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浮爱河痛难平,女人心事谁能明

      我不是段子手,我只是段子搬运工。

首先要说明的是,本篇文字是由几条网络段子组合扩写而来,完成之后再给它取一个自认逼格高端的标题:沉浮爱河痛难平,女人心事谁能明?

之所以要取这样一个标题,是为了显摆自己稍微有那么一点点文化,毕竟读过三年书嘛,不能让学过的知识白瞎了。

那年秋天,我一不小心谈了个恋爱,可惜与女友分隔两地,不能天天见面。然鹅,现今社会,通讯发达,每天电话聊聊的思密达还是很方便的。

某天晚上,女友打来电话问我在忙和些啥,我说在跟马云谈点小生意,她非要让我说人话,我只好如实对她说了我是在逛淘宝。

她问我逛淘宝干嘛?我说跟她都认识好些天了,这不眼瞅着天儿快冷了嘛,准备给她买条围巾御寒。

我问她要什么料子?喜欢什么颜色?她说她从来没戴过围巾,也不想戴,并且很体贴地劝我,说现在钱这么难挣,就别乱花了。

说真的,那一刻我好感动,要不是有两个眼眶子挡着,我泪都要流下来了。于是,就依她所言,放弃了购买。

过了两天,她搭车来见我,一见面就急切地问我,在淘宝上给她买的围巾现在走到哪了?什么时候能拿到手?她准备拍个照,在朋友圈显摆一下,也让她那些闺蜜们羡慕羡慕,并切实感受感受自己男票的温度。

听了这番话,我不禁一阵茫然,不知如何是好。先前我要买的时候,她不是说不想戴吗?不是说别乱花钱吗?

到了这个地步,我只能如实相告,谁知她听了以后瞬间变脸,变得比川剧还正宗。她怪我不懂女人,并且有条不紊地开启了骂我的程序,从第一代祖宗一直骂到第十八代,那一刻,我的十八代祖宗在她嘴里顿时名声大噪。

骂够了,又开始数落我的种种不是,把我说的一无是处。

我被她说得心头火起,忍不住愤怒地回了一句:请别侮辱我的灵魂,有能耐你侮辱我的肉体。

她的嚣张气焰马上被我镇住了,我正在得意,谁料她很听话地走到我面前,轻启朱唇:呸!

一口唾沫,不偏不倚,pia叽一声砸在我的脸上。水花四溅中,我模糊了双眼。

还没等我赞扬她吐得真准时,她已转身走了,她的脚步就像徐志摩的诗,轻飘飘的,没带走一片云彩。

我呼,我喊,我嚎啕,我坐在地上双腿乱蹬,而她,却心硬如铁,头也不回。

我嗓音嘶哑,无力再呼再喊再嚎啕,于是默默坐在路边,开始检讨自己。

为什么我没有在她准备跟我吵架的时候马上投降呢?如果我能用道歉的方式来先发制人的话,她煞费苦心组织好的各种句子和词语岂非就统统用不上了?这还不得把她憋死?

唉,真为我的十八代祖宗感到不值。想到这儿,我不禁责骂自己:你呀你,没有收拾残局的能力,为什么要放纵善变的情绪呢?

然而,伊人已逝,悔悟已经没用了,我深深地明白,在这金秋十月,不但青草黄了,树叶黄了,我跟她也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