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我生命中的意外,要用一生去弥补(一)

图片发自简书App

设计精准的人生不允许一点意外,他和她同时做出了这个选择。
——题记

当米瑾再次在街道对面看到梁辰的身影时,她觉得这一定不是偶然。

刚好22点零五分。正阳中学晚自习刚好下课,经历了一天轰炸填塞的高三学生疲惫不堪又欢呼雀跃的陆续走出校门,整个中学外的一条林荫道马路上熙熙攘攘,烧烤摊生意正好。

“刚好22点零五分,第一个路口。”米瑾收回目光,看了眼腕表,加快了脚步。

22点零五分,通过第一个路口。
  22点十分,到家。
  22点20,洗漱完毕……

米瑾对自己时间的掌控精确和严格到了程馥所说的变态地步,以前哪怕是发着40度的高烧,也会在选择在22点10分到家那一刻再烧晕倒。当然,这样精准而又死板的作息换来的,是米瑾作为“别人家孩子”的优异成绩,年级文科第一的女王、老师的宠儿、家长口中的榜样,她无比淡定而又暗自骄傲的接受着理所当然的一切。

然而高三开学一个月来,她觉得她的生活出现了一个意外,而这个意外,就是梁辰。

总是在22点零五分,在街道对面看到梁辰。学校外的林荫街道只够并行两辆车,繁茂的梧桐树枝叶连天将这个街道荫蔽,夜晚的风中带着烧烤的味道。

梁辰就是这么出现在街道对面。同样的方向,同样精准的时间,他个子很高,估摸着接近1米8,身形不胖不瘦,带着一股“好学生”特有的沉闷气质。他走路很是轻快,小跑,双手抓着书包肩带,目不斜视,三两步就把放学的大军耍在身后。

“就好像夜晚滑翔过房顶的鸽子。”第二日早晨,当米瑾在固定的聊天时间——早自习课后7点55分至8点整——对程馥这样说时,程馥《5·3》里的头抬也没抬。

“这个比喻好,用在这周语文周考的作文里一定得高分。你再想几句,支援支援我?反正你的语文一向都是全市第一。”

“从来没看到过他呢,高三一下子出现的。”

“这道题在这月月考里出现的几率大,你帮我参详参详,押中了我请你吃一整盒的烧烤韭菜。”

“走路从来都不看旁边,估计从来也没注意到我。”

“……米瑾,已经8点过1分了,你精准到变态的作息表死无葬身之地了。”

耳畔传来程馥奸计得逞的笑声时,米瑾才缓过神来,她看了眼腕表,突然觉得那个生活的缺口正以洪水猛兽般的姿势席卷过来。

米瑾还在发愣,程馥转了转笔杆子,悠悠道:“是梁辰罢。18班的,理科复读生。我瞧过他一眼,也是个名人,和你一样都是那成绩单来打击人家生存自信心的人。不过听说人还是死板……”

程馥喋喋不休的说着。“梁辰么?”米瑾转头看向教室外的梧桐树,腕表的指针已经指向了11分。

下课后,米瑾特意去看了张贴在大厅里的年级名次表,果然,高三新加进了复读班的名次,撑起画报满满五大张。

文科第一,米瑾。
  理科第一,梁辰。

两个名字并肩而立,好似两个标杆,带着各自略微清淡的骄傲和寂寥。

“米瑾居然在看名次表……”当身边响起这样的议论时,米瑾才发现身边所有看名次表的目光都投向了自己。

她是从来不看名次表的。因为不用看,她一定是第一,文科毫无争议的女王。所以米瑾看了名次表这个事实,迅速的成为八卦的源头在整个正阳中学刮响。

米瑾带着第一名的淡淡骄傲看了诸人一眼,没说话,转身往教室走去,身后传来程馥公鸡般的尖笑声:“米瑾,北京时间,8点16分,你超过你的作息表1分钟了……赶快以死谢罪吧……”

