作罢。

许逸凡见她刚刚带着耳机,便拿起了一支塞到了自己的耳朵里。

“你还在听许嵩的歌啊……”

“嗯……你……不听了吗?”

“早不听了……”说完无所谓的笑了一下。

林茉看着他的样子怔了一下,然后小心地问出了她一直想问的话。

“你和白雪还好吗?”林茉问完有些不敢看他,她低着头,等着他的回答。

“早分手了……”他回答的很是轻松。

“啊?对不起……”林茉没有想到会是这个答案,她抬头看向许逸凡,本以为会在他的脸上看到悲伤,没想到她看到的却是一脸的无所谓。

“不用对不起,这有什么好对不起的,来,我给你看我现在女朋友的照片。”说着他拿出了手机,翻开相册,递到林茉面前。

照片中的女孩有着同他一样的鲜艳发色,耳朵上带着数不清的耳钉,脸也被浓重的妆遮挡了大半,看不出原本的模样。

林茉不由得想起白雪,她看着照片上的女孩问许逸凡“这是你第几个女朋友了啊?”

“第几个……第七八个了吧,我也数不清了……”

“那你喜欢她吗?”

“喜欢吧,毕竟她同意跟我去开房……”

“……”

林茉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作答,恰好汽车到站,林茉与许逸凡说了再见。临下车时,林茉又回头看了许逸凡一眼,许逸凡依旧冲她笑,只是她却感觉那笑容变了,像是少了些什么,又像是多了些什么。

回到家后,林茉不停地在想与许逸凡的这次偶遇,想着想着,她竟哭了出来。

许逸凡同变得女孩表白时她没哭,许逸凡不找她聊天时她没哭,许逸凡毕业时她没哭,这次见到许逸凡后她竟哭了起来。

不知为何,看到那样的许逸凡她的心里会如此难过,难过他不再是他了,亦或是难过他不再是她想象中的他了。

(八)

后来的很多年林茉都没有再见过许逸凡,她知道她对于许逸凡的情感在那次公交车上的碰面后就已经开始慢慢消散了。

但她依旧喜欢听许嵩的歌,也依旧喜欢那个很多年都不曾变质的纯粹少年。

高考时,林茉通过艺考考上了一所颇有名气的美术学院,她的性格依旧安静,但她身上的光芒却因她的才情而慢慢变得耀眼。

林茉在大二时出版了一本画册,她把画册取名为《远去的少年》。

画完这本画册时,林茉的心里想到了两句诗:相同的夜漂白着相同的树,昔日的我们已不复存在;如今我却已不再爱他,但我曾经多爱他啊。

林茉把后面的两句稍作修改写到了画册的最后一页:如今我却已不再喜欢他,但我曾经多喜欢他啊。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只有烈酒,谁与共饮。千金易得,知己难逢。
    卢屹阅读 15评论 5 2
  • 一直以来,对于我自己的定位是很狂傲的,直至最近才渐渐的发现,其实不然,生活中总有些事情,让你很苍白,而让我又显的那...
    坚强的弱者阅读 47评论 0 0
  • 每一场比赛都需要观众,但并不是每一场比赛都需要观众! 前面一句话的意思是:每一场比赛都需要观众的见证,观众只是一个...
    荆楚大地工作室阅读 87评论 0 1
  • 谢谢邀请!谈你这个问题先咱先来了解一下焦虑症的症状!再接讨论你的问题与解决法子! 焦虑症,又称为焦虑性神经症,是神...
    琳洛阅读 112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