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之所以选择善良,是因为作恶成本太高!”

一夜之间,假疫苗事件在全网刷屏,源头文章《疫苗之王》频频被网络和谐。

生死攸关事件面前,越是防民之口,各式声讨言论越是此起彼伏,群情激愤的转发背后是一个个声嘶力竭的控诉,控诉利欲熏心,控诉道德沦丧。

但似乎在我们的国度,事情不到人命关天的地步,就永远“好商量”。

2016年一篇《疫苗之殇》就曾从十几位受害儿童的角度报道了疫苗问题,却被某些不明就里,只会口诛笔伐的方姓大V以“毁了疫苗,你负责”的舆论压制下去。

那些存有善良、悲悯之心的人反到成为“别有用心”的“暴徒”。

本应该正义当道,善良为本的社会,正义和善良反而成为濒危资源,甚至显得格格不入。

揭黑记者王克因曝光“北京出租车业垄断黑幕”和“山西疫苗乱象”事件,一时间在社会上掀起轩然大波,却被黑社会组织威胁“出价五百万元”要他的人头,身先士卒,在黑暗中用善良“打开‘灯光’”,最后落得离开记者职业的结局。

摄影记者卢广,深入毒窝,揭露“血灾”艾滋村,关注环境污染,用镜头引导人们关注一个个字重千钧的话题,揭开这个强壮国家身躯上的旧伤疤,拿命换中国的希望,却无时不得不时刻躲避别人的追杀。

爆料娱乐圈洗钱黑幕的崔永元,在舆论的风口浪尖,被当事人暴力怒怼,谩骂意味地指责“他不是一个病人,他是一个坏人”。

更甚者,曾经轰动一时的“三聚氰胺”事件的爆料人——蒋卫锁,一己之力让奶粉安全问题获得全社会关注,并促进解决,最后却遇袭身亡……

在利益面前,善良反而成了“威胁”,成了“坏人”,甚至“该死”。

📃

有人说“我之所以选择善良,是因为作恶成本太高!”

网络上这句话被点赞数千次。言外之意,有种作恶或者从善,仅仅是基于“成本”考量的选择。

人之初,性本善。原本生而为人的本性,却沦落为不得已而为之,成为一道利益权衡下的选择题。

地狱空荡荡,恶魔在人间。

如果真拿“成本”来衡量选择善良和邪恶,结局只能是:命就是钱,善良是个屁!

回到疫苗事件:“2017年11月,食品药品监管总局接到报告,在抽检中发现长生生物一个批次的百白破疫苗效价指标不符合标准规定,接种后可能会影响接种儿童的白喉、破伤风和百日咳的免疫效果。

这时25万支疫苗已经全部销往山东,打入25万多名儿童的身体。

8个月过去,吉林有关部门行动迅速,没收了库存的186支疫苗,对长生生物罚款300多万。

186支……长生生物的库存真多啊。300万……处罚力度真大呀。

相反,美国强身婴儿痱子粉致癌事件中,涉事企业被判补偿22名受害者47亿美金,法律将作恶成本拉高到“下不为例”,涉事者被“杀鸡儆猴”。

我们的假疫苗打入25万婴儿体内,甚至问题疫苗导致多人丧命,却只是没收明显数据做假的少量伪劣产品,不痛不痒的“形式”罚款。

人命攸关的大事面前,在利益输送和制度“庇护”下,涉事者翻云覆雨,政策、法规甚至法律配合着“闹着玩儿”,隔靴搔痒的处罚对规避做假效用几乎为零。

当权者和当钱者的戏法面前,群情激愤的人们看起来像个傻B。

《我不是药神》揭开国医乱象的冰山一角,疫苗事件又掀起水面轩然大波,我们感慨病不起甚至死不起,如今连好好活着都要提心吊胆。

在各种毒奶粉、毒幼儿园、毒米毒面毒疫苗面前,只能感叹“世上只有一种病,就是穷病”。

果真如此吗?真的是国人的穷病没办法治吗? 

📓

恶,是恶的催化剂,是高昂善良成本的副产品。

“加油赚钱,一定要让自己的孩子去美国!”开火锅店的老王转发完声讨疫苗问题的文章以后,又狠狠地往刚熬好的汤锅里加了两桶地沟油。

虽然是网络段子却揭示了我们面对公开的恶性事件的态度:围观、愤怒、声讨,对自己的“恶”视而不见,并在高昂成本的善良面前“按兵不动”。

我们怕好心搀扶跌倒老人,却被反咬一口,无端被索赔的寒心,我们怕遭遇江歌遇害后,闺蜜刘鑫不仅不露面,其家人竟然说出了“活该,是她短命”的冷漠;我们怕杭州林先生一家给保姆买书,给10万盖房子却被利欲熏心放火害死了妻儿三口的残忍。

在纷争的利益和不可抗衡的金钱诱惑面前,善良的成本的确越来越高,但是旁观不作为和作恶,其性质没有差别。

正如:在德国,起初他们追杀共产主义者,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共产主义者;接着他们追杀犹太人,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犹太人;后来他们追杀工会成员,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工会成员;此后他们追杀天主教徒,我没有说话——因为我是新教教徒;最后他们奔我而来,却再也没有人站出来为我说话了。

现在选择沉默不语,以后只能扼腕痛心。

👑

善良的成本再高,也不能因噎废食。恶的理由有千千万,善良却是通往美好世界的最佳通行证。就像辛德勒为了保护并不相识的犹太同胞,散尽钱财,“我花掉了太多钱……我本可以……这辆车——十条命……这枚胸章——两条命……”

生命面前,一切都是小事。

底层没有神,但底层有爱。

用行动去倒逼制度,用善良抵制邪恶。

多一些卢广,少一些黑暗;多一些崔永元,少一些伪善;多一些王克勤,少一些贪婪,多一些辛德勒,少一些冷漠。

即便我们并非人人都是刘强东,但以自己微小的行动去从善除恶,未来的天平才会向善良倾斜。

即便选择善良,就像用萤火对抗整个社会的阴暗,可能要面临欺骗、污蔑、羞辱、打压等等一系列伤害,但为善之人,至少问心无愧。

这次疫苗事件,于我们而言就是一剂强效药,提醒我们,以己之力,从善如流,不旁观,不作恶。以每一次微小的行动为济世良药,治愈丑恶。

-  END  -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