“作息表?应该改改了。”米瑾喃喃,鬼使神差的,她回教室时特意绕了远路,经过了18班的门口,延误作息表5分钟。

22点正阳中学高三晚自习放学,零5分在第一路口又看到梁辰,米瑾的为了节省时间的小跑步伐突然灌了铅般的停了。

然后,街道对面,那个小跑目不斜视的梁辰的步伐也停了。

米瑾忽的心跳的厉害,得了全市第一被学校公开授奖表彰时,她的心也没有跳得这么厉害过。

然后没有理由的,米瑾蓦地转过头去看向了街道对面,那个高个儿梁辰也正好抬头看向了自己,夜色太浓梧桐树荫蔽太深,双方的面容却无比清晰。梁辰肤色偏白,棱角分明的脸庞有微微小绒毛,眼睛有些大,衬得高鼻下的薄唇有些头重脚轻。他默默的看着米瑾,没有表情,没有移动,米瑾只听见胸膛里的心跳,像极了一旁烧烤摊上炸鱼被烤得炸裂的滋滋声。

唯独那梧桐树荫蔽的街道,他们都没有跨出一步。

“啊,这么晚了,米瑾怎么还在这儿……”四下路过的学生隐隐传来议论声。

米瑾一惊,像作了坏事被人撞破般红了脸,她深吸一口气,转过头,以一贯机械般频率的小跑往家里跑去,回到家面对父母对于她晚归惊诧的表情,她只是丢下句“留在办公室问老师题了”就撞进房间锁上了门。

从此每晚,晚自习放学后的22点零五分,第一个路口。

米瑾都会看见梁辰,然而双方都鬼使神差的停下脚步,默默的对望一会儿,隔着梧桐树荫蔽的街道。直到路过的学生开始惊诧女王米瑾居然还没回家刷题,米瑾才会回过神来,然后头也不回的往家里奔去。

日复一日,高三的沉闷和压力,第一名的骄傲和茫然,然后日复一日,隔着梧桐树街道,两个人的相遇,驻足,相望,离去。

尽管是考前关键期,但正阳中学提倡劳逸结合,所以开始要求高三也要参加升旗仪式。全校学生都稀稀拉拉的集合好了在操场上聊天,刚从《5·3》里折磨出来的高三学子才疲惫的打着哈欠下楼。

米瑾和程馥挽着手从扶梯上走下来时,她一眼就看到了站在操场花坛边,和另一个男生正闲聊着的梁辰。

他或许聊得正欢,连米瑾从不远处经过也没发现,倒是米瑾把他们的对话零零碎碎听了进去。

“梁辰,老师说要交流学习经验,从今天后晚自习前十分钟,前十名要上台交流方法,不强求参加,来得早的人就听……你上台讲不?”

“我就不用了。我一贯是17点35分进教室,早来十分钟不符合我的作息表。”

“也是,我就猜到不会来。你那精准到变态的作息表,估计也只有17班传闻中那个女王米瑾可以比了。”

“啊,米瑾么?我知道的。”

不远处的米瑾忽的听到从梁辰口中说出来自己的名字,不知怎的,就脸红了半边天。接下来的升旗仪式校长说了什么,她完全没听清,就觉得脑袋晕乎乎的,满脑子都是梁辰说“米瑾”两个字时的语调,轻柔的,认真的。

她唯一记下了一点,17点35分,他会进教室。而通向18班的走廊,除非脑子热了走到楼顶去绕远路,否则一定会经过17班门口。

17点33分,夕阳还带着夏日的余热。

教室里还有饭菜和泡面的香味,同学们抓紧着自习前的最后时间聊着八卦。米瑾像做贼般坐到门口一个空位置,对身旁目瞪口呆的同学道“我做题累了,借门口坐坐吹吹风”,然后就一动不动、目不转睛的盯着门外的走廊。

17点35分,梁辰的身影出现在走廊视线里。他一群同学一起,说笑着经过17班门口。他笑起来的声音很是爽朗,夕阳照进来映出他脸颊小绒毛上,因为才吃过饭而挂上的晶莹汗珠。

米瑾只觉得心里一阵痒,像小猫挠一般的痒,整个人却是看呆了。

正巧儿,梁辰微微偏了偏头,刚好一眼看到坐在17班门口的米瑾。二人之间的距离不过隔了17班的门槛,不过三步,然而却如同梧桐树荫蔽的街道,他们都没有跨越一步。

米瑾和梁辰的目光对上,从头到脚忽的一阵颤抖。

17班门口的视线不过几步,梁辰的身影转瞬即逝。在最后消失的刹那,米瑾隐约看到他的嘴角翘了翘。

当时他的朋友们已经没有在说笑,他这个笑来的莫名其妙,来得让米瑾心慌意乱。

从此,米瑾的作息表变为了“17点30分进教室,17点30分到35分,坐到教室门口”。当程馥嚷嚷着这“坐到教室门口”是什么意思时,米瑾只是不敢抬头轻道“做题累了,去门口吹风”。

