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曾幻想安逸至死

这样的晚霞为谁升起

回想在学校的时光还真是安逸,除了惹人烦的毕设,其余的时光大多悠哉的过着,拼命的睡觉和玩乐。我常常想要是这样安逸致死多好!离校的时光总爱感慨: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真凄凉,就像彼时的我一样,一切都将随落霞结束我的校园时光。

结束了一天的工作,打开简书草稿箱,看到躺着这篇文章,恶狠狠的将文章题目《我也幻想安逸致死》改成了《我也幻想安逸致死》,把配图的 沉沦的晚霞 改成了 这样的晚霞为谁升起。因为此刻的我舍不得安逸,因为现在我身边的人都在潜心修炼,心与身都在路上。他们是这个城市的优秀者,却依旧笔耕不辍,追求着更高的自我。而我,于他们,还差太远。

因为最近决定挑战某org的考试,于是决定晚上恶补,办了将近一个月的读者证终于第一次派上了用处。24小时阅览室的的人,眼睛里都有光,我来这纯属摸套路。19:00进来,没座;吃了晚饭进来,没座,墙角还有席地而坐的;21点,没座;于是靠着墙角开始翻阅书柜的图书。站累了,也就顾不上矜持,也学着旁边的妹子席地而坐,打开电脑,对着自己将要恶补的陌生领域突袭,准备来个游击战。

看书累了,于是思想云游了起来,两个”我“开始对话。

XX:YY,你说这群人怎么那么拼啊?

YY:你以为都像你啊,不思进取。

XX:那他们不累吗?

YY:累在身,心所获。

XX:他们为什么不陪爱人,朋友?我看30岁以上的人也不少啊?

YY:你最近不是在追《我的前半生》吗?罗子君的前八年怎么度过的?唐晶就不一样。

XX:我也曾幻想和以前的罗子君一样做个陈太太安逸致死。

YY:那现在的你呢?

XX:现在的我当然希望茁长成长,嘻嘻。然后遇到曾以为自己高攀不起的、想都不敢想的知己,比如唐晶、贺涵。

YY:那你会怎么做?

XX:当然不能浑浑噩噩。头悬梁,锥刺股。

YY:扯淡君······

托着腮帮子,结束了这段云游。我看到左前方的凳挪动了一下,起身,离开。说时迟,那时快,我猛地一扎,坐到了位置,来者不易啊,于是倍感珍惜。拖了半个月的日报补上了,开始阅读那些让我头痛难忍的英文文档,已知想学的语言知识学了点皮毛,快速翻看了基础。这些之前我一直在想着要去做,但却总是不上心、被自己的惰性说服,然后躺在床上,追剧到凌晨,时不时的在各大社交网站发些不痛不痒的话,娇羞着、渴望着别人的回复。真!可!怜!

准备回去了,看完《我的前半生》,洗洗睡了。可能还是很晚,可能还是会发朋友圈,但不至于闲的发慌。希望明天继续保持,而不是20:00之后的葛优躺到凌晨,然后无聊到数羊·······

阅览室的灯长亮着,一波走了,一波又来了,没有黑夜,总是更替。


化身山水之间,化一羹缘。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