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腱断裂康复记——春秋冬夏,酸甜苦辣(一)

什么是人生?每个人心中对于这个问题,兴许都有着自己的答案。

“一番番春秋冬夏,一场场酸甜苦辣。”这是许镜清老先生在创作《西游记》片尾曲的时候给出的答案,对此,我深表赞同。人的一生真的很短暂,春夏秋冬就是一个轮回;然而,每一个轮回中的那些酸甜苦辣,只有确实经历者才有着切身的体会。

于我而言,跟腱断裂也是如此。从不慎断裂,到四处投医,再到住院手术,直到现在的术后康复,短短的两个月的时间,让我体会了这世间许多的酸甜苦辣。

然而,这对于即将进入30岁人生阶段的我却未尝不是一件好事。生活给了我狠狠的一巴掌,让一直以来活的迷迷糊糊的我猛的惊醒了,睁大眼睛重新审视这个世界和处在这个世界中的我。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希望在此记录下这场“酸甜苦辣”的点点滴滴,给自己一个交代。如果还能够为同样遭此挫折的朋友们提供一些参考和帮助,那更是辛甚至哉。

18年3月的一个周末,天气晴朗,气温不算高,却倒是也挺舒适。和朋友约了去浦东的一块五人制足球场踢球。这是我三年以来的第二次踢球,而第一次恰好是一周之前。尽管长时间没踢球导致我之前一次踢球后好几天都浑身酸痛,当朋友再次邀约时,我还是兴致盎然的跑了过去。

一帮哥们踢的兴起,大呼小叫不亦乐乎,我正好带球到球门的右侧,眼看面前出现了空档,心中窃喜,正准备来上一脚爆射,左脚一用力,很明显听到一声“咔嚓”,感觉似乎是被人从背后狠狠的踹了一脚左腿肚子,瞬间的疼痛让我一下子瘫倒到地上。

一开始以为是被人下了黑脚,恶狠狠的回过头寻找罪魁祸首,却发现身后近距离并没有人,心中满是疑惑:我这是自己把自己踢倒了?

球友们纷纷围了上来,都是一脸迷惑,因为那一瞬间并没有人和我有身体接触,所以大家都以为是我自己崴脚了。奇怪的是,在那一瞬间的剧痛之后,腿部的疼痛却突然下降了几个档次,虽然依然痛,但是却在可以忍受的感觉范围内,站起来试了试,貌似还可以慢慢挪着脚走,虽然左脚触底一瞬间很痛,但是当我坐到地上之后,疼痛边瞬间减轻了不少,于是我天真的以为自己只是崴脚了。

抱着自己只是崴脚的想法,我慢慢的挪到了球场边上坐着,大家也就继续踢球了。不一会儿,场地时间到了,大家一起坐在场地边上聊天扯淡,几个有崴脚经验的球友还热心的告诉我回去之后应该怎么处理崴脚。然后,我就慢慢的挪着脚,一瘸一拐的离开球场打的回家了。

是的,我就那么回家了,心里想着怎么就不小心把脚崴到了。现在想想,也是蛮粗心大意的。

之后的几天时间里,自己一直是抱着崴脚的想法在家“休养”,冷敷、热敷、贴膏药、喷云南白药等等。

工作上,和领导上说踢球崴了脚,需要在家休养一周,领导爽快的同意我可以在家办公,自己是个坐办公室的小白领,工作主要都是通过电脑完成,在家办公也丝毫不影响。

这段期间里,左脚竟然没两天就很快的消肿了,自己挪着脚走来走去竟然也不怎们疼,于是我就更加坚定自己的判断了:这铁定是崴脚了嘛,这不都快好了嘛。

直到大概周四的样子,我仗着自己恢复的差不多了,就一个人出门去小区边上的超市买东西。换鞋,从五楼一步步挪下去,去超市买完东西,一系列过程,虽然走的慢,倒也问题不大。然而,回到小区门口给车让路的时候,在路边等了一下,无聊间就把伤脚搭在路边的台阶上活动一下脚踝,脚尖一用力:一阵剧痛传来,差点没把我疼哭了。

吃了这一惊,心想貌似不是崴脚那么简单,赶紧回家在电脑上查一查,无意间看到了跟腱断裂一些描述,和我这个很像啊,心里一阵紧张:这得去医院查查了。

于是当天晚上就和老婆一起开始了好几天的四处奔波,期间的各种遭遇在此不表,至少给我的教训是蛮大的:

首先,和我从事的法律工作一样,医学也是极为专业的,没有接受相关教育或培训的普通人,真的是什么都不懂,职能是医生说什么是什么;

其次,更令人不安的是,同样的伤病,不同的医生可能会有不同的判断,因而给你不同的治疗方案,每一种方案都各有其利弊,这一点,貌似和法律工作也很类似;

再次,上海这地方,虽说和北京比要稍差那么一点,但也是全国医疗资源最丰富的城市之一了,这也导致了全国的老百姓都会来上海看病,所以平均到个人头上,那医疗资源真的是紧张啊;上海最好的那几家骨科医院,六院、长征、长海,每一家都是人满为患,做一个核磁共振都要排好几天队;

还有,人们常说,你的朋友圈一定要有一个医生和一个律师。大概是因为我本身是法律行业的,平时也很少生病,所以一直以来对这句话体会不深。但是那几天像没头苍蝇一样在上海各大医院四处奔波,疯狂联系朋友、亲戚看没有认识的上海骨科医生的过程,真是让我感触颇深。

不管怎样,一番折腾之后,3月26日周一,终于核磁共振检查做完了,也住上院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