韶华总是清淡如水又回味悠长,在每日22点零五分的第一个路口,在每日17点35分的教室门口,两条平行线开始交集,并沿着命运玄妙的轨道向前疾驰而去。

周一的17点35分,教室门口的米瑾并没有看到梁辰经过时,她忽的像心里缺了一大块,空洞洞的感觉让她坐立不安。她想也没想的就冲出教室门口,来到了外面的大厅。

大厅值日生刚做过清洁,地面上薄薄的一层积水。所有人都会教室准备自习了,空无一人的大厅很是寂静,有积水的淡淡腥味。

忽的,大厅门口传来拖把拖曳过地面的沉闷响声,梁辰被暑热烤得微红的脸出现在大厅里。

当他看到独自伫立在大厅里的米瑾,他愣了,米瑾也是整个人呆了。

她忽的想起,升旗仪式上,校长似乎朦朦胧胧说过高三教学楼的水管有些漏,值日后的积水不能很好排走,所以以后都会每日抽签,安排一个排水值日生,专门用干拖把把大厅积水拧一拧。今日,刚好轮到18班,轮到梁辰。

然而此刻大厅的一层积水,却映出两个人十步距离的僵持,还有两个人不知热的还是累的,些些潮红的脸。

两个人都没有说话,也没有移动,空气里有粘稠而灼热的夏日余晖,搅成清凉的糖浆一团。

米瑾蓦地意识到,他们俩至今还有说过话,她甚至都还不确定梁辰知不知道她就是米瑾,这个念头一升起,就让米瑾整个人慌了,脊背上糊了层冷汗。

她看向地面,白瓷砖的积水,因为她的鞋隔出了一块线条,忽的,这些线条荡漾起来,显然是不远处的积水被晃动,无数线条交织。

梁辰正用手中的干拖把在面前的瓷砖地上轻轻拖动,积水被短时间划出线条,划出了两个字“——梁辰”。像两只水里的白尾鱼儿,渡上了水光折射的一层夕阳。

米瑾脑袋里空白一片,只知道手背在身后,搅成一团藏在袖子里,然后伸出右脚,用那套着珠灰色的帆布鞋脚尖,在瓷砖地上轻划——“米瑾”。

水波荡漾,顷刻如初,四个字瞬时就被水波湮没,了无痕迹。

梁辰恍恍惚惚的声音传来:“我……周六去校门口的百草书屋,买新版的《5·3》……早上9点15分……”

这个声音宛如从天际传来,米瑾如做梦般,不知怎么的就回了教室,已经站在讲台上的班主任只是意外的看了她一眼,也没说什么。对于第一名的优生,总是享有一些特权。

米瑾梦魇魇的坐回位置,拿出自己的作息表,将周六“……8点50至9点50,数学复习”改为了“8点50至9点50,百草书屋买新版《5·3》”。

讲台上,班主任严肃而死板的声音传来“再次重申,不得有任何早恋现象。大家也知道,正阳中学乃是全市管理最为严格的学校,由此才带来了我们全市前三的升学率。校长最近下达,为了督促高三学子专心学习,但凡发现早恋,哪怕只是苗头,其中一方无条件开除……你们也知道,在高三这个关键口,被开除会造成什么影响……”在全班被吓得不轻的倒吸凉气声中,班主任继续着一通“你们不要忘记自己的梦想,不要在最后关头出岔子,悔恨自己的付出,辜负你们的父母……”

米瑾出神的看着手中的作息表,手中的笔转了个上百个圈,落下去又抬起来,落下去又抬起来,终于把“8点50至9点50,百草书屋买新版《5·3》”给划掉了。然后,她心里难得的死水般的平静。

她的梦想,从小学时的梦想,就是B大,这所符合从小到大第一名骄傲的顶尖学府。

高考,千军万马过独木桥,她不允许自己设计精准的人生有一点意外。

——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