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外传之冷凝玉(92)

徐府血池
大雪冷冷清清的下了一整夜,天亮后,归一道人一出门,却发现白攸直挺挺地站在冷凝玉的门前,身上披了一身雪,白攸本身长得很漂亮,这样一看,如同雪雕的玉人,何其出尘。归一道人没空欣赏这美景,连忙走上去,问道:“小子,你这是怎么了?”白攸苍白的脸上勾起一抹似是而非的笑意,说道:“赏雪。”归一道人望着苍茫雪野,似乎明白了什么,问道:“她是不是回来了?”白攸摇摇头,说道:“没有,只是我看着这雪,突然想起了她。”
归一道人也不再说话,门口灶台上煮着茶,冒着阵阵白气,烟雾氤氲。因趁着雪景,归一道人便说道:“这样的雪天,最适合围炉煮酒,赏雪饮茶。怎么样,要不要喝一杯?”白攸看了看柴门之外,苦笑道:“大概是适合见义勇为吧?”“嗯?什么意思?”归一道人不解道。白攸朝前方示意了一下,归一道人顺着白攸的视线望去,只见大雪中有个黑点越来越大,仔细一看,原来是个人走来,归一道人苦笑道:“不是吧,这种鬼天气也有人上山?”说着那人已经快到门前,归一道人只得喊道:“水生,奉茶。”
来者是位四十来岁的中年人,其貌不扬,穿着厚厚的棉袄,带着一顶破旧的帽子,老远看见归一道人便局促不安的摘下帽子,看着是个老实的庄稼人,见到归一道人便问道:“敢问老者,冷姑娘可是住在这里?”归一道人和白攸对视一眼,彼此读出对方眼中的惊讶,因为大家都知道自从冷凝玉走了以后,已经很久没人点名要找她了,归一道人只得说道:“冷姑娘游方去了,这里暂时由老道主事,你有何事,讲来无妨。”那人脸上闪过一丝失望,为难了一会儿,方才说道:“好吧,我住在山那头访仙镇附近的一个村子里,我有个姑娘,年方十六,一个月前,突然失踪,半个月前,在我家田里找到她,人变得昏昏沉沉,不知经历了什么,看了许多大夫,也无济于事,只说气血两虚,可是这要吃了不少,人却没见好转,反而越来越严重。村中老人说可能是中邪了,以前就听闻茅山有位冷姑娘懂仙术,我就来了,谁知道这样不巧,她游方去了。”
白攸一提访仙镇,便向归一道人点了点头,归一道人意会道:“冷姑娘是在下得意门生,因老道年迈,不常常下山,故而不太出名。既然你我有缘,冷姑娘又刚好不在,我与我这弟子就和你走一趟吧。”那人一听,显得十分高兴,千恩万谢,这才上路。
上午风雪已停,可由于山路难行,原本大半天的路程,竟然走到夜里。到了这人家里,他们看到了那个女孩,十六岁,如花一般的年纪,她却躺在灰旧的棉被里,看上去竟然有股死气。归一道人皱眉上前把脉,发现大夫们说的不错,气血两虚,人气将尽。白攸看着归一道人的神情,问道:“道长,怎么说?”归一道人说道:“这丫头,命不久矣,确实气血亏损过多,我无计可施,你来看看。”白攸也摸了摸这姑娘的脉搏,发现果然如此。他抬手看了看那姑娘的手腕,发现脉搏处有一个小红点,便说道:“道长、这姑娘全身的血被人放了个六七成,确实活不成了。”那大汉一听,便痛哭起来,跪求白攸一定要救治女孩,白攸叹了口气,从身上掏出一丸药,说道:“这叫回血丹,让她吃一颗,看看会不会好一些。”那大汉如获至宝,那女孩吃下药丸,过了一阵,竟然渐渐苏醒过来,口中一直喃喃自语,白攸使劲掐了掐她的鬼穴,那女孩终于清醒过来。大汉看了,终于松了一口气,问道:“孩子,你不过是去镇上换了点东西,怎么就成了这样?”那女孩抬眼看了看众人,缓了缓,说道:“爹爹,好多血……好多女孩……”白攸一听,眉头一皱,问道:“什么女孩?”
那女孩冷静了一下,终于断断续续的说了事情原委,一个月前,这女孩去镇上赶集换一些日用品,不知怎么的便被人抓到一处别苑,那里关着数十个女孩子,都被绑着,房间中央有个池子,里面都是血,血池中还有一个男人。那些女孩子每天会被放一定量的血,直至死亡,他们就会把女孩们的尸体拖出去扔了,而这个女孩被人误以为是死尸拖了出去,这才逃过一劫。
“那你还记得那个别苑吗?”白攸问道。那姑娘回忆了一下,说道:“我记得给我放血的是个全身逗穿着黑衣服的女人,来处理尸体的人都叫她冷大人。”“你说什么?”白攸二人异口同声问道。那女孩点点头,说道:“没错,就是冷大人。”
白攸和归一道人连夜从女孩家中出来,他们再也待不下去,白攸也并没有治好女孩,回血丹也不过只能让她多活几个月,他们更加在意冷凝玉和徐府的血池。两个人摸黑赶往访仙镇,一路上,谁也没有说话,最后还是归一道人打破僵局,问道:“即便丫头变成这样,你还是无所谓。”白攸回道:“我不相信她会做出这种事,她心地善良,为了一只狐狸不惜自己受伤,为了村民不顾自己安危,即便知道对方不是同类,也一视同仁,这样的人怎么会做出这种事!”归一道人又问道:“如果真的是她,你又如何?”白攸没有回答。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风雪夜归又过了一年多,国中局势日渐紧张,军阀割据也越发严重,归一道人居住在冷凝玉的茅屋中,守着冷凝玉的村民和她的小...
    千雪祭阅读 48评论 0 1
  • 登临仙界 这是冷凝玉第二次感受腾云之术,虽然她看不清周围,却能听到风声从耳边呼啸而过,看到云朵在指间分割成丝,山河...
    千雪祭阅读 75评论 1 2
  • “冷姑娘,你说谁?”白攸不解的问道。 冷凝玉将匕首从石壁中拔出来,向后退了几步,站到白攸前面,将匕首横在身前,做出...
    千雪祭阅读 73评论 0 2
  • 堕入魔道 冷凝玉长久地跪在隆禧身旁,漫天的大雪,一会儿就将仙山涂山染白,天狐一族看着这千年难遇的雪,不由得面面相觑...
    千雪祭阅读 34评论 2 0
  • 白攸好说歹说将陈阿力送走已经快中午了,回到屋中冷凝玉已经睡着了,屋子里静悄悄的,夏日暑气越盛,冷凝玉额头上覆上薄薄...
    千雪祭阅读 83评